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75、转场
 
当夜, 《最优的偶像》这档选秀节目终于在万众瞩目中落下帷幕,最终出道名单是:吴恺元,蔡书虞, 彭诗怡, 李一涵, kenzi, 庄楚唐以及乔以越。

团名:nebula-7。

很难评价这个结果到底是不是真的符合大众的预期, 自乔以越第七名发表后,各个平台都炸开了锅,几乎所有人都在震惊于这个结果,虽然没有任何证据, 但谁都敢断定:她被压票了。

从这个节目一开始, 乔以越身上一直围绕着各种话题, 她不像蔡书虞那样迅速利用汪泽城的丑闻反转了自己的大众印象,而是始终伴随着争议, 数不胜数的传给给她整个人蒙上了暧昧的色彩。一方面她拥有扎实稳健的实力, 这是讨厌她的人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另一方面, 她的性格、人品饱受猜疑, 那些投向她的目光总是不可避免地带着偏见。

当时,在第四名宣布结束后, 绝大多数观众——无论是现场还是线上观看的——都自然而然地认为接下来的第七会是彭诗怡或者谢若安, 而乔以越会是第三, 毕竟这才是最合理的结果, 而当薛歆雅念出乔以越三个字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懵住了,哪怕是对乔以越深恶痛绝的人都深感意外。

有人喜欢她,有人讨厌她, 也有人对她无感,但这三者似乎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她的名次绝不止第七。

她的名次公布后,这个消息刷屏了几乎所有实时热点,致使后面谢若安爆冷淘汰,以及吴恺元最后反超蔡书虞获得第一都没有多少人讨论。

当然,这些外界的纷纷扰扰和训练营内的选手隔着遥远的距离,在发表结束后,大家都沉浸在一切尘埃落定的轻松和感伤中,不管是否经历过不快,是否发生过龃龉,结束一刻真正来临时,选手们心中终归被满满的不舍占据,大家一起聊天、合照,相互祝贺、鼓励,欢笑和泪水一道,在这个休止符上刻上闪闪发光的印记。

名次公布之后还发生了很多事,不过其中的细节

乔以越都没什么印象了,她随便找了个地方站着,期间有不少人过来和她说话,有人抱了抱她,有人安慰她,也有人兴致勃勃和她约下一次见面,她都一一应允了,但其实她自己都不太清楚到底说了什么。

她心里装填了太多情绪,开心、庆幸、委屈、不甘……好的,不好的,全部揉在了一起,花瓣似的纷纷扬扬在风中乱舞,无从辨别每片花瓣到底代表了什么情绪,又占了什么比重,只能等风止息,所有花瓣落地,回归彻底的平静。

回宿舍途中,那时她已经收住了泪,透过车窗看到在外面守到很晚的粉丝,她还朝她们挥了挥手。

其实这个结果没什么不好,已经很好了,最后,她这么心想。

节目组如法炮制在之前举办联欢会的场地办置了庆功宴,选手们汇集一堂,之前淘汰离开的很多人都被邀请了回来,离开了决赛场馆,来到了新的场合,伤感便也告一段落。大家都挂着轻松愉快的表情,就连在外界看来淘汰得不可思议的谢若安,也在开开心心和人聊天。

她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这是公司权衡后的决定,并且也给她做了另外的规划,或许在粉丝心里此刻的她正伤心欲绝,可实际上她脸上已经看不出什么遗憾了。

乔以越倒是比她本人更惋惜一点,她还是挺欣赏谢若安的,所以和她多聊了一会儿,两人还交换了联系方式。

这时她们都已经领回了自己的手机,不过乔以越暂时还没去处理手机里堆积如山的信息,她觉得唯一有必要联系的人只有爸爸妈妈,不过决赛时她父母都来了现场,三人已经在会场聚了一会儿,所以这时候也没必要再发消息了,所以除非需要和其他选手交换联系方式,其他时候她都不怎么看手机。

其他有些选手倒是捧着手机看得起劲,尤其是进入决赛的,她们中大部分人虽然偷藏了手机,但毕竟碍于规定,不好过于明目张胆,这会儿现在像是要把之前错过的信息全补回来似的,比如说庄楚唐,和导师们打过招呼后,她大部分时候都盯着手机,

