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54、一着不慎
 
虽然庄楚唐也是个女人, 但乔以越发自内心觉得她那句感慨非常合适,简直能说是恰到好处。

“小虞她心情很差吗?”沉默片刻后,乔以越小心翼翼问。

庄楚唐忙不迭点了点头, 随后小声和她咬起耳朵来, 她从蔡书虞那知道乔以越对这事已经知情很久, 便也不藏着掖着, 先是绘声绘色描述了一番刚才蔡书虞有多怒不可遏, 最后几句话是把手机从耳边挪开,直接朝着屏幕吼的,接着又一脸忧郁地表示蔡书虞和她男朋友闹不愉快挺久了,前几天还是阴阳怪气话里带刺的程度, 今天直接升级成语言暴力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真是酒入愁肠愁更愁啊。”末了她还要故作深沉地吟诗一句, 摇头晃脑再叹一口气。

乔以越很想说那句诗和这事八竿子打不着,但话到嘴边就失了兴致, 反而真的犯起愁来, 她本来还想在睡前和蔡书虞过一下练习进度的, 可眼下对方心情不好, 她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谁知道会不会正事还没谈就被劈头盖脸一通迁怒。

她想起前不久蔡书虞对男朋友的抱怨, 心想现在蔡书虞心情恶劣多半就和那事有关, 不禁埋怨起那位蒋先生来。

不说一声就订了票还大肆宣扬, 确实挺过分的, 不管最后蔡书虞的决定是什么,至少她现在还在参加节目,行程表还满着,又不是没事闲在家里, 随时就能走,这么不由分说就替她做决定,真的恨不厚道。

要是今晚谈不成,希望明天早上能好好聊聊,她在心里祈祷,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事情没这么容易就能过去。

她和吴恺元只是朋友关系,还算不上闺蜜,玖圣那些消息尚且会让她心烦意乱好一阵,蔡书虞和蒋先生的关系更亲密,吵了架,自然难逃被干扰,一想这事说不定还会影响接下来几天蔡书虞的状态,她心底当即涌现出几分同仇敌忾的情绪,这么一来,她顿时有点后悔,后悔之前没配合蔡书虞骂上几句。

这样哪怕没有任

何意义,也能让蔡书虞消消气,她自己也能顺心一些,她蛮讨厌工作因为外因而落下进度的。

“唉,其实我觉得感情这事啊,大家都能包容一些,各自退一步就好了,不用什么都非得争个你死我活的,这又不是打仗。”她这边想着练习的事,庄楚唐在那边絮絮叨叨说感情鸡汤,两人的思路根本不在一个频道,自然谈不下去。

见乔以越对自己的情感宝典没有任何反应,庄楚唐识趣地闭了嘴,接着两人又在外面吹了一会儿冷风,估摸着里面某个女人的气该消了点,就回屋了。

屋里,kenzi正戴着耳机,合着节拍抖着腿,不时在纸上涂涂写写,看着很是投入,多半没听到刚才的动静,乔以越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发现乔以越回来了,竖起两根手指比了个致敬,就继续埋头忙活了,乔以越粗略扫了眼,发现她是在给二公的曲子填词,轻声说了句加油,便不打扰她,回自己位置了。

节目组买了那几首曲子的版权,无论是编舞,还是歌词,选手都能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这些自行发挥的部分,往往有机会成为惊喜一样的存在。

大家都那么努力,我也不能落下,乔以越暗暗给自己鼓劲。

放下包后,她回头瞄了眼蔡书虞,她的床就在蔡书虞对面,两人的椅子背对背,从她这边能够清晰看到蔡书虞周正的后脑勺,她见蔡书虞捧着本杂志哗啦啦翻得很大声,看起来没别的事的模样,就走过去,正想问一下蔡书虞的练习进度,可“小虞”的“小”字才起了个头、大部分音节还卡在嗓子眼的时候,蔡书虞一下推开椅子站起来,椅子脚在地上蹭出刺耳的吱嘎声,也像是蹭过了乔以越的头骨,把她吓得一阵心惊肉跳,等反应过来,蔡书虞已经进了洗手间,边走边踢鞋底,一路踏踏踏的,一进去就砰地关上了门。

这次关门动静倒不像之前摔窗那么地动山摇,估计是怕把门也给砸出毛病,只是这么果决,其中的威胁意味仍是不言而喻。

啊,看来是谈不成了呢。

乔以越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回了自己位置。

“怎么,找我们菜菜有事啊?”庄楚唐凑到她身边,用洗手间里不会听到的音量悄悄问道,这节骨眼,她也不敢“菜小鸡菜小鸡”地乱叫了,从善如流地改口换了另一个昵称。

“嗯,想问问她练习的事,有没有遇到麻烦什么的。”乔以越的口气恹恹的,边说边开始收拾包里的东西,说是收拾,其实也就是把化妆品一样一样拿出来,随手往边上一推,最后想起周舒礼给她的生日礼物,就翻出钱包里那块护身符把玩起来。

