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68、好久不见
 
忙碌之际, 时间总是走得很快。

下午三点二十,乔以越怔怔看着眼前化妆师上下翻飞的手,脑海宛如卡帧的录像, 上一个场景依稀还是清晨睁眼时窗外微微透着亮的天空, 转眼间, 就已变成昏暗吵闹的后台。

工作人员和准备上场的选手们挤在一起, 晃动的各色人影之间只留下窄窄的间隙, 补妆、调整设备,忙得不可开交,明明早就做好了造型,可临上场时, 各种琐事依旧层出不穷, 像是落入地毯的薯片碎屑, 哪怕已经清理了一次又一次,总还是会被藏在隐秘角落的碎片逼得手忙脚乱。

而远方, 隐隐传来如雷的欢呼, 乘着配乐激荡的旋律和灯效余光挤入后台, 在形色匆忙的人群中又添了一分乱, 那是观众在为正在进行的表演喝彩。

正在进行演出的是第四组,乔以越不清楚那组的曲目是什么。她很少关心自己以外的事, 尤其是在一头扎入练习后, 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螺旋迷宫》上, 现在恐怕连其他几首歌的歌名都不记得。舞台和准备室隔了一条过道, 离得太远,配乐传到这里已失了真,她也听不清是什么曲子,只知道等配乐一停, 她们这组就该登场了。

节目单上《螺旋迷宫》排在第五,是前一天的抽签结果,这个结果不好也不坏,不是热场也不是压轴,占据了观众情绪最高涨的阶段,却不用顶着过分大的压力,昨天她抽出这个数字后,蔡书虞开心得仿佛公演已经圆满结束了似的。

可结果到底如何,在结束之前谁都不得而知,一个小小的抽签根本不能影响什么。

她越过人群望向舞台入口,尽头的地板上,交织的迷彩灯光毫无规律地划出杂乱的折线,仿佛在勾勒无法破解的迷宫,亦似在勾画她被浓雾笼罩的前路。

形形色色的声音在耳边徘徊,她好像听到了有谁在喊她,可是零星的字眼跌入周遭的嘈杂中,宛如一滴水落入了宽广的湖泊,眨眼就不见了踪影,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去探究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喊她,只一

动不动地任凭思绪随处漫游,最后,真正能够听清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突然,外面的呼喊一瞬拔高,她想,这大概是前一场表演落幕的信号,这也意味着,下一场表演即将拉开帷幕。

要开始了啊,她的心一瞬绷紧,脑海中不自觉开始回想连日来的训练细节,像是交卷前像再次确认答案,可无论怎么看都还是不够。

无论曾经有过多少次舞台表演的经验,当来新的演出临时,紧张依旧在所难免。

就在这时,一只手挤进了她掌心,带着几分强硬,微凉的感触霎时令她自恍惚中抽回思绪。无需去确认,她就知道那是蔡书虞的手,比她的稍微小一些,掌心和指骨都很柔软,像柔软的花。此时,体温本就偏低的手心冒着汗,使得凉意愈发明显,她不禁猜想:蔡书虞也在紧张吗?

在她印象里,蔡书虞大抵是不会紧张那类,可是稍加思索,她便发现,自己对蔡书虞表演开始前的状态其实没有任何印象。她终于动了一下身子,转过头来,昏暗的光线中,她看到了蔡书虞微垂的眼眸和几乎抿成一条线的嘴唇。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将蔡书虞的手握紧了一些,一些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只是还没说出口,就被报幕声打断。

“下面,请大家欣赏这首如午夜玫瑰一般神秘而美丽的歌曲,《螺旋迷宫》!”

