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87、时也命也
 
第二天, 七个人布置好各自的卧室后,节目组发起了内部投票,最后李一涵以最高票数当选为队长, 选出队长后, 节目组就安排了一场小型派对, 在派对中, 大家敲定了团队标志、应援颜色等等元素, 最后一幕是写有团名的旗帜扬起,同时七个人一起拉响了礼炮,花瓣似的彩纸洒满整个镜头,象征着这档综艺正式开始, 也象征着她们的团队生涯真正拉开了帷幕。

几天后, 在适应了真人秀的拍摄节奏后, 她们就马不停蹄开始了新的工作,先是几场直播和广告拍摄, 然后就是重头戏, 出道后首张专辑录制。她们组的是女团, 离不了歌舞表演, 早在选秀还没结束时,公司已经为新团准备好了新歌, 预备让她们在月末的一场晚会上进行表演, 并且会在当天中午十二点正式发售。她们拿到歌时, 距离晚会那天已经不远了, 所以这个月剩下的时间,她们几乎整日泡在录音室和舞蹈室,一边录音一边练舞,忙得像三倍速的陀螺, 其中还抽出两天飞去厦门参加了一档综艺。

大抵是皇天不负有心人,首演备受好评,回来路上蔡书虞兴奋得仿佛喝了三罐红牛,候机时拉着乔以越不住问:“我是不是没拖后腿,我是不是其实表现得很好,非常好?”和去时心事重重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

这次因为时间仓促的缘故,舞蹈难度不算很大,但对她来说仍是个不小的考验,要不是乔以越编了套口诀帮她记动作,她恐怕不会完成那么顺利,这会儿逮着乔以越唠叨,倒有几分邀功的感觉。

乔以越倒是和她截然相反,晚会前紧张得大半夜都精神抖擞的,这会儿松懈下来,就只觉得困,听着蔡书虞在耳边叽叽喳喳,忽地有种掉进麻雀窝里的感觉,可她又不能不吱声,不说话蔡书虞就会抓着她猛晃,于是她只能时不时“嗯”一声或者随口说些“很好,不错”之类的夸奖,眼看离登机还有一会儿,而蔡书虞一时半会儿没有放过她的迹象,她便起身打算去买杯

咖啡。

这个工作原本可以交给助理,但是这次出发前沟通出了点问题,一共才跟来四个助理,四个助理负责看管七个人的行李,已经恨不得要多生出几只手了,她便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她们。

走了几步,她突然瞧见前面过道上躺着一张身份证,便快步过去捡了起来,心想:多半是在这候机的旅客不小心掉的,飞机还没起飞,现在交给地勤应该很快能找到失主。

捡起那张身份证后,她习惯性地扫了一眼名字和照片,是不认识的名字,可是照片上那人却长得有些眼熟,她奇怪地多看了几眼,随后目光又落在了名字上,确切来说,是姓氏上。

“庄……”她自言自语一般小声念了出来,就在这时,一只手刷地探过来,略显粗鲁地抢走了她手里的身份证,指甲都刮到了她的手背,她顺势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庄楚唐涨得通红的脸。

事后回想起来,她觉得庄楚唐脸红多半是窘迫的缘故,而她应该闭嘴、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的。可她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短短几秒钟,她根本无暇细想庄楚唐表情中蕴藏的深意,思绪仍停留在前一个场景,轻飘飘将那名字的后两个字也念了出来,“曼婷……”

随后,是一阵短暂的沉默,然后她终于领悟到了照片的熟悉感源自何处,当即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看着庄楚唐说道:“原来你叫庄曼婷啊……”

话音刚落,她就眼睁睁看着庄楚唐的脸色由红转紫再变青,总算后知后觉地品出了空气中的尴尬,只是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没等她来得及再说些什么,庄楚唐已经转过身去,大步流星似的走远了。

啊,庄楚唐是不是不大乐意被人知道本名啊?

她脑子里隐隐转过这个念头,只是刚结束了几天连轴转,她实在有点累了,便没有多放心上,很快就忘了这回事。

又过了几个礼拜,她们在录制时讨论到艺名这个话题,她一开口,庄楚唐都要警告地看了她一眼,不仅如此,快结束时庄楚唐还格外强调了希望

大家尊重隐私。

乔以越这才醒悟,那天自己多了一眼身份证的举动落在庄楚唐眼里,恐怕被解读成了窥探隐私。

怎么会这样?她有些后悔走路时往地上看了,简直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也意味着她和庄楚唐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和解了,她本身其实并不多在意,但是她们毕竟是同个公司的,经纪人不会对此坐视不理。

