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73、她可以
 
以前, 每当被什么人追求的时候,乔以越总会面临各种盘问。

最常见的是“你喜不喜欢他”,除此之外, 还有“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平时都聊什么啊”、“他有没有送你什么礼物啊”等等诸如之类的问候, 又或者是羡慕的感慨, 觉得她是被上天宠幸, 才会那么受欢迎。

听得多了, 她便将可能面临的问题熟稔于心,每每到了类似处境,不等对方未开口,就能在心中列出几个回应模板, 等别人说完, 就随便挑一个作为答案。

通常是“没什么”。

可蔡书虞的问题却不在她熟悉的行列中, 她翻遍了心中的所有模板,都找不到一个能套上去的, 又或者说, 这个问题远超她的想象范围, 她甚至一时都没有听懂。

“什、什么?”她宕机了几秒, 才结结巴巴问,惊得连眼泪都收了回去。

“啊, 就是……”蔡书虞拧起眉心,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面上露出明显的犹豫, 但最终还是豁出去般说出了口,“就是那天我看你们两说话,觉得气氛怪怪的,你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还有那个照片, 你、你没有不情愿吧?他没拿自己的业内的身份和人脉压你,逼你做什么吧?”

说到这地步了,乔以越再迟钝也明白过来,蔡书虞是在问她有没有被潜规则,当下涨红了脸,手忙脚乱摆了摆手,连带着猛摇头,连声说:“没有没有……”说完,她看着蔡书虞顿时如释重负,整个人都轻盈了几分的模样,忽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干嘛,有什么好笑哦。”蔡书虞瞪了她一眼,扬起手轻轻打了她一下,“我很认真的!”

乔以越“嗯”了一声,顺手接住了蔡书虞的手,察觉掌心冰冰凉凉的,就将蔡书虞的手拉到自己怀里捂着,随后便轻声说道,“就是,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种问题,有点意外。”

“我也不想说那么直白啊,你要是一早能听懂我至于说那么露骨么我……”蔡书虞以为她对这个问题有意见,便气呼呼要把手抽回来。

“不是、不是。”乔以越连忙摁住她,同时摇了摇头,“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谢谢你,嗯,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这几张照片一出,有人幸灾乐祸看她笑话,有人兴致勃勃扒她过往,还有一部分人羡慕她能和林瑜搭上关系,毕竟在多数人看来,她和林瑜,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一个是才华横溢、声名远扬的制作人,显然是她的高攀了的,对她的感想无外乎是羡慕、嫉妒和嘲讽,只有蔡书虞,第一个关心的是她是不是情愿的、有没有被欺负。

“我当然关心你咯,只有你,总不识好歹。”蔡书虞撇了撇嘴,侧过身子,把另一只手也塞进她怀里,“真的哦?你不要不好意思说啊。”

其实看到照片时,第一时间涌入她脑海的的确是乔以越设想那些问题,比如说和林瑜是什么关系之类的,但是稍稍冷静下来后,她想起之前撞见林瑜和乔以越说话,乔以越神色有些慌张,看起来也不是很愉快的样子,便立刻有了更坏的猜测。

以林瑜的人脉和资历,想要强迫一个人气比普通人高不到哪去的小偶像简直轻而易举,圈子里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况且乔以越长得漂亮,更容易让人起歹心。如果只是恋情问题,她之前就看出乔以越不愿意谈,就算有点好奇,也能忍住不问,但如果是这种事,她光是想到就坐立难安,一定得问清楚才行。

“真的,真的没有。”乔以越再一次摆手否认,之后,她看蔡书虞虽然脸色还挂着点怀疑却不再继续逼问下去,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感激。但是她也看出,蔡书虞这般只是为了不使她为难,并不对这个回答完全满意,便不禁犹豫起来,她想了一会儿,又抬眼打量了蔡书虞几眼,似乎想从她身上寻求一点勇气似的,而后缓缓开口解释道,“那个照片是真的,但不是报道上说的那样。”

她其实很抵触“解释”这件事,她觉得相信的人一开始就不会怀疑,而不相信的哪怕她说得口干舌燥都还是会怀疑,况且这类事她遇到不止一次了,在学生时期开始,

她的感情情况就是旁人的谈资,等她意识到,解释总会被曲解为欲盖弥彰,就彻底失了辩解的兴致。

可如果是蔡书虞的话,应该是可以说的吧,会好好听她说话,不会妄下断言,也不会因为种种缘故故意扭曲她的意思,她心想。

其实她和林瑜的事追溯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她想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蔡书虞没有催她,只静静等着。

“其实我和林老师好几年前就认识了,那会儿我还没出国,为了市里的百年庆,学校举办了一场音乐剧,当时请了首都音乐学院一个教授做音乐指导,林老师正好在那个教授手下做课题,就过来协助指导了,我们是那个时候认识的。”

那时候她才过完十五岁生日,离开老家没多久,霸凌的种种情节还历历在目,性子远比现在更孤僻,除了有表演需要,其他时候基本都不怎么说话,也不和任何人过多接触。音乐剧的人选是老师内推的,她被选中了担任主角,林瑜大抵是在排练途中发现了她小心掩饰的、对人的畏惧,便特别照顾她,有时候还会拉她一起出来玩,当然,是以她不会觉得不舒服的方式,比如说包场请整个组的学生看电影之类的,次数多了,她便稍稍卸下了些心防。

