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80、分房
 
三天短暂的修整后, 忙碌接踵而至,一大早,造型团队就到了酒店, 开始为七人做造型。而在化妆同时, 经纪人和助理在各个房间来回跑, 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和她们交代今天工作的诸多细节。

所有人都行色匆匆, 连说话都带着仓促, 乔以越看着镜子里人来人往,突然有种回到了训练营的感觉。

那时候,每到录制前,后台都是这样又忙又乱的, 动不动就十几二十个人一起说话, 嗡嗡得什么都听不清, 只能在模糊不清的音节中听出几乎逼得人手忙脚乱的急促。唯一的不同,就是眼下她的身份不再是籍籍无名的训练生, 而是女团nebula-7的成员——不谦虚的说法就是当红女团nebula-7的成员。

nebula即为星云, 意喻为她们每个人都像星河一般璀璨夺目, 简称n7, 《最优的偶像》最终以一骑绝尘的播放量火爆收官,注定使这个团一出道就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接下来, 将会有更多人看到她, 她的一举一动更是容不得丝毫的差池。

看着镜中自己的脸一点点被精致的妆容覆盖, 深色的眼影,鲜红的嘴唇,她的妆容一如既往地张扬浓烈,这也是团队给她的定位, 而在层层勾画之下,那些微小的紧张无措都被尽数藏起。

这样就好,她对自己说,不要害怕,就和以前一样,一直往前走就好了。

一切准备就绪后,七人分坐三辆商务车,前去了kiwi的总部,拜访总部是kiwi旗下节目的保留项目,任何kiwi平台出品的节目,其中的主要艺人会在节目发行后访问总部,向各个部门送伴手礼,并接受媒体采访。

立意上说是对为节目付出辛勤劳动的工作人员表达感谢,另外也不失为一种曝光手段。

这也是n7出道后的首次亮相,无论是公司还是观众,都报以十二分的关注,为了更好地宣传,这次活动会采取全程直播的行事,有粉丝一早就蹲在了直播室,对着黑屏望眼欲穿。

kiwi总部楼下,

摄像机早已就位,受邀媒体挤在采访区,姿态各异,眼睛倒是齐刷刷盯着入口,像是踩在起跑线上一样,就等着发令枪一响就一拥而上。

下午两点,准时驶入地下车库,七人陆续下车,然后在保镖的护送下顺次进入等候已久的总部大楼。

七人都是白色着装,大抵是为了凸显多元化风格,虽然是同色系,但是款式风格都各有不同,四人裙装,三人裤装,有人可爱,有人性感,还有人帅气,乍看整齐,细看各有千秋,不得不说造型团队为了这次首次亮相,着实下了一番苦心。

乔以越穿的是一套白底黑纱的露肩短款连衣裙,头发染成了暗红色,做了大波浪,鬓上别着珍珠发卡,所有人中她身上的布料是最少的,毫无疑问,这个团的性感冷艳担当落到了她头上,她五官精致,体态曼妙轻软,着了妆浑然天成一股媚,而不笑时又自带一股冷冽的气质,若要让不认识的人在她们之中挑一个和红尘一词最接近的,那估计非她莫属了。

蔡书虞同样是裙装,不过是粉白色的公主长裙,两鬓的头发挽到后面,上面用蕾丝绑了个蝴蝶结,手上也戴着白手套,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看什么眼里都带着天真的笑,当真像是从童话里跑出来的公主。

“希望大家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喜欢我们哦。”

听她捏着嗓子用甜得发腻的嗓音应对媒体,乔以越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她想到了前晚蔡书虞那副一切都在掌握中的老练世故,这时一转身就变成了纯真可爱的小女孩,不得不再一次感慨蔡书虞的拿捏有度。

她转而想到自己,便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心想:我就完全不行了啊。

虽然来之前已经核对过稿子,对整个流程和可能会收到的提问有了大体了解,到了真正面对时,她还是免不了一阵心慌,眼见不知什么时候话筒被塞到眼前,身子顿时僵硬了几分。

或许,这在旁人看来简直匪夷所思,毕竟她很早就进了娱乐圈,参加过公开活动,也上过电视,照理说不该这么

紧张,只是她以前的位置实在是太偏太远,根本没几个人把目光放在她身上,而此时,被那么多人簇拥着,被那么多镜头对着,无论她的视线转去哪儿,都能对上一双探寻的眼睛。

“……请问在节目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是怎么处理的呢?”

