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74、快进
 
或许是借蔡书虞吉言, 第二天,事情有了点转机。

林瑜的工作室和艾回先后发布了澄清声明以及律师函,表示两人目前并无任何感情关系, 并且表示已经全权委托律师调查网络上关于两人关系的造谣诽谤, 对其中侵犯名誉权的部分保留起诉权利。

律师函如定海神针一般, 立刻稳住了当下动荡的局面, 虽然乔以越和林瑜的关系依旧充满了暧昧的猜想, 却也不敢口无遮拦了,并且营销号开始撤销有关两人的报道,取而代之的是依旧匿名爆料的关于乔以越当时脚受伤的事,虽然没有出具更多证据, 但众人根据新发现的种种线索, 不断修正的猜想, 不断往真实情况靠拢。

接着,媒体开始将这件事往隐私和泄密方向带, 于是, 在被操控好的舆论节奏下, 虽然乔以越和林瑜是否交往过仍然存疑, 但大众的焦点已经转向了对于偷拍现象的不满。

有人根据拍摄角度,确定镜头来自宿舍方向, 也就是说, 这组照片很可能是乔以越前公司员工、甚至可能是前队友拍摄的, 这样一来, 倒是将她放置到了受害人的位置,在有心的引导下,没几天,对她表示同情的声音就与声讨她的声音齐平了。

不过因为交往一事实在不好开脱, 首先照片太清晰了,其次是她和公司交代了,那之后和林瑜出去玩过几次,公司考虑到澄清后出现二次目击的风险,只能含糊揭过,之后避之不谈,于是她和林瑜的真实关系在大众眼中始终疑点重重,虽然核心粉丝因为这些对她的攻击反而抱得更紧,但她的整体形象最终还是受到了很大影响,从此跌出了争c的行列——偶像谈恋爱是有违职业道德的,这是随着行业发展而成型的不成文规定。

这个节目毕竟是偶像选拔,最终选出的中心位必须贴合整个节目的主题,不可能由背负绯闻的人担任。

三公结束后就是第三次顺位发布,这次进入出道位的选手和前一次没多大差别

,只是名次稍有改变,前七名分别是:蔡书虞,吴恺元,李一涵,乔以越,庄楚唐,kenzi,谢若安。卡位的是彭诗怡。

虽说但凡是进入决赛的选手,都有机会争夺c位,但根据选手人气和节目流量的整体走势来看,实际人气前三的蔡书虞、吴恺元和乔以越和后面隔着不可逾越的壁垒,而乔以越因为形象问题失去机会后,最终争夺c位的人选只剩下了两个,蔡书虞和吴恺元。

蔡书虞的话虽然有过恋爱经历,但她是演员转行,之前不受约束,现在又是单身——至少对外来说她只有过汪泽城一个早已分手的前男友,自然另当别论。

目前她依旧在泛人气上一骑绝尘,认识她的人恐怕比认识其他选手的加起来都多,只是东篱终归是影视公司,没有经营偶像的经验,方方面面的操作都被玖圣压一个头,尤其是第三次公演时,玖圣通过各种途径让吴恺元的粉丝获得了一半现场票,那时候已临到节目尾声,现场都是粉丝,表演质量其实已经不能左右局势,不论好坏,粉丝都只会给自己的偶像投票。

吴恺元最终以碾压的优势获得了三公全场最佳,那之后,各项数据都表明,她的死忠数已经超过了蔡书虞,甚至将她远远甩开。

第三次顺位发布之后就是要进入决赛阶段,晋级的十四名选手分为两组,表演两首原创曲,因为决赛采取直播,所以录制和播放会同步进行,也就意味着她们只有两周的练习时间。

这两周,所有人都像在和时间赛跑似的,训练营内选手们夜以继日练习,训练营外各家公司谈判得热火朝天。

庄楚唐的试镜迟迟没有结果,这也成为悬在乔以越心头的一把利剑,一定程度上,她异常清醒地意识到,背负了解释不清的桃色纠纷、失去争c机会的她,最终能站在什么位置,还取决于庄楚唐的选择。

公司的野心很大,她个人的发展绝不是第一优先考虑,她和庄楚唐两个人的整体发展、或者说两个人能为公司带来收益的

总和才是。

虽然庄楚唐的人气早被她甩开,但因为她和蔡书虞绑得很紧,公司不可能不考虑她和蔡书虞的双人效应,这让乔以越一想到就紧张得喉咙发干。

好在高强度的训练占据了她大部分精力,她也没有过多时间去思考其他,每天都忙得精疲力竭,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蔡书虞也差不多,虽然她嘴里总说不在意结果,但实际上还是挺看重的。

她又一次和吴恺元分到了一组,上一次争夺中心位失利,这一次仍是如此,虽说其实不意外,毕竟实力差距太大了,但说不气馁是不可能的,而为了能在决赛中拿出更好的表现,她没日没夜地泡在练习室,焦虑一日胜过一日,甚至到了要乔以越提醒她好好休息的程度。

她想要拿第一,从第二次公演结束后,她就决定了,她要成为这个团的中心,她要好好当两年偶像,可实际上,她就算铆足劲,发疯一样练习,也赶不上那些有多年舞台功底的人,实力上的落差总是令她无比沮丧。而公司还是节目组都无法提前给她确切答复,第一、第二分别属于谁,要到决赛当天才能真正揭晓。