又因为林瑜本身在音乐方面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她有时也会请教他一些问题,渐渐地关系就拉近了,偶尔还能聊一些专业以外的话题,不过当时也就仅此而已,音乐剧结束没多久她就去了韩国,一开始两人还会偶尔联络,只是时间久了,彼此都忙,不知不觉就断了联系。

“后来在公司打算正式推出新团时,我膝盖受了伤,错过了选拔,那时候觉得年纪不小了,下次选拔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回国发展了。”乔以越回忆起那时的事,眼里仍是不由自主流露出黯然,这时蔡书虞轻轻揉了揉她的膝盖,她看见对方眼里毫不掩饰的心疼,便笑了笑,说,“现在没事啦,回国后其实也没联系他,一直到一年多前吧,我练习时伤了脚,连着旧伤复发,当时爸爸妈妈都

来不及赶过来,朋友也都分不开身,只能一个人拄着拐杖去医院,出来时很晚了,等了很久都没打到车,正好遇到了他开车经过,他认出了我,就帮忙把我送回了宿舍,那个照片就是那时候拍到的吧。”

姿势那么亲昵,是因为她确实行动不便,林瑜不过是搭把手。

“原来是这样哦。”蔡书虞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随后气愤起来,“那拍照的人一定看到你要拄拐杖吧,这分明是要陷害你,也太过分了!我就说,我们小越这么乖,才不会乱谈恋爱!”

“啊,其实……”乔以越尴尬地抓起一缕头发,犹豫了一会儿后老实交代道,“其实那之后,他一直接送我去医院的,追了我一阵子吧,我也确实考虑过要和他交往。”

“嗯?”蔡书虞挑了挑眉,脸顿时鼓了起来,河豚似的,“不会吧,你这人那么有,那个什么来着?偶像自觉,对,偶像自觉。”

“偶像啊……”乔以越轻轻叹了一口气,露出迷茫之色,“那时候,我其实有退圈的打算的,不过说是退圈,其实就是解约后,找个别的工作吧,那时候也说不上是进圈子了。”说着,她自嘲地笑了笑。

当时她脚受了伤,在公司被半冷藏,又面临合约到期却没有新东家接洽的窘境,而林瑜追她追得紧,还说她如果不打算继续当偶像,可以介绍她来自己工作室,这对当时处境糟糕的她来说确实有很大诱惑,所以她一度萌生放弃的念头——不再想什么在演艺圈出人头地了,做个普通人舒舒服服过日子。

“你喜欢他啊?”蔡书虞问道,她觉得新奇,又有点说不出的滋味,她很难想像乔以越会喜欢上什么人。

乔以越总是一副游离在外的模样,除了舞台,蔡书虞还没见她对别的什么事上心过。

“还行吧。”乔以越歪了歪头,琢磨起自己对林瑜的感觉,“不讨厌和他在一起,可能是认识久了比较熟悉的缘故吧,而却他人也蛮好的,挺照顾我。”

“确实,他长得也挺好看的,换我的话我也会心动的。”蔡书虞叹了一口气

,接着又问,“不过你说‘考虑过’,是?最后没有吗?”

“嗯,犹豫了好久,不过后来脚伤恢复得不错,我又想我还年轻嘛,还有时间,可以再试试,就回绝他了。”乔以越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不好意思压低了脑袋,“其实我还蛮过分的,受了他那么多照顾,却和他说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不过他也没为难我,之后就没找过我。”

“我觉得你好奇怪哦,和他交往和继续混娱乐圈也不矛盾嘛。”蔡书虞嘀咕道,她其实根本不觉得偶像恋爱有什么问题,只要不暴露就可以了,虽说她和蒋佳睿分手时话说得冠冕堂皇,归根究底,只是因为对方让她厌烦了而已,如果还喜欢,那她不介意维持地下恋情的。

“啊这个……”乔以越露出为难的神色,“感觉没精力啦,而且我也不想冒险,不止一次因为感情问题遇到麻烦了,他来节目我还紧张了好久,还以为三公结束就没事了,没想到……”说到这,她声音不觉低了下去,神情沮丧起来,“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看她闷闷不乐的样子,蔡书虞的情绪也跟着低落下去,可她也没什么办法,思来想去,只能抱了抱乔以越,然后用力把她拉起来,说:“以后怎么办我也不清楚,但我觉得你现在最好回去睡觉,已经那么晚了,要好好养足精神才行!”之后她想了想,又安慰道,“可能情况也没那么糟糕啦,我刚刚借选管姐姐的手机看了看,官博都被你的粉丝屠了,哇,声势浩大啊,所以我觉得艾回不会轻易放弃你的吧,毕竟你还能替他们赚钱嘛。听我的,先回去好不好?”

乔以越想了想,觉得蔡书虞说得也不是没道理,现在她的人气比第一次黑料时期高了很多,公司不见得会和以前一样处理。而明天还有录制,在这个时候,她更加要拿出好的状态才行,便点了点头,乖乖任蔡书虞牵着回了寝室。

上了床,她便努力摒弃杂念,酝酿起睡意,还没睡着,突然觉得床铺突然晃了晃,睁眼一看,发现是蔡书虞上来了。

“咦?”她以

为蔡书虞还有什么话要和她说,正想坐起来,却被蔡书虞摁了回去,随后,蔡书虞往她身边一躺,把她往里面挤了挤,接着笑嘻嘻抱住她,撒娇似的说:“今天一起睡嘛,要和小越好好培养感情。”

她迟疑半晌,最终轻轻应了一声,随后,像是卸下所有负担似的,蜷起身子,埋入蔡书虞怀中,闭上了眼。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就要快进到出道了,想了想也翻不出什么水花了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