分房的第二天,徐芸就私下将这件事告诉了两人的经纪人,然后经纪人就开始苦口婆心地开导她们,希望她们能好好相处,毕竟是同公司的,就算这个团解散了,她们还要抬头不见低头见个五年十年呢,再说她们闹不和的事要是传出去,会有损公司的形象,于公于私,她们在镜头前都必须情同姐妹才行。

经纪人开了口,乔以越就乖乖照做,努力维系两人之间可能都不如头发丝粗的的情谊,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庄楚唐总有一天会忘了决赛夜的不愉快,谁知一着不慎,又退回了解放前,自打捡到那身份证后,庄楚唐见了她愈发张牙舞爪了。

艺名那期录完后,经纪人又打了一通漫长的电话,想来又是从哪得到了什么消息,乔以越被抓着念了大半个小时,直到第二天早上,她都还觉得有点头疼。

那我也没什么办法啊,她想着经纪人的涓涓教诲,不禁重重叹了一口气,随后举起手里的鸡蛋,朝碗沿嗑去,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事重重的缘故,这一下没把蛋壳敲开,而是直接把碗打翻了。

她“哎”了一声,连忙扶住在料理台上打转的碗,免得不小心掉地上,接着看了眼手里完好无损的鸡蛋,又叹了一口气。

觉得头疼,或许不单是因为庄楚唐的事,还因为今天轮到她做早饭——可能后者占的比重还更高一些。

她们正在录制的这个团体综艺,打着展现偶像真实生活的旗号,自然离不开日常的柴米油盐,正好观众也爱看这些家里长短,节目组为了往里面多塞些烟火气,就把做饭提上了议程。

考虑到她们还

有其他工作,便只安排她们轮流做早饭,为期一个月,一人四到五次,也不会太耗精力。

这对团里大部分人来说不算难事,再不济,随便煮点能入口的问题也不大。

乔以越不会做饭,以前没开过几次火,连煮泡面都是用微波炉,所以最初两次经她负责的早饭都是水煮蛋、面包和果汁,水煮蛋用的煮蛋器,面包是买的现成的,果汁倒是鲜榨的,料理机她还是会用的。

她觉得这样既方便有营养,可节目组觉得她这样作为综艺来说没什么吸引力,要她做一点有播放价值的东西,至少要用上电磁炉,以及不可以是煮开水泡面。

于是她只能起了个大早来做据说是操作最简单的煎鸡蛋,从磕鸡蛋开始学起。

原本她打算像美食电影里煎蛋一样潇洒地直接敲进锅里的,但她实践的时候,手一抖,整个鸡蛋连蛋液带壳都掉进了锅里,吃过这一次教训,她就不走捷径了,老老实实按照新手教程上来,先把鸡蛋打进碗里。

可就连这最基础、说是常识也不为过的第一步,她都没能立刻就顺利完成。

“视频上明明很简单……”她自言自语嘀咕道,然后模仿着教程里厨师的手法,单手握住鸡蛋再一次往碗上一嗑。

这次终于成功敲开了蛋壳,可力气太大了,碗沿深深地嵌进了蛋壳里,蛋清淌了出来,落到了碗外面,她连忙将鸡蛋掰开倒进碗里,好不容易大功告成了,她又发现几片蛋壳碎片也滑了进去,只能拿筷子去挑碎片,结果一不小心把蛋黄挑破了。

“啊……”她看着碗里混到一起的蛋液,懊恼地放下了筷子,散了的蛋黄没法重聚,她只能洗了洗手,去拿第二个鸡蛋。

第二个鸡蛋则是掰开时候就把蛋黄刺破了,大概是挂到了壳上,紧接着第三个,终于顺利进了碗里,下一部就是下锅——然后全粘在了锅底。

她为了避免出现手忙脚乱的情况,刚开火就把鸡蛋倒了进去,等锅热了,底下的蛋液也死死地贴在了

锅上,等她见情势不好,关火把已经不成样子、姑且称为蛋液凝固物的东西铲起来,底部都发黑了。

怎么会那么难啊?

她把那一坨烂糟糟的鸡蛋丢进垃圾桶,有点后悔在家时没多去厨房看看了。

还好为了这顿早饭,她特地让助理多准备了几打鸡蛋,不然冰箱里的库存肯定不够她挥霍。

“好嘞,下一个。”她握了握拳给自己打气,心想:万事开头难,多来几次就能掌握诀窍了。

就在她铆足了劲要再拼搏一次时,懒洋洋的声音忽地飘进她耳中。

“你在干嘛啊,那些鸡蛋和你有仇么?”

正要敲鸡蛋的手霎时顿住,她回头,发现蔡书虞正倚在门口,也不知站了多久,见她看过来,冲她笑了笑,然后轻轻打了个哈欠。

作者有话要说:  ((这就是蔡小姐喊庄小姐小庄的缘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