到了决赛前一天,主流排名投票结果显示,她和吴恺元的胜率差不多是一半一半,而乔以越则是四到六之间浮动,她虽然实际人气第三,但是因为一直被压票的缘故,普通观众并不清楚这些,只能根据她的以往排名来猜测她的最终名次,后面分歧较大的就是卡位的到底是谁,大多数票数集中在庄楚唐和彭诗怡身上,庄楚唐虽然一直在出道位,但是一来人气水分实在太大,二来她几次表演发挥得都极其一般,本人也没表现出对偶像这份职业有多大追求,所以大部分人始终觉得她还是过来刷脸的,不会出道。

观众不清楚各个公司的谈判情况,对于结果的预测全借助于往期排名和选手的实际热度,并且什么都带着不确信,尤其是排位不确定那几个人的粉丝,一颗心简直吊在了嗓子眼,可以说连

睡都睡不好。

但是略知晓内幕的偶像们心境倒是和观众大相径庭,有两个出道位在决赛前几天就已经被买走了,那两个选手毫无疑问,早就胸有成竹。而确定无法出道的选手经过几天心情调整后,也已恢复平静。

只有前路暂不明确的人,在不安中苦苦煎熬,乔以越便是其中之一。

决赛前一天,节目组安排了四次彩排,这一定程序上是风险防范措施,一开始的选秀结果,选手们是完全不知情的,但是曾经发生过选手因不能接受而过呼吸被送进医院的事故,所以之后在决赛前夕,节目组都会进行彩排,好减少意外发生。

四次彩排的排名结果都不一样,其中两次,她和庄楚唐都进了出道位;有一次,她进了,庄楚唐没有;还有一次,则是反过来,庄楚唐进了,她是第八。

最终的真实结果会是这四者的其中之一,这意味着,有四分之一概率,她会和梦想失之交臂。

庄楚唐没有通过试镜,只能退回这选秀,通过女团的途径踏上被规划好的名利之路,而她依旧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经纪人告诉她要这么做,她便这么做了。整个决赛期间,她可以说是最悠哉的人,不管是什么结果,进入或者落选,她都无所谓,她被保护得太好、拥有得太多,并不会因为一场选秀而失去什么。

乔以越猜想,艾回应该是想要两个出道位的,所以此前才会出手保她,但是kiwi肯定是不愿意给同家公司两个,到底能不能谈下来,她对此毫无头绪,只知道如果谈不下来,那庄楚唐和她,必然会落选一个。

她们两人的排名也预示着这个结果,第四、第五,无论最后是往前还是往后,都很方便操作。

至于到底是谁,她不知道,也不愿去猜,单是意识到自己陷在了这样的处境中,就如噩梦跗骨,连喝下去的水都仿佛带着刺,扎的五脏六腑都刺痛不已,那晚,她甚至一度觉得没有活着的实感了,无论是听还是看,都浑浑噩噩的,只凭胸中的一口气

支撑着,熬到天明。

接下来,决赛当天,一切都像是按了快进键,飞快地发生,飞快地结束。她按部就班照着剧本,出发、化妆、彩排……她几近麻木地完成每一件事,然后不及喘一口气,时间又到了,便匆匆进入下一阶段,彻底失去了思考的余暇,哪怕一点时间、一点精力都挤不出来。

或许,只有表演的时候,她才有一点重获新生的感觉,而后,表演完毕,又是一转眼,就到了宣布名次的时候。

名次宣布的顺序分别是六、五、四、七、三、二、一。因为只有卡位和第一有悬念,节目这么安排恰到好处地令整个过程都充斥着紧张和不确定。

乔以越站在台下,看着舞台上七个漂亮的座位,静静听着涌入耳中的所有声音。

紧张的喘息,音响带着震颤的余音,还有薛歆雅缓慢而清晰的嗓音。

第六,庄楚唐,第五,kenzi,第四,李一涵。

她听着每一个名字报出后观众席震耳欲聋的欢呼,听着名字主人登台后难掩的雀跃,和激动不已的发表。

漫长的时间揉成了一瞬,等李一涵说完,坐到属于她的位置上后,薛歆雅平静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而这次,她公布了名次和名字后,观众席忽地变得鸦雀无声,仿佛在一瞬间,她们都被夺走了呼吸。

“第七名,来自艾回的练习生,乔以越。”

听到自己名字的一瞬间,乔以越觉得忽然活了过来,紧接着,又是一种说不出的空乏感,她一步一步走上台,谁也不看,接着拿起话筒,转向观众席,依旧谁也不看,目光对着最后的幕布,说完练习过几十遍的感言,她没能听清自己说了什么,只听到充斥在脑海中的嗡嗡响声。

发言完毕,她走到最后,第七的座位前,面无表情地坐下。

这是四次排练的其中之一,她有过心理准备,此时,整颗心都平静得像铁石一样。

啊,结束了呢,她不由自主地想,随后,她往前看去,眼神空空荡荡

的,连自己都没想到要去看什么,只是无意识抬头,将目光随意投往一处。

她发现那里有自己的名字,应该是自己粉丝所在的应援区,下一秒,她看到最前排有个女孩在哭,不是偷偷地小声哭泣,而是嚎啕大哭,捂着眼睛,眼泪还是不住地掉下来,怎么擦都擦不掉,看上去好难过,像心爱的娃娃被踩碎了。

霎时,鼓膜中的噪声退去,她重新听到了所有声音。

结束了呢——

她心里一酸,视野模糊成一片,然后,眼泪落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出道了

我逃了

要骂别骂我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