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58、瞎灯黑火
 
好端端的突然眼前一抹黑, 任谁都要慌的,乔以越也不例外,她发出一声又尖又细的惊叫, 手忙脚乱站了起来, 却不敢乱走, 还好宋思言及时打开了平板的探照灯, 见得房里有了一片光明, 她连忙奔过去和宋思言挤到了一起。

还好每组都配了台平板,关键时刻还能照明,她这般欣慰地心想,随后, 等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 她便就这那灯光走出练习室, 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一推开门,嘈杂声宛如从高空坠落的水流, 在她耳边徒然炸裂, 震得鼓膜都嗡嗡作响。

练习室隔音好, 原本关着门, 所有喧嚣都模模糊糊的,似远在天边, 开了门, 才发现楼里原来吵成这样, 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三五成群,围着平板或者手机,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我还以为是我眼睛出了问题。”

“该不会是节目组安排的吧, 整蛊企划什么的。”

抱怨、猜测交织在一起,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眼下几十个女人挤在走廊里,那无异于十几个舞台平地而起,吵闹程度不亚于节假日的市井,偶尔还能听到几声闷响,约莫是哪个倒霉鬼不小心撞倒了椅子。不过人多了,害怕的气氛就被冲淡了,哪怕身处于黑暗中也没人惊慌失措了,甚至有人故意灭了灯,压低声音,挤出幽幽的嗓音,开始装神弄鬼。

没过多久,三个助理打着手电筒匆匆奔上来,连声鞠躬向选手们道歉,解释说是供电系统突然出了故障,已经去联系维修了,不过最快也要明天才能恢复,要选手们先回宿舍,好好休息,静待通知。

电梯电源是另外的,但是那几个助理担心电梯跑一半也停了,就让选手们从楼梯离开。乔以越她们的练习室离楼梯较远,被安排等了一会儿,让离得近的人先下楼,免得推攘拥挤。

“该不会是那次举报其实没举报错吧?”等候时,宋思言偷偷对乔以越说。

乔以越摇了摇头,心里倒是有

几分赞同,上次全面检查虽然顺利过了关,但是她确实有听说一些设备老化已经比较严重了,再联想到这两天的电路维护,说不定就是哪里没整好,彻底罢了工。

不过这些多说无益,影视城里很多录影棚都用了好多年了,像这类情况肯定也不止一起,只不过是她们运气差,遇上了罢了。

比起这个,她更在意落在休息室的化妆包,这会儿显然不适合摸黑去休息室,只能下次过来再取了。幸好她平时有囤货的习惯,不至于缺了漏了,就是找起来有点麻烦,好多东西都在箱子里,得找一阵。

唉,好麻烦啊,想到这里,她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并不是所有选手都在录制大楼里,有些人有别的拍摄行程,还有请了假的,比如说庄楚唐,剩下的不到四十个,所以撤离速度很快,只过了一会儿功夫,前面就空了,她们便安静下来,顺着助理手电灯的指引方向下了楼。

练习室在五楼,也没多少路,很快两人就离开了黑洞洞的大楼。在她们前面的选手下楼后就各自回去了,她们也没耽搁,立马赶回了宿舍。

节目组出于安全考虑,提前驱散了蹲守在楼外的跟摄人群,所以这会儿沿途一个人影都没有,特别安静,加上刚才停电的影响,路上虽然有路灯照明,仍让人觉得处处透着一股阴森的感觉,分秒都不愿久待,所以两人不约而同地走得飞快,等宿舍大楼的暖色灯光映入眼帘,两人终于松下紧绷的神经,缓下脚步,慢悠悠踱进楼里。

宿舍里异常热闹,先回来的那群人没回寝室,而是挤在休息室喝茶聊天,甚至有几个在玩桌游。大概是因为时间还早,并且大家不久前经历了一场小小的惊险刺激,所以各个都亢奋得很,见到乔以越和宋思言回来了,便连忙招呼她们一起玩。

宋思言笑着说:“正好放松一下。”说着就拉起乔以越往里走,乔以越却轻轻挣脱开,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我有点累了,就先回去了。”

“那你好好休息啊。”见她没什么兴致

,宋思言也不勉强,嘱咐了一句就杀去了正在玩桌游的那拨人里。

乔以越说了句“再见”,就上了电梯。

她确实有点累,早上外出拍摄,下午声乐考核,晚上和蔡书虞吵了一架——或者说单方面被损了一通,又赶上停电被吓了一跳,现在她可谓身心俱疲,只想赶紧洗个澡,弄点安神的精油,把自收拾得清清爽爽的。

