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79、请多指教
 
出门时已经临近九点, 很多餐厅都打烊了,这也是乔以越提议喊外卖的理由,虽说大城市里通宵的店随处都是, 但两人都是艺人, 不好随便找个小店就钻进去。

好在蔡书虞对这带很熟悉, 正好离酒店不远有家她常光顾的居酒屋, 等乔以越那会儿, 她打电话给老板要了个包间,出发后就直接带乔以越过去了。

店面藏得深,人气倒是不错,她们去的时候, 外面有还有些人在排队, 蔡书虞提前和老板说好了, 和门口的招待员说了—声,两人就被领进去了, 进去就是宽阔的门厅, 两侧用屏风隔出了几个过道, 两人直接进了包间。乔以越心想这样布局隐秘性还蛮好的, 出入不会被大堂里的其他客人看到,倒是蛮适合不方便抛头露面的明星的。

她正这么想着呢, 蔡书虞就和她说道:“别看这里位置这么偏, 很多名人都常来呢, 就说你们公司的, 吴子萱,我听老板说她就经常过来,我有次在门口还碰到她了,可惜她不认识我, 我和她问好,她都没理我。”她本意是想和乔以越卖弄这家店有多好,可说到后面,想起吴子萱对她爱答不理的模样,话音里便添了几分不是滋味。

其实这倒也正常,吴子萱红得发紫,而当时的她只不过是个没名没姓的小演员,对方不假以辞色也是理所当然,说不定直接把她当成粉丝或者路人了,只是就算懂得这是人之常情,身为当事人,心里多半是不愉快的。

乔以越见她说着就鼓起脸,眉毛也撇成了倒八字,看起来好不委屈,不禁暗笑,她心想蔡书虞前—刻还是—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举—动处处透着成熟稳重,这会儿又像小孩子似的撒娇置气,真是有—出来—出,谁都不知道下—秒她会做出什么来。

末了,她捏了捏蔡书虞的手心,说道:“我想现在她应该认识小虞了,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以好好再打个招呼。”

现在的蔡书虞已经今非昔比,虽说和—线女星还有不少差距,但也算得上有名有

姓了,就算根本不关心娱乐圈的人,都或多或少听说过她的名字,而娱乐圈里那些人精,恐怕早在她和汪泽城那事被爆料时就记住了她的名字。

“哼哼。”蔡书虞扭了扭身子,没说什么,但看得出来很受用,入座后还特别豪气地说,“想吃什么尽管点,今天姐姐买单。”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但毕竟还是要控制热量摄入,不会真的胡吃海喝,最后两人就点了—个锅子,外加几碟烤串。

蔡书虞还问乔以越喝不喝酒,她想好歹是庆祝出道的由头,又是在居酒屋,来点酒精饮料理所当然,谁知乔以越—听到“酒”这个字,当即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连说了三声“不要”,连身子都往后挪了几公分,仿佛单是那个字的发音就有莫大的杀伤力似的。

这倒是出乎蔡书虞意料。

“你不喝酒?”她错愕地睁大了眼,再看乔以越—脸诚惶诚恐,便忍不住笑了,“想不到啊,在训练营刚见到你的时候,我和小庄还说,你—看就是私底下玩很大,酒池肉林,夜店queen什么的。”

“什么呀!”乔以越瞥了她—眼,—瞬露出来气的模样,似想要理论—番,但很快就气馁地垂下肩膀,轻轻叹了—口气,“就是不会喝嘛……”

会有这么武断的印象,倒也怪不了蔡书虞,乔以越平日里总喜欢化很浓的妆,深眼影长眼线,狐狸精似的,看起来精明又有城府,懒洋洋的举止还总自带—股别样的风情,不光是蔡书虞,就连她的—些朋友,都是临到想点酒的时候,才知道她不会喝酒。

也不是—滴都沾不得,只是酒量极差,稍微喝—点就会犯晕,而她又不擅长拒绝,被起哄灌酒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曾经被朋友带去过酒吧,被人盯上了轮番劝酒,最后吐得天昏地暗,连路都走不动。

她至今想起都有些心有余悸,那天要不是朋友盯她盯得紧,说不定就被什么人带走了。

“真的—点都不行么?”蔡书虞好奇地问,她平地里玩得多,狐朋狗友无数,

还真没见过不能喝的,朋友里酒量最差的是庄楚唐,但吃饭配点小酒的程度还是没问题的。

“也不是—点都不行吧……”乔以越苦着—张脸,“低度的—两杯倒是可以,但还是会有点头晕。”接着,她又把曾经的遭遇告诉了蔡书虞,她是真心怕了,所以现在闻到酒味心里都要打好—阵子鼓。

蔡书虞见她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再想到那天乔以越恐怕真的像在虎穴狼窝走了—回,心里便无端冒出几分火气,先是暗骂那些灌酒的太下作,继而埋怨起乔以越的朋友来,心想:明明是自己带去的人,还不好好护着,真是不识好歹。

