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84、装扮
 
“要自己装饰卧室啊……”乔以越看着那几个字, 瞬时有些头大。

同类企划在综艺中并不罕见,明星体验普通人的柴米油盐一向是观众喜爱的题材,只是乔以越对这些素来没有概念, 边上李一涵和kenzi已经讨论完一轮, 拿出手机估算成本了, 她脑子里却空空荡荡的, 一点头绪都没有。

她虽然很早就离家, 但一直住的集体宿舍,卧室于她而言只是睡觉的地方,很少需要考虑起居生活的细节,而和前公司解约后虽然另行租了个小屋子, 但搬家的事是她爸爸妈妈一手张罗的, 哪些是租屋自带的哪些是后来买的她一概不知, 思绪在那间才住了一晚的卧室里转了几圈,心中只寻思道:要买什么?好像没什么要买的啊……

有床有衣柜还有化妆台, 可谓一应俱全, 哪里还要添置什么。

“你们打算买什么啊?我都觉得不缺什么了……”她看了眼兴致勃勃的李一涵, 忍不住小声问道。

“咦, 房里除了床和柜子什么都没有诶!”李一涵诧异地瞥了她一眼,声调都高了几度, 她已经在备忘录里写下了一长串, 乔以越却说不缺什么, 对比如此明显, 的确很难不叫人吃惊,“比拎包入住的酒店公寓都冷清呢。”

kenzi也凑过来,说:“上面说是装饰,那就是说要把屋子打扮得漂亮一些吧, 虽然必备家具都有了,但光有这些可远远不够。”

“也是……”乔以越点了点头,只是想了一会儿后,又轻轻叹了一口气,如果说是装饰点缀,她就更没主意了。她不擅长收拾,所以屋里的摆设越少越好,本来光她那些化妆品就能在桌上堆成山,要是再买些别的装饰品,怕是到最后屋里堆得都要插不进脚了。

实在摸不着头脑,她就凑过去瞄了一眼李一涵的备忘录,发现对方罗列了一堆装饰品,从大件到零碎的小玩意,什么都有,甚至连窗帘都打算换了。

这根本是重新装修了吧,她心

想。

她们三人聊了一会儿,其他人陆续过来,纷纷参与进话题,蔡书虞和庄楚唐是最后来的,蔡书虞一见到其他人就兴高采烈地挥了挥手,从表情到动作集浮夸于一身,要不是还穿着拖鞋,她看起来还要跳一小段华尔兹才尽兴,见着今天的通告内容后,她的兴奋程度霎时翻了倍,说起话来整个人看起来都像在发光:“意思是我们要自己设计自己的房间,好耶,我小时候也梦想过当房屋设计师呢,这就是圆梦了吧!”

和她相比,庄楚唐的反应就很平淡了,说不配合也不为过,她一如既往板着脸跟在蔡书虞身后,看了眼通告就皱了皱眉,之后也不和别人说话,只嘟囔了一句:“好麻烦,为什么不能请别人设计好?”就去沙发另一头坐下了,翘着二郎腿抱着胳膊,一脸生人勿进,注意到乔以越的目光恰好落到了她身上,便抛过来一个几乎要崩出火光的眼神。

还在生气啊,乔以越在心里叹息,表情却不动神色,只照常对她们笑了笑,然后继续和李一涵小声讨论起今天的任务来,还从她的备忘录里抄了几样东西,打算到时候照着买。

时间一到,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出发,前往节目组早已联系好的家装城,进去之前,导演还给她们布置了一个额外任务,就是要每人准备一样礼物,需要她们亲自包装好,回去之后,在开始打扮卧室前,会有一个交换礼物环节,到时候七件礼物放一起,每人选一件,就算是庆贺乔迁了。

这无疑给乔以越又加了一道难题,她以前送礼物都是先打听好别人想要什么再去买,眼下既不知道礼物会落在谁手里也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可以说是大海捞针,她本来做事本来就经常拿不定主意,这下可好,她心想:万一买的东西收到的人不喜欢,甚至讨厌,那就糟糕了。

这么一想,她不禁愈发头疼起来。

可这毕竟是录制节目,是工作,再不擅长,也要打起精神去应付。只是到底要怎么应付,她心里也没个底,

她没参加过这类综艺,不清楚在镜头前到底该怎么表现,只能照着自己平时购物的步调,按部就班地询价、比对,再意思一下胡乱画一下装饰构想图,边上列了待购列表和价格,虽然整体看上去和鬼画符差不多,但多少留下了些东西,不至于显得无所事事。

