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104、古怪
 
“一涵, 还有没有空缺啊,加我一个呗。”

“啊?你什么?”意外地看了一眼双手合十眼里满含期盼的蔡书虞,李一涵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了。

这还是蔡书虞第一次主动参与她发起的活动。

虽说成团后七人之间关系都不错, 但也不可能每个人之间都情同手足, 有亲疏之别是再正常不过的。她和蔡书虞虽然各自都和乔以越关系不错, 但她们两本身其实很少一起玩, 倒也不是相互间有成见, 只是偏好不一样罢了。李一涵喜欢玩惊险刺激的,不是密室就是鬼屋,又或者跳楼机过山车,这些蔡书虞统统不喜欢, 而蔡书虞就喜欢安安稳稳逛个街、看看展览什么的, 两人自然玩不到一起。

以前她在团内组织过几次密室逃脱, 蔡书虞一次都没去过,这次竟然主动提出要去玩密室逃脱, 换个人恐怕也要摸不着头脑, 李一涵愣了一会儿, 就指了指手机里那副红黑底色闪着幽光的图片, 说,“我们要去玩密室逃脱, 小蔡你真的要去哦?”

“对啊, 我知道。”蔡书虞飞快地瞥了眼图片, “我在家也无聊, 听说这个最近很火。”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就是不讲情面了。再说,虽然蔡书虞要去玩密室逃脱这件事非常奇怪,但是她本来就是一个奇怪的人, 脑子里一会儿一个主意,做点莫名其妙的事倒也确实就是她的作风。于是李一涵就答应了。

半个小时后,三个人一起上了车,去往那家密室逃脱。李一涵坐在副驾座,蔡书虞和乔以越坐在后排。

原本李一涵打算和她们一起挤后座,女艺人都体重不过百,后座塞三个绰绰有余。第一个上车的乔以越大抵抱着类似念头,上去后就主动靠到了最边上,让出了两人以上的空位,谁知跟在她后面的蔡书虞一上车,就刷地把包往自己和乔以越中间一放,自己则靠着车窗开始系安全带,半点没有往里面挪的意思,李一涵只能转去了前面。

坐下后,她回头瞥了蔡书虞

一眼,又瞧了瞧乔以越,第一反应是:难道这两人又吵架了?

上次那两人不动声色冷战了一个多月,庄楚唐知道后,其他队友才陆续得知,李一涵当时惊讶得很,印象里蔡书虞和乔以越只要有机会就会黏在一起,贴得比糊了胶水还紧,没想到感情这么好的两个人也会吵架。惊讶完之后,她觉得自己作为队长,有义务好好调节队友的关系,还想找时间分别和两人谈谈,不过没过几天,在蔡书虞生日之后,她就听闻两人已经握手言和了。

这会儿见蔡书虞这副和乔以越宛如磁针同极恨不得离越远越好的架势,便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又旧事重来了。可她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吵架了,蔡书虞根本不可能一起过来,她便想:是我多心了吧。

乔以越看了看那个横在两人之间的包,又扫过自己空空落落的手,不禁又一次感受到了一股说不上来的怪异。

觉得怪异,是因为蔡书虞破天荒要去玩密室逃脱。

蔡书虞怕黑不是什么秘密,但知道她会害怕到那个程度,只有庄楚唐和乔以越,所以蔡书虞提出要一起去时,乔以越还以为她在开玩笑,等蔡书虞跑去和李一涵说了,她才意识到蔡书虞是认真的,忙把蔡书虞拉到一边,告诉她这个主题大部分时候都要在黑暗里摸索,只有一盏小夜灯可以用来照明,劝她别去了。蔡书虞却不以为然,说自己没问题。

“有那么多人呢,而且我之前那个节目,不就是密室逃脱吗,我都录了十二期呢!”

录节目和实际玩不一样,乔以越正想这么说,可还没等她开口,蔡书虞就一溜烟跑去换衣服了,回来后见她还想阻止,当即嘴巴一撇,眉毛一垂,这表情乔以越熟悉极了,每次蔡书虞要装哭都是这样,她要是再说什么,等着她的就是蔡书虞红着眼圈的委屈控诉了,就算心知肚明是装的,她也招架不了,一想到就头皮发麻,于是赶紧闭嘴了,心想蔡书虞翻脸比翻书还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拦也拦不住,也只

