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99、就不说话
 
十二月中, 《舞台风暴》第一阶段的录制暂告一段落,下一阶要一月才开始,在忙了一个多月后, 乔以越终于稍得喘息, 抽时间回了公寓一趟。

其实前四期的实际拍摄时间加起来也才一个多礼拜, 但这类竞技类综艺, 在正式录制前需要大量的训练, 舞台上三分钟的表演,舞台下要练上好多天,虽然录制地点就在上海,但和公寓隔了江, 算上堵车, 开车要两个多小时, 所以这些天她一直都住酒店,没怎么回去过。

这档节目是kiwi下季度的重头戏, 星云一开始就很看重。而在吴子萱和王若霖的事爆出之后, 节目因为王若霖受到了更多关注, 这件事对王若霖来说是灾难, 但是对这个节目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流量入口,就像当初蔡书虞和汪泽城之于《最优的偶像》一样, 眼见节目的关注指数直线上升, 并甩开第二名一大截, 星云便愈发重视了, 特地租了一个舞室,供吴恺元和乔以越练习,叮嘱她们务必要好好发挥,节目开播后一旦火了, 她们也好抓住机会把名气打出去。

限定团的发展黄金期是成团后前三个月,之后便会不可避免地面临热度下降、粉丝流失等问题,n7成团已有半年,目前正面临从巅峰期下落的问题,如果无法采取有效手段尽可能地维持人气,等过了年,新节目、新艺人雨后春笋般冒出,她们的竞争力就会大打折扣。而这次的节目因意外获得了远超预期的关注,便成了星云眼里的机会。

录制开始后,星云就打点好了关系,以保证吴恺元和乔以越能顺利进入单人pk阶段,但光有公司努力还不够,她们本人也要好好发挥才行,不然就难逃被人嘲笑的下场。

“要努力拿下冠军啊。”经纪人这么说。

不过乔以越心里清楚,虽然这些漂亮话是对她和吴恺元两个人说的,但和她并没有多大关系,冠军候选是绝对轮不到她的。

所有节目都有剧本,背后都有公司博弈,《舞台风暴》自然不例外,原本节目拟定

的最终对决多半发生在王若霖和吴恺元之间,两个团队都在极力争取,现在王若霖出了事,那吴恺元现在已是势在必得。

她的参与只是个意外,但既然已经参加了,那星云也不会放过招揽人气的机会,所以才会提供设施齐全的舞室和专业的指导团队,让她在第一阶段也可以好好发挥。但到了单人环节就不好说了,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玖圣现在是kiwi子公司,这样宝贵的机会星云肯定不会让给她,艾回又不怎么管她,第二阶段,她能走多远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但就算对此心知肚明,她依旧兢兢业业地完成了每场表演,公司博弈她没有能力左右,只能力所能及地做好自己能做的。

接下来,就看一步走一步好了,她这么对自己说。

她是早上回去的,客厅里,庄楚唐和kenzi正在看电影。

庄楚唐在前几天结束了那个公益节目,回上海后大抵是终于有了其他娱乐,就不再缠着她打听八卦了,让她着实轻松了不少。她在客厅和两人聊了一会儿,就回房睡觉了。

其实蔡书虞也在家,她回来后,庄楚唐还朝楼上喊了一声,但蔡书虞没出来,庄楚唐就说估计还在赖床,她“嗯”了一声,心里悄悄纠正道:也可能是不想见我。但看庄楚唐和kenzi都神色如常,不像知道什么的样子,她便没说什么。

她睡了大半天,临近傍晚时起床,化好妆,收拾行李就又准备出发了。

接下来,她要飞广州参加一个时尚盛典,等那结束后,才能真正休息几天。

下楼时庄楚唐和kenzi已经不在了,她坐在沙发上等助理,助理比预定时间晚了一会儿才到,进门时慌慌张张的,她安慰了一句:“不急,时间还早。”

出门前,庄楚唐突然蹬蹬蹬跑下来,见她还没走,就连忙喊住她,问:“越越,后天晚上你有没有时间啊?”

说话时她脸上挂着一幅莫名其妙的表情,把乔以越看得都糊涂起来:“后天是下午的飞机,

晚上应该有时间吧,怎么了?有事的话我也可以改签早一点的。”

时尚盛典是明天晚上,从八点到十点,之后她就没事了,如果要赶时间,甚至可以当天晚上就回来。

“改签就不用了。”庄楚唐紧张地瞥了一眼楼上,贴近她悄声说,“后天是菜小鸡生日哇,你忘啦?”

