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55、揭竿而起
 
第二天, 风和日丽,空气中充斥着鸟语花香,一睁眼就沐浴在平静美好的气息中, 令人不由得感慨:多好的一天啊。

乔以越照理起了个大早, 晨练, 吃早饭, 之后她惦念着蔡书虞心情不好, 还殷勤地给蔡书虞带了最喜欢的奶黄包,回去时蔡书虞还没起,她就交代了庄楚唐一声,这才出发去录制大楼, 一过去就看到门口几个工作人员在交头接耳。

“出什么事了吗?”她走过去问道, 心里则寻思着:该不会又像前几天那样, 被举报了吧。

距离上次有人匿名举报消防隐患才过去几天,要是大楼再被封一次, 录制都不知道要延误多久。

工作人员见她是选手, 忙摆了摆手, 要她不要紧张, 接着解释道:“有一层的灯坏了,叫了电工过来, 说是要排查一下线路, 所以这两天练习室里的监控没法用了, 我们正在商量要不要弄几台摄像机, 不过没关系,不影响你们练习。”

得知日程不会受影响,乔以越便放下心来,对那几位工作人员说了声“辛苦了”, 就去练习室了。

《螺旋迷宫》的难度有目共睹,大部分成员都很重视,都争分夺秒练习,唯恐落下了,乔以越到了没多久,其他人也陆续来了,不过说“大部分”而不是“全部”,是因为蔡书虞依旧贯彻她“早一分钟都是浪费”的踩线原则,其他人都热完身,练了好一会儿了,她才姗姗来迟,手里还拎着零食。

乔以越见她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来了后没立刻开始练习,倒是先吃起东西来,不禁皱了皱眉,心头浮起几分不满。

她胜负心强,很重视舞台,如果拿普通公司类比,她就是那种来得早走得晚、对每个微末细节都百分百投入精力的工作狂,发现有同个项目组的同事在浑水摸鱼,心里自然不可能舒服。况且二公舞台对她来说很重要,蔡书虞的行径就差把“敷衍”写脸上了,她心一动,险些直接开口催蔡书虞快点,可是一想到昨天对方和男朋

友吵那么凶,这会儿想必心情还没恢复,就忍了下来。只能一边暗暗抱怨庄楚唐不靠谱,一边耐心等蔡书虞解决手里疑似是早餐的零食。

注意到蔡书虞吃的不是奶黄包,而是曾抱怨过太干太硬的饼干,乔以越顿时有些奇怪,问道:“小虞,我给你带的奶黄包呢?”心中则暗想:难不成心情不好,还会影响味觉?

“什么奶黄包,我没看到。”蔡书虞不冷不热地回道。

“咦,我明明和庄楚唐说了啊,她给忘了么。”乔以越疑惑道,不过这些都是小事,说完后她见蔡书虞没搭腔,就把这问题撇到一边,转而问道,“小虞,昨天那部分你练得怎么样啊?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今天可以继续下部分吗?”

组里之前商量的是舞蹈老师分段教,等熟悉了一部分后再学下部分,免得一下子塞太多记岔了,昨晚教的部分难度不大,算下来也练了一晚上了,乔以越估摸着再练两三个小时大体框架就应该记得差不多了,细节倒是可以以后慢慢磨。

“我随便啊,今天下午我还有别的拍摄,你先叫老师过来教了呗。”蔡书虞这么说,说话时也不抬眼看乔以越,语气挺无所谓的。

“真没问题啊?”乔以越不放心地追问道,还特地绕到蔡书虞身前,挡住其他人,免得蔡书虞被人盯着不好意思开口。

“说了没有就没有。”蔡书虞语气中多了几分不耐烦,随后一把拨开她,去角落做热身了。

蔡书虞都这么说了,乔以越也不好继续纠缠,免得把对方惹毛了,只能自认倒霉,心想怎么偏偏就赶上蔡书虞和男朋友吵架,害得她说话都提心吊胆,就怕不小心扯了雷管引线——蔡小姐的伶牙俐齿,尖酸刻薄,她可不敢领教。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众人各自练习,蔡书虞热完身,只练了一会儿,就称这里人太多太吵,打算去隔壁练习室,等教学开始了再过来,乔以越想跟着去,却被拒绝了。

“有人盯着影响我发挥。”她又是挥手

又是皱眉,最后几个字俨然怒气冲冲的,说完就当着乔以越的面把门关上了。

“怎么,蔡书虞她看起来心情不好,你们吵架啦?”宋思言凑过来问道。

“没有啊。”乔以越当即摇头,她哪里敢和蔡书虞吵,但是也不好说是感情纠纷,这偶像选秀的选手谈恋爱终归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哪怕不少人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也不好大张旗鼓说出来,毕竟猜测和亲口承认是两回事,她只能推说蔡书虞这几天失眠,所以心情不好。

