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69、生日快乐
 
乔以越从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林瑜。

那句短短的问候来得太过突然, 虽然每个字的发音都与记忆中的模样完全契合,连句末轻叹似的一点气音都勾起了深埋在心底的熟悉感,但是在声音戛然而止那一瞬间, 她仍禁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最近太累了, 以至于产生了错觉。

直到她在刹那失神后慢吞吞地回过身, 眼里映出一张熟悉的脸庞, 这才梦若初醒似的, 眸子里惯有的平静一瞬被搅碎。

“你怎么会在这?”她脱口问道,拔高的嗓音尖锐得几乎要生出刺。

下一秒,她的目光落在林瑜手中的纸袋上,瞧着纸袋的上和刚搬进录影棚那些箱子一模一样的logo, 她想起不久前听到的对话, 以及这些天在选手中流传的消息, 脑子里顿时有了答案。

第二次公演结束后节目会邀请几位飞行嘉宾,给选手们作专业指导, 这个消息已经传了很久, 想来林瑜就是这几位飞行嘉宾之一。

于是她立即敛了神情中的惊讶, 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圈四周, 发现两人的距离在一臂以上,并且没有工作人员特别关注他们, 便定了定心, 一边思考到时候如果有人问起该怎么说, 一边微微欠身向林瑜鞠了一躬, 说道:“老师好。”语气生疏而客套,紧接着,又似急于求证什么似的,问道:“是……薛歆雅老师邀请你过来的吧?”

“啊, 你还是老样子……”林瑜轻轻笑了一声,眉宇间隐隐闪过一丝无奈,“没错,我是被ciara拉过来救场的。”

得到这个答案,乔以越顿时松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候,她实在不愿意再惹上什么麻烦,可紧接着,听林瑜像聊家常似的继续和她说话,她的一颗心不由得再度悬起。

“听说原来那位被拍到一些不得了的照片,正忙着公关,脱不开身,真是不走运啊。”林瑜话里看似在惋惜,口气倒是有点幸灾乐祸,“一时找不到别人,ciara就把我喊回来了,不过嘛,今天我还没正式开始工作,只是来片场转转,还不用急着喊我老师

,感觉一下子老了好多。”

听出他是想让气氛活跃一些,乔以越却只轻轻“嗯”了一声,抬眼匆匆瞥了眼林瑜现在的模样,便再度垂下了眼。

如果说刚见面时还有些恍惚的不真切感,此时听着林瑜与从前如出一辙的轻率语调,乔以越终于真正意识到,他们又见面了。

确实是——好久不见。

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二月初,在分别的这一年里,她曾偶尔想过,或许某一天,在什么地方,他们会再次相遇。

也许是工作中,也许是业内人士的聚会上,也许是人来人往的街头,但在重逢真正来临时,她却发现,自己从未想过会是“此刻”。

尤其是眼下这种时候,她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并不清楚林瑜是不是已经听闻了前阵子那些沸沸扬扬的传言,脑子里一瞬闪过确认的想法,可是在想到的下一秒就失去了探知欲,接踵而至的是一股说不出的疲累——糟糕的时间,狼狈的自己,以及不想见的人。

真是尴尬至极的组合。

——为什么你要这个时候出现呢?

心中甚至生出这样莫名的情绪,就在她快要被这种煎熬逼得落荒而逃时,那个印着漂亮图案的纸袋出现在眼前。

“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她的情绪轻易被看穿,刹那间,林瑜眼里隐隐透出几分低落,但很快又重新染上笑意,语调依旧轻松,“我只是想来看看,顺便祝你生日快乐,我猜你一定忘了。”

乔以越愣住,默默算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五月十六号,是她的生日。

“啊,真的忘了。”她微微睁大眼,随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训练营是封闭环境,她还老老实实地上交了手机,可以说与外界断了联系,这样一天一天过去,很容易就会忘了具体日期。不过这会儿被提醒了,她也没觉得任何惋惜。她本就没有隆重过生日的习惯,往年总要在收到父母电话和礼物后才会想起有这回事,今年没有手机在身边,就彻底把生日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喏,生日礼物。”林瑜将纸袋往前递了

递,“记得回去再打开。”

“谢谢。”乔以越本已抬起手打算去接,可在听到后半句后,手一下子顿住,眼里不禁闪过几分诧异。

她以为这个纸袋里是和那几箱一样的慰问品,人手一份,林瑜顺手给她当礼物,那她拿了也没什么问题,可听林瑜话里的意思,这个纸袋里倒像是放了别的东西。她看了一眼那个纸袋,又扫了一眼录影棚门口一个已经打开了的箱子,脑子里忽地蹦出一个念头。

