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82、花田
 
虽然猜得八九不离十, 但乔以越还是难掩惊讶。

其实今天庄楚唐的表情已经足够明显,只是她实在想不到自己在哪里得罪了对方,所以一直有点将信将疑, 这时听到蔡书虞这么说, 才终于确定, 随后, 便是更深的疑虑。

“她……”

——为什么要生我的气啊,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追问快要脱口而出之际,却被根植于心底的迟疑绊住。

误会对她而言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娱乐圈本就是培养流言蜚语的沃土,现在信息更迭那么迅速, 就算是朝夕相对的朋友, 也难免在真真假假、层出不穷的流言中被带进看不清的迷雾里。

上一次被误解, 就在两个多月前,和程翊的绯闻被爆出后, 她连呼吸都是错的, 几乎所有知道她名字的人都用异常苛刻的眼光审视着她, 连在镜头前眯一下眼都可能被分析出几桩罪行。

而在背后议论纷纷的不光是镜头外的观众, 还有一些她认识、姑且可以称为朋友的人。联系经纪人前她曾匆匆扫了一眼未读短信,足足有上百封, 具体内容她已经记不清了, 只依稀记得其中有些是在向她打听这件事的真伪, 其中不乏过去的队友, 虽然起头的文字信誓旦旦说着不信,可接下来的话却处处透着好奇与猜疑。

连陪伴了那么久的人都会怀疑,更何况是才认识了几个月的人。

这在她看来太过稀松平常,以至于连惊讶也只有短短一瞬, 而那一点尖锐的情绪迅速消亡殆尽,只余下自嘲般的“果然如此”。

照理说,遇上这样的事,她理应自我辩解才是,可兴许是遇到过太多次了,起初的激愤和委屈在一次又一次往复中被抹平,只剩下长久的麻木,辩解的欲望也所剩无几,自嘲之余,她甚至还有功夫心想:庄楚唐不过是摆了点脸色,和以前遇到过的相比,倒不算什么。

不知不觉中,她早已习惯用沉默去应对所有的误会和曲解,连下意识的辩解都只是意外

所致,等冷静下来,便再也说不出口。

就在她愣神之际,胳膊忽地被晃了几下,随后,一具软软的身子挤了过来。

“你又在想什么呀?”蔡书虞凑到她面前,眸子里载了些探究,“怎么话说一半就开始发呆了啊。”

乔以越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险些忘了身边还有个人在,听得蔡书虞的声音才缓缓抽回思绪,下意识循着声音抬起头,犹带着几分恍惚的目光落在蔡书虞脸上,发现对方半个身子都探了过来,呼吸的余热不及消散就洒在她脸上,混了洗发水和沐浴露的香味,像带来了花田的气息。

一瞬间,她想到了阳光、晨露、花朵,还有雨后一碧如洗的晴空,那些经年累月压在心头、快要发霉的念头霎时被驱散。

鼻尖似乎轻轻触到了什么,她本没多留意,等意识到正对着的那双眼睛里忽地惊起几点波澜,她才终于反应过来,两人靠得太近了,一个往前,一个抬头,仓促间,鼻子碰到了。

如果她动作大一点,恐怕就不是轻轻擦过去,而是直接撞到一起了。

好险,要是真撞上去了,怕不是要被惦记几个月,她悄悄松了一口气,可下一秒,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目光,心中又浮现出一丝慌乱。

此时她和蔡书虞眼对眼,鼻对鼻,彼此的呼吸都混到了一起。

这样的距离,哪怕对于时常亲亲热热黏在一起的她们来说,也实在是有些过于贴近了,几乎已经踩上了某条无形的界线。

蔡书虞似乎也抱着与她一样的想法,往常总是叽叽喳喳没个停歇的嘴这时倒像是被摁了静音开关似的,莫说是说话,连呼吸都好似沾了些提心吊胆。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说话,仿佛要在这意外铸就的尴尬中对峙到天荒地老。

真的好近啊,沉默中,乔以越又一次心想。

蔡书虞本来挽着她的胳膊,这时身子倾过来,她的手臂也被推到了胸前,横在两个人身体间,若没有这条胳膊挡着,蔡书虞就要趴到她身上了。但即便如此,两人的

距离还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她的手肘内紧紧贴着自己的胸口,而外侧则紧挨着蔡书虞的胸口,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两人呼吸时的起伏。

不过这样曲着手臂终归有些不舒服,过了一会儿,她就觉得手臂有些酸,忍不住轻轻扭了一下手腕,视线也随着动作往下一瞥,下一秒,目光落在了手肘前几寸,不合时宜的念头忽地窜了出来。

没想到小虞的身材这么好啊,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这么感慨道。

蔡书虞长了张娃娃脸,很多人都会被她的脸迷惑,进而觉得她的个子不高,又或者体型青涩之类,可她不但个子高,该有的也一样不落,前凸后翘,单论身材的惹火程度,能甩乔以越几条街。

在训练营里,大家都穿宽松训练服,什么线条都被捂得严严实实,而上了舞台,专注于表演,也没有多大功夫去注意其他人的穿着细节,所以乔以越虽然一直知道蔡书虞身材很好,却一直没什么具体概念,而眼下蔡书虞穿着吊带睡裙,身子前倾,她这么看过去,才终于领悟到所谓身材好是怎么个好法。

大抵是注意到了她又开始发愣,蔡书虞的目光顺着她的动作自她眼里滑落,而后,等意识到她在看什么,便像解除了定身咒似的,飞快地缩回身子,脸上也飞起点红晕,气呼呼瞪了乔以越一眼。