思绪瞬时再度被扯回了那些布满迷雾的未来,她深吸一口气,挺直身子,在助理的带领下走向在她眼中光彩夺目的舞台入口,一时间忘了所有,甚至忘了她还和蔡书虞牵着手。

她们在暗色中踏上舞台,找到属于自己的站位,然后,在第一个音符响起瞬间,四面八方的灯一齐点亮,她们于光明之中,献出在汗水浇灌下绚烂绽放的花朵。

这些天来所有的努力都只是为了这五分钟,真正开始表演后,面对一望无际的坐席,根本无暇思考,身子像上了发条,循着刻在骨子里的本能而动,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只有血管里奔腾的热情。

乔以越轻盈地踩在旋律上,如踩着海浪,身子都仿佛化作

了曼妙的水流,临到全曲高潮,她骤然下腰,仿佛自阶梯失足跌落,可高高探出的手却攀住了光,下一秒,发丝随身姿扬起饱满的弧度,她已稳稳地屈身跪地,颇有难度的动作在她从容的演绎下好似轻而易举,这时,摄像机移动到她面前,她便挑起眉,轻轻点了一下镜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旋即起身离去。

这个即兴动作瞬时引爆了喝彩,而她恍若未闻,依旧循着自己的节奏,直至最后一个音符消散在如雷的掌声中。

和由薛歆雅粉丝撑起观众席大壁江山的一公相比,来二公的选手粉丝明显多了许多,占了三分之二,但是目前各个选手还在上升期,局势不算明朗,现场的粉丝数量分布比较均衡,灯牌最多的是李一涵,不过也只是因为她出道早,后援会应援经验比较丰富的缘故,其他人都差不多。

“啊,感觉效果还不错呢。”螺旋迷宫结束后,媒体席位上的周舒礼听着场内明显比前几首歌高出一档欢呼声,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非要把我拖过来,该不会就是想给那个臭小鬼说好话吧。”翁品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周舒礼一个对这类选秀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人,却软磨硬缠拉她来看公演,藏的什么心思她一清二楚,也懒得打哑谜。

“难道言言不觉得刚刚的表演很精彩吗?”周舒礼笑了笑,没承认,也不否认,“明明看得很认真。”

公演开始后,翁品言就一直在手机上敲敲打打,顶多偶尔抬头扫一眼,但瞄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无比恶毒的评价。

“这歪嘴笑,是面部神经失调吧。”

“小学文艺汇演动作都比这整齐一点。”

“唱得真难听,现场都不提供耳塞吗?”

乔以越那组登场后,她依旧刻薄发言不断,但没怎么挑剔乔以越,大多是冲着蔡书虞去的——不过这也可以归结为私怨。

她之前花了大功夫带一个年轻女艺人,年纪和蔡书虞差不多,风格也相似,蔡书虞一炮走红,自然挡了那个女艺人的路。就算蔡书虞目前和庄楚唐有合作,终归不是艾回

的艺人,不会给艾回赚钱,自家艺人的路被堵了,翁品言当然不爽,可她也毫无办法,谁让蔡书虞火呢,她再不痛快也没法逼投资商,只能私下过过嘴瘾。

而她对蔡书虞的□□比其他几场加起来还多这点,恰恰印证了她全程都在看,周舒礼这么说,她也没法反驳,只能冷哼一声:“勉强还行吧,一般般,比其他人稍微好那么一点。”

见她这么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周舒礼也不多说了,只又笑了笑,倒也不失望,她和翁品言认识那么久,对方是怎样的人她一清二楚。

或许不是个好人,但是在逐利这点上从不会让人失望。

果然,二公一结束,螺旋迷宫相关的营销就悄无声息地铺开了,其实主要是蔡书虞的团队在操作,各处放点现场消息带风向,艾回这边的做法就是在一些话题上悄悄把乔以越绑了上去,然后在正式播出那天,借着舞台效果,买了一堆双人通稿,接下几天则不遗余力开始营销乔以越的实力。

舞台惊艳,营销到位,双管齐下,《螺旋迷宫》一举引起了热议,话题度像滚雪球似的,越来越高,播放量居高不下,剪辑和翻跳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当然,乔以越那些黑料又一次随着话题被推到了前沿,但是她已经凭借前几次舞台积累了不少好感,实际人气已经稳扎稳打地占据了高位,就算曾经的黑料卷土重来,也只是给她的人设增添了一点争议,公司下了水军,在各个平台上将她的形象往被骚扰的受害者上带,与此同时,粉丝在舆论阵地上控场,她非但没有被再度扯入泥潭,反而还激发了不少人的怜爱。

而整场表演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蔡书虞和乔以越那个双人互动,在乔以越起腰时,身后的蔡书虞正在跪坐她身后,托着她的背。两人着装一红一黑,并置身于明暗交接处,刚好了呼应了螺旋迷宫这个主题,氛围感十足。

大家先是感慨这个绝佳设计,接下来则有人提出了疑问:“是不是蔡书虞把乔以越托起来的?”