所幸预算有限,就算心里花样再多,也买不了多少,她逛了一圈,就敲定了采购清单,然后就回头去找礼物了,还打算顺便去看看其他人都买了什么。

先遇到了李一涵和彭诗怡,李一涵很小就在娱乐圈打拼,一直自己一个人住,不管是对综艺还是对过日子都有一套心得,彭诗怡初出茅庐,没什么经验,就事事都听她的,两人配合得倒也融洽,乔以越瞅了眼她们的安排,只觉精致感扑面而来,相较而言,自己简直是在把卧室当仓库使了,但她也没什么本事去改,只能在心里羡慕一下,然后继续找礼物去了。

告别李一涵她们,没多久就被kenzi找了上来,kenzi已经买好了,连礼物都提在手里了,现在就在到处闲逛打发时间,乔以越看了看她买的东西,发现都是些非常重金属风——至少在她看来——的东西,其中甚至有个仿真鹿头,kenzi却说打算挂在床头,方便抓灵感。

到底是想抓灵感还是做噩梦啊?乔以越嫌弃地扫了眼kenzi容光焕发的脸,然后默默在心理安慰自己,这么一来自己应该不是垫底的了。

接着,在休息处她又遇到了吴恺元,同住了三年宿舍,吴恺元在生活技巧上却比她熟练多了,聊了几句,吴恺元就把她手上的清单要了过去,看了几眼就开始摇头叹气,接着替她划掉了一些,又再加了一些,说:“你买的那些没什么用,还占地方,这样比较好,用得上,也不会超预算。”

她“哦”了一声,拿回那张纸看了看,没瞧出个所以然,不过她本就对布置卧室没什么执着,看不明白也不打算追问,就这么塞回口袋里,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

两人一起走了一段路,忽地听到前面传来小声的争执,其中一个略尖的嗓音一听就是蔡书虞的。乔以越有点忌惮庄楚唐,只是没等她说什么,吴恺元已经快步过去了,她也只得跟上去。

“出来前我都说了这点钱要省着点花,你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啊。”蔡书虞看起来气鼓鼓的,说罢还跺了跺脚。

庄楚唐挠了挠头发,似乎想说什么,可瞥见乔以越来了,就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乔以越见状尴尬地笑了一声,只是来都来了,也不好甩手就走,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站一边看着吴恺元上去充当和事佬。

原来庄楚唐没和蔡书虞说一声,就把钱都花光了,刚刚蔡书虞看上一个黄铜天体仪沙漏,说想放沙发边的矮柜上,这才知道两人只剩下点零钱了。

蔡书虞学生时期勤工俭学过,回国后虽然终于能随便刷妈妈的卡了,但记账的习惯倒是留下了,这类节目对她来说没什么难度,偏偏庄楚唐对花钱这件事毫无概念,她平日里就是想买什么就买什么,鲜少过问价格,这时预算紧巴巴的,她还和往常一样瞧见顺眼的就买,蔡书虞还在逛货架,她就已经结完账了。

原本两人有双份预算,余裕比单人多不少,这下可好,不但蔡书虞看上的东西买不了,连礼物都只剩下几十块钱可以支配了。

“可以退货吧?”乔以越试探性地建议道。

话音未落,庄楚唐就斩钉截铁说:“不退,买都买了,又没什么问题,为什么要退啊。”说着她又转头去哄蔡书虞,“菜菜,你喜欢这个,回头我再买呗,今天就这样了好不好啊。”

“算了算了,过了今天我就不一定喜欢了。”蔡书虞横了她一眼,然后目光扫过乔以越,正想问个好,顺便聊几句,只是开没开口,就被庄楚唐拽着走开了,她只能抱歉地朝乔以越笑了笑,然后加快脚步跟上去,边走边唠叨,“剩下的钱只够买个相框了,都怪你。”

“行行行,都怨我,下次

我都听你的。”只有蔡书虞的时候,庄楚唐态度倒是好得出奇。

“她们应该没事吧?”吴恺元有些不确定。

乔以越却没说话,只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几眼那个天体仪沙漏,接着拿出自己的购买清单看了下。

“怎么了?”

“没什么。”乔以越摇了摇头,瞥了眼蔡书虞她们离开的方向,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就打定主意。

明天就不一定喜欢了,那就说明现在还是喜欢的吧?

于是她记下了那个沙漏的编号,去这片区域的收银柜结了账,接着又从橱窗里挑了一张包装纸,说:“可以帮我包一下吗?对了,有没有红色蝴蝶结?”

作者有话要说:  桥已阅:要对小虞好一点 (1/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