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81、棱角
 
乔以越愣住了, 其他所有人都愣住了,除了庄楚唐本人,她依旧阴沉着脸, 盯着乔以越, 还朝她摊开了手, 一副等着去接她手上纸条的样子。

“小庄?”

“庄楚唐……”

蔡书虞和吴恺元先后开口, 接着, 似是被对方的声音惊到似的,不约而同打住,对视了一眼后,就不再继续说下去。

导演显然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局面, 连忙喊了“卡”, 原本驾轻就熟的神色瞬时被尴尬和意外取代。

今天的行程排得很满, 但重头戏是拜访kiwi总部和直播,眼下的录制其实就是起个头, 流程很短, 内容很简单, 主要是让大家熟悉一下, 明天好尽快进入状态。时候已经不早了,导演还想着早点拍完收工, 回去还能多点休息时间, 哪里知道半路杀出这种事, 节奏全被打乱了。

女团不应该大家都相亲相爱么,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这个团才成立三天,怎么就开始闹幺蛾子了,他看看庄楚唐又看看乔以越, 冷汗都要出来了。

“楚唐这是在和越越开玩笑吧,哈哈,就知道吓唬人。”一时间四下静寂无声,李一涵硬着头皮出来打圆场,kenzi和彭诗怡听了连忙附和着点头,还小声笑了几下。

台阶都给了,这时候,但凡有点眼力见的,都会赶紧顺坡下驴,毕竟都是艺人,在镜头里的一举一动都要要播出来给无数人看的,就算偶尔克制不住流露出了一些情绪,冷静下来也会尽快圆回来。

谁知庄楚唐却不为所动:“我没开玩笑,我要和菜菜一起,也没说过不能换房吧。”

依旧是毫无商量余地的口吻,声音还很大,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李一涵见状耸了耸肩,看出这圆场是打不下去了,就不多说了。这时守在外面的领队匆匆进来,先抱歉地和导演打了声招呼,然后把庄楚唐和乔以越都喊了出去。

“那个,请问,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领队叫徐芸,主要负责团体活动的现场管理,女儿刚上小学

,前阵子才忙完入学的事,就马不停蹄接了这个团的工作,今天一大早就起来,陪着跑了一天,此时已是满脸疲惫,只想尽快录完好喘口气,连询问都有气无力的。

乔以越沉默不语,她确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确定,白天的猜想不是错觉,庄楚唐是真的对她有意见,不过到底是什么意见,她就不清楚了。

见她不说话,徐芸又转向庄楚唐,庄楚唐依旧板着脸,居高临下瞥了乔以越一眼,说道:“没什么事,我就是觉得这样安排比较好,我和蔡书虞关系比较好,再说她晚上不习惯一个人待着,要住两年呢,总不能叫人不舒服两年吧。”

她的话确实有道理,只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有点变了味,就算蔡书虞真的不想住单人房,想和谁交换,也不该由她代为开口,怎么着都该本人提出才行。

徐芸在业内混了好几年,也是老油条了,当然能听出这番话毫无分寸,像庄楚唐这般资历的新人,说出这种话,不叫胆大包天,而是不想在这行混了。换做普通小明星,徐芸早就开口训斥了,可偏偏庄楚唐虽然资历尚浅,后台却很硬,就徐芸所知,她家里在演艺圈人脉颇广,和kiwi不少高层都有交情,不然也不会想出道就出道,想不出就不出了。

前阵子她去面试的那个电影,是名导大制作,虽然最终没谈成,但她起码还能去面试,换做一般艺人,恐怕连面试的门路都摸不到呢。

简而言之就是,这样的角色,徐芸得罪不起,于是她只能为难地再次把目光转向别处,指盼着从犄角旮旯里得到些处理这件事的灵感。

最简单的做法就是依了庄楚唐,让乔以越和蔡书虞换一换,只是这才第一天,她这个领队起码要做作样子,表现得客观公正一点,况且乔以越现在虽然没什么靠山,但让她选的话,她当然也是不愿意得罪的。

她心里门儿清着呢,队内谁人气高,谁水分大,她都一清二楚,或许乔以越现在算不了什么,但背靠大公司,人气在队里也排在前

面,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当然是能打好关系就尽量打好关系,万一哪天蹿红了,可比她这种工作人员威风多了。

就在徐芸烦恼时,乔以越终于开口。

“芸姐,可以换吗?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没问题的。”她不紧不慢说道,神色淡淡的,语气也没什么起伏,仿佛只是在阐述什么稀松平常的事,一点都不像才被人当面甩了脸色。

