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92、出大事啦
 
“小米?”乔以越又一愣, 不过这次很快就反应过来,是在说那个莫西干头,只是她还是有点不明白, 要保密什么, 不过她还没说什么, 庄楚唐就絮絮叨叨开了口:“嗨呀我知道这事在你们啊不, 我们这行不允许, 但我和他都好多年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只要不暴露,也就没什么事吧。”

乔以越一头雾水听她说完, 终于抓到了重点, 惊讶道:“那个小米是你男朋友啊?”她还以为只是庄楚唐的酒肉朋友呢。

怪不得别人跑了他还不跑, 还自告奋勇去引开狗仔。

看她恍然大悟的模样,庄楚唐意识到自己当了一回自爆卡车, 脸色顿时一阵发青, 不过说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她也没法把乔以越的记忆给擦了, 只能懊恼地捂住脸,末了自暴自弃地坦白:“是啊, 在训练营的时候, 要不是他每天给我打气, 我才坚持不下来, 昨天也多亏了他发现了偷拍的,不然现在照片已经满大街都是了。”

庄楚唐虽然有人脉,可娱乐圈不止她一个有人脉,她家的关系还没那个通天的本事能堵住悠悠众口, 现在kiwi的竞争公司铆足了劲要打压n7,要是能买到成员的污点照,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现在光是口口相传,庄楚唐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影响,不要说真的有照片了。

“嗯,我不会说的。”乔以越点了点头,虽然心里还在诧异庄楚唐竟然有男朋友还谈了好几年的事,但这终归与她无关,她也没那个兴趣到处传播别人的私事。

偶像禁止谈恋爱算是行业的默认规矩,但人非圣贤,不是每个人都能压得住七情六欲,偷偷恋爱的偶像还不少,只要不爆出来,公司对此基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连公司都不会很强硬地干涉,乔以越自然管不着,她只要管好自己就够了。

晚上,综艺小分队回来了,显然,大家都知道了庄楚唐的事,但李一涵和kenzi都没说什么,这时候开口安慰只

会让人尴尬,她们给庄楚唐送了几盒从录制地点带回来的土特产,就算是安慰了。

蔡书虞则沉着脸把庄楚唐叫去了房间,关上了房门,两人在里面待了半个多小时才出来,出来时候庄楚唐耷拉着脑袋,一米七的高个子,缩得小小的,跟个霜打的茄子似的,颇有几分像被老师拎上讲台点名批评的小学生。

乔以越虽然没听到她们说了什么,但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庄楚唐多半是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看得她都忍不住想笑,不至于幸灾乐祸,但是被庄楚唐甩了那么久脸色,现在见她踢倒了铁板,难免有些乐,但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蔡书虞朝她走了过来,勾了勾手,然后去了她屋里。

很好,轮到她了。

她提心吊胆地跟进去,呼吸都不敢大声,生怕落得和庄楚唐一步田地,可进屋后,蔡书虞在这不算大的地盘上走了几个来回,时不时瞥她一眼,就是不说话。她被盯得心里发毛,终于按捺不住,硬着头皮问道:“小虞,你是要和我说什么吗?”

蔡书虞站定了,皱起眉头,又把她看得一阵心惊肉跳,下一秒,她便听到蔡书虞叹了一口气,随后脸就被两只手啪地拍住,用力揉了几把。

“你真笨啊!”与此同时,蔡书虞终于开口,声音听着有些恨铁不成钢。

“什么呀?”她连忙挣脱出去,警惕地护住脸,心想:蔡书虞要是生气想锤人,锤她哪里都可以,只有脸,绝对不行。

“这你倒是知道紧张,昨天怎么不知道?”蔡书虞看她这副戒备的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就说你这人平时最懒得折腾,怎么会想到去鼓捣驾驶座。”

