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86、一时起意
 
眼见吴恺元就要拿起那个紫色的盒子, 乔以越呼吸都快停了。

她脑子里几乎已经出现了蔡书虞冷着脸对她阴阳怪气的模样,就像上次分组的事一样。

这可怎么办呀,怎么办呀, 怎么办呀!

而这时蔡书虞就仿佛窥见了她心中所想一般, 突然大声咳嗽了几声, 咳完又清了清嗓子, 虽然她立刻挤出花一样的笑容, 盯着因这声咳嗽动作顿了一顿的吴恺元说:“哎呀,不好意思,跑了一天,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 嗓子有点冒火, 没吓着你吧。”娇滴滴的嗓音搭配忸怩的神色, 当真是非常不好意思的模样,可乔以越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蔡书虞越是表现得无害, 她就越觉得有冷气不住自足底冒出来, 淌过血管, 再从头顶冒出来,冻得她四肢发凉, 就连呵口气都似能凝出寒露, 只想找个暖和的地方躲进去。

“啊, 没事, 下次记得喝水,好好保护嗓子。”吴恺元笑了笑,神情温和,仿佛能包容这世界上所有的刺似的, 她就是靠这副温润如水的模样,赢得了这个团体量最大的死忠粉丝群体。随后,她的手在那个紫色盒子上落定,将盒子提了起来。

就在乔以越考虑自己是不是索性闭上眼比较好时,却发现吴恺元又飞快地放下了那个盒子,看起来她只是打算把那盒子往外挪一下,好去拿后面那个稍小的礼盒。

“那我就拿这个吧。”她捧着一个蓝色的方盒退回人群,那个应该是李一涵准备的,因为乔以越听到她对吴恺元说:“看来我们很有缘分。”

取了礼物后,吴恺元正想拆开,却被工作人员阻止了,原来关于礼物,节目组另有安排,打算拿来和粉丝做互动,等节目开播后,官方会上传七人布置好的卧室照,粉丝需要去猜照片里哪件是来自队友的礼物,猜中的就可以有机会获得签名照或者其他福利。

这样也好,乔以越心想,就算之后蔡书虞没拿那个沙漏也不会立刻知道,

她自己大概能得个缓刑,还有时间去挽回一下,但至于要怎么挽回,要挽回什么,她就一点头绪都没有了。归根究底,她只是下意识觉得蔡书虞会闹脾气,但其中的道理她就想不明白了,就像她其实至今都无法理解分组那事蔡书虞为什么会那么生气,思来想去,她都不觉得自己有做错。她只知道倘若蔡书虞生气了,自己就会倒大霉、会不得安生,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她一点都不想因为自己惹得蔡书虞不开心。

或许可以结束后偷偷找到拿了沙漏的人,私下协商换个别的什么,再直接把沙漏送给蔡书虞?这般想着,她便扭过头去看提示板上的活动规则,想看看这样会不会违规。

可还没等她看清那几行字,刻着蔡书虞专属矫揉造作的声音就飘了过来:“哇,都好漂亮哦,我可不可以全部拿走啊,哈哈,开玩笑的。”

看来是轮到蔡书虞了,她只得急急忙忙把脑袋扭回来,想看看蔡书虞拿了什么。

蔡书虞好像一早就选好了,连片刻迟疑都没有,一过去就拾起了一个盒子。发现她挑了的竟然正好是自己那个,乔以越心头一瞬划过一丝诧异,暗想:好巧啊!紧接着,劫后余生的庆幸潮水似的一拥而上,将其他情绪悉数掩盖,她不自觉松开紧绷的肩膀,长长吁了一口气,要不是四下都是人,她都想去探一探额头,看看自己有没有出汗了。

而就在她一惊一乍的时候,蔡书虞已经抱着礼盒去镜头前转了一圈,目光有意无意扫过乔以越的脸,最后笑眯眯盯着镜头说:“正好我最喜欢紫色,也喜欢月亮,就拿这个啦,谢谢准备礼物的小可爱,我也会一直爱你的哟。”