她听到有人问,却因为紧张的缘故,没有立刻看向提问者,而是目光在四下转了一圈,才落到了正确的位置,随后,看清话筒后那张脸上挂着几近咄咄逼人的神情,她心一紧,随后“呃”了一声,开始在快要一片空白的脑海中搜寻之前打好的腹稿,断断续续复述出来。

好不容易说完,她背后几乎要冒出冷汗,再看对方似对她的答案不太满意,还想追问,她心登时悬高,就在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挽住她的臂弯,随后蔡书虞挤到了那个采访者的镜头前,抓着乔以越比了个心,然后笑嘻嘻说:“我们乔小越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我,当时螺旋迷宫,有个动作我怎么都做不好,可愁死她了呢。”

“那、那是怎么……”那人结巴了一下。

“当然是靠努力努力再努力,或许还要加一点天赋吧,我是说我的,之后一切困难就都迎刃而解啦。”蔡书虞说着就咯咯直笑起来,然后不等那人反应过来,就离开了,顺带还把乔以越扯走了。

拉开距离后,乔以越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说了句谢,之后她说:“小虞,你好厉害啊。”话里带着由衷的羡慕。

明明蔡书虞也是第一次见识这场面,怎么就能那么轻松呢。

“嘘,我妈妈有时候会带我一起去见她的生意伙伴,那场面,可比这里难应付多了。”蔡书虞小声解释道,然后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再说我天生丽质,聪明伶俐,人见人爱你,才不怕他们乱拍乱写。”

乔以越听后干笑,末了心想:果然很厉害呢……

两人一起走了一段,到了下个部门,门口庄楚唐正在候着,看到她们两挨在一起,就朝蔡书虞招了招手,说:“蔡书虞,过来,合个影。”

“好。”蔡书虞应了声,然后叮嘱

乔以越,“其实你表现得挺好了,其他有些人还不如你。”她意有所指瞥了眼另外几个队友所在的位置,“也别太紧张,照着之前校对的稿子念就好了,以后遇到多了就习惯了。”说着还替乔以越整了整脖子上的丝带,随后就提起裙子小跑到庄楚唐那边。

她一过去,庄楚唐就搂着她走远了,没给乔以越任何眼神。如果说团里有谁看起来比乔以越更难接近,那就是庄楚唐了,今天她一身打扮也是走的冷酷帅气路线,白色西装,戴着圆顶硬礼帽,脚上蹬着一双长筒军靴,看起来威风凛凛的,连走路都带着风。

乔以越站在远处,目送两人有说有笑去了斜对角的另一端,她和庄楚唐一辆车过来的,一路上庄楚唐都没和她说话,脸色也不好看,她还以为庄楚唐身体不舒服,可这时见她照旧和蔡书虞打闹,精神好得很,心里便生出几分疑惑。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庄楚唐在生她的气,或者说对她有敌意。

庄楚唐虽然看着凶巴巴的,但脾气不错,在训练营时经常嬉皮笑脸和她谈笑,这会儿却一见她就黑着一张脸,像是被她坏了什么好事一样。

难道是不小心惹到她了?乔以越心想,只是这几天两人根本没见过面,她去哪得罪人?

