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56、两军对垒
 
蔡书虞这话一出,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舞蹈老师。

这个舞蹈老师从业好些年了,大大小小的节目参加了不少, 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做派。

其他艺人, 尤其是这类选秀节目里的选手, 很忌讳暴露实力短板, 就算心里觉得难, 都不会一开始就表现出来,再不济,也要展现一番努力再说。

之前乔以越和宋思言找她改编,都绕了一大圈找了个为了整体效果的借口, 哪有上来就大刺刺说太难得改的, 况且目前这套动作还不是最难的那组呢, 这都嫌难,后面怎么办?

见老师面露难色, 其他队员则面面相觑, 乔以越连忙去拉了一把蔡书虞, 说:“小虞, 至少先练一会儿吧?”

她用的是打商量的口气,心里实则觉得蔡书虞这样很不合适, 她做过功课, 对每段的难度都一清二楚, 现在学的这段虽然比前奏和主歌部分难了不少, 但也就和主题曲最难那几拍差不多,蔡书虞连主题曲都跳下来了,不至于做不来。她又想蔡书虞会不会因为不熟悉所以过分高估这段的难度了,便补充道:“这段最多也就和主题曲差不多, 不会学不来的。”

“主题曲已经够难了吧?这段动作那么碎,我觉得改简洁一些比较好,免得漏拍,这次时间又那么紧。”蔡书虞依旧是似笑非笑的表情,说着还看向其他人,做出一副诚心征求意见的模样,“你们觉得呢?”

宋思言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乔以越,“呃”了一声,就不说话了,其他人也都是差不多的反应。

这组的人都是蔡书虞选出来的,而她人气又甩开其他人一大截,可以说,这组七成热度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加上她背靠大公司,目前营销得风生水起,前途可谓不可估量,其他人当然得卖她几分面子,哪怕心里觉得她有点莫名其妙的,也不好一下子说出来。万一在这里得罪了她,她以后飞黄腾达了,自己指不定要倒霉。

娱乐圈小艺人不小心得罪了大明星,导致丢了工作的事,可不少见。

“木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那块,我现在就是最短那块嘛,这真的太难了,到时候我要是搞砸了,那整组都完了,我可是为你们着想呢。”蔡书虞见她们不做声,就继续说道,说着还叹了一口气,一脸不好意思。

乔以越总觉得这话听着有些耳熟,想了又想,终于想起之前和谢若安的那次闲聊,便恍然大悟,蔡书虞这是要故技重施了。

一公时她就打着整体效果的名义改了编舞,去了难的部分,那时候她们组大部分人基础都不大好,所以一半以上的人都站她那边。

现在这组虽然实力都不错,可蔡书虞的人气已今非昔比,乔以越明白这个圈子里大家的行事风格,趋利避害是刻在骨子里的,正所谓眼前留一线日后好见人,能不得罪人就最好不得罪人,小艺人没什么背景后台,以后说不定还要仰仗别人呢。

她自然不能免俗,如果是以前,她多半就算了,可是现在不是她能折衷妥协得过且过的时候,她还没能彻底脱困,退一步就是悬崖,她太需要二公这个舞台了,比赛的时间越来越少,退一步,就是失去一个宝贵的机会。

同时,她也不甘心,她原本可以不来这组的,蔡书虞基础差,没什么舞台经验,这些她都知道,谁都不看好她来这组,她也知道。可她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她问过蔡书虞,对方和她保证了想要一个优秀的舞台,既然这样,那只要有心,这些所谓的困难都不是不能解决的。再说蔡书虞已经经历了一公和主题曲,也不能说完全是新手了,努力完成一个舞台不是什么登天一样的难事。

这首歌确实很难,太难了当然可以改,就像独立间奏部分的编舞,她已经在联系老师调整了,但不管怎样,至少先练习了,实在无法完成再说改变吧,不能只扫了眼,还什么都没做就打退堂鼓啊。

她也不明白蔡书虞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之前都好好的,现在却翻脸,就因为和男朋友吵架了么?

可这舞台也不是她一个人的事,而是大家的,为什么要因为自己的事影响

整个小组呢?