该不会是为了给我带礼物才买了那些吧?毕竟单独送一个选手东西传出去闹不好会变成丑闻一桩。

但是他又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

这个念头之后,新的疑惑紧随而至,不过很快她就想到,今天自己的采访是写在通告表上的,林瑜身为嘉宾,看一下节目录制安排也不是难事。

也太大费周章了,她暗自嘀咕,手指动了动,却不知该继续去接还是索性拒绝。

还是不要比较好吧,她心想,并不是什么礼物都能收的,哪怕对方是心甘情愿的。可是她又看到了林瑜眼里的期盼,那么浓烈,几乎要化作柔韧的藤蔓,将她缠住,她的脑子顿时乱了,进退两难间,拒绝的话就这么卡在了嗓子里。

就在这时,熟悉而独特的嗓音突然插入耳中,像是扫开迷雾的风,将她从迟疑构筑的泥泞中一把拉出。

“乔以越!你还要磨蹭多久啊,就等你一个了。”不管什么时候,蔡书虞都会将人未至而声先到这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乔以越听到她的声音,登时像被烫了似的,刷地放下手,随即匆匆转身,对上蔡书虞风风火火赶过来的身影,注意到蔡书虞看到她后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把目光放到了她身后,她脸上顿时闪过的一丝慌张。

“我……刚刚……”她还没想好该怎么解释,蔡书虞已经大步跨了过来,直接插到了她和林瑜中间,还把她往自己身后挤了挤,她没留神,被撞得一个趔趄,下意识抓住了蔡书虞的衣摆,刚站稳,就听到蔡书虞甜甜的嗓音:“哎呀,您是林瑜林老师吧?我叫蔡书虞,是ciara

的歌迷,最喜欢的那首歌就是林老师您为她写的呢,这么说来也算是您半个粉丝了吧。”

蔡书虞一开口就热络至极的口气,倒是把林瑜唬得愣住了,反应了一会儿才急忙忙开口,和她寒暄起来:“你好,你好,写的歌能被蔡书虞小姐喜欢,非常荣幸,哈哈。”

“林老师刚刚在和小越聊什么啊?”客套了几句,蔡书虞便又问道,见得问题往不好控制的方向发展,乔以越连忙朝林瑜使了个眼色。

“啊,是这样,我刚过来,还不太熟悉你们的情况,就问了她一些节目的情况。”林瑜镇定自若地扯了个借口,好歹在业内混了那么多年,应付这些还是很轻松的,说完后他去录影棚门口的箱子里取了两个纸袋过来,递给蔡书虞,“你们是约好了吧,不好意思耽误你们时间了,这是我给节目组的手信,小小心意,接下来的还请多指教。”接着便朝她们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录影棚。

等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乔以越心里一块大石总算落定,松开攥着蔡书虞衣摆的手,随后,她想到蔡书虞催促她的话,便问道:“就等我了,是什么事呀?”

可蔡书虞却没应她,一把拽起她就往电梯方向走,到了电梯口,她没按下楼键,而是径直走了过去,把乔以越拉进了边上的楼梯间,等关上楼梯间的门,她才松开乔以越的手,朝楼梯努了努嘴示意走下去,边走边问道:“你和林瑜认识?”

乔以越本还有点奇怪为什么要走楼梯,这会儿才明白蔡书虞这是打算盘问她。蔡书虞敏锐得很,她也不清楚到底被看出了多少,只能硬着头皮说:“之前上过一档音综,他在片场作指导,那时候认识的。”

“哦。”蔡书虞点了点头,“那你们……”她还想问什么,可是目光在乔以越脸上停留片刻,便似打消了主意般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拎起那两个袋子晃了晃,笑眯眯说道:“哇,是午时三刻的蛋卷欸,听说每次都要排长队,这次赚了。”

乔以越听说过这家店的名字,是最近很热门的网红店,看来林瑜确实花了很大心思,接着,

她想到那个因为蔡书虞的出现最终被林瑜收回的纸袋,心里顿时闪过几分庆幸,要不被蔡书虞打断,恐怕她最后多半会接了那份礼物吧——即使明知现在不该收。

只不过隔了四层,走楼梯也不需要多久,她们很快就到了练习室所在的五楼,乔以越正要去拉楼梯间的门,却被蔡书虞拉住看了。

“等一下,我还有点事要和你说……”蔡书虞拉住她的动作很果断,可是说话却有些吞吞吐吐的,神情也有些躲闪。

“怎么了?”乔以越不禁觉得有些稀奇,蔡书虞在她面前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副张扬跋扈的模样,她还头一次见到她心虚得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放的样子。

