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103、闲暇
 
乔以越在医院住了一晚, 蔡书虞陪了她一晚,对此她有些过意不去,但说么蔡书虞都不肯回去, 她也没办法, 只能如往常一样让出半个床位, 然后说:“那你不要乱动啊, 我脚还没好。”

“你还知道脚没好啊?”

话音刚落, 就被蔡书虞凶巴巴瞪了一眼,她立刻不敢说话了,可是随后蔡书虞却去让护士把看护床位收拾出来,合衣躺了上去, 干巴巴丢下一句:“我睡这就好了。”就不说话了。

“小虞?”过了一会儿, 乔以越轻轻地喊了她一声, 等了一会儿蔡书虞都没理她,也没动一下, 看起来就像已经睡着了一样, 她忍不住心想:奇怪。

蔡书虞睡觉很挑, 医院临时收拾出来的看护床位硬邦邦的, 被褥上都是消毒水的味道,不怎么挑剔的乔以越都觉得不太习惯, 她不知道蔡书虞怎么就能立刻睡着的, 明明以前总是挑三拣四的, 连抱枕大小都有严格要求, 必须要等身大才行,而医院里自然不会替她准备那么周全,那张床上就一个枕头,正好好被她枕在脑袋下面, 乔以越还是第一次看蔡书虞睡觉那么规矩,打量的眼神里不禁多了几分新奇。

她猜蔡书虞说不定是装睡,但是也说不上缘由,只隐约这么觉得。

哭完后,蔡书虞就一反常态地安静,乔以越本以为自己会被抓着好好审问一番,谁知蔡书虞只扭扭妮妮就一个多月前的争端向她道了歉,之后就不怎么说话了,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一会儿去喝水,一会儿打电话,就是不怎么和乔以越说话,就算开口,也只言简意赅问她渴不渴,要不要吃水果之类。

要不是蔡书虞始终不离开病床,还在医生来的时候刨根究底问了好久,乔以越都要以为自己又不小心惹她生气了。

可能是哭过后觉得不好意思?她想起蔡书虞哭完后红扑扑的脸和别扭拧巴的态度,姑且找了个看起来可能性高一点的理由,毕竟蔡书虞一向要面子,当初怕黑都不肯说,怕被笑话,刚刚在她

面前情绪失控,之后举止有点反常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蔡书虞不和她说话,她也没法探究自己的猜想到底对不对,又因为实在太累了,思绪漫无目的地四下游荡了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的时候,她依稀听到了些细微的脚步声,靠近,走远,又靠近,接着就消失了,随后,头发被轻轻拨弄了几下,几根头发划过鼻尖,有些痒,她晃了晃脑袋,重重哼了下气,想吹开那几根头发,可一动,就觉得身子重得像铁块似的,她微微睁了一下眼,却么都没看到,只看到一片黑漆漆,等她挣扎着睁开眼,却发现天已经亮了。

啊,原来是梦,她缓缓坐起身子,正想伸个懒腰,可才抬起手,就忽地一愣,只见床边趴着一个人,脑袋枕在手臂上,一点一点的,似乎正处在半梦半醒中,那正是入睡前好端端躺在对面床上的蔡书虞。

“怎么跑过来了……”她觉得有些好笑,探过身去,先揉了揉蔡书虞的头发,然后手顺着发丝纹理往下,落到蔡书虞后颈,手指在那轻轻点了几下,“小虞,起来啦,这样肩膀会酸的,困的话上床睡啦。”

这是她平时喊蔡书虞起床的习惯动作,蔡书虞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呢喃,缓缓睁开眼,与她的目光对上,然后一瞬停顿了。

她以为蔡书虞接下来会和以前一样,闭上眼并嘟囔一句:“再五分钟。”就继续去找周公下棋,正想劝她要睡也先上床,没想到下一秒蔡书虞猛地瞪大了眼睛,然后蹭地蹦了起来。

一起身就“哎哟”一声捂住了肩膀,脸色跟着一白,想来是这么别扭地趴了一晚身子吃不消了。

乔以越连忙想给她搭把手,可手还没伸出去,就见蔡书虞兔子一样蹦得老远,说:“我去洗脸。”接着就冲进了卫生间,砰地关上了门。

正巧翁品言进来,看到这一幕,打趣道:“哟,蔡小姐这是怎么了,怕被我看到素颜吗?”

