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95、不知者无畏
 
乔以越还是第一次与人发生这么激烈的争执, 虽说比起蔡书虞肉眼可见的怒火中烧,她的反应可以用平淡来形容,就算是心情最恶劣的时候, 她也没有口不择言, 而是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强调她认为的“道理”。

但是生硬的语气, 紧绷的脸色, 眉宇间隐隐透出的恼火, 以及最后打断蔡书虞强行结束话题的行为,与以往面对冲突时的她相比,确实称得上是“激烈”。

所有对她稍有了解的人,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漂亮, 第二印象就是脾气好得出奇, 别说和人吵架了, 就是大点声都很少见,就算是催人练舞的时候, 态度都很温和, 所谓逼人练习, 也就是跟在人家后面不厌其烦地打商量罢了。

曾经有次活动中, 有人仗着自己人气高一点,公然给她难堪, 她只一笑置之, 出道后她人气上来了, 再遇到那个人, 也还是客客气气的。

要是这时候传出消息说她和蔡书虞吵了一架,她那些朋友肯定会觉得是哪家无良小报又在造谣。事实上,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要不是她脑子很清晰, 没有一丝一毫的含糊,恐怕她都要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个噩梦。

而她还宁可是自己做了个噩梦。

一场争执下来,她只觉得身心俱疲,到后来都不大清楚两人到底在争什么了,只记得蔡书虞一直在很生气地大吵大嚷,要是房子隔音差点,房顶都能给掀翻,而她自己心情也很差,为了能在蔡书虞尖细的嗓音中抢得一点主动权,她不得不拔高了声线,嗓子都有点疼了。

等结束后再回想起来,她便失了一时上头的恼火,只剩下无尽的懊悔和烦躁,巴不得什么都没发生过,甚至还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去找蔡书虞了。

如果不去找蔡书虞,就不会吵起来了,她至少能安生度过一晚,不至于连回去路上都心烦意乱的,鼻子上还冒了个痘,早上涂了半天才遮掉。

她一晚上都没睡好,在飞机上,她试图合眼小憩一会儿,可是一闭眼,就全是蔡书虞

气势汹汹的质问,尖针似的,扎得她耳朵都要疼了,最后,她只能随便翻出一个重金属歌单,让耳机里激荡的节奏盖过那些缭绕不散的噪音。

接下来她还有个直播以及一场商演,为了不影响上镜效果,她一回去就去做了套按摩,再去吃了点甜的,总算洗去了旅途的疲惫,也熬过了最烦躁的时段。

一连忙了好几天,等商演结束,她终于得以喘一口气,回公寓后,她坐在沙发上放了一会儿空,便不由自主再度审视起那场已经过去一个多礼拜的争执来。

这些天,蔡书虞看起来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几次公开亮相都笑得很开心,社交平台上的更新也没什么异常,开朗、活泼,字里行间都带着甜。其他队友看起来也没有察觉丝毫异样,前天kenzi和蔡书虞一起商务活动,结束后两人一起吃了饭,还拍了视频传到了群里,蔡书虞和大家问好,眉梢都挂着笑意,怎么看都是心情很好的模样。

乔以越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丝毫那日盛怒的影子,仿佛那场争执真的只是个梦。

真是梦就好了啊,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但是看了眼定格在上个礼拜的聊天记录,她就摇了摇头,将这个期盼归类为痴心妄想,然后丢进了垃圾桶。

自那天起,蔡书虞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她要自上而下翻上好一会儿,才能各种消息下面找出“子非虞”那个号,她有考虑过再和蔡书虞聊聊,但是几次起意,最后都不了了之。

她始终不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反而觉得蔡书虞因此影响拍摄才不占理。

其实她可以为自己和别人去迪士尼的事而道歉,哪怕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因为这在她看来无关紧要。就算要她保证以后不和其他人一起去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她对迪士尼没什么执念,再说其他可玩的地方很多,少一个备选没什么大不了。

但是和工作相关的,她说什么都不会让步,可要是再次提及这个话题,免不了会绕到这上来,最后难保不会演变成另一场争执。

光是想象那场

景,她就头疼了,实在不愿意再经历一次了,于是联系蔡书虞的事就这么一拖再拖,等拖得久了,就算终于鼓起了勇气,也似乎变得没什么必要了。

蔡书虞看起来不像受了影响的样子,这会儿去旧事重提,说不定反倒弄巧成拙。

还是等等再看吧,她揉了揉脑门,仰躺到沙发上,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不觉又叹了一口气。

“越越,怎么啦,胃疼?”