两人虽然是一个公司的,但是和艾回的对接是分头进行的,结束后庄楚唐就回家了,今天早上才回酒店,两人私下也没有发过短信,可以说这三天毫无交流,连话都没说,根本没有产生冲突的机会。

真要发生了什么,那只可能是决赛前,只是决赛当天庄楚唐还和她开玩笑呢,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她想了又想,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末了只能放弃,权当是自己多心了。

拜访完kiwi各个部门后,七人又做了一场直播,向大家介绍了这个团名字的立意,以及分享了一些相处中的趣事,还稍微透露了点接下来的行程。没有很大的爆点,但是也说不上无聊,就这样中规中矩、平平稳稳地结束了她们第一次公开亮相。

离开k

iwi总部,天色已经暗了,只是工作却还没结束,不如说,真正的工作才算开始。

司机没有送她们回酒店,而是直接将她们送去了她们未来两年的新家。

在那里,她们的团体生活才算真正拉开了序幕。

宿舍位于一个临江的高档小区,是上下打通的双层大平层,一层是公共区域,有客厅、厨房、健身房、舞室、化妆间等等区域,那里已经装修好了,七人进门就被屋里的模样震慑到了,里面的装修远比想象得更漂亮,而且各种功能一应俱全,连蔡书虞和庄楚唐都露出惊叹的神色,可想而知公司下了多大的手笔。

二层是生活区,是几个人的卧室,还有共用的休息区和衣帽间,另外,还自带一个户外小花园。

这就是她们即将生活的地方,也是她们首个团体综艺的录制地点,除了卧室,其他各处都已经安装好了监控。

她们的行李已经被送过来了,接下来,她们就要开始第一期的录制工作。

“二楼的卧室有五间卧室,两个双人间,三个单人间,今晚你们入住前,需要先分配好卧室。”导演这么告诉她们。

形式是抽签,但是在此之前,工作人员先给几个人看了二层的示意图,好让她们对户型有个大体了解。

示意图上可以看出,两个双人间的位置比较好,朝阳,可以看到江景,还自带大阳台,单人房的位置则稍微差一点,面积也小得多,只能塞得下床、衣柜外加一张梳妆台,不像双人房那样还可以摆一套沙发。

“我想住这。”蔡书虞毫不犹豫指了双人房,然后口中念念有词祈祷起来。

其他人也各自讨论了一会儿,乔以越倒是觉得她都可以,她对卧室没什么要求,以前住地下室都没什么怨言,现在条件突飞猛进,她哪里还会有意见,况且这屋子里她最在意的是一楼的舞室,其他地方,倒都是随便怎样都可以。

等她们讨论得差不多,工作人员就把准备好的抽签箱给她们,几个人按名次抽一张,纸上的数字就是她们的房间号。

乔以越是最后一个抽的,轮到

她,也只剩一张了,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展开,就听到蔡书虞一声惨叫,又尖又细还拖得老长,听得她汗毛都竖起来了。

原来她抽到的是位置最偏那间单人房。

啊,没抽到想要的呢,乔以越心想,再看蔡书虞垮下一张脸,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她又想起蔡书虞晚上不敢一个人睡这回事,便不由自主看了导演一眼,考虑要不要和导演说一声,重抽一次,或者换一换。

一边这么想着,她一边慢悠悠展开自己的纸条,对着上面的数字看向示意图,不由得愣住,也不知该说是凑巧还是不凑巧,蔡书虞想要的那间,正好落到了她手里,而且,还是和庄楚唐同一间。

最后抽签结果,吴恺元、蔡书虞和kenzi是单人房,另外四人是双人房,李一涵和彭诗怡,庄楚唐和乔以越。

听到这结果,蔡书虞又哀怨地“呜”了一声。

乔以越瞧了瞧她,见她捧着脸,嘟起嘴,满脸不开心,便打算和导演说一说,看能不能和蔡书虞换一间,反正她对住哪没什么要求,而蔡书虞和庄楚唐又熟,倒也是正好。

只是她还没想好怎么开口,肩膀就被撞了一下,转过头,对上庄楚唐比锅底还黑的脸色。

“你和菜菜换一下。”庄楚唐对她说道,没有半点商量的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