“嗨没事,菜菜的脾气我最清楚,这会儿你别找她,会被骂的,等明天,她气消了就好,那有老话不是说,夫妻没有隔夜仇么。”庄楚唐拍了拍她,一副万事包在我身上的架势。

乔以越扫了她一眼,暗自腹诽:我怎么觉得你这话很不靠谱呢?早就开始闹别扭了吧,这都隔多少夜了。不过她懒得说出口,继续翻来覆去看这枚护身符,权当打发时间,耗到蔡书虞出来,她也好去卸妆洗漱,然后睡觉。

“这是什么?之前没见过呢。”庄楚唐被那枚护身符吸引了,好奇地愈发压低身子,想看个究竟。

“今天有个朋友顺道来看我,提早给的生日礼物。”乔以越索性给了她。

“就是早上那个大姐姐?”庄楚唐脑子转得飞快,一下子想到了早上和乔以越拥抱那个女人,“她谁啊?我之前见过她,和咱们公司老翁一起,不过没说上过话,她也是经纪人?”

“也不是,是个制片人,叫周舒礼。”乔以越简单把周舒礼的情况说了下,“和翁总是朋友。”和庄楚唐的口无遮拦相比,她的发言可谓是非常有分寸,翁品言既然入了股,那就是老板了,担当得起一声翁总。

“噢,这名字我好像听过,回头查查去。”庄楚唐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随即转口又问道,“对了,你快生日了啊?几号?我也马上生日了。”

“阳历是五月十六吧。”乔以越扫了眼墙上的电子日历,“就

下下个礼拜……”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庄楚唐“嗷”得一声,紧接着肩膀上就被重重拍了一下,差点直接把她拍趴下,随之而来的是庄楚唐震耳欲聋的嗓门:“小越越,好巧啊!我阳历生日也是五月十六号生日欸!”

选手的基本情报在选秀官网上都能查到,她们两同一天生日的事在粉丝里早就传开了,只不过两人在节目里没多少交集,加上来自同公司但待遇不同,导致双方粉丝之间势同水火,整一个有你没我的架势,所以她两的相关讨论很少有一起出现的时候。庄楚唐虽然经常上网搜自己的评价,但关联词条里基本不会出现乔以越的信息,而乔以越手机上交了,更是信息闭塞,于是这节目开始录制都两个月了,来自同个公司的两人才知道彼此生日是同一天。

“欸?你也是啊?”这下乔以越也惊了,虽说这世上同一天生日的人多了去,但这节目里总共才一百多号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要遇着个同一天生日的,概率还真挺小的。

“对啊对啊,五月十六,下下周六,就是我二十一岁生日。”庄楚唐手舞足蹈得一副开心极了的模样,“说明我们有缘啊,是上天注定的姐妹,到时候生日一起过呗,以后姐姐罩着你。”

“我二十二岁……”乔以越凉凉开口,“你该叫我姐姐。”

“啊、这……”庄楚唐愣住,她个子高,骨架大,身板比乔以越大了足足两圈,就下意识觉得对方比自己小,没想到是反过来的,可要她喊乔以越姐姐,她又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在她看来,蔡书虞偶尔还有几分姐姐的样子,乔以越可是半点都没有,既不会照顾人,也没什么气势,软得跟糯米糕似的,从头发丝到脚尖,怎么看都是个妹妹。思量再三,她深吸一口气,轻轻摁住乔以越的肩膀,正色道:“没关系,你还是可以喊我姐姐,我不介意的。”说着竖起手比了个ok,然后大笑起来。

什么鬼,你不介意我还介意呢,乔以越皱着眉把她

的手拨到一边。

这时洗手间门开了,蔡书虞踢拉着拖鞋出来,就着蹬蹬蹬的脚步声老大不乐意冲庄楚唐嚷嚷道:“大半夜的,鬼叫什么啊?也不怕吵到别人。”

“菜菜菜,你知道么,小越越和我同一天生日呢!”庄楚唐忙收了笑声,献宝似的挽住她的胳膊,向她公布刚刚自己的新发现。

“哦,知道了,好巧啊。”庄楚唐满怀期待地等着蔡书虞的惊叫,没想到蔡书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就随口应了声,冷淡得像个局外人,甚至听着还有点阴阳怪气的,随后就擦着头发回了自己椅子,一坐下去就开了吹风机,轰轰轰地吹起了头发。

看起来心情真的很差呢,乔以越心想,如果是往常,肯定会大惊小怪地啰嗦一通吧。

算了,这会儿还是不要去往枪口上撞了。

毕竟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她深谙此道,非常干脆地取消了原本的计划,接下来,她安静地去卸妆洗漱,每个动作都异常小心,生怕弄出一点动静。

一直到入睡前,她都没再说话,只在心里祈祷:但愿明天小虞心情能好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现在我可以说了,庄小姐!狗头军师担当!

庄小姐:菜菜的脾气我最清楚,放心吧,照我说的做,准没错(自信满满的ok手势

蔡小姐:你清楚个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