突然,庄楚唐的声音冒了出来,她收回目光,就看到庄楚唐从沙发后面探出半个身子,朝她低下头,见她没立刻答话,便伸出手,看起来像是打算替她揉揉肚子。

“没有。”她连忙坐正。

“哦,那就好。”庄楚唐绕到前面,打开电视,然后在她身边坐下,出了那事之后,她就收敛了不少,没工作时候就乖乖待在家里,尤其是晚上,再不到处乱跑了。她看了一会儿电视,突然扭头看了一眼乔以越,又问:“真的没事吗,菜小鸡胃痛时候就和你一个脸色,像要吃人一样,你别逞强啊。”

“真的没有。”乔以越摆了摆手,心里则寻思道:要吃人是什么形容啊,我现在脸色很吓人吗?

她回想了一下蔡书虞胃痛时候的模样,便不禁干笑了两声。蔡书虞不舒服的时候就会板着脸,大抵是她平日里总是在笑,所以当笑意荡然无存时,反差之下便显得格外阴郁。

那确实有点吓人了,她暗暗嘀咕道,随后,因为庄楚唐随口一句,好不容易转去别处的思绪又扯回到蔡书虞身上,她心里不禁浮现出几分挫败,但她想到以庄楚唐和蔡书虞的交情,自己想不懂的事,庄楚唐说不定就能懂,于是小心翼翼问道:“小庄,问你个问题,可以吗?”

“行啊,你说,别说一个,十个都可以。”

“假如啊,我说假如,我们现在约好了一起去某个地方玩,比如说公园,游乐场什么的,但是后来你很忙一直没抽出时间,正好我另外有个朋友也想去那个地方,我就陪她一起去了,你会生气吗?”

“不

会啊。”庄楚唐想都没想就抛出答案,一脸理所当然,“为什么要生气啊,没时间也没办法嘛,反正那地方又不会跑,下次等我们都有时间了再一起去呗。”

“就是啊……”乔以越连连点头,无比认同,心想:看来不是我的问题。

“为啥突然这么问?有人因为这个生你的气了么?”庄楚唐好奇地看着她,见她没否认,便觉得自己猜对了,顿时愤愤不平起来,“不会吧,什么人啊,神经病吧!”

“没没没、没有!”眼见庄楚唐一副要为她打抱不平的架势,乔以越连忙拦住她,“没有的事,我就……就这几天网上看到的,就问问你。”

“那就好。”庄楚唐点了点头,可紧接着却继续叮嘱起来,像个护崽的老母鸡,“不过我可和你说啊,你要是遇到那种人,千万别太好说话了,有些人就是蹬鼻子上眼,就得怼他,不能给他面子,怼死他,不然他就逮着你欺负……”

“好了好了,我去叫外卖了,你饿不饿,我帮你带一份。”见她越说越起劲,乔以越真的怕了,赶紧找个借口打算脚底抹油。

只是还没走开,就被庄楚唐拽了回来:“不是,我等下要出门,要不你陪我一起呗。”

“出门?”乔以越看了眼时间,见现在都傍晚了,心里顿时一紧。

“诶不是,你别这么盯着我,我又不是出去干坏事。”庄楚唐看出她的戒备,连忙解释,“就是菜小鸡生日快到了,我得给她买礼物,马上我要去西北种树了,就这几天有时间,得赶紧,你这不也没事,就和我一起去呀,顺便给我做个参考,菜小鸡总和我夸你品味好呢,你帮着挑一下,免得她又嫌我选东西没审美。对了,你正好一起买了啊,你肯定要送她礼物的吧,菜小鸡很重视生日的,你要是没准备礼物,她肯定拆了你屋子。”

庄楚唐下个行程是去西北参加一个公益性质的综艺,断断续续差不多要录大半个月,她怕回来再去选礼物来不及,就想出发前就买好。

经她一提

,乔以越才想起蔡书虞的生日就在下个月,她这人没什么仪式感,连自己的生日都能忘,别说是其他人的了,这时记起有这回事,顿时一阵后怕。

要是庄楚唐不提,她估计真的忘了,那就糟糕了,她生日时候蔡书虞送了她礼物,她要是没回礼,蔡书虞多半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又是一地鸡毛。

可她又想:那是之前了,现在其实也不好说,因为蔡书虞已经在生气了。

说不定送了礼物还被丢回来呢。

但想归想,她还是和庄楚唐一起出了门,陪她逛了一晚上,最后庄楚唐挑了个包,她买了条手链,价格和蔡书虞送她那支签字笔差不多,结结实实放了一把血。

她都是后来收拾行李时才发现那只签字笔蛮贵的,还好她现在工作有了点气色,虽然没日进斗金那么夸张,但偶尔奢侈一把还是承担得起,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能送蔡书虞点什么。

回去后,她把礼物收好,顺便思考起该怎么送出去的问题,她很担心,万一有个字语气没摆正,蔡书虞会当着她的面直接扔了。

就在这时,段小玫的电话来了,要她准备一下,明天去参加一档节目的面试。

作者有话要说:  庄小姐,真正的勇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