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57、出师不利
 
“谈?你要谈什么?”蔡书虞扫了她一眼, 皮笑肉不笑问道。

换做以前,见到蔡书虞这幅表情,乔以越一定有多远就躲多远, 这会儿要谈的是事, 不是平时的小打小闹, 她便忍住逃避的天性, 小声但吐字清晰地问道:“为什么不好好练习啊?”

“我没有不好好练习啊。”蔡书虞张口就来, “休息一会儿,这也不行吗?”

论口才,乔以越远不及她,见犹豫半天才问出口的问题被她一句话就挡了回来, 当下就愣住, 过了半晌才支支吾吾再度开口:“可、可昨天, 你为什么要改动作啊?明明还没练呢。”

“因为太难了啊。”相比她的局促,蔡书虞原原本本地演绎出了什么是游刃有余, 接着掰手指细数起来, “我没有跳舞功底, 首秀都是比赛前两个月才临时学的, 那么多年都是在当演员,没有任何唱跳经验, 我的水平我自己最清楚了, 既然知肚明跳不好, 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呢?”说着她甜甜一笑, 眼里却闪过几分恶劣,“你看,到现在,有谁夸过我的跳舞吗?你能夸的出口吗?要真的。”

“我……”乔以越一下语塞, 蔡书虞的水平,要她真去夸,那确实有点强人所难,底子在那,一时半会速成不了,如果只是敷衍,她倒是能随口说上几句,可这时候对着蔡书虞的眼睛,仿佛说出的每个字都要经受检验,她张了张口,说了个“可是”,就卡住了。

“喏,我就说吧。”蔡书虞努了努嘴,随后笑得愈发得意,“我跟不上啊,不如把动作改简单点,大家都好过一点。”

“那、那也不能还没练就这么说啊……”乔以越嗫嚅道,“那段其实不难的啊。”

也不知怎地,这句话似是刺痛了蔡书虞,她话音还没落定,就见蔡书虞蹭地站了起来,原本平静的眼神霎时跟个要冒火似的:“不难不难,你就知道说不难。”蔡书虞语速一快,声音就不可避免地变得又尖又细,仿佛生出了利爪,刮过鼓膜都能留下划痕,“对你来说当然不难,可

对我来说很难啊。”

乔以越没想到她反应会那么激烈,又愣住了,她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偏偏脑子打了结,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还是一模一样的桥段:“可是……可是真的不难啊……”

“好了好了,如果你只是想来强调一点都不难的话,那我已经知道了。”蔡书虞轻笑一声,随后点了点门,“你可以离开了,please。”

说完她又坐了回去,重新翻出了手机,不过这次却是点开了她们的编舞视频,还朝乔以越晃了晃,用意不言而喻:我现在是在看练习视频,你总满意了吧?

虽然明知对方开这视频只是为了堵自己的口,其实根本没有用在看,但乔以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这个话题了,思来想去,她都觉得无论扯什么理由,蔡书虞都能一记全垒打给全盘打回来。

自打度过那段噩梦般的时光后,她就从未与人发生过争执。她犹如记得据理力争的后果,是愈发无情的嘲弄,约莫是那时候的经历过于惨烈,至今她都对冲突一事存畏惧,能避就避,能躲就躲,就算吃点亏,换取他人称如意后不来找她的麻烦,就是极好的。

要不是现在对她来说是紧要关头,就算蔡书虞天天缺席,她也不会多说半句,顶多在里暗想:还是运气太差了。

再说,她还担了个队长的名头。

一组一共七个人,要说这个队长有多少分量,其实也算不上,差不多就麦芒芝麻一般大,可是该管的事还是得管,联系老师、安排时间、督促成员等等,都是职责所在。

想到这一层,她便忽地多了一分底气,努力把拼命想走开的两只脚钉在原地,继续搜肠刮肚考虑起话术来。

“你要看多久啊?时间宝贵,不是说要好好练习吗?不要打扰我了行不行。”见她不说话,又不走,就木头一样杵在那,蔡书虞便挥了挥手,一副很不耐烦的口气,这时,她的手机突然震了震,几条信息从顶部弹出来,她却瞧也不瞧一眼,直接划掉了。

是男朋友么?乔

以越没看清信息内容,不过从蔡书虞的反应来看,估计八九不离十。她觉得这或许是症结所在,在里拿捏了一下,又小翼翼开口:“小虞,我知道,你这几天,可能情不大好……”她顿了顿,观察了一下蔡书虞的神色,见对方没什么过激反应,才继续说下去,声音细细的、柔柔的,倒像是在恳求,“可、可是……你可不可以,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到练习里来啊,这个、这个练习其实算是工作吧,要是……”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蔡书虞徒然拔高的嗓音打断了:“我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上?”

“不是,我是说……”一看蔡书虞瞪了过来,乔以越就慌了,下意识想解释,但一开口又发现没什么好解释的,她那番话根本没什么问题。

一怔之下,蔡书虞已重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盯着她,眉眼间的冷愈发凌厉起来。

“你是在对我说教?那你知道在这个节目里,我的工作该是什么吗?”她勾起唇角,笑得依旧很甜,“唱歌跳舞,展现实力?这就是大家想看的吗?”