“啊……”乔以越一愣,随即愁眉苦脸地轻轻敲了下脑门,说,“是差点忘了,不过现在记起来了。”

她这几天都忙昏头了,哪里还能记那么多,况且成员生日这种事,就算她忘了,助理也会提醒她。成团后李一涵、吴恺元、彭诗怡相继过了生日,她都在社交平台上发了日祝福,即便她压根不记得她们的生日都是哪一天。

庄楚唐翻了个白眼,露出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随后说道:“后天菜菜开生日会,你有时间,那总要来的吧?她之前在群里发了邀请,就你没回,所以我来问问。”

她这么一说,乔以越连忙翻了翻群聊记录,果真找到了蔡书虞在群里发的电子邀请函,那时候她应该在练舞,所以没看到,后面群消息又太多了,她也没有一一过目的习惯,毕竟真有事的话肯定会单独找她的,不至于漏了什么,就略过了。

“啊,我没看到。”她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后天晚上,我会去的。”

“那就好,我就说嘛,我们越宝一定是没看到。”庄楚唐笑嘻嘻搂了她一把,“等你哟。”说完就挥了挥手,回房去了。

一回屋,不冷不热的声音就窜进了耳朵里。

“和她说了么?”蔡书虞边玩手机边头也不抬地问她。

“说了啊,她说她会来的,之前她就是没看到你发的邀请函,才没回你。”庄楚唐看了她一眼,不禁再度露出刚刚去找乔以越时那副莫名其妙神情,“话说你那么在意你干嘛不自己去问?”

之前她和小米正在煲电话粥呢,突然被蔡书虞打断,让她去问乔以越参不参加生日会,她从

小被蔡书虞使唤惯了,也没多想,就下去问了,现在才反应过来,蔡书虞这有手有脚的,就几步的楼梯,怎么就不自己去。

“什么在意,谁在意啊?”蔡书虞瞪了她一眼,“我就确定一下而已。”

“那你自己去确定啊。”

“懒得走。”

“小蔡姐,手机就在你手里,打个电话,还要我教吗?”庄楚唐拧起眉盯着蔡书虞看了一会儿,眼里的疑惑更深了,她虽然神经大条,但是和蔡书虞认识得久,多少能摸清点蔡书虞的脾气,前阵子蔡书虞对八卦兴趣缺缺的样子她就觉得不对劲,但那时候她以为是太忙了累的,可现在找乔以越问个话都不肯自己去,怎么看都不止是累的问题了,倒像是对乔以越有意见。

蔡书虞喜怒无常的,对别人有意见是家常便饭,可平日里都只有她欺负乔以越的份,乔以越没对她有意见就不错了,反过来怎么想都不可能,况且这阵子两人都没怎么见面,哪里有机会闹矛盾。庄楚唐想来想去,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喂,我说,菜小鸡,你该不会是因为你们两粉丝吵架的事,生气了吧?”

上个礼拜,那个解谜综艺里乔以越参加的那期播出了,最后蔡书虞的操作惹来不少议论,有人觉得是综艺效果笑笑就行了,也有人觉得她做得有点过分。而宣布结果时,镜头里乔以越的脸色不大好,和蔡书虞的兴高采烈形成了鲜明对比。于是乔以越的粉丝就不满了,再加上当初分房乔以越疑似被抢了房间的事,新仇旧恨,免不了阴阳怪气几句,而蔡书虞的粉丝自然要捍卫她,便反呛了回去,这么一来一回就上升成了口角,整整吵了两天才消停。

但这话刚说完,庄楚唐就觉得有点站不住脚。

粉丝吵架对她们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了,半年来,大大小小的争端发生了好多次,尤其是蔡书虞和吴恺元的粉丝,从出道那天就开始吵,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看架势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了,而蔡书虞

的死忠粉丝不及吴恺元,所以每次都是她被骂得体无完肤。

有时候庄楚唐都看不下去,跃跃欲试要开个小号帮她骂回去,但每次都被蔡书虞制止。蔡书虞在有些地方斤斤计较得要死,在这事上倒是很大度,根本不把粉丝骂战放在眼里,她直说这些粉丝口水战对她没有任何影响,也不会耽误她赚钱,庄楚唐与其惦记这些还不如去给她买几个包。

乔以越的粉丝可比吴恺元的少多了,骂得也远没那么凶,蔡书虞之前都不在乎,这次怎么可能放心上。

果然,蔡书虞又瞪了她一眼,不满地说:“以为我和你一样啊?”

“得得得,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庄楚唐连忙举手投降,和乔以越怄气那事她想起来就害臊,恨不得挖个坑给埋了,哪里经得住提,赶紧揭过去,只是她还是很奇怪,于是消停了一会儿便又问,“那你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对越越有意见啊?”

“你想多了。”蔡书虞没好气地丢下这么一句,就继续看手机去了。

庄楚唐讨了个没趣,正想找小米抱怨几句,可突然听到蔡书虞叹了一口气,慢悠悠说:“她之前答应要和我一起去迪士尼的,结果转头就和别人一起去了,我当然要有意见的。”

“这话我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庄楚唐抓了抓头发,忽地想到了前阵子乔以越问她的问题,顿时倒抽一口冷气,“那个——”

神经病就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