真好啊,心情平复后,乔以越看着一如既往张扬洒脱的蔡书虞,微微勾了勾唇角。

——至少不用去绞尽脑汁想补救了。

与此同时,她心里也悄然生出几分期盼,想看看,蔡书虞拆开礼物盒,看到里面的沙漏后,会是什么模样。

应该会很开心吧,她心想。

迈过这道

让她为之胆寒的坎后,她便不再紧绷着神经,还有心情和边上的人说笑,接下来的所有环节她都尽心尽力地给予捧场,稍显美中不足的是,她最后拿到的礼物是庄楚唐的,导致她又被呛了两句,哪怕只是十元店里的东西,落到她手里,庄楚唐也是极为不情愿的。不过有蔡书虞盯着,她也不会过于造次,所以乔以越只当什么都没发生。况且庄楚唐顶多就瞪她两眼,倒也没有仗着身高推攘她,也没联合其他人排挤她,于是这点敌意在乔以越眼里便形同虚设,可能会稍微影响一下心情,但很快就会被她忘了。

今天录制得比较顺利,所以很早就结束了,采购的东西要第二天早上才能送过来,于是她们得了一晚上的清闲。

李一涵提议:“之前虽然有三天假期,但大家都忙着回家忙着去公司办各种手续,还没好好聚一次,既然今天晚上都有时间,不如趁此机会做个小团建?我们去吃火锅吧!”

其他人都没意见,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杀去了附近的川味火锅店,当然,有记得乔装打扮,大抵是终于有点摸到新生活的节奏了,几个人挤在包间,有说有笑,各自说了些私人的话题,算是重新认识了一回,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只苦了乔以越,她不会吃辣,吃了几筷子就鼻尖冒汗脸色通红,最后躲一边吃冰粉去了,庄楚唐本来起哄要喝酒,还好被蔡书虞挡了下来,让她得以保留了最后一点颜面。

回到公寓,时间已经挺晚了,庄楚唐倒像是玩上了头,还嫌不尽兴,拉大家一起看电影,说客厅有投影仪,不用浪费,蔡书虞拗不过她,只能去选片子,李一涵、彭诗怡和kenzi正好还不困,也留下了,李一涵还捧出了点零食。只有吴恺元和乔以越先回房了,吴恺元说自己累了,想早点休息,乔以越其实还不困,只不过吃了火锅一身辣味,她有点受不了,着急去洗掉,再说庄楚唐不见得欢迎她留下,她还是识相点比较好。她和吴恺元一起上楼,心中还有些庆幸自己不是一个人。

虽说是庄楚唐与她

不对盘在先,但她要是一个人走了,看在庄楚唐眼里,恐怕就是不给人面子了。

上了楼,吴恺元突然叫住她,似乎想说什么,只是最后又说:“算了,没什么。”就和她道别,回了自己房间,弄得她一头雾水,只不过她对其他人的事极少上心,就算有困惑,也只会存在一时半会儿,吴恺元不打算说了,她便不会多花时间考虑,眨眼功夫就抛到脑后,赶紧去洗澡了。

把自己收拾干净,又把衣服都丢去了洗衣机里,她就打开平板,随便捡了集电视开始看,看了半集,下面突然弹出另一部剧的推送,她看着封面的角色有些眼熟,点开放大一看才发现那是蔡书虞,是她以前演的一部网剧,现在她走红了,那些陈年剧也跟着翻了红。

她看电视只是打发时间,之前那部也没多喜欢,她沿着推送一路点进去,页面跳到了第一集,就顺势看了起来,那是部古装,应该是蔡书虞第一部剧,脸比现在还要圆一些,带着点婴儿肥,稚气未退的模样,不过笑起来眼里亮晶晶的,这倒和现在一模一样。