当然,她还存了点别的心思,她想再和蔡书虞谈一谈。

在她看来,这事还没完,她想来想去,都觉得在之前那场谈话中,她们并没有谈到任何实质性的东西,蔡书虞看起来完全不想和她交流,全程都在抠字眼和她抬杠。

感情纠纷的后果就真的那么严重么?还是我态度不够好、口气太冲了?她委实摸不着头脑,却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休息室那么热闹,她觉得蔡书虞多半就在里面,便想先回去洗个澡,冷静一下,整理整理思路,然后再试试。

推门前她还稍微紧张了一下,担心蔡书虞其实没在休息室玩,而是早早回了寝室,见了面会尴尬,推开门见里面只有庄楚唐一个人,她才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

庄楚唐的脚伤不严重,离开医院时就已经能走路了,但是暂时不能剧烈运动,跳不来舞,就索性请了假在宿舍待着,此时正翘着腿聚精会神在看剧,边看边笑,手边还摆着一袋零食,日子不知道过得有多惬意。

听到关门声,她才注意到有人来了,摘下耳机抬起头,见是乔以越,怔了一怔,随后马上去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惊讶开口:“回来这么早?”

也不怪庄楚唐反应夸张,乔以越练习勤快,收拾东西却总是磨蹭,走路还慢吞吞的,一向是几个人里最晚回来的,这次竟比平时提早了快两个小时回来,是个人都要惊奇。

“咦,你还不知道?”见庄楚唐不知情,乔以越有些意外,她还以为蔡书虞一早就把这消息发回来了,不过她实在太累了,懒得多想,回到自桌前一边挑选起洗浴用品,一边解释道,“大楼突然

停电了,就提早回来了。”

她语气淡淡的,甚至有点没精打采的。说到底这不是什么大事,虽然大家有过一阵惊慌,但很快就平静下来,离开时也有条不紊的,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谁知她话音刚落,庄楚唐就蹭地站了起来,惊叫道:“什么?停电了?”

庄楚唐嗓门本就大,这会儿吊高了,简直是声如洪钟,乔以越原本都有些困了,听得这么一嗓子,犹如迎面被敲了一锤,险些被震懵了,随后,没等她反应过来,庄楚唐高八度的嗓音便再度闯入她耳中:“蔡书虞呢?她人呢?”

乔以越正想抱怨她声音太大刺耳朵呢,听到蔡书虞的名字,便愣住了,经庄楚唐一提,她才意识到停电后似乎一路都没看到着蔡书虞,心顿时一紧。可她转念一想,当时太暗了,一群人吵吵嚷嚷挤一起,她又是最后才走的,没看到蔡书虞也不奇怪,于是她便如是说道:“我们没一起回来……”

话还没说完就被庄楚唐打断了:“你们一个组的停电了怎么不一起回来?”

只见她瞪着眼,眉毛竖起,脸色铁青,看起来竟像是生气了。

“自由练习,我们没在一个练习室啊……”乔以越被她搞糊涂了,心想:这是怎么了,火气这么大啊。接着她想起蔡书虞前不久的冷嘲热讽,便也心烦起来,干巴巴丢下一句:“她在楼下休息室吧,回来的人都在那玩呢。”就抱起洗浴用具打算去洗澡。

结果才走了两步就被庄楚唐拦住了。

“等一下,我打她电话打不通,关机了,你下去看看她在不在。”

这几句话完全是命令口吻,如果是平时乔以越估计不会计较,只是这会儿她心情也不好,拧巴劲上来,理都不想理,只淡淡扫了一眼庄楚唐,就绕过她,继续往盥洗室走,谁知没走几步就听到庄楚唐嗷得一声惨叫,回头一看,就见对方抱着脚脸色惨白地跌坐回椅子。

原来是庄楚唐见乔以越不搭理自,就想抓住她,却忘了自脚不好,一脚扎扎实实跺到了地上。

“你、你没事吧?”看

着庄楚唐痛得脸都皱成了一团的惨状,乔以越差点也跟着倒抽一口冷气,被这么一打岔,她那点火气霎时灭了,反倒关心起庄楚唐的伤势来。

“我没事。”庄楚唐摇了摇头,大抵是意识到了自之前有点态度问题,再开口时,她的口气依旧焦急,却不那么咄咄逼人了,“越越,你就替我去看看好不好?”

“到底怎么回事啊?”见庄楚唐不顾脚疼都坚持要自下去找蔡书虞,乔以越愈发奇怪了。

蔡书虞那么大个人,有手有脚,能蹦能跳,还能一堆歪理阴阳怪气,可比现在脚受伤的庄楚唐厉害多了,她想不通为什么庄楚唐非要去看看。

“我就担心啊,菜小鸡她怕黑怕得要死,瞎灯黑火时候连腿都迈不开,现在电话打不通,你又没见着她。”庄楚唐嗓音里的焦急都快烧起来了,“她会不会还在那楼里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