见乔以越慌慌张张找不出话来,她笑了笑,继续说道:“你猜,要是今天监控没坏,我们现在的对话被拍下来,节目组是会生气,还是高兴?”

乔以越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她本以为蔡书虞是仗着监控坏了才会那么肆无忌惮,却没想到她竟是连这些都不在乎。

“反我对唱歌跳舞一来没有兴趣,二来没有天赋,与其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倒不如趁退赛前炒点话题,我想大家应该都乐享其成吧。从导演到经纪人,没人对我的舞台有所期待。制造话题才是我的本职工作,你明白吗?”

蔡书虞一股脑把话砸出来,语速飞快,也不管乔以越能不能听得清,看起来这些话似乎已经在底压了很久,这时有了缺口,就洪水般倾泻而出。

“所以别对我指指点点了,有我当反面衬托,你们几个倒是能好好立形象呢。”

她说的这些不无道理,甚至可以说是大家都知肚明的潜规则,不光彩,

但事实上就是如此。

选秀综艺追求的是短期可以变现的利益,只要话题就是好的,不管是向的,还是反向的,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哪里有功夫唱十年磨一剑的戏。

这些乔以越自然不会不懂,她是明白,才会在备受打击时都努力劝自己放平态,而不是一味怨天尤人。

但是明白并不代表她就接受。

话题固然重要,可是这毕竟是偶像选拔,舞台不可能分文不值。或许和一时热度相比并不占主导作用,又或许会被各种外在因素左右,但终归还是有价值的。

——是有价值的,其中凝聚了她的、还有许多其他人的梦想,就算最终梦想不能成真,也不是轻飘飘一句话就能否定的。

看着蔡书虞神情中的烦躁和漠然,乔以越觉得口被重重撞了一下,她更希望蔡书虞说的只是一时气话,可现在看来,蔡书虞是认真这么觉得的。

她一直坚持的东西,在其他人眼里真的什么都不是。

霎时,难过、委屈、酸楚一并涌上来,化作水汽,不由分说挤进她的眼眶,同时又变成细小的电流,在房激起阵阵战栗,震颤中,沉闷的声响回荡在整个胸腔。

“可那时候你说,你说会考虑舞台效果的啊……”她吸了吸气,轻声说道。

蔡书虞没有立刻出声,而是沉默了片刻,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才开口,嗓音中的烦躁愈发明显:“那我确实考虑了啊,但是意见被你驳回了不是么?还是说你改变主意了?”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乔以越想这么说,可她只动了动嘴唇,喉间就溢出一声压抑的哽咽,眼角也烫得厉害。意识到视线渐渐模糊,眼泪快要掉下来了,她连忙低下头,用力眨了几下眼,却发现无济于事,她只能丢下一句:“我先走了。”接着就飞快地转过身,走出了练习室。

一出门,眼泪就再也止不住,她不想被人看到,连忙抬起胳膊用袖子胡乱擦了几下。她走得急,又没看清前面,没几步就一下撞到了什么人身上。

“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她连声道歉,忍着哭声,说完也不打算去看是谁,低着头绕过去,想快点去洗手间。

却一下被抓了回去。

“小乔?你怎么了?”吴恺元难掩关切的嗓音落入耳中。

听清是谁,她身子一僵,随后下意识想跑,可吴恺元已经看到了她的脸,当即抓紧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声音一下着急起来:“怎么哭了?”

她抿紧嘴唇,摇了摇头,只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耳朵里就传来一道讥诮的嗓音:“监控坏了,你们要秀恩爱不如去找一下摄影师。”

倒是蔡书虞在说风凉话,只见她抱着胳膊靠在门口,冷眼打量着不远处的两人。她这么一跳出来,傻瓜都看得出是她把乔以越弄哭的,吴恺元一贯平静的脸上顿时罩上了一层愠色,松开乔以越就朝她走过去。

“别、等等……”乔以越不想再生出什么事端了,忙一把拉住吴恺元,“我、我是,刚有灰尘进了眼睛。”

这理由蹩脚到极致,她也不想管这么多了,说完就强行拉着吴恺元走开了,一直到练习室附近才松手,接着强调了一遍:“真是灰尘,我去洗一下。”就跑去了洗手间。

她本来确实很伤,得好好哭一场才行,不过被刚才的插曲一打扰,情绪淡了不少,进洗手间隔间干坐了一会儿,等泪完全止住了,就去了休息室一趟,找化妆包补了妆,涂了重眼影盖住眼角的红肿,还小地刷粉遮住哭红的鼻尖,之后就回了练习室。

练习室里的人没看出她的异状,和她打了声招呼就继续各做各的,她去镜子前练了几拍动作,可脑子里始终徘徊着不久前那场失败透顶的交涉,怎么都提不起精神,努力了好一会儿都找不到状态,她只能暂且找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无人处发起呆来。

该怎么办啊……

她还是不甘,可蔡书虞就像块顽固透顶的石头,表面还滑不溜秋的,别说撬开了,稍微一使劲,撬棍就能弹起来砸自己头上。

要不找庄楚唐打听一下?或者薛歆雅老师?她忧忡忡地想着对策,

想得出神,眼前忽然一黑。

接着是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尖叫,响彻整幢大楼,原来是停电了,所有灯都灭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故事纯属捏造,和现实中的选秀没有半点关系

以及孩子真的不会吵架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