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65、恶魔低语
 
在这场蔡书虞单方面主导、但本质上源于性格不合的闹剧落下帷幕的同时, 节目组也传来了录制大楼恢复供电的通知,傍晚时分,选手们陆续抵达了练习室, 中断了大半天的训练日程重归正轨。

庄楚唐脚伤未愈, 继续在宿舍休养, 没了配合营业的对象, 蔡书虞索性就和乔以越一起走了, 全程都挂在乔以越胳膊上,还时不时凑到她耳边说点悄悄话,丝毫不掩饰亲昵。

她在节目里一直表现得和乔以越关系不错,加上在镜头前对所以人都很热情, 所以虽然前两天都一个人行动, 今天却突然和乔以越寸步不离, 跟拍粉丝也没觉得多意外,顶多她和庄楚唐的cp粉有些失望罢了, 倒是沿途遇到的其他选手纷纷侧目, 露出了稍显惊讶的表情。

两个选手的关系如何, 朝夕相处的其他选手最为清楚, 前几天乔以越和蔡书虞之间的剑拔弩张很多人都感觉到了,可能还趁她们不在时偷偷讨论过两人是闹了什么矛盾, 这会儿见她们又黏黏糊糊的跟两块贴一起的年糕似的, 诧异是难免的。

半途, 两人遇到了宋思言, 就结伴走完了剩下的路。

宋思言和她们一组,这几天的事她都看在眼里,一早就感觉到了两人之间气氛紧张,昨天有人找她打听乔以越和蔡书虞是不是吵架了, 她推说不清楚,心里实则担心不已,眼下看风暴多半已经过去,就放下心来,笑着说道:“你们关系真好啊。”

乔以越心想:倒也不是一直那么好,才吵完呢。不过她性子平和,事情都过去了了,就懒得多提,正想随口附和过去,却听到蔡书虞冷哼了一声,把她的心声原封不动说了出来:“那也没那么好,昨天我还和她吵架呢。”

是啊,我还被你骂哭了,乔以越目光幽幽地扫了她一眼,一时间有些心情复杂。蔡书虞这嘴太能说了,每个字都尖刀似的往她痛处上捅,可偏偏还有几分道理,弄得她想反驳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事她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点憋屈,但一

想到后来蔡书虞担惊受怕了那么久,便不想多计较了。

谁知她都故意避开不提了,蔡书虞倒是大大方方说了出来,还底气十足的,仿佛她才是占理的那方。

“啊,真吵架了啊?”宋思言尴尬地看了乔以越一眼,虽然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但当事人直接说出来就是另一种感觉了。

“就一点误会,说清楚了就没事了。”乔以越赶紧打圆场。

可蔡书虞显然不打算买账,继续抓着不放:“呸,说得轻巧,要不是看在你来找我的份上,我才不想理你。”说完还白了她一眼。

“是出什么事了么?”宋思言听她话里似乎另有隐情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

“就是,就是昨晚停电后,我被锁在了练习室里,好像是门锁出了问题。”她一问,蔡书虞就一五一十把自己被关的事告诉看她,还加了一堆触目惊心的心境描述,“你不知道那有可怕,我都快被吓死了,还好后来小越来找我了。”

“好恐怖啊,这门锁怎么回事,那几个staff也真是的,都不清点一下人么。”怕黑是人的天性,虽然蔡书虞没提自己远比常人更怕黑这事,宋思言设身处地一想,多少能对这份恐惧感同身受,于是当下就替她打抱不平起来,“一定得好好追究才行。”

“没错,我已经和经纪人说过了,接下来他会找节目组要个说法的,哼,一个个只知道甩锅踢皮球,不能便宜了他们。”蔡书虞气呼呼挥了挥拳头,随后却莞尔一笑,又说道,“唉,不过说起来也要感谢这件事,不然我都不知道小越对我这么好,我还以为她就是个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混蛋呢,你说是不是啊,小越。”

说着她撒娇似的去蹭乔以越颈窝,下一秒被乔以越掐住了脸。

“好了好了,少说两句。为什么我觉得你这话还是在骂我呢?”乔以越这些天已经被抱习惯了,看都不看就抬手精准捏住了蔡书虞脸颊上的软肉,蔡书虞满嘴跑火车是常态,她本来也没多在意,只是听她越说越离谱了,才不得不出手制裁,不过