“那我去和导演商量一下。”见她主动要求,徐芸当即松了一口气,然后自言自语念叨了几句诸如“住的地方确实还是要自己舒服才行”之类的,就去找导演了。

导演当然没有意见,反正才开始,把刚刚那段剪掉就行了,他也觉得这样比较好,闹这么一出,明眼人都看得出庄楚唐和乔以越不对盘,那还是分开比较好,不然住一个屋,岂不是一天都没个安生。

确定之后,导演让大家先休息一会儿,自己去找摄影师沟通了。

听到这样的安排,在场其他人都悄悄松了一口气,唯独不明所以被扯入这场纠纷的蔡书虞神色凝重,眼见其余人各自放松去了,她一把抓起庄楚唐,不由分说把她拉了出去。

乔以越瞥了她们一眼,从门缝里,能看到蔡书虞正皱着眉头在说什么,大抵是在追问庄楚唐这么做的缘由,庄楚唐则背对着她,看不到表情,她其实也有几分好奇,毕竟莫名其妙被人讨厌了,自然会想知道理由,但她又是懒得刨根究底的性子,先前庄楚唐不说,她便失了揣度的兴趣,只稍微想了一会儿,就抛到了脑后,转而开始打量起这屋子来。

她们来了没多久就开始录制,她还没好好看过这里,就趁这功夫到处走了走,一层的空间比想象得更大,大概是为了突出少女团体的特点,到处都放了一些可爱的装饰品,并且每处都放着可以容纳七人的坐具,大概到时候录制会根据实际情况安排在不同房间。几个房间她最看重舞室,起初她还有些担心那只是摆拍用的,进去后却发现该有的设施都有,不比她去过的一些舞房差,看得出是找人专门

设计的。

有了这个,以后练习倒是方便了,虽然肯定比不上专业舞市,但应付一般程度的练习已经足够了,省了出门的功夫,她满意地踩着木质地板走了两圈,正打算去落地窗前看看,吴恺元走了进来,喊她回去:“小乔,要开始了。”

“好的。”她收起落在窗外的目光,和吴恺元一起走回去。

在过道里,吴恺元犹豫了一下,就问道:“小乔,你没事吧?你和庄楚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什么吧,她应该就是想和小虞住一起。”她笑了笑,轻飘飘回了一句,温和而周到,余光瞥见吴恺元脸上的担心,思绪稍微晃了晃,便很快稳住。

那是她很熟悉的神情,过去,吴恺元就很照顾她,每当她遇到什么麻烦,就会露出这样忧心忡忡的神色。曾经她会因为这份体贴而心生暖意,然后由着性子,不假思索将一些自己处理不来的问题丢给对方,而现在,她却选择闭口不言,只漫不经心地随便说些可有可无的话。

什么都在变啊,虽然她们又一次聚到了一起,却也回不去从前的时光了。

回到客厅,庄楚唐的眼神仍不算友善,蔡书虞看起来则有些尴尬,乔以越不清楚她们的交涉是不是有了结果,却也不那么在意,只瞥了她们一眼,就拾起那张写着单人房号码的纸条,寻了个离庄楚唐稍远的空位坐下。

有心避让却只换来庄楚唐愈发不满的神色,她看了看两人之间的空缺,意识到间隔着实有些过远,看起来有些怪异,便考虑是不是该往那边挪一下,只是有摸不准庄楚唐的心思,犹豫中,吴恺元跟了过来,坐在了她们之间,填上了那个空缺。

她见状,悄悄松了一口气,朝吴恺元笑了笑,随即侧过身,靠向另一边的李一涵,和她悄声说起话来。

镜头中的画面重新变得和睦友善,女孩子们姿态不一,却都露出轻松活泼的神色,有些在聊天,有些在把玩茶几上的摆件,还有放空发呆的,处在暖色调装修的屋里,整体看起来富有朝气,又不失生活的温馨。

宣布分房结果后,节目组发给她们五张门牌,让她们在自己房间的门牌上写上名字,然后亲自挂到门上,接着再录了一段全景,今天的录制便结束了。

这时已经很晚了,第二天一大早还有录制,几个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各自提着行李去了自己卧室收拾了。

乔以越的卧室是最小那间,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化妆台,就把里面塞得满满的。

不过床很宽,衣柜是三开门,化妆台有两排抽屉,通风也不错,还有个小小的淋浴间,平日里她用得到的都有,她打量了一会儿,只觉得比想象中的要好许多,原本就没有不满意,此时倒还有些开心起来。

比前公司的地下室要好,比解约后的租屋要好,也比训练营的四人宿舍好,虽然可能比不上高档酒店,但这是属于她自己的小空间,在未来两年中,她可以尽情在这里放松、休息,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今天已经没别的事了,她打算洗个澡就早点睡。