那个角色和蔡书虞一点都不像,出场时有点苦大仇深的,沉静内敛,话也不多,乔以越看了好一会儿才适应那个角色一句话不超过十五个字的说话方式。

大抵是因为平时就和蔡书虞有接触的缘故,所以她看的时候总会出戏,好不容易投入了剧情,却又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乱了步调。

开门一看,比刚刚屏幕上稍微成熟了一点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她脑子里还徘徊着那个角色追忆家道中落的辛酸桥段,见着现实中蔡书虞这张微微透着红、笑容止都止不住的脸,不禁一愣。

随后,身子便一紧,蔡书虞跳起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小越,那是你专程给我买的吧!爱死你了!”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稍后便“哦”了一声,明白过来蔡书虞是在说那个沙漏。

“反正我也不知道买什么礼物,看到你想要那个沙漏,就想着不如就买这个当礼物送你,就顺便

嘛。”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扯住一缕发梢,绕着指尖转了转,“本来想和你说一声的,结果我忘了,还好你刚好就选中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哼,你以为就是运气刚刚好哦?”

“咦?难道不是吗?”她惊了,下一秒就被蔡书虞捂住脸揉了两把。

“没人告诉过你,你心里在想什么都写在脸上吗?”蔡书虞揉完后又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吴恺元一开始去拿的时候,你那脸色,就大喊一声‘住手’了。”

“那么明显吗?”乔以越紧张地摸了摸脸,开始担心播出后会不会被拿去做文章了。

“也还行吧,别人不一定注意得到,没关系,再不济,有点话题总比没有好。”蔡书虞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了一通不如没有的安慰,然后又抱了她一把,“下次姐姐再带你出去玩,我就知道我的小越宝宝对我最好了,好了我要去睡觉了,晚安。”说完她就一溜烟跑回了房。

乔以越目送她离去,不由自主再度拿剧里那个角色和刚刚的蔡书虞比对了一番,然后发出一声轻笑。

差别也太大了。

她曾经一度觉得蔡书虞这股夸夸其谈的调子是不是在镜头前特地演出来的,但处久了就发现,对方在镜头外大多也是这副模样,神气活现,周身像罩着一层光,总让她想到看过的迪士尼动画里的角色,说话说到一半就会唱起歌来。

而那部剧里那个角色,才是演戏时候的模样吧,敛了自己的本性,一切表达都贴合角色的性子。

可她突然又想到蔡书虞安慰她那几次,那时候的蔡书虞异常冷静沉稳,像是能把什么都看穿似的,退尽了浮夸,每个字都落到了实处,倒和平日里不像是一个人了。

真是奇怪的人啊,这般想着,她便不由自主在记忆中搜索起蔡书虞的模样,想在那些千变万化的模样中找到一个最为贴切的,只是无论哪个都缺了点什么,开心、生气、撒娇、耍赖等等,林林总总,都只是纸片一般单薄的一面。她又想:

或许她其实是那种很成熟可靠,很会照顾人的类型?

她素来淡漠,待人处事一贯秉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态度,鲜少对旁人生出什么探究的兴趣,当初即便对林瑜抱有好感,也从未起意探究他的过往。只是蔡书虞这人太过招摇,太过鲜明,偏偏还总缠着她。训练营那三个月虽然短暂,却是她涉足演艺圈以来对她影响最大的一段经历,而在几个最为紧要的关头,都有蔡书虞的身影在她眼前晃个不停,她就算有意忽视,也难以对那抹浓墨重彩视而不见,会对蔡书虞生出了一点微小的好奇,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她和蔡书虞相识终归不久,凭空想象,实在难以摸不准对方真实的脾气。这团里的其他人多半也是如此,除了打小就和蔡书虞成为朋友的庄楚唐。

大概只有庄楚唐才知道蔡书虞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要是和她聊一聊,兴许能知道更多,乔以越脑海里缓缓飘过这个念头。

但那是庄楚唐,她又想,还是不要自找麻烦,于是她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还是算了。”然后就退回屋里,关上了房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