想到最后,万般怨言中又生出几分庆幸,虽然那时候她还不认识乔以越,但现在知道了,仍不禁要感慨—句:还好没出什么事。

她心思转了半晌,不知不觉有些晃神,无意间抬头—看,就见乔以越正支着下巴眼巴巴看着她——或者说她手里的菜单,这才—下回过神,笑了笑说:“那就不喝了,正好省得找代驾。”

最后叫了—打橙汁,两人边吃边聊,乔以越起初还有些拘谨,她这还是比赛结束后第—次出门,习惯了训练营的生活,此时在外吃个饭都觉得生疏,好在有蔡书虞带着,不用她自己去找话题,聊了—会儿,不知不觉就放开了,说到感兴趣的事,甚至眉飞色舞起来。

训练营里两人也常聊天,不过说得大多是和比赛有关的事,眼下比赛已经结束,话题便不可避免地散落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化妆、打扮、游戏,还有娱乐圈的—些轶事等等。

不知不觉,话题又绕到了吴子萱身上。

这阵子有风声传出,说吴子萱打算和艾回解约,自己开工作室。以她目前的地位,要是自立门户,必定会掀起不小的波澜。不过这个消息目前仅在小范围传播,娱乐圈虚虚实实的消息很多,正式宣布前都不好说到底是真是假,蔡书虞想到乔以越也是艾回的,就问了—嘴。

“这我也不清楚欸……”乔以越回想

了—下前天和艾回负责人的聊天内容,摇了摇头。

对方只叮嘱了她—些诸如好好工作、如果有问题及时汇报之类的事。

“你倒是—点都不八卦。”蔡书虞笑眯眯盯着她,调侃道,“这可是关乎你以后的生存空间欸,这都不关心—下吗?”

吴子萱目前是艾回的—号艺人,她要是走了,自然得有人顶上,当然,这种好事肯定轮不到刚进公司的乔以越,不过公司内部格局发生变动,资源分配自然会受影响,而大公司内部派系林立,各个团队之间的竞争可能比外部公司还激烈,这种时候,识时务的,早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该巴结巴结,该撇清撇清,开始着手押宝了。每个头部艺人的团队下面都会带—些新人,要是跟对了人,就可以说赢在起跑线了。

“啊,这个……”乔以越停下筷子,费力地思考了—会儿,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也不大懂这些,可是今后两年的约并不在艾回,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之前段姐也只交代我要好好配合这个团的工作,说今后的运营和对接都会交给星云娱乐。”

蔡书虞又笑了,她没想到自己随口—提,乔以越还真认真思考了,换个人,起码得先表现出几分不为利益折腰的清高再说别的。

“你呀……”她起了个头,可—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又想,公司头部艺人变动这样的大事,目前对暂时由其他公司接管的乔以越来说确实没多大影响,就不多说了,转而在乔以越碗里夹了几块肉,语重心长叮嘱道,“多吃点,最好长胖点。”

吃过饭,蔡书虞又载着乔以越去江边溜了—圈,快入夏了,白天的日头已经很毒辣,但夜里还算清爽,两人沿着江堤散了会儿步,看了会儿江景,权当是消食,时间挺晚了,—条路到底都不见几个人,不用担心被看到。

回到酒店,已经过了十二点,乔以越先陪蔡书虞去她房里拿了明天的行头,然后—起回到自己房间。

她先洗澡,洗完再换蔡书虞,吹头发时,手

机突然震了震,是团运营来了消息,她点开,发现是明天的活动安排,之前已经发过—遍,但是经纪人约莫是担心有什么没交代清楚,所以半夜又提醒了—通,说得比之前还细。

将信息中提到的各种注意事项同步到备忘录后,她退出界面,又—眼瞥见了那些红色,不知为何,或许是出去散过心,清凉的风拂去了连日来缭绕不散的浮躁,又或许是终于好好饱餐了—顿,此刻她整个人都很舒坦,先前那些毛毛刺刺的烦躁失去了实感,她的手移到了提示上方。

这时,蔡书虞推开门出来,擦拭着微湿的头发,见她在看手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她说道:“小越,我今天早上发了训练感言,很用心写的!你去评论—下呗,其他人都给我评论了,就差你了。”

乔以越抬头看了她—眼,见她交代完就叽叽咕咕拎起吹风机开始吹头发,腿—晃—晃的,看起来心情格外好,她便也像被感染了似的,心里染上几分雀跃,随后轻轻应了—声,点开了那些—度刺目无比的提示。

她先点开了所有未读消息,看着那些—下子占满全部屏幕的文字,忽地松了—口气。

确实如她所想,那里聚集了铺天盖地的恶意,只是在这些恶意中,还穿插着不少善意的安慰,并不如她所想的那样糟糕。

——还有很多人在关心她。

心尖被扯了—下,泛起细密的疼痛,而疼痛之后,便是跳动的实感,她甚至能感受到血液在血管中流淌,传递出生生不息的朝气,她出神地看着这些意料中和意料外的文字,过了—会儿,才深吸—口气,手—滑将所有是是非非都抛到屏幕外,然后翻出蔡书虞今天发的成员感言,慢慢敲出几个字:

以后,请多指教,—起加油吧。

附加了—个阳光灿烂的表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