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83、新生活
 
第二天乔以越依旧是被透不过气的感觉闷醒的, 第一次和蔡书虞一起睡时,她还以为蔡书虞把她抱那么紧,是因为才经历了害怕的事, 缺乏安全感的缘故。

之后第二次、第三次都是如此, 她就明白了, 蔡书虞睡觉时候一定得抱着点什么, 在训练营时是那个硕大的等身公仔, 眼下那个公仔不在,就变成了同在床上的她。

而且她还发现,蔡书虞抱着的东西必须和人差不多才行,昨晚她惦记着蔡书虞睡觉有抱东西的习惯, 特地找了个抱枕塞她怀里, 结果醒来一看, 那抱枕已经不在床上了,多半是半夜被踢下去了, 蔡书虞枕着她肩膀侧身蜷缩在她怀里, 脑袋抵着她的颈窝, 双手环着她的腰, 俨然又一次把她当成了那个公仔。

她其实还挺好奇的,为什么这样蔡书虞都能睡得着。人和公仔不同, 公仔是棉花内芯, 哪里都软绵绵的, 怎么挤压都不会生出刺来。人的话, 肉再软也有骨头,怎么都不可能和公仔一样柔软,何况她还瘦,以前和朋友一起睡觉, 就算入睡前恨不得脸贴脸手挽手,睡熟后对方都会下意识把她往外推,再柔软的身子和枕头被子比起来也都硬邦邦的,紧挨着终归不太舒服。

不知蔡书虞怎么就能睡那么安稳,乔以越低头瞧了瞧,见那张圆圆的脸上还挂着丝浅笑,像是在做什么好梦。

真奇怪,她心想,明明有枕头,然后推了推蔡书虞,一边喊她起来,一边自言自语般问道:“小虞你这么抱着我睡不会觉得硌么。”

约莫是换了新地方,还没习惯,蔡书虞这次不如前两次睡得那么沉,被她一晃就醒了大半,微睁的眸子里划过几分恼,却很快在未散的困意下再度合上,身子也往下沉了沉,大半张脸都埋进了被子里,连耳朵都一并埋了进去,仿佛想借此把那些扰她清梦的声音都隔绝掉。

还是老样子,乔以越无奈地笑了笑,屈起被蔡书虞枕着的那条胳膊,绕到对方脑后,手指插进发丝里轻轻挠了挠,顺着头顶一路挠到后颈,嘴

上则继续喊她:“起来啦,小虞,早上还有录制,我听到外面有动静了,工作人员估计都来了。”

到了一个宿舍后,基本都是她负责喊蔡书虞起床,回数多了,就摸到了点门道。比如说动静不能太大,太大了蔡书虞会发火,也不能太小,太小了根本感觉不到,只能这么动静不大不小地,一边喊她名字,一边拍拍她摸摸她推推她,等过阵子就能醒了。

她还问过蔡书虞,以前是怎么起床的,蔡书虞说如果早上有工作,助理会给她准备十几二十个闹钟,等响完一轮,差不多就能醒了,不过她以前拍戏进的都是小班底,拍摄一般要下午开始,早起的次数也不多。不过这法子也没法用在宿舍里,闹铃这么不间断地响上半个小时,会吵到其他人的。

没法依仗闹钟,乔以越只能亲力亲为,到现在,已经有些驾轻就熟了,上手很是熟练,成效也不错,这会儿撸猫似的搓了一会儿蔡书虞的脑袋,就听到被子下传来梦呓似的嘟囔:“再一会儿,五分钟……”

这是快醒了的节奏,就在她打算再接再厉时,突然胸口一重,一只手放了上来,摁了两下还捏了捏,紧接着,依旧含糊不清的呢喃飘入耳中:“是有点硌……”

什么呀!什么东西呀!

乔以越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刷地拿掉胸口那只不安分的爪子,然后像被火烫了似的,一把推开蔡书虞,坐了起来,然后扯着领口往上拉了拉,她的睡衣是件v领背心,被蔡书虞这么乱摸一气,险些被扯掉下来。

蔡书虞察觉到怀里空了,当即不满地皱了皱眉,脑袋从被子里抬起了一点,手摸索着伸过来,想把抱枕捞回去,很快就摸到了乔以越腿上,只是才搭上去,就被啪地拍开了。

不但被拍开,还被扣在了床单上,动弹不得。

“唔……你干嘛……”这下她总算意识到了不对劲,缓缓睁开眼,可心里却想着小越还是第一次这么不客气,于是眸子里顿时挂上了几分不明所以的委屈,“干嘛不让我抱!”

