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72、二次打击
 
第三次公演播出后没多久, 一个匿名号在某流量很大的娱乐论坛上发布一个帖子,标题直指林瑜和乔以越正在秘密交往,帖子里没有什么文字内容, 只附带了三张图。

时间是夜里, 在某条马路边, 第一张是林瑜从主驾驶下车, 第二张是他去开副驾驶的门, 第三张是乔以越从副驾下车,以很亲密的姿势偎依在林瑜怀中,从照片上看起来,几乎是林瑜抱着她下车的。虽然当时天色很暗, 但是那块地方有路灯, 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两人的脸。

帖子一经发出, 仅仅过了几分钟,评论数就破了千, 眨眼间就被搬得到处都是。林瑜虽然是主职是幕后工作, 但因为薛歆雅的关系, 他们偶尔会一起参与音综, 从曝光和人气上看都可以算是半个明星了,如今才在这个节目当了两期飞行导师, 就爆出和选手的亲密照片, 而那个选手还是曾经一度处在风尖浪口、眼下是争c热门的乔以越。不管什么时候, 绯闻都是大众最喜欢的话题, 这样深夜相聚的照片流出,难免引人遐想,于是当晚的实时热点全是他们两人的名字,大家都兴致勃勃地想要对他们的关系一探究竟, 对刚更新的节目倒是兴趣缺缺。

很快就有人根据背景和植被锁定了照片拍摄的地点和时间,是去年一月份,位于乔以越前公司的宿舍前,这下可好,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男方亲自送女方回宿舍,姿势还那么亲密,和乔以越之前那些从来没有实质性证据的传言相比,这次可谓是铁证如山。

而那后没多久,就是上一波传言中乔以越和程翊不清不楚的时候,当晚就有营销号罗列了时间线,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各大平台添油加醋互相搬运,只不过一夜之间,就把偶像失格、劈腿等等罪名给乔以越扣实了。

还有各种层出不穷的小道消息,比如说林瑜是为了乔以越才参加的节目,又比如说乔以越的黑料是林瑜通过自己的人脉压下去的,再有就是乔以越是靠林瑜的关

系才备受节目组推崇,已经内定了她就是c位了……五花八门,很多一看就离谱得惊人的消息都被传得有鼻子有眼,乔以越甚至还被冠上了“年度最强最速塌房偶像”的名号,最优的偶像板块里,要求她退赛的帖子在时隔多日后又一次被顶到了首页。

爆料贴是临近下班时候发的,乔以越本人对此毫不知情。

三公结束后林瑜就离开了训练营,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以他们现在的身份,不适合有任何接触,所以那次被蔡书虞打断后,林瑜就再也没有找过乔以越,离开前也没有特地搞什么告别,对此乔以越还满感激的。

林瑜一离开,乔以越最后一点负担都卸了,之后每天都异常精神饱满,而今天对她来说,本该和前阵子一样,普通而开心。在结束了一天的录制后,她就和蔡书虞一起回宿舍了。

庄楚唐这些天正在忙别的事,不在训练营。节目临近尾声,两人的将来规划已被提上日程。考虑到乔以越的人气以及形象风格更适合女团等因素,公司对于是否要送庄楚唐出道这件事还在观望中,目前他们更倾向于送乔以越高位出道,正巧这阵子经纪团队接触的电影资源正在挑选演员,就把庄楚唐送去试镜了。她不在的时候,蔡书虞就会和乔以越泡在一起,两人一路有说有笑,还绕去超市买了点零食,作为前阵子辛苦训练的犒赏。

回到寝室,乔以越就开始教蔡书虞化妆,上交手机后,空闲时蔡书虞总是无聊得发慌,有天她看乔以越一言不发在化妆镜前坐了两个小时,手上还一直不停,终于想到了打发时间的法子,就缠着乔以越教她化舞台妆。她倒也不是不会化妆,只不过她以前的妆都是淡系,但是舞台都要求浓妆,还会加很多闪亮亮的点缀,这些都是她以前未曾尝试过的,乔以越也乐得分享自己的美妆小秘诀,从眼影、高光、唇色等等入手,每天教蔡书虞一点,顺带自己也琢磨一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点子。

宿管来敲门时,她们正凑一起研究眉形,这阵子乔以越和公

司沟通比较频繁,所以乔以越被喊走时,蔡书虞也没多在意,占了乔以越的位置继续鼓捣眉笔,可过了很久,都不见乔以越回来,她一看时间,都过去快一小时了,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喂,kenzi,小越刚刚有回来过吗?”她转头问摇头晃脑听歌很投入的kenzi,kenzi摘下耳机后,四下看了看,茫然地摇了摇头,接着嘟囔了一句:“她什么时候走的啊?”