连聊天时都不例外。

乔以越本来想着要不要去和庄楚唐聊几句,毕竟她们一个公司的,现在又一起出了道,在会场两人没来得及说上话,现在于情于理都该问个好,只是庄楚唐似乎很忙,一会儿打电话,一会儿和旁人打闹,她在边上等了一会儿,实在插不进去,就走开了。

之后,她又想到了蔡书虞,其实她也还没来得及和蔡书虞说什么,听到自己的名次后她一直有些浑浑噩噩的,没法集中精力,印象里后来两人好像匆匆打了个照面,但她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说话,或者说蔡书虞有没有和她说话,之后两人就分别被不同的人群簇拥起来,一直到散场。

应该要去说一句恭喜吧,她寻思道,可是视线在场内转了一圈,却意外没找到蔡书虞。

以往她想找蔡书虞,只要去最热闹、笑声最大的地方就好了,蔡书虞是带动气氛的好手,在哪都能轻易成为中心人物。

可现在,庆功宴的每个角落都载满欢声笑语,但是哪里都没有蔡书虞。

——她在哪里呢?

在内场转了几圈都没找到蔡书虞,乔以越索性走了出去,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没人注意到她的离开。

其实她完全可以留在会场内等蔡书虞回来,就算等不到,结束后大家都要回寝室收拾东西的,那时候肯定能看到蔡书虞。

出门前,她也不是没犹豫,但转念一想,反正一时间没别的事,就当做顺道透透气好了。

她先在沿着走廊绕了一圈,经过每个休息室都会进去看看,然后是洗手间,之后还去楼梯间张望了一会儿,但都一无所获,离开楼梯间前,她无意间往上瞥了一眼,看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没入暗色中的阶梯,脑子里鬼使神差地冒出一个想法。

推开天台门之前,她都觉得这是异想天开,却没想到真的在天台尽头看到一个倚着扶栏的身影。

天台的门有点年头了,开关会发出吱嘎的响声,蔡书虞应该听到了,却没有回头,而是依旧看

着远方出神。

“小虞?你怎么在这里啊?”乔以越边问边走过去,到了蔡书虞身边,发现她手里抓着手机,便想:原来是在打电话啊。

蔡书虞终于收回视线,瞥了她一眼,随后点了点头,说:“嗯,我刚刚给妈妈打电话,和她说了比赛结果,她这阵子工作太忙了,没能来得了。”

今晚,决赛选手的亲属都被邀请到了现场,大部分来的都是父母,也有爷爷奶奶,只有蔡书虞邀请的是她舅舅,乔以越那时候顾不上想别的,这时候才突然有种闷闷的感觉。

这个时候,会更希望爸爸妈妈过来吧,她想如果她的父母没赶来,那她一定会失落的,只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蔡书虞,只能轻轻“嗯”了一声,然后笨拙地拍了拍蔡书虞的胳膊。

察觉到她的意图,蔡书虞却笑了:“没事啦,我才知道我妈妈其实有看直播,她还和我说我的表现很好呢。”她似乎想要保持笑容的,像她以前一样,说任何话时都挂着轻松自在的表情,但这时她的目光与乔以越对上,对上那双眸子中的专注,嗓音中的平静顿时出现了一丝裂缝,“不过、我其实没有表现好啊。”

“还是……完全不行呢……”她深吸一口气,随后叹息似的说道,“果然还是,高估自己了。”

乔以越的心忽地颤了一下。

有时候,共情并不需要过多解释,只在于刹那间的感受,她顿时明白过来,为什么蔡书虞不在会场和大家庆祝,而是一个人躲到了这里。

“不是,不是的。”还没细想,以确认这个猜测,毫不犹豫的话语已脱口而出,她抓起蔡书虞的手牢牢地握紧,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我觉得你表现得很好啊。”

说完后,她才突然注意到,蔡书虞眼眶红红的,紧接着,心里便浮出近乎怪异的感慨:原来她也会因为这些难过啊……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蔡书虞因为比赛而难过。在过去三个月里,很多人都哭过,压力太大啊,表现不好啊,太

累了之类,但蔡书虞却鲜少表露这些脆弱的情绪,她看着娇滴滴的受不了苦,却从没有被这场比赛影响情绪,唯一哭的那次,还是因为被锁在了害怕的地方,和比赛毫无关系。

可现在,她却在难过,为自己的表现、为不如预期的结局,可能在乔以越来之前,她已经偷偷哭过一场。

“小虞你没有高估自己。”乔以越思忖片刻,继续说道,“和一开始相比,你真的进步了很多,不止一点半点,这个谁都看得清清楚楚。”

