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85、掉链子
 
预定的采购结束时间是下午三点, 买好的东西会在晚上统一配送至她们住处。

买好沙漏寄存去储物柜后,已经快一点了,乔以越打算先去吃点东西再去买剩下的, 吴恺元本来想和她一起去, 不过中途被助理喊走了, 乔以越就一个人去了四楼的餐厅, 买了个鸡蛋三明治, 一杯苏打水,找了个清净的角落慢悠悠开始打发时间。

虽然东西还一样都没买,但她一点都不着急,想着反正都安排好了, 结束前一起结账就行, 于是愈发心安理得地细嚼慢咽, 整个人一派从容淡定,只差找份报纸来看看了。

吃到一半, 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像是有人正朝她这边冲刺小跑, 她还没来得及回头看, 背后就被撞了一下,紧接着, 两条胳膊绕到她脖子上, 蔡书虞笑吟吟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好哇, 我就说怎么哪里都找不到你, 原来是躲在这偷懒。”

“现在是休息时间,我没有偷懒。”她一本正经说道,接着放下三明治,开始考虑该怎么和蔡书虞说那个沙漏的事, 可还没酝酿出个只言片语,身子又被推着晃了晃。

“小越,我想吃冰淇淋。”飘入耳中的声音软绵绵、娇滴滴,似能掐出水来,蔡书虞每次想使唤她做些什么时,就会用这副腔调。

一听到那声音,乔以越几乎是反射性地挺直了身板,随后眼里却冒出几分困惑。

餐厅有冰淇淋机,想吃的话自己去买就行了,没必要特地来和她说一声。

“那就去买?”她摸不清蔡书虞又在打什么主意,语气有些不确定。

下一秒,蔡书虞就点出了意图:“可我这阵子在控制热量,只能吃一口。”说着她还抓住乔以越的袖子扯了扯,眨巴着眼睛,看起来要多无辜就多无辜,嗓音依旧娇软,却隐隐藏了几分狡黠。

“控制热量就一口都不要吃啊……”乔以越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只是话音未落就被堵了回去。

“可我想吃。”短短四个字,浅显易懂,直截了当。

“呃……”乔以越总算明白蔡书虞的意思了,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假装没懂,可目光落在蔡书虞脸上,只见她把下巴搁在自己胳膊上,嘟着嘴,睁大眼睛,自下往上瞧过来,嗓子里还不住发出黏黏糊糊的音节,看起来要多乖巧又多乖巧,简直把“全世界最天真善良的人”几个大字写到了脸上。那表情,仿佛在说,自己日以继日操劳了很久而现在只不过想讨颗糖果罢了,只有十恶不赦的坏蛋,才会拒绝她这个小得可怜的请求。

乔以越又“呃”了一声,然后默默地把已经含在嘴里的“不”咽了回去,转而认命地点了点头,起身去买了一支甜筒,回来后递到蔡书虞嘴边,悻悻然说:“喏,一口。”

不用她说第二次,蔡书虞立刻探过脑袋,“啊呜”一口,把上层的冰淇淋咬掉了一大半,然后心满意足地眯起眼,还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晃了晃脑袋,看起来快乐得快飞起来了。

这一口也太大了吧!乔以越盯着手里残缺的甜筒,瞥了眼鼓着腮帮子的蔡书虞,等她把冰淇淋咽下去后就伸手捏住她的脸,没好气地说:“没人和你抢,小心别冻着牙。”

蔡书虞倒好,没有丝毫正在被说教的觉悟,反而贴着她的手心蹭了蹭,撒娇般开口:“我就知道小越对我最好了。”

对方如此厚颜,乔以越便没了办法——她一向拿蔡书虞没辙,只能叹了口气,抽出纸巾替蔡书虞擦了擦嘴角沾到的奶沫,嘀咕了一句:“真的,下次别那么急了,小心噎着。”随后把剩下的冰淇淋给吃了,同时庆幸自己午饭没点多,不然接下来几天每天都要多做几组平板支撑了。

之后,她想起那沙漏,正想说,却又一次被抢了先。

“你都买了什么啊,给我看看。”蔡书虞朝她摊开手,“小票没忘拿吧?”