原来她连乔以越被宿管叫走都不知道,蔡书虞只能罢了继续和她讨论的念头,她又等了一会儿,眼看时间都快过零点了,终是按捺不住,说:“这么晚了,我去找她一下。”接着离开寝室,下楼去了宿管那。

走廊和电梯都有灯,但毕竟是晚上,整体暗沉沉的,虽不至于吓到她,但依旧令她很不愉快,没走几步就在心里抱怨开了:原来没有手机那么麻烦,早知道就留一个备用的,不然打个电话就行了。只是这个念头才冒出来,她便想起乔以也没有手机,她就算留了十七八部,现在还是要亲自出去找人。

“唉,真是麻烦死了。”她嘟囔道。

到了值班室,她却没瞧见乔以越的身影,一问才知道,乔以越半个小时前就回去了,宿管还非常肯定地表示,是自己亲自送乔以越进的电梯,接着她又若有所思说道:“可能躲起来了吧,谁知道会遇到这种事,让她冷静一会儿吧……”

“什么?”蔡书虞一听顿时急了,连忙问道,“什么事啊?”

这阵子她虽然消息没以前那么灵通了,但毕竟会和经纪人保持联系,所以对乔以越的近况还是清楚的。从最新数据来看,乔以越的人气稳居前三,和吴恺元不分上下,但是和她还有一定距离,而从第四名开始,热度几乎只有前三的一半,赛程已过大半,可以说大局已定,后面的已经没有机会反超前三了。

原本毫无威胁的乔以越此时和自己成了竞争对手,蔡书虞对此倒没什么不满,她已经锁了前三的出道位,但最后会怎样,还需要团队和

节目进一步洽谈,对此她心态蛮平稳,无非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所以她心态蛮平稳的,最多开玩笑朝乔以越放放狠话:“一定会在小越上面的!”

乔以越这些天肉眼可见地开朗起来,听她这么说,有时还会回呛一句,蔡书虞满心以为她人生中第一场选秀会这样的气氛中顺利结束,可此时听选管的意思,倒像是乔以越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故。

她脑子里不禁闪过无数可怕的猜想,险些冷汗都出来了,见选管面露犹豫,又拔高声音问了一遍:“出什么事了啊?”

“啊,这……算了,反正你们公司也都会告诉你们的。”选管思考了一会儿,就翻了翻手机,然后递给了她。

蔡书虞不清楚自己在看到照片那一瞬是什么感觉,或许有一点怒气,因为乔以越前不久才和她说了,和林瑜是在节目里认识的,仅仅是说过几句话的关系,再往前,乔以越还和她说自己没有男朋友,这种被欺骗、被隐瞒的感觉,她一点也不喜欢,但紧接着,这点怒火被那些实时更新的攻击谩骂冲散了。

她突然就想到了自己当初的遭遇,那几天她虽然表面不以为意,实际上偷偷在所有社交平台上把自己和汪泽城的名字设置成了屏蔽词,好避开那些不堪入目的诋毁侮辱,如今想起时心里都不禁闷得发慌,随后,她又想到了再往前一点,乔以越经受的脏水。

那时候她和乔以越还不熟,甚至对她有些成见,玩手机时刷到这类推送,顶多觉得她罪不至此,就没有别的触动了,而今相似的情节又一次出现,她却再做不到冷眼旁观了,自己的委屈,想象中乔以越的委屈,叠在一起,沉甸甸的,压得她胸口发闷,几乎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一切都在好起来,不是么?

天台的风凉飕飕的,乔以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上来的,估计是上楼时不小心恩错了楼层,到了顶楼,然后浑浑噩噩往前走,就到了楼顶。

她已经很久没过来

了,上一次还是主题曲评级后躲在这哭,因为前程渺茫。

啊,这么说来,这次简直是一模一样的情景呢,她自嘲地笑了笑,随后靠着水泥台坐下,抱住膝盖,发起愣来。她怔怔盯着前方,脑子里则逼自己去想些别的事,可不管如何努力,思绪仍是不由自主回到那几张令她心跳几乎停止的照片上,心里阵阵发凉的同时,眼中也弥漫起酸楚。

刚刚公司找她,详细盘问了她和林瑜的关系,最后她忍不住问了一句公司会怎么处理,但是对面没有任何回应,好像又回到了以前,无论她提出什么请求,都会被搪塞过去,或者索性无视。

该怎么办啊,兜兜转转,竟又绕回了这个问题,而这次,她也依旧,毫无办法。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急匆匆的,到她身边却骤然放慢,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正要抬头去看,脑袋就被轻轻拍了一下。

“又躲起来哭啦,小哭包。”

在听到脚步声的一瞬间就有了答案,可在看清是蔡书虞后,她还是忍不住晃了晃神,到蔡书虞挨着她坐下,她才飞快地抹去眼泪,小声嘟囔道:“才……才没有……”蔡书虞坐下后,好一会儿都没说什么,但是她知道蔡书虞肯定有一肚子问题要问她,果然,又等了一会儿,她就听到蔡书虞略显严肃的声音:“小越啊,虽然可能有些不方便多问,但有件事,我还是想确认一下。”

“嗯……”乔以越盯着自己的脚尖,轻轻应了一声,脑子里已然勾勒出问题的雏形。

无非是你们是不是在交往啊,照片是怎么回事啊,或者说不定还会质问她为什么要有所隐瞒吧……

“他,我说林瑜,没有强迫你吧?”蔡书虞皱着眉,认真中掺杂了些担心。

“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