“不知道……”乔以越摇了摇头,但很快就慢吞吞加了一句,“她素颜

没么好怕的呀,皮肤挺好的。”

蔡书虞和她一起睡的时候,她每天醒过来就能看到蔡书虞的素颜,虽说不能和妆后那种毫无瑕疵比,但在乔以越见过的人里,算是很好看那类了。

“啧,小孩子,不识人间疾苦,这不叫皮肤好,叫经历少。”翁品言摸了摸自己的脸,酸不拉几丢下这么一句,接着就转回正题,弹了下乔以越的膝盖,问,“脚还行么,能走路?”

乔以越抬了抬脚,动了动,然后点了点头:“走路可以的。”

“那就行,收拾一下,走吧。”

“去哪啊?”

“回节目啊,还是你要退赛?”翁品言将手里的文件丢给乔以越,“看看。”

“等等!”这时,蔡书虞冲了出来,脸上湿漉漉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像刚刚把脸扣进了水池似的,“她脚还没好,你还想她回去跳舞?她不能回去。”

“怎么?蔡小姐有意见?可我记得蔡小姐也不是我们艾回经纪部门的啊,还是你现在想跳槽啊?也不是不可以,可以先从助理开始。”翁品言嗤笑一声,接着走过去,拍了拍蔡书虞的脸,嘴里又“啧”了声,“唉这皮肤真的不错,羡慕,大小姐是不是用的保养品也是特别贵的那种,才会这么滋润。”

“你……我……”蔡书虞懵了,以前从来都是她对别人阴阳怪气,这回遇到翁品言这上句夹枪带棒下句就仿佛真的在讨教还顺势上手的做派,哪里招架得过来,愣了好一会儿,才惊叫了一声,然后几步跨到刚下床的乔以越身后,把她往前一推挡在了自己面前,接着越过乔以越的肩膀,凶狠地朝翁品言瞪去,“你干嘛啊,小心我告你职场骚扰啊。”

乔以越连忙捏了捏她的手,让她不要紧张,然后抱歉地对翁品言笑了笑:“翁总,小虞她刚睡醒,没么,我这就整理一下。”

“喂!你真要回去啊,脚不要啦?”蔡书虞拉住她。

“蔡小姐,现在有十几家媒体等着采访她。”翁品言指了指乔以越手里的文件,“请问你可以不要耽误我们

工作吗?而且第八期直播是在下周,她现在就是想去跳舞也没场地,再者,她是艾回的艺人,公司比你更关心她的身心健康,还请相信我们的专业素养。”她瞄了眼蔡书虞,“蔡小姐还有么想问的吗?”

“哦……不好意思。”知道自己闹了个乌龙,蔡书虞脸红了红,随后她担心地看了眼乔以越的脚,又问,“那她接下来还继续比赛吗?”

“目前我们没有退出的打算,不意外的话,决赛会如期进行,但是……”她看蔡书虞想说么,先一步加重语气,“我们已经和节目组保证过了,前一次的情况不会再发生,毕竟他们也不想闹出工伤事件,而我们呢,当然会以艺人的身体为重,就这点,双方已经愉快而友善地达成了协议,接下来,乔以越的脚只会越来越好,除非她自己找死。”

听出最后那句话的威胁意味,乔以越当即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得了翁品言的保证,蔡书虞总算放下心,然后就和另外两人告别,自己先回去了,临走前不忘警告了乔以越十七八次。

“你要是再不顾死活,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好的,不会了,一定。”乔以越恨不得指天发誓,好不容易稳稳当当送走了蔡书虞,她稍稍松了一口气,接着打起精神,开始认真听翁品言讲一会儿采访的注意点。

昨天表演一结束,她就来了医院,所以还不太清楚目前的情况,但是她觉得说不定挺不错的,从翁品言讲几句就忍不住笑一下的表现来看,至少不像是得了么坏消息。

情况确实不错,或者说,远远超出预期。

她那支舞,刚表演完就引起了激烈反响,那时候,艾回还没有采取任何营销,各大平台就热火朝天议论开了,然后滚雪球似的,顷刻间就铺天盖地哪里都是,尤其是在吴恺元的表演结束后,后一场各方面都略显普通的表现愈发衬托出前一场的超凡脱俗。