可乔以越没有看她,而是视线继续往下,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继而发出一声略显遗憾的叹息,蔡书虞翻了个白眼,强忍住差点就飞出口的脏话,最后半是恼半是怨地嘀咕了一句:“真是的,就知道发呆……”紧接着,她像是打算一鼓作气挽回方才失了的面子似的,忽地拔高音调,摆出下达命令的气势,宣布道:“以后你和我说话不许开小差。”

“嗯?我没……”乔以越茫然地收回视线,她其实有些想把夸奖蔡书虞身材好的话说出口,只是抬眼就瞅见蔡书虞气鼓鼓的脸,已到嘴边的话当即转了个向,“好好,以后一定不会了。”



书虞这才满意地眯了眯眼,哼哼了两声,接着再度挨了上来,问道:“刚刚你干嘛话说一半就不说了啊?她什么她?”

乔以越看着那双亮晶晶的、写满了赤诚的眸子,脑海里忽地又飘过花田的影子。

她其实只在影片里见过那种明媚灿烂的花田,可不知怎么,此时倒像是亲眼见过一样,悬在心头的画面不但有颜色,还有窸窣的风动以及浸透每一寸呼吸的花香。

可能是因为蔡书虞身上的香味吧,末了,她垂下眼,将这份莫名的联想收入心底,连同那些不知从何说起的念头一起。

那些关于误会与辩解的纠葛,追本溯源,到头来总是指向同一片阴霾,她不愿回忆,更不想提及,只是一言不发也不是办法,眼看蔡书虞的眉头又要皱起来,她连忙整了整思绪,最后避重就轻地寻了个说得过去的原因:“在想、我什么时候惹她生气了……”

“你干嘛不问我啊!”蔡书虞嗔怪似的瞪了她一眼。

“所以是为什么?”她弯了弯眼,顺着蔡书虞的话问下去,同时轻描淡写地,将那些不经意间被牵起的思虑埋回心底深处。随后,在听蔡书虞三言两语道明缘由后,发出一个尴尬又难以置信的音节。

原因很简单,甚至有些可笑。

出道夜,乔以越被压票,她的许多粉丝因此崩溃,而其中一部分,将怒火转到了庄楚唐头上。她们虽然来自同个公司,但是基于一个公司大多只能有一个出道位的传统,两人的竞争一目了然,粉丝自然难以和睦相处,一直摩擦不断,不过在比赛期间,粉丝忙于宣传拉票,就算发生争执,也顶多口角几句,成不了多大规模,所以从来没闹大过。可决赛就不一样了,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粉丝们没有别的事要做了,压票的愤怒急需宣泄,于是同公司、人气逊色但排名却在前面的庄楚唐就成了最好的出气筒。

庄楚唐虽然靠蔡书虞扩大了知名度,但实际人气却远不如乔以越,而乔以越的粉丝耿耿于怀早些

时候艾回捧她却把乔以越视为弃子的事,本就横竖看她不顺眼,再经决赛一刺激,就一发不可收拾。成团当晚,庄楚唐拿回手机兴冲冲想看看网上的反响,结果一搜自己的名字,全是乔以越粉丝在问候她,一个比一个说得难听,连私信都塞满了攻击。倒也不是没人夸她,只是她的粉丝太少了,寥寥几句,淹没在愤怒的声讨中,影子都不剩。

她顺风顺水活了二十多年,一直是家里的心头宝,想要什么都能平平稳稳得到,也从没人敢对她使脸色,哪怕是不喜欢她的人,都不会当面与她争论长短是非,顶多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说几句。长这么大,连句重话都没受过,这几天却突然被骂得一文不值,她哪里受过这种气,要不是经纪人看得紧,出道当天她可能就要在网上和人舌枪唇剑一番了。

经纪人反复叮嘱,要她少看网上的评论,只是这事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她才毕业,在校期间没有参加过任何节目,是个彻头彻尾的新人,从没领教过娱乐圈的风浪,首秀就声名鹊起,被捧得飘飘然,却在出道夜被骂成这样,当然忍不下这口气。而网上那些骂她的人她都不认识,到最后,这股气还是撒到了乔以越头上。

“啊、这……”乔以越一时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她试图说点什么,可想了一圈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便只能扯了扯嘴角,再想到自己也是受害者,又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虽然在很多事上头脑都不算灵光,但是对圈子里的一些常态,还是有所了解的。

在娱乐圈,粉丝之间的争端简直比吃饭喝水还平常,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升级成世纪大战,闹得天昏地暗。

她想,如果是她不小心冒犯了庄楚唐,那她还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但如果是这种事,她就没什么办法了。就算她在镜头前公开对庄楚唐示好也无济于事,两个艺人哪怕结婚了,双方粉丝有时候都能互相咒骂对方去死,何况她们这样认识没多久的。

显然,蔡书虞也懂这个道理,所以她没有热心地出谋划策试图令两人冰释前嫌,只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让乔以越不要多想,该做什么做什么。

“该说的我也都和她说了,只能等她自己想通了。”蔡书虞撇了撇嘴,“她要再冲你阴阳怪气,你就别理她,要是不开心了就和我说,我带你去玩,把不开心的事都丢掉。”她说着用力一挥手,一副豪气万千的模样。

“其实我还好。”乔以越笑了笑,捏了捏蔡书虞的手心,说了声“谢谢”。

她并不在乎庄楚唐对她有什么想法,只是蔡书虞特地跑来和她解释,她心里终究还是存了几分感动。

小虞对我真好,我以后也要对她好一些,她在心里这么轻声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