“也没那么懒得折腾吧……”乔以越小声辩解道。

“我没说这个!”蔡书虞狠狠瞪了她一眼,瞬间把她好不容易冒出的一点抵抗之心拍成了灰,散得干干净净,之后,蔡书虞安静下来,像是在给她留一点反思时间。

她惴惴不安地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蔡书虞再度开口。

“下次,再有这种事,你别掺和了,把自己搭进去。”约莫是已经发完了火,她这会儿口气已经缓和了许多,交代的话和昨天翁品言说的差不多,只不过比起翁品言的直来直去,她神情里多了一丝复杂和抱歉。

叮嘱完,她又说:“不过啊,我还是要谢谢你,我没什么兄弟姐妹,她就跟我妹妹一样,虽然是她自己捅了娄子,但我也不想见她遇到什么麻烦,我都听说啦,这次多亏了你。”

乔以越点了点头,正想说点客套话,还没开口就被打断了。

“但是!”蔡书虞一字一顿,咬得格外重,同时伸出一根指头摆了摆,“不能有下次了,她再没轻没重苦果自己吃去,你可别再犯傻了,还开车,撞消防栓了怎么办?”

“嗯嗯。”乔以越当即点头如捣蒜,随后,手被轻轻握住了,她抬起头,对上蔡书虞的目光,柔柔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看到了一汪清泉。

“昨晚,你没害怕吧?”

她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却又“嗯”了一声,说:“一开始其实有点慌,不过离开那里后就没事了。”

“那就好。”蔡书虞总算放心了点,接着又说,“庄楚唐那,我已经教训过她了,还警告她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以后她要是再敢对你不客气,我扇她。”

看她又摆出了凶巴巴的脸色,不过是对其他人,不是对自己,乔以越就没什么心理压力了,她笑了笑,把早上的事告诉了蔡书虞:“她和我说过谢谢了,还给我做了舒芙蕾呢。”

“哼,算她识相。”蔡书虞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只是很快又嘟起嘴,换上一张委屈兮兮的表情,“说起来,你都没开车载过我呢。”

“啊……”乔以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想:怎么连这个都计较,刚刚不还说我会撞消防栓么?

正当她打算装死蒙混过关时,蔡书虞的小手指已经靠了上来,勾住她的拉了拉,一本正经说:“那就一言为定,下次你要带我兜风。”

她这下出其

不意,乔以越躲都来不及,只能愣愣看着她拉完钩,然后眯起眼,得意地笑起来。

这是霸王合约吧?是霸王合约吧!

但见蔡书虞心情终于好了点,乔以越便不想扫她的兴,只能闷声闷气地乖乖答应下来。

庄楚唐的事闹了好多天才消停,竞争公司想趁机拉整个团下水,虽然没有照片,但还是买了很多营销通稿。

若只有这件事,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偏偏以前庄楚唐从来没有什么偶像职业操守,时常语出惊人,那些发言统统被拉出来一一批判,更严重的是,她的小号还被扒了出来,小号上抱怨了几次工作,还晒各种奢牌,当即被指责为拜金以及不敬业。

原本她的形象一直不错,这下可以说是栽了个大跟头,被口诛笔伐了好一阵子,其他成员也都不同程度受波及,首当其冲就是蔡书虞,她和庄楚唐绑得很紧,庄楚唐形象受损,她自然难逃连坐。

要不是当时她在宁波录节目,恐怕对手公司无中生有也要捏造出几个目击者指认一下她。

只能说万幸,没有照片或者录像证据,公司对于纵容饮酒之类指责概不回应,只让庄楚唐对小号上的不当发言做了澄清和道歉。

闹得最凶的几天,庄楚唐的社交账号都被公司接管了,她本人则被勒令不得随意外出,乔以越身为当时唯一在本市的成员,遭受了不少猜忌,不过有她那些朋友私下给她澄清,倒也没出什么岔子,但为了保险起见,她这些天同样足不出户,每天和庄楚唐一起看电视、打游戏、录点舞室vlog之类。

这和她以前的生活没什么不同,最大的区别就是庄楚唐不再对她吹胡子瞪眼了,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口一个“越越”叫得亲热无比,还很殷勤地给她烤小饼干,比在训练营那会儿还热情。

大抵是吃一堑长一智吧,现在被骂成这样,她才猛然意识到决赛夜那天根本不算什么,而乔以越确实以德报怨帮了她一把,她哪里还好意思甩脸色,这些天绕着乔以越打转,颇有点想补偿的意