也没用力,就轻轻捏了两下,心里还感慨了一句“真软”。

“哪有啊,我这不是在夸你么。”蔡书虞一巴掌拍掉她的手,嘟了嘟嘴挤出一副委屈的表情,“你怎么能冤枉我,思言,你来评评理。”

被点名的宋思言只能干笑,之后转头对乔以越打趣道:“没想到乔老师现在胆子那么大了,都敢一个人闯停电的大楼了,看来下次去密室要轮到乔老师保护我们了。”

“怎么,她以前玩密室什么样子啊?”蔡书虞来劲了,连忙追问,见乔以越神色一急,似想出声阻拦,她想也不想就捂住了乔以越的嘴,然后示意宋思言只管说就行。

“哈哈,上次我和她分到一组,她那尖叫,到现在我耳朵里都有回音呢,后来时间紧,我说我们分开找线索,她死活不肯,说什么人多力量大,最后就输了。”宋思言说完摊了摊手,接着就扭头去笑了。

“好丢脸哦,小越。”蔡书虞松开手,刮了刮乔以越的脸,笑得弯成半月的眼睛在阳光下闪动着异常耀眼的光泽,随后把乔以越抱得更紧了,话音上扬,载满了愉快,“以后姐姐会好好保护你的,想哭的话可以尽管来姐姐怀里。”

“什么呀!”乔以越脸都涨红了,又气又恼地瞪了一眼蔡书虞,换回的却是对方更猖狂的笑声,她只能悻悻收回目光,在心里嘀咕道:昨天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的是谁啊,我可没腿软得都走不了路!哼!

三人一路有说有笑——大部分时候是笑乔以越,很快就到了录制大楼,蔡书虞提议想去那个练习室看看,就暂时和宋思言告别,拉着乔以越拐去了那个角落。

她们出发得算早,本想趁没人再看看那门锁是什么问题,可到那里时,却发现已经有人在了。

一共五人,两个助理,一个后勤负责人,还有一个她们没见过的中年女人,另外一个则是吴恺元。

那个女人看起来四十多岁,衣着考究,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贵气,从后勤主管低头哈腰的架势来看,她的级别应该挺高的。

她们一过去,后勤主

管就殷勤地给那个中年女人介绍道:“韩女士,这位就是昨晚被困在这里的蔡书虞,还有发现这件事的乔以越,她们都是这次节目的选手。”

“我知道,两位都是节目的热门选手,我一早就看过资料了。”姓韩的女士笑了笑,对蔡书虞和乔以越微微一颔首,继续说道,“我叫韩璐,姑且算是这个节目负责人之一,听说昨晚出了意外,就过来看看。”说完她还给了蔡书虞和乔以越自己的名片。

看着名片上影音娱乐总监几个大字,乔以越和蔡书虞不由得交换了一个震惊的眼神,不约而同在心里嘀咕道:竟然惊动到了这样的大人物?

这次选秀只是kiwi娱乐版块的众多企划之一,昨晚的事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故,按理来说只要节目级别的执行人负责就可以,总监竟然亲自过来,着实叫人吃惊。

韩璐似乎看出了她们的疑惑,直言道:“这次涉及到了安全问题,我觉得还是亲自看一眼比较放心。”

话虽如此,蔡书虞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她虽然没有从商经验,但是这几年没少看她妈妈怎么应酬周旋,对公司经营的事多少知道一点,怎么想都不觉得这事有必要总监亲自出马。

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她心想,这种小事连部门经理都不会管吧。

这时,她的目光不经意落到韩璐身后的吴恺元身上,注意到吴恺元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乔以越。

哦?有点意思,她歪了歪头,忽地露出甜甜的笑,说道,“谢谢韩总监挂心。那我可以问一下吗,这个门锁到底是什么问题?”

“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是里面的弹簧片卡住了,非常抱歉。”后勤主管立刻解释道。

韩璐点了点头,补充道:“调查报告出来后,会立刻发给贵司,我们一定会给蔡小姐一个满意的答复。”之后,她看了一眼手表,就离开了,后勤主管连忙领着两个助理去给她送行。

走之前,蔡书虞注意到她打量了乔以越几眼,还注意到她一转身,吴恺元就立刻收回了黏在乔以越身上目光,神色似乎

有些躲闪。

哦?有意思,她抓住乔以越的手,不着痕迹地将她往自己身后拉了拉,等韩璐一走,就作漫不经心状问吴恺元:“小吴啊,你怎么会在这呀?”