不过蔡书虞的做法也没什么问题,练习时候不会戴耳麦,伴奏都是外放,就算分散在练习室各处,彼此间也能听得到,每个人进度不同,要是不够熟练,难免被带跑,自由练习时一般是三四个人一个练习室,整体排练时候才会聚在一起。

蔡书虞一走,又有几个人去了别处,估计是一开始不好意思提出来,现在有人冒了头,就没顾忌了,大楼里闲置的练习室多得很,也不至于找不到地方。

乔以越叮嘱她们注意安全,不要拉伤扭伤了,就随她们去了,她和宋思言留了下来,练了一会儿,就开始一起琢磨改编细节,等舞蹈老师来了再好好商量,两个小时转眼就过去了,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乔以越就联系了老师,然后和宋思言分头去把其他人叫回来。

她本来打算先去最远那间练习室,回来时候顺便喊蔡书虞,可出门后,她透过隔壁门上的玻璃往里瞥了眼,却见里面空空荡荡的,根本没人的影子,她有些意外,就推开门进去看了两眼,发现果然没人,不由得疑惑地想:奇怪,小虞去哪了?

四周看起来也没什么人的样子,她只能先去找其他人,路过楼梯口时,却听到有人在讲话,那声音太好分辨了,就是蔡书虞,她探出去一看,就看到蔡书虞在楼梯拐角,靠着墙,正在打电话,一边说一边百无聊赖地弹手指。

怎么又在打电话,乔以越在心里嘀咕道,是不是太勤了。

藏手机的选手挺多的,可也没见人三天

两头抓着手机,庄楚唐用得也勤,却也不过是雷打不动每天睡前一通,其他时候只有经纪人联系的时候才会用上,蔡书虞这样子,谁看了都要说一句过分。

一瞬间,乔以越有点想出声干预,但转念一想,觉得蔡书虞说不定是在工作电话,便不做声了,而是在楼道口等着蔡书虞打完。

“……就没什么意思,反正我本来也没兴趣。欸怎么突然开始安慰我了,前几天不是你亲口说的,我不行么?”蔡书虞慢悠悠地说着,声音很低,但乔以越还是依稀听到了几句,不过她也没听多明白,只知道这听起来确实像工作电话,就识趣地往后退开了些,免得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等了一会儿,她听着下面没声音传出来了,可始终不见蔡书虞上来,就又探过去看了看,只见蔡书虞依旧倚着墙,不在打电话了,而是双手捧着手机,横摆,两根拇指在两端滑来滑去。

那分明是在打游戏。

一瞥之下,乔以越心里登时窜出一股火气,想也不想就冲下面喊道:“蔡书虞!”只是她性子软,遇到冲突只会三十六计走为上,刚气势汹汹地喊完名字就后悔了,立马开始思考自己的语气是不是太凶了,等蔡书虞抬起头,目光扫过来,她已如没封好的气球,一点点瘪下去,很快就一点气都不剩了。

万一是练习累了,稍微休息一下呢,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她都替蔡书虞找起借口来。

“怎么了,有事?”蔡书虞的声音又轻又柔,乍听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仔细听了又觉得隐约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说话时她的手稍稍放下,手机随之平放,屏幕明晃晃对上了乔以越,露出花花绿绿的游戏界面,挡都不挡一下。

见她那么大大方方的,乔以越更没底气了,憋了老半天才挤出含糊不清的几个字:“老师要来了,我找你回去。”

“哦,好的,我马上回去。”蔡书虞说完就继续低头看向手机,看样子是打算打完一局再走。

乔以越还在心虚刚

刚那一嗓子,没敢多催,说了句“那你快点”,就离开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找齐人,回练习室没多久,蔡书虞也回来了,看她气定神闲地推门而入,乔以越顿时稍稍松了口气,可再一看蔡书虞脸不红气不喘的模样,她不禁再生疑惑。

刚刚在楼道里她没看清,这时光线好了,她便觉得蔡书虞的样子未免有些太过整洁了。

两个小时,其他人汗都出了一身了,发型也各有各的乱,蔡书虞是几个人里体力最差的,看着却跟没事人似的,真的很奇怪的。

难道根本没在练么?

她把蔡书虞从头看到脚,越看越觉得奇怪,可她也没盯着隔壁,不好下定论,眼看那边老师已经在招呼她们过去了,她只能姑且把这个问题放一边,先处理眼下的事。

第二部分的难度徒然拔高,老师分了好几小段才把动作要领全部讲解完,结束后,没等老师问大家有没有哪里不明白,蔡书虞就举起了手,慢条斯理开了口:

“老师,我觉得,最后三拍太难了,是不是能稍微改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不慌,马上让大家见识我们越越骂人的本事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