思。

蔡书虞倒是一肚子意见,她前阵子忙得脱不开身,这几天正好能休息两天,本来还打算尽地主之谊带乔以越在上海到处逛逛,结果乔以越不好出门,她那些规划全落了空,只能气呼呼叫上小姐妹再去血拼了一通,顺便给队里每人买了套衣服——庄楚唐除外。

“你说我们的时间怎么就总凑不到一块。”

晚上乔以越和庄楚唐席地而坐打游戏,蔡书虞坐她后面搂着她,下巴搁在她脑袋上,满腹牢骚说都说不完。

“也就这几天,可以下……”庄楚唐盯着屏幕,想也不想就接了一句,没说完就被蔡书虞凶了。

“你闭嘴,也不看看是谁惹的麻烦。”蔡书虞剐了她一眼,“提到我就有气,早和你说了,酒量不好在外面就少喝两杯,这次要不是有小米和小越,现在你人都不知道在哪呢!”

“对不起。”庄楚唐立刻乖乖道歉,虽然她个子高,长得凶,但是在蔡书虞面前,就是只纸老虎。

这几天和庄楚唐待一起久了,乔以越也把来龙去脉搞清楚了。

那个小米,叫米鸿飞,是一个地下乐队的贝斯手,也是庄楚唐的男朋友,两人是高中同学,那时候就交往了,彼此是初恋,庄楚唐成天夜不归宿,就是看他演出去了。

这某种程度上也算有点颠覆她的认知,她看庄楚唐平时总老不正经的,还以为她是感情经历很丰富那种,没想到竟然从初恋走到现在,这放一般人身上都听罕见了,更别说花边新闻遍地都是的娱乐圈了。

不过她转念又想,蔡书虞长得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换男朋友却像换衣服一样频繁,最长那段也只持续了七个月,由此可以看出,感情这个事确实不能以貌取人,

等这场风波尘埃落定,第二张团体专辑已经提上了议程,与此同时,艾回内部稳定下来,终于能够分出精力去照顾一下合约捏在星云手里的两人,乔以越零零星星有了点团体活动以外的工作,虽然只是些短期小企划,不过和前面的无所事事相比,好了

不少。

二专发布后,随之而来的是另一批密集的团体活动,临近年末,各类晚会层出不穷,加上个人活动,几乎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

工作有点起色后,乔以越和蔡书虞的见面机会就越来越少了,两人几乎没有什么重叠的活动,只有团体活动或者行程间隔回公寓落脚时才能短暂见上一面,时间仓促,顶多只够一起吃个饭,蔡书虞那个带乔以越玩的机会彻底没了下文,她对此一直怨念颇深。

“看起来要到过完年才有时间了。”化妆室里,她看了眼排得密密麻麻的行程表,幽幽叹了一口气。

成团快半年了,个人资源已经陆续开放,她的团队有意在年后让她进剧组。

限定团前半年是黄金时期,等热度高峰过了,后面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她在歌舞方面不占优势,为了以后的长远规划,手里必须要多一些影视存货才行。

东篱影视已经和星云娱乐交涉过,星云看中她在影视这块的潜在号召力,双方谈得还算顺利,不过毕竟团体利益第一,她进组的置换条件就是一堆综艺和小分队活动。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几天休息,她这两个月可以说是脚不沾地,就算回了上海,都不见得能回公寓,只能住活动场地附近的酒店。

连玩手机,都是忙里偷闲,趁着化妆师给她做造型的时候看一会儿,而群消息她已经忽略很久了,只有找她的,她才会去看一眼,其他时候都是看一眼几百条未读的提示,然后直接关掉。

今天也没什么有趣的新闻嘛,她百无聊赖地一次又一次往下拽动页面,比起浏览信息,更像纯粹在打发时间。

就在她打算放下手机时,突然跳出来一条更新。

是乔以越发了一个vlog。

标题是:去迪士尼看烟花啦。

作者有话要说:  不说了,我已经在害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