虽然星云早已联动媒体下了大手笔做营销,但是反响寥寥,只靠粉丝刷,自然是比不上路人争相传阅的,这也

是节目组最终决定把优生名额给乔以越的原因,差距太过一目了然,在直播还没结束时乔以越的搜索趋势就遥遥领先了,节目组可以暗箱操控现场票,却没有办法强行扭转大众印象,便只能顺水推舟了。

当然,这样的结果离不开翁品言的出力,在她不遗余力的斡旋之下,乔以越终于得到了公平竞技的机会,否则,单人环节一开始,她就已经被淘汰了。

在乔以越准备的时候,翁品言一直在和节目组协商,而林瑜也是她找来帮忙的,评审团除了薛歆雅,还有有几位与他私交颇深,由他出面,星云那边就不太方便内定选票了。

而在和吴恺元竞争时,如果双方旗鼓相当,那节目组多半会倾向于选择吴恺元,可偏偏这场乔以越大放异彩,除了星云早已联系好的两个评审外,其他人都毫不犹豫将票给了她,薛歆雅还直接在自己主页上分享了乔以越那场录像,称这是很美丽的舞蹈,自己深深被打动,并且旧事重提,把当初在第一次名次发布时介绍乔以越的话放了上去——不管是谁都可以非常的坚强,努力会得到应有的回报。

乔以越用自己的出色发挥,直接锁定了结局。

不久之后,她在后台晕倒,带伤上场的事传了出来,艾回那边立刻和节目组展开了交涉,然后双方达成一致,将这件事作为节目的宣传重点。

不过也因为脚伤的缘故,乔以越在最后一期决赛中遗憾落败,只是那时候,结果是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她忍着伤痛贡献出了一次卓绝的舞台,又在一场体面的表演中谢幕。这已是最好的故事。

美好的品质总是令人欣赏,她的脚伤让这场表演变成了带有故事的表演,添加了些许曲折和悬念,又因为本身经历紧贴主题,所以令这支舞愈发扣人心弦,而结局的遗憾令整个过程蒙上了一层残缺的美,反倒让那场表演更完整了。

陨落、死亡,始终心怀希望和热情,整个过程都在熠熠生辉,无关结果。

这也是艾回和节目组一致协商的决定,虽然乔

以越输了,但整场比赛的大部分镜头仍旧给了她,冠军是谁倒是没多少人在意了。

《舞台风暴》落幕后,翁品言正式担任了乔以越的经纪人,得益于节目中的曝光和流量,有意接触乔以越的资源一下子有了飞跃,而有翁品言在,她也不会像之前那样任人拿捏了。

不过资源谈下来需要时间,所以节目结束之后她没有立刻忙碌起来,而是得了个不长不短的假期,可以安安稳稳休息到年后,翁品言说让她抓紧时间养好脚,免得到时候又瘸了。

不需再进行激烈的训练,她的脚伤恢复很快,没多久就行动自如,慢跑几步也不碍事了,一天正在客厅无所事事时,李一涵突然问她要不要一起去玩密室逃脱,她已经约好了人、订好了店,但是有人突然有事来不了,空出了几个名额,如果乔以越没么事正好去补个位。

她还给乔以越看了看预约的项目,是这阵子很火的恐怖馆主题。

乔以越一连好多天都没出门,想着出去透透气也好,而且李一涵那些朋友她也都认识,去了也不会拘谨。

她说了声“好”,就上楼换了套行头,出来时蔡书虞正好下楼拿东西,见她拎着包,张口就问:“你要去哪?”

“去玩啊,一涵预定了个密室逃脱,喊我一起。”乔以越说完,正想问蔡书虞要不要一起去,可转念一想蔡书虞怕黑,就不打算问了,只说,“那我先走了啊,回来顺手给你带个水果?”

蔡书虞没回她的问题,而是拧起了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说:“那我也去。”

作者有话要说:  重申,蔡小姐的一生之敌就是——翁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