或许比起训练来说,今天的工作在体力上强度不算大,只是应付媒体之类的她不熟悉,消耗的精力反而更多,而明天依旧是一整天都要被镜头跟着,她不想露出疲态,所以必须要养足精神才行。

洗漱完毕,她看了眼群,见大家都在分享自己房间的照片,就也拍了一张,传了上去,随后她觉得口渴,就准备出去接杯水,谁知一拉开门,就见一团黑影照面栽了进来,伴随着“哎哟”一声惊呼。

她下意识一把捞住,随即被撞得跌跌撞撞往后退了几步,等反应过来那是个人,她的膝弯已经抵到了床沿,随后身子被惯性带着后倾,坐倒在床上,还好床垫挺软,不至于摔疼了。

还好后面就是床,不然摔地上,那起码得摔出点淤青来,她心想,接着又忍不住暗暗抱怨道:怎么有人没事靠别人房门上啊?

“你干嘛突然开门呀!”罪魁祸首却丝毫没有闯祸的觉悟,撑着她的腿手忙脚乱站起来,转身就摆出受害者的模样数落起她来。

这种

时候还能这么理直气壮,除了蔡书虞不会有别人了,她其实敲了几回门,只是乔以越在洗澡,没听到,她猜到乔以越应该是在洗漱,就靠在门上等了一会儿,打算过会儿再敲,只是没等来过会儿,门突然开了,她始料不及,就摔了进去。

乔以越一瞬间想和她理论几句,但转念一想脑子里就满是“算了”,她俯身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水杯,一边庆幸自己拿的是运动水杯,一边问道:“你找我啊?有什么事吗?”

她觉得自己已经退让到了海阔天空的程度,没想到蔡书虞竟然还能顺杆而上:“没事就不能找你啊?”

怎么还能这样的啊?乔以越无话可说了,顺着蔡书虞的意思说了句“当然可以”,就闭嘴了,安静等着蔡书虞发话,免得自己再开口,又被揪出什么毛病来。

蔡书虞倒好,东张西望在屋里走了几圈,叽里咕噜自言自语了几句“其实还不错嘛”,又跑去把乔以越随手丢下的东西一一摆正了,这才一本正经开口,说:“我今天还睡你这。”

“哈?”乔以越只觉得莫名其妙,“你不是不想住这间么?”

“好歹是我亲手抽到的,至少要礼节性住一晚吧!”蔡书虞依旧理直气壮说着些让乔以越听了头疼的话。

“那庄楚唐呢?你们不一起么?”

“你要去倒水吧,快去快去。”蔡书虞却不接她的话,而是把她推了出去,“明天还要早起呢。”

乔以越疑惑地打量了她几眼,实在弄不准她葫芦里卖什么药,末了只能摇摇头,先去解决口渴的问题,等她端着水回来,蔡书虞都已经躺床上了,还拉好了被子,笑眯眯看着她,一脸看你拿我怎么办的得意。

她自然拿蔡书虞没什么办法,总不能把人扛起来丢出去。再说虽然是单人间,但是床比训练营宿舍里的宽了很多,在那里她们都能挤一起睡,现在这张床更是绰绰有余了。

只是她还是有些担心庄楚唐,把水杯放在床头,坐到蔡书虞边上,翻了会儿备忘录,就

忍不住再次问道:“真的没事吗?”

“哼,不理她。”蔡书虞撇了撇嘴,随后瞥了眼乔以越,见她神色平静,瞧不出个喜怒悲乐,便倚过来,抱着她的胳膊晃了晃,带着撒娇似的口气问她,“小越,你没生气吧?”

“什么生气?”乔以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接着就摇了摇头,说,“没有。”

顶多心里有些不舒服,但那也是难免的,换做任何人,被这么使脸色,都愉快不起来,但生气倒真算不上。她觉得多半是有什么误会,只是庄楚唐不说,她就也懒得问了。

如果是以前,她可能会更不舒服一点,那时候她和庄楚唐在竞争,心里多少有些计较,但是现在两人都出道了,虽说依旧存在一定竞争,但和赛时的你死我活不能比,况且这样的竞争也不是她们之间特有的,所以现在她对庄楚唐就没什么在意了。

“你这人真是包子。”蔡书虞小声嘀咕道,接着却轻轻叹了一口气,“不过这样也好,你别放心上,我刚刚已经教训过她了,唉不过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她说着把脑袋靠到乔以越肩膀上,慢悠悠继续说道,“小庄这人心思也不坏,她就是生气,别理她,过阵子就好了。”

“生气?”乔以越偏过头瞥了她一眼,好奇地问,“生我的气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