能到时候盯紧一点了。

至于“又”,则是因为她最近一直隐隐觉得蔡书虞有点奇怪的,有时候就像变了个人,但仔细去想,又想不出个所以然。

她到《舞台风暴》结束才搬回公寓,回去第一件事就是收拾屋子,蔡书虞拍了她房间的照片放朋友圈,还说什么“在挖宝”,摆明了是在笑她屋子太乱,她脸皮薄,被这么广而告之,自然不好意思,加上在好友圈被揶揄了几句,所以一回去就撸起袖子要大干一场,结果刚推开房门就愣住了,屋里已经被收拾过了,桌上的化妆品被一一分类放好,东一个西一个的首饰被收进了盒子里,在门口堆了很久的快递也都拆了,里面的新衣服都挂进了衣柜。

倒也不难猜是谁做的,只会是蔡书虞了,她在惊喜之余,又不免觉得疑惑,蔡书虞从前帮了她一点米粒大的小忙都要大张旗鼓昭告天下,再讨点奖励,这次却一点都没声张。

后来她提了篮樱桃去感谢,蔡书虞也没如往常一样得意洋洋把自己夸得天花乱坠,只躲在门后瓮声瓮气和她说话,她才说了一次“谢谢”,蔡书虞就立刻摆手说:“不用,不用。”倒是庄楚唐欢天喜地接了那篮樱桃,说:“还可以多一点。”结果说完就被蔡书虞凶了,要她少吃点、好好减肥,吓得乔以越都一哆嗦,怀疑蔡书虞意有所指,暗示自己不该送吃的,可这个念头才浮现,就被蔡书虞笑盈盈的模样抹消了。

她能看得出来,两人之间那点不愉快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了,本以为生活能够回到争执之前的样子,可不知怎么,蔡书虞像有意要和她保持距离似的,倒也不是躲着她,只不过不再一见到她就亲亲热热贴上来把她当人形公仔了。

这几天两人都没什么工作,经常一起看电视,以前两人一起看电视时,蔡书虞一定要挤到她身上,尤其是天气转凉之后,简直把她当暖炉使,现在倒好,她坐沙发这一端,蔡书虞就坐另一端,姿势还特别淑女特别规矩,有时候她后到,

习惯性坐蔡书虞边上,不出十分钟,蔡书虞就会去倒个水或者拿点零食,回来后就缩到了另一头,弄得乔以越一度怀疑自己是不又不小心又得罪她了。

可除了保持距离之外,蔡书虞和以前就没什么区别了,还是会找她一起打发时间,出去吃饭会喊上她一起,看到什么好玩的也会立刻分享给她,前阵子还调好了闹钟,准时提醒她敷药。

刚刚蔡书虞上车时,她下意识想扶一下,却被躲开了,过来路上她想牵手,才搭上,蔡书虞就抽回手去包里翻东西了,也不知在找什么,一直找到了上车才停下,可也没见她拿出什么来。

真是奇怪,看了看这时安静看手机的蔡书虞,再回想她这些天来的种种表现,乔以越只觉得有一堆问号在脑门上打转,可硬要说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想破了头也还是一筹莫展,最后只能暗想:只要不是自己不小心又踩了雷就行。

一行一共六个人,她们到的时候,另外四个人已经在等了,都是偶像圈子的,其中两个还是《最优的偶像》的选手,和乔以越认识很久了,一见到她就一口一个“乔老师”地围了上来。

那些人自然也都认识蔡书虞,但仅仅是知道名字的程度,并没有多少接触,虽然蔡书虞挺自来熟的,但毕竟是第一次,平时也不是一个圈子的,没什么共同语言,和她打个招呼、说几句话,就都盯着乔以越去了。乔以越那场表演是近日来娱乐圈最热门的话题,大家都好奇得很,有人起了头,就你一言我一语聊开了,一直聊到要入场了,四个人都还跟在乔以越身边寸步不离,一个人直接挽着她的手说:“我和乔老师一组,今天我就要当乔老师的护花使者。”

“她还挺受欢迎的哦。”落后几人半个身位的蔡书虞突然自言自语似的冒出这么一句。

李一涵以为她是觉得新奇,就解释道:“越越这人脾气好,也不挑三拣四,认识她的人都挺喜欢她的。”

“是么?我怎么没发现她能这么讨

人喜欢。”蔡书虞冷哼一声。

这是什么情况?李一涵的笑容僵了僵,不过没等她反应过来,蔡书虞就往前一步,勾住乔以越的外套。

“怎么啦?”乔以越马上放慢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马上把耳朵凑了过来。

“一会儿我们一组,可不可以啊?”蔡书虞小声问。

“行啊,不过我不怎么会玩,到时候你不要笑我。”乔以越本来就打算守着蔡书虞,免得到时候屋里黑出什么状况,蔡书虞这话正合她心意。

“就笑你,怎么。”蔡书虞鼓起脸,“你不是挺能的吗?”

怎么感觉心情突然不好了啊,乔以越为难地挠了挠脸,末了只能识相地避开锋芒:“那、那你轻点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