嗓音中甚至还透出点微

小的恼火。

这人是属强盗的吗?乔以越不禁想,怎么不管什么事从她嘴里说出来都那么理直气壮,只是她料想自己在口舌之争上也讨不到便宜,见蔡书虞好歹算是醒了,就不与她纠缠,再看对方的目光直勾勾落在自己身上,便有点不自在,下意识又拉了拉肩带。

蔡书虞早已习惯了乔以越喊她起床的方式,见她今天没以前那么有耐心,难免有些不满,嘟了嘟嘴,正想再抱怨几句、装一装委屈或卖弄一下可爱,可表情变了几套都没换来乔以越一丁半点反应,再见乔以越脸色微红,低着头不住整理衣服,她终于想起半梦半醒时的作为,不禁掩住嘴轻轻“啊”了一声,然后一骨碌爬了起来,想说点什么拯救一下气氛。

“小越,我……”话还没说完,乔以越就一眼扫过来,似乎是想要她闭嘴的意思,她瞧见那双圆圆的眼里藏不住的哀怨,就忍不住笑出了声,笑得身子都歪到一边,边笑边断断续续说,“没、没……我瞎说的,挺软的,其实……”

乔以越的脸更红了,理都不想理她,蹭地起身就冲进了洗手间。

倒也不是没被打趣过身材短板,但这和在猝不及防时被乱摸一气不一样,再被蔡书虞一通笑,她脚底板都快烧起来了。她的身材其实也还好,远称不上是平板,但和蔡书虞一比,就略显平淡了。

她在乎的事不多,唯二非常介意的就是跳舞和外貌,身材属于外貌的一环,她当然非常看重,结果昨晚才羡慕过蔡书虞,这会儿就被打击,还是被这么摸过后得出的评价,进而想到有些衣服自己必须要用上胸垫才能撑起来,便难免气馁郁闷,只能先去躲一躲,冷静一下。

啊,是不是太过分了?

蔡书虞笑够后,盯着那扇紧闭的门开始反思,不过还没等她想好等会儿该怎么好好安慰乔以越,房门就响了。

“小乔,起来了吗?我让助理买了早饭,也给你带了一份,她应该快到了。”

她听到吴恺元的声音自门外传来,顿时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看了眼时间,发现还早,远

不到的需要催人起床的时候,便心想:这么热情哦?

接着,她偷笑了一声,就跳下床,像是生怕乔以越先一步从洗手间里出来似的,小跑步到了房门口,刷地拉开门,然后笑眯眯说:“早啊,小越已经起来了,在刷牙,恺元你来得真巧,早饭有没有我的呀?”

很难形容开门那一瞬,吴恺元的脸色变化,先是震惊,再是迷惑,继而又是震惊,又青转白再转青,来来回回变了好几次,蔡书虞很努力才忍住不笑。

“你、你怎么……你那么早就来找小乔玩啊?”过了好一会儿,吴恺元才回过神,结结巴巴问道,说话时她的目光落在蔡书虞的睡衣上,语气很没底气,之后又补了一句,“呃,昨晚我听楚唐说她要叫助理带那个什么纸杯蛋糕。”

言下之意就是她只买了乔以越那份。

“谁会起那么早串门啊,昨晚我和她一起睡的。”蔡书虞笑着摆了摆手,又故作遗憾地叹了一口气,“欸,可是我不想吃纸杯蛋糕哦,热量好高。”

这时,乔以越出来了,应该是才洗了脸,睫毛上还挂着水珠,刚刚她逃得仓促,没来得及拿白天的洗护用品,这会儿正要去翻化妆包,瞥见门口杵着的两人,便走过来,朝吴恺元点了点头,慢吞吞问道:“是有什么事吗?”她已经从不久前那场小骚乱中平静下来,眉宇间又拢起了惯有的漫不经心。

“哦,不是。”吴恺元飞快地瞧了她一眼,就低下头,然后把刚刚对蔡书虞说的话又说了一边。

她才说完,蔡书虞就挽住她的胳膊晃了晃:“小越,我也饿了嘛。”

乔以越想都没想就说:“那一起吃呗,我还行,吃不了太多。”蔡书虞听后立刻两眼放光点了点头,笑得像只招财猫。

吴恺元的脸色一时有些尴尬,但很快就恢复如常,说了句:“那我先下去等你们。”就走了,走得飞快,像生怕多耽搁一秒钟似的。

“她以前也总给你带早饭啊?”吴恺元一走,蔡书虞就好奇地问道。

乔以越想了想,点了点头:“以前住一起的时候,恺

元挺照顾我的。”

“啊真好。”蔡书虞瞥了眼吴恺元离开的方向,感慨道,随后,她眼里划过愉快的神采,“那她以后也可以顺便照顾照顾我呀。”

说完,不等乔以越反应,她就挥了挥手:“我先回去洗脸啦,拜拜,一会儿见。”接着抛了个夸张的媚眼,就慢悠悠地踱回了自己屋子。

留乔以越愣在原地,许久才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喃道:“什么呀,真奇怪。”

时间还很充足,她慢条细理化好了妆才下楼,客厅里,李一涵和kenzi已经在等着了,见她来了就向她问了声好,然后把今天的行程安排递给了她。

为了丰富团综的趣味性,节目组会不定期给她们布置一些任务,不过任务内容不会事先透露,她们在出发前才会知道,毕竟这档节目打着真实的噱头,这样的临时考验,既贴近主题又能给节目增加爆点,难度自然也是有的,没有预先排练的话,谁都不知道会被镜头记录下什么模样来。

可以说,这是她们成团后的第一道考验。

乔以越看了一眼通告单,上面简单扼要地写着几行字:在限定预算内,装饰自己的卧室,结束后会进行统一考核,此次考核中评分最高者,将担任队长。

作者有话要说:  蔡小姐今日骑脸(1/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