“就是……”蔡书虞看了她一眼,抓着她的手紧了紧,接着忽地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似的大声说道,“就是那天,停电之前,我和你说了很过分的话,对不起啊。”

“啊?”乔以越先是困惑地皱了皱眉,接着便反应过来,蔡书虞指的是她们那次争执——她被气哭那次。

她其实不太愿意去回想那件事,一想到就会生出难以言喻的无力感,于是她摇了摇头,轻声说:“没关系,我也没往心里去。”

一般来说,她说了这些,那这件事应该到此为止了,偏偏蔡书虞不按理出牌,听她如此轻描淡写地打算揭过,顿时撇下眉毛,倒像是自己受了委屈似的:“不行,你怎么可能没往心里去!你肯定往心里去的。”

乔以越张了张嘴,又闭上,因为过于离谱,她连纯粹疑问的拟声词都发不出了。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啊?饶是她脾气好,一时间也不由自主心想蔡书虞的脑子是不是有点什么问题。

“就是,其实我原本不打算道歉的,因为那时候我觉得我没说错什么。”蔡书虞看出她的困惑,便慢条斯理和她解释起来。

哦,那真是谢谢你啊,乔以越撇开脸才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一想到那场溃不成军的争执,她心里就堵得慌。

“不过现在我不那么觉得了。”蔡书虞把她的脸掰回来,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虽然练习很

累,很麻烦,那些动作难记得要死,我能找出一百个理由来讨厌,可是在表演结束的时候,听到那么大的欢呼声、掌声,我却觉得好开心啊。不知道其他组是什么情况,是不是都是那么响亮。但我觉得能感受到,大家真的很喜欢我们的演出,反响比我第一次公演时候热烈了很多呢,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舞台上能把大家的声音听得那么清楚呢。就觉得很高兴,很激动,觉得之前的累其实都不算什么,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以前啊,一直觉得表演只是应付任务而已,只想早点收工走人。现在我却觉得,这是值得喜欢的一件事。”她顿了顿,目光移开了一会儿,但很快又看回乔以越,说道:“而且啊,我们这次表演,不是很成功嘛,经纪人都夸我,说没想到我能跳得那么好,我还发给了我妈妈呢,她都说蛮不错的。所以那天你说的没错,不能还什么都没做就下定论,好好努力的话,会有收获的,我应该向你道歉,对不起。”

这时候是不是该再说一遍“没关系”?乔以越这么寻思道,可还没开口,她却发现,自己已经在笑了,扬起的唇角压都压不住。

“嗯,我接受。”最后,她这样说,随后便笑得眯起了眼。

“好耶!”蔡书虞一把抱住她,原地蹦跶了两下,接着松开她,张开手又说道,“我还有两件事要宣布。”

“什么事?”乔以越好奇地看着她,不知道蔡书虞又要给她什么惊喜,或者惊吓。

“第一,我已经决定好了,要出道!成团!当偶像!不仅如此,我还要让我们团成为内娱女团顶点。”蔡书虞说着慷慨激昂地挥了挥胳膊,仿佛顶点已经唾手可得了,“第二,为了专注女团事业,本小姐已经重回单身贵族行列啦,我还把剩下的六个手机都上交给选管姐姐了,从今以后每天都会把所有精力都投入比赛!”

“六、六个?”乔以越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她知道蔡书虞带了多个手机,并且已经被没收了几个了,没想到竟然还剩下六个,“

你到底是带了多少过来啊?”

蔡书虞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怎么,我说了那么多,你就只关心我带了多少手机吗?”

“哦,哦!”乔以越连忙鼓掌,“了不起!真厉害!”她想到公演结束后蔡书虞就忙得整天不见人影,这才明白原来是在交涉出道的事。

得了她虽然假得一目了然但足够尽心尽力的捧场,蔡书虞这才满意了,拉着她走出楼梯间:“好了,事情讲完了,我们走吧。”

“去哪?”

“到了就知道啦。”蔡书虞还是卖关子,拉着她一路小跑到了她们的练习室前,然后拉开门把她推了进去。

乔以越一眼就注意到里面被装扮得花花绿绿的,挤了约莫二十几个人,一幅热闹非凡的样子,一进去,蔡书虞就把一顶纸制的小皇冠戴到了她头上,紧接着,彩炮的爆裂声响起,五彩缤纷的纸片纷纷落下,戴着一样帽子的庄楚唐走过来,一把将她搂到了正中央的桌子边。

她看到了一个三层水果蛋糕,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了异口同声的欢呼:

“生日快乐!”

作者有话要说:  不但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也忘了今天是庄小姐的生日,这就是桥已阅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