“啊?我、我……”吴恺元的神色躲闪得更明显了,过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挤出几个字,“我来的时候正好遇到她……呃,就是韩总监,她问我那间练习室在哪,我就带她过来了。”

“原来如此。”蔡书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下巴,“我还以为你们早就认识,还想找你攀关系呢。”说完,她见吴恺元顿时脸色一白,便得意地笑起来,随后不再去看她,而是拉着乔以越走到门前,先转了转门把,发现已经能拧开了,她“哦”了一声,接着打开手机照明对准锁眼,细细打量起来。

“嗯?你在看什么?”乔以越跟着她凑过去,“不是弹簧片的问题么?”

“我看看你这一脚力气多大,能不能和牛比。”蔡书虞边说边把她的脑袋推开,“起开,别碍事。”

“哦好的……”乔以越立马乖乖站到了一边,接着略显不满地嘀咕道,“是这个锁质量不好,才不是我力气大。”

蔡书虞不理她,看完锁眼又去看别的地方,她没事可做,看了一眼吴恺元,发现她正盯着蔡书虞,一副大气不敢出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奇怪,只是还没来得及多想,蔡书虞已经站起身子,挽起她的隔壁,和吴恺元说了声“再见”就走开了。

“欸?看完了?”

“嗯嗯,应该真的是弹簧片的问题吧。”蔡书虞揉了揉她的头发,“但再怎么说都是节目组的问题,我拍照留了个底,这次就算了,不过最好不要出现第二次了,不然我可要找我妈妈借她的律师了。”最后几句她说得尤其大声,嚷嚷得整条走廊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拐弯时,她扫了一眼身后,瞥见尽头处一动不动的身影,心底发出一声冷笑。

被妈妈丢去国外时,她其实一肚子不满,甚至一度叫嚣要断绝母女关系,但现在回头去看,那三年她的确受益颇多,不

但学会了自力更生,还学会了凡事多留个心眼。

后勤主管说是弹簧片卡住了,但那锁根本没有拆开的痕迹,连拆都没拆,哪里能看出哪里出了故障,除此之外,她还看到锁孔里有划痕,很难不怀疑之前有什么东西被塞进了锁眼,比如说铁丝,或者发卡之类。

如果锁眼被堵住了,那门把也会被卡住,拧不开。

她心里隐隐有了点猜测,但是总监都过来了,节目组摆明了打算宁事息人,她就也不打算闹大了。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再说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反而还有收获呢。

如此想着,她把手指塞进乔以越指缝里,和她五指相扣,笑盈盈说道:“小越,你对我真好,我也会好好对你的。”

乔以越奇怪地扫了她一眼,她也不知道蔡书虞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但蔡书虞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她都习惯了,随口搭腔道:“嗯嗯嗯,你好好练习就好了。”

“当然,我都说了,都听你的,一定不会食言。”听着乔以越乖巧绵软的语气,蔡书虞笑得更开心了。

但没多久,她的笑容就挂不住了。

十点多,努力了一整晚的大家都离开了,她也累得要死,这还是二公选人以来她第一次那么那么投入地练习,骨头都快散架了,只想着回去泡个澡早点休息。

谁知她刚擦了把汗,就听到乔以越说:“小虞,你的动作还是不太到位,先休息十五分钟吧,然后我们一起再把刚刚那部分过一下。”

“哈,什么?”蔡书虞擦汗的手顿住了,唇角也有些僵硬。

她没理解错的话,现在应该是下班时间了吧?

如果换做以前,她一定会奋起反抗的,但是她才说完练习的事都听乔以越的,话还热乎着,脸皮再厚也没法立刻做出自打脸的事来,只能吞咽了一下,小心翼翼问道:“那……还要练多久?”

乔以越给了她一个理所当然的眼神:“练到动作到位吧,其实已经差不多了,再熟悉几遍就行了。”

当然,众所

周知,“几”有时候等于“无数”。

蔡书虞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怎么能和一个脑子里只有舞台的工作狂夸下海口呢?

她想,她可能一不小心把自己献给恶魔了。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一天,蔡小姐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精疲力竭。

最近一直在加班,太累了,所以没什么经历填坑,希望大家能谅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