“可我还是没比过。”蔡书虞撇开目光,轻声说,“从三公开始,三次全都输了啊……”

即使那么努力了,但还是无法胜任第一这个位置。

蔡书虞话里的失落那么浓,让乔以越不禁想到曾经的自己,在反应过来前,她已经捧住蔡书虞的脸,迫使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但还有以后啊,以后还有机会的。”

“都结束了哪来的以后啊。”蔡书虞立刻反驳。

“已经成团了啊,比赛是结束了,但是我们这个团,才刚开始不是么?”乔以越看着她认真说道,“名次也不一定就能定性什么,小虞以后还可以继续加油啊。”沉默片刻后,她又说,“再说,我也不觉得你是输了,我觉得你很好很优秀啊。”

“你真的觉得我表现很好?”蔡书虞喃喃问道。

“真的。”乔以越用力点了点头,“我都有看到的,你在舞台上很漂亮,很吸引人,我会想要快点和你再一次合作。”

“没想到你还这么会说话。”蔡书虞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再次笑出声,只是这一次,声音不再压抑,笑完后,她抽了抽鼻子,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对不起啊,明明你才应该是难过的那个,我却还要你来安慰我。”

“其实我已经不难过了。”乔以越摇了摇头,“宣布名次的时候会有一点,但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刚刚她那番话,并不只是编出来安慰蔡书虞的漂亮话,而是她真实的想法。

遗憾也好,

不甘也好,那都是过去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哪怕纠结得日夜难眠,也无法改变任何事,在决赛落幕时,过去的三个月就划上了句号,她会记得这段时光,却不会停留在这里,她要在新的起点,继续往前走。

过往的任何时候,她都是这样做的,过去了,就不再回头了。

“原来我们家小越那么坚强。”蔡书虞拂去了眉宇间最后一点阴霾,“那我也要好好振作起来。”说着她举高手臂挥了挥,冲着一望无际的夜色喊道,“就算只是第二,我也一样可以当这个团的标杆!”

发表完这段理直气壮的宣言,她又朝乔以越张开手臂,紧紧抱住她,在她耳边说道:“谢谢。”

之后,两人交换了意见,发现都不想回楼下,就索性留在了天台,趴在扶栏上,眺望着整片训练营,有一搭没一搭随意聊了起来,从今晚一些有趣的小事,讲到今后的打算。

“明天一早就要去上海了啊,突然觉得还有点舍不得。”蔡书虞望着远方只剩一个模糊影子的录制大楼说,“明明在这里时嫌弃的要死,等要走了,又觉得都习惯了。”

“是啊。”乔以越随着她的话点了点头,“感觉过了好几年一样。”

“不过还是早点结束吧!”蔡书虞手一挥,“受够了每天都要穿训练服的日子,我要赶紧换点好看的,啊这么说团宿舍在上海,我倒可以回趟家。”提到可以回家,她便一扫离别的不舍,整个人都神气活现起来,叽叽喳喳说了一堆自己要去哪里哪里购物尽兴后,又问乔以越,“对了,小越以前来上海多吗?”

“不算多,就去参加过几次活动,基本都待在北京。”

她主要在北京活动,就算去上海也是来去匆匆的,顾不上玩,最多和朋友约个饭。

“那等回了上海我可以带你玩啊。”蔡书虞马上摆出东道主的气派,自顾自打开话匣子,“啊不过我也不清楚上海有什么好玩的,要不迪士尼吧,我们去迪士尼啊,虽然我去过好多回了,但我可以陪你去。”

“可以啊。”乔以越一口答应,她其实想去迪士尼玩,不过每次都没时间,就作罢了。

“好,一言为定。”蔡书虞抓起她的小手指勾了勾,“等有时间,我们一起去迪士尼。”

拉完钩,她便笑弯了眼,然后又掰着手指,和乔以越细数起其他有趣的地方来,乔以越静静听着,唇角的笑意不断扩大。

夜色下,她们站在全新的起点上,以欢快的语调,一笔一划勾勒出畅想中的将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