再看蔡书虞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她不禁愈发恼火,眼看蔡书虞微微一笑似是想拍板了,她不知哪来的胆子,直接往前一步挡住了蔡书虞,对舞蹈老师说道:“老师,这个等我们练习后再说吧,万一真的效果不好,可能就要麻烦您了。”

有她打圆场,舞蹈老师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答应:“好,你们先练着,有哪里不明白尽管问我。”

接着,乔以越转向蔡书虞,对她说:“还是先练一会儿吧。”这次仍是商量的语气,但是字里行间却透出几许不容辩驳的气息来。

“行,你是leader你最大。”这次蔡书虞没继续抬杠,而是很快点了点头,只是态度依旧恶劣,话里话外都透着阴阳怪气,仿佛是被乔以越用强权逼着低头似的,甩下这句话她就想走,却被乔以越拉住了。

“小虞,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乔以越压低声音,用其他人听不到的音量问道,“要不我们去隔壁,谈谈?”

“这倒不用了,有什么想说的我就会说,可不像有些人,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蔡书虞把被她拽住的衣服下摆抽出来,就去一边练习了,一过去就把音量调到了最大,让乔以越没法再插话。

看着蔡书虞有一下没一下、堪比王八打拳的动作,再一想刚刚那段显然意有所指的发言,乔以越愈发笃定她有心事,只是蔡书虞现在俨然一副拒绝沟通的架势,她一时也插不上话,只能等晚点、对方情绪稳定些再说。

结果这一等,却是接下来的大半天都没能和蔡书虞说上话,倒不是蔡书虞不理她,而是连人都没见着。

蔡书虞在练习室胡乱比划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她这也不是找借口溜走,而是确实有事,下午她有个户外广告要拍,是和庄楚唐是一起的双人推广。拍摄内容比较简单,原本还能赶在天黑前回来,继续练习,谁知拍完后庄楚唐在下台阶时候一下踏空,扭了脚,脚踝当即肿得老高,跟馒头一样,节目组担心伤到了骨头,连忙把她送去了医院,蔡书虞不放心,

就陪着一起去了。之后拍片,诊断,上药,折腾了好半天,半夜才回来,幸好不是大问题,医生说休息两天就能恢复。

她们回来时乔以越已经睡下了,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眼前突然一亮,有人开了灯,接着一阵挺大的动静,等她清醒过来,问需不需要自己帮忙,蔡书虞已经连拉带扯地把庄楚唐扶上床了,看起来累得够呛,连话都不想说,只头也不抬冲她摆了摆手。

这种时候,她自然不好拉住蔡书虞要和她谈谈什么的,只能把这事继续往后推。

第二天是她上午有拍摄,离开时蔡书虞还没起床,当然也失去了谈心的机会,好在她这次的拍摄地点就在影视城里,过去开车二十多分钟,去得快,回来也快,约莫下午两点,她就回了录制大楼,只不过傍晚有声乐小考,这首歌唱的部分没多少难度,却也不是第一遍就能上手的,她一回来就赶紧对歌词。因为闭路监控坏了,小考只能摄影师扛着摄像机挨个拍过去,既麻烦又费功夫,等录完,天都黑了,她也总算摸到了空闲,可以找蔡书虞好好谈谈。

录制结束后,经过短暂的休息,大家便分头练习,蔡书虞照旧去一个人去了一间没人的练习室,似乎是不想像上次那样被乔以越盯上,所以她特地挑了最偏远那间。

可乔以越铁了心要和她谈谈,当然是不管多远都会去的,再说又不是隔着天涯海角,都在一栋楼里,多走几步罢了。

到了蔡书虞那,她现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听里面一直毫无动静,才推门而入。这是共用练习室,不会上锁,门把一拧门就开了,一进去,她就看到蔡书虞缩在最角落的台阶上,正盯着手机。似乎是没料到有人会突然进来,一听到动静,她就猛地抬起头,身子反射性瑟缩了一下,可目光一和乔以越对上,眼里的惊讶就悉数被无所谓取代,隐隐透着几分冷。

“那么快就来查房啊?到跟个班主任一样。”她丝毫没有把手机收起来的打算,懒洋洋朝乔以越点了一下头,就继续看起手机来。

一见这情形,乔以越的火气

顿时又冒了出来,她还以为过个一天,蔡书虞的心情能稍微好一些,没想到反而愈发变本加厉了。

只是她终归不会吵架,火气冒了一下头就被压了下去,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几个念头在脑内起起伏伏不断更迭,其中一半想冲过去好好理论,另一半则不住打退堂鼓,说:“算了、算了。”

这实在不是她擅长的事,甚至是她所避之不及的,有那么一瞬间,她都想逃了,可一想到二公舞台,她就逼自己迈开步子往里走去,到了蔡书虞面前,缓缓开口说道:“小虞,我们谈谈,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  这已经是在互相踩雷了x

看谁先炸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