“我还没买,打算等会儿一起。”乔以越把口袋里的清单递过去,“不过我都写下来了,就左边那

一列的。”

“这画的什么啊,恐怖谷?”蔡书虞一看到她画的示意图,就刷地伸直胳膊,把纸挪到最远处,还夸张地往后缩了缩脖子,仿佛手里拿的是邪神咒符。

“你悠着点,双下巴都出来了。”乔以越平静地提醒道,话一出口就被踩了一脚,她撇了撇嘴,把脚挪到了蔡书虞够不着的地方,心想她分明是好言提醒,偏偏遇上个蛮不讲理的,只能在心里叫屈。

不过总算这句话有点效果,蔡书虞不那么别扭地仰着脸了,而是把那张纸拍到桌上,然后撑着脸打量起来,很快就注意到字迹的不同。

其实根本不需要多留心,一个横平竖直,一个狗爬似的,瞄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这是谁帮你改的啊?”蔡书虞点了点被划掉那些边上的字,问道。

“哦,是恺元写的。”乔以越把吴恺元和她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反正我也不大懂,既然她这么说……”她本来不觉得这有什么,所以没多想就实话实说了,谁知在她看来微不足道,在蔡书虞眼里却成了天大的事。

“干嘛听她的?”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蔡书虞打断了,“是你的房间,又不是她的,你想买什么买什么,她就算要替你拿主意,至少问一下你的意见啊。”

餐厅没有摄影师跟着,她说起话来便一点不留情面了。

“这、这个我倒没……”乔以越支支吾吾开口,只是还没嘀咕出个所以然就又一次被打断了。

“你前面列的那些,肯定是你自己想买的吧!”

乔以越沉默了一会儿,她其实不想多生事端,只是对上蔡书虞炯炯的眼神,息事宁人、得过且过的话就有些说不出口,末了叹了一口气,还是老老实实承认:“也是……”

虽然说不上有多合心意,但那些确实是她依照自己的想法挑出来的。

“那就照旧好了,随便啦,你看小庄买的都是些什么玩意,我也没介意呢。”蔡书虞刷刷把吴恺元的字划掉,然

后把那张纸递还给乔以越。

乔以越却没立刻去接,而是稍显迟疑地说:“可万一我这些真的不合适怎么办?其实我也就随便挑了些,也不是非要不可啦……”

“哪有什么合不合适的……”蔡书虞小声说,可只过了一会儿,她就露出笑容,“那一会儿我陪你去逛逛?我可以给你点参考意见啊。”她起先说得很慢,有些不确定,但是说到一半,便彻底打消了疑虑,语气轻快起来,字里行间还添了几分得意,“正好我今天还没好好逛过呢!都怪庄楚唐那败家子!”

“也行吧。”乔以越觉得这倒是很适合她这种对装饰房屋毫无概念的,便很快答应了,接着几口吃掉剩下的三明治,就起身和蔡书虞一起下了楼。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好在两人动作很快,蔡书虞一路倒是不如她想象得那么多话,只在听她说完自己的想法后提供几个替换方案,最后选择权还在她自己手里,实在选不出来,就闭眼随便指一个,反正也大差不差。

时间一到,大家都结完账,就上车回了公寓,回去后稍作休息,就开始分礼物。

七件礼物先由工作人员带了回来,其他东西则要晚点等商场配送,等到七个礼盒一起堆放在客厅正中,几个镜头分别对准她们和那些礼物盒,而导演让她们按顺序去挑一件时,乔以越忽地掩住嘴,发出一声略显慌张的气音。

她这才想起,自己忘了和蔡书虞说礼物的事,原本她打算提早和蔡书虞通个气,要她挑那个紫底月牙图案包装、扎着红色蝴蝶结的盒子,结果被两次打岔,一时没来得及说出口,之后光顾着买东西,就彻底忘了这码事。

完蛋了,她盯着那个紫色的盒子,眼里透出一阵阵惊恐。

万一被别人挑去了,再被蔡书虞看到,那就不知道要怎么收场了,蔡书虞本就因为这事有点不开心了,这可不就是火上浇油。

可是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她也没法去和蔡书虞说什么悄悄话。

这可怎么办呀



接着她又想,还好蔡书虞是第二个,吴恺元是看着她买的,想来能明白她的用意,肯定不会去拿那个,这样的话,剩下的六个里,蔡书虞挑一个,也有六分之一概率能挑中,又或者,她选中的别的是她更喜欢的,这样的话,那个沙漏就算被别人拿了去,也不会惹她不高兴了。

——虽然这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但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吴恺元已经上前挑礼物了,她只稍微看了一眼,就很快选好了,下一秒,乔以越就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又一声轻轻的惊呼脱口而出。

只见吴恺元把手放到了那个紫色盒子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