本来

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问题,可偏偏那时明暗交替,从视频上根本无法确定书虞的手到底有没有碰到乔以越,于是大家各执一词,一时众说纷纭,还出了不少解说教程,从舞蹈功底讲到人体力学,包罗万象,无奇不有,还上了恶搞整蛊频道,虽然最终也没争论出个结果,却使那个片段成为这次选秀的经典片段之一。

乔以越得知这件事时,不禁有些想笑。

这个动作设计本是无奈之举,蔡书虞毕竟没有舞蹈基础,就算咬紧牙关苦练两周,也不可能完成一些需要经年累月基本功的动作,这个起腰在最初的编舞视频上是集体动作,但因为难度过大,所以改成了手撑,但就算用手臂支撑,蔡书虞仍然无法完成,核心力量不够,短时间也练不出来。

于是乔以越在和舞蹈老师商量后,将蔡书虞这个动作去掉,改成了和她的双人互动,站位也稍作调整,转到了她正后方,同时她去掉了自己动作中手撑的部分,于是在正式表演时,看起来就像是蔡书虞将她托起来的。

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蔡书虞的部分是唯一没有任何难度动作的,只不过设计成了互动,就不会显得突兀了。

思考这个动作时她只想更好地呈现舞台,现在引来那么多议论,这倒是无心插柳了。

公演结束后,选手们又迎来了相对较空闲的阶段,但这次乔以越没能享受到上次那种宛如休假一般的闲暇,随着二公的播出,她的热度冲到了前面,于是被抓去补拍了一些物料和采访。

今天要拍的是和庄楚唐的双人采访,她不太清楚这样安排的缘由,以往庄楚唐都是和蔡书虞绑定的。

或许是公司终于想起有她这号人了吧,她心想,二公结束后,经纪人联系了她几次,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确,但她多少听出公司那边有了点动作,从这次二公的结果来看,确实如此,没有公司在背后推动的话,影响不可能那么广。

当然,这些只是她的猜测而已,具体是怎么运作的,除了经营者,谁都不得而知。

双人

采访结束后,她被单独留下录了一点别的,庄楚唐走之前交代她结束后就去练习室和她汇合,她不禁困惑地歪了歪头,想问是什么事,可庄楚唐已经一溜烟跑了。

“不过我们也不是一个练习室吧……”她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想着到时候只能一间一间去找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把几个大箱子搬进了录影棚,从包装上看是点心的样子。

“……是新来的嘉宾呢,真大方啊。”

零星的谈话飘入耳中,乔以越听了个大概,得知这是新来的飞行嘉宾送给全体工作人员的慰劳品。

差不多有几百份吧,她打量着那几个箱子,突然想起报道时蔡书虞给所有选手送口红的事,不禁也跟着感慨了一句:“真大方……”

接下来录制的时间比她想象得久了不少,工作人员抛给了她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打算一次性录完再挑有争议的地方慢慢剪,她深知祸从口出,所以回答时候非常谨慎,集中精神不敢有丝毫松懈,等答完那一堆有的没的,顿时觉得精疲力竭。

离开录影棚时,她眼皮子都开始打架,只想回寝室埋头大睡一场,她埋着头匆匆走向电梯,与人擦肩而过都没功夫抬头细看,只礼节性地弯腰,说了声:“你好。”就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

可下一秒,刚落地、欲将抬起的步伐被一道熟悉的嗓音冻住。

“好久不见,都认不出我了么?”男人的声音含着低低的笑意,像醇厚的咖啡,经年不改,连念出她的名字都仿佛来自隔着时空的彼端,“乔以越。”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献给全世界最可爱的菜小姐(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