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105、我就要
 
密室内部装修成了老旧古堡风格, 幽暗的长廊,挂这锁链的石壁,处处透出鬼祟的感觉, 光在门口往里瞧一眼, 就仿佛能感到阵阵阴风阴面袭来。

“真的要去啊?”乔以越忍不住再一次问蔡书虞, 里面一看就挺吓人的, 她自己心里都在打鼓, “要不你还是在外面……”

“等我们”三个字还没说出口,蔡书虞已经一马当先冲了进去,宛如英勇无畏的骑士,边走边拿着照明的小灯往里一扫, 声音听起来轻松无比:“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嘛。”

另其他几个人不约而同投去钦佩的眼神, 乔以越见状只得赶紧跟上。

起点在三楼, 一进去是一个空旷的大厅,大厅后有三条岔路通往不同地方, 几个人要在限定时间内找到藏在里面的“宝藏”并且“安全”离开, 途中设有陷阱, 还有机关暗门, 乔以越和蔡书虞一组,选了左边那条岔路, 那是个往下的楼梯, 想来是把下面两层布置成了地下室。

为了配合场景, 越往下, 温度就更低,湿气也更重,还时不时传来点水滴音效又或者是其他窸窸窣窣的声响,显得愈发阴森恐怖。

往常这类游戏, 乔以越都是跟在别人后面,就当是在看一场沉浸式电影,也不动脑子,该害怕害怕,该尖叫尖叫,出去了再喝杯奶茶润润嗓子,就是一次愉快的假期了。这会儿她却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不过注意力也没放在密室上,而是时刻不离蔡书虞,生怕她出状况。

好在密室里没有想象得那么黑,再隐秘的角落都至少有盏烛台模样的小灯,海报里所谓命悬一线、深渊凝视之类形容倒像是纯粹博人眼球的噱头。

但她想蔡书虞多少还是有些害怕,刚开始那会儿,蔡书虞还有心情戏称她是助手,把自己的装备全塞到她手里,说这是助手的工作,之后每找到一个线索,就会和她解释一番,时不时还要自夸几句:“我就说,没什么大不了嘛。”可越往里深入,她的话就越少,到了地下第二个房间,她几乎都不说

话了,四处查探时也多了几分急躁,起初的余裕已不复存在。

“小虞,走慢点,当下脚下。”乔以越拉住她,想提醒她小心别摔着,也想给她些安抚,叫她不用慌张,可她才抓住蔡书虞的手腕,蔡书虞就惊叫了一声,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房间另一头的书架后面,好像是有了不得了的发现。

乔以越看了眼空空落落的手,眼里又划过几分迷茫,她总觉得蔡书虞挣脱出去的力道异常激烈,仿佛她的手上带了电似的。

难道真的是静电,她摊开手看了看,然后搓了搓,正想随便找个金属制品摸一下看看,眼前突然就暗了。

所有的灯都熄灭了,只有她手里的照明灯还在发着昏暗的光,与此同时,她听到一声短促的尖叫,随后是一阵沉闷声响,混着什么东西被碰倒的声音。

“小虞?小虞!”她顾不上分别这幕熄灯是意外还是密室本就有的环节,急忙接着这点光照,往蔡书虞那跑去。

蔡书虞把自己的东西都塞给了她,这时屋里的灯灭了,那边就一点光照都没了,书架在房间另一头,房间没多大,几步就可以过去了,可绕过那排书架,她就愣住了,只见眼前多了一堵墙,蔡书虞已经不见了。

她只觉得背脊一阵冰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随后想也不想就拿出对讲机找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本来还笑呵呵说:“那个机关很容易解开的,你朋友马上就能出来了。”

“快让她出来!出了事你们负责吗!”见那边嘻嘻哈哈不当回事,她顿时急了,冲着对讲机声音飙高了八度,往日的温吞荡然无存,边喊边把书架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扫。

约莫担心物品损坏,那堵墙很快就移开了,这个机关是这个密室众多吸引人的设计之一,趁熄灯时候把人困住,必须找出藏在墙里面的开关,才能出来。

换作其他时候,乔以越大概要感慨一句:好厉害。现在她却没半点心情,墙才挪开一点就冲了进去,果真看到蔡书虞抱着脑袋蜷缩在角落,身边的东西七零八落掉了

一地,想来是慌乱中碰倒的。

“小虞,小虞,没事了。”乔以越把灯放到她面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别怕,有我在。”

小声哄了一会儿,蔡书虞才缓缓抬起头,见是她,便发出一声近似于哭泣的呜咽,然后猛地扑进她怀里,死死抱住她,发出声线犹然在打颤的控诉:“刚、刚是怎么……怎么回事啊……”

“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乖啊。”乔以越抚了抚她的头发,搂着她缓缓站起来,她本想问蔡书虞还要不要继续玩,可察觉到怀里那副身子僵硬得像石头似的,连走路都踉跄,担心自己问了,蔡书虞反倒要继续逞强,便替她拿了主意,直接对工作人员说她们要退出。

工作人员见蔡书虞这副模样,也害怕得很,生怕出什么事,不等乔以越说第二次,就连忙把她们带了出去。

几分钟后,两人就进了灯火通明的休息室,乔以越先去储物柜拿了外套给蔡书虞披上,接着就去前台签了放弃声明,同时给翁品言报备了一声刚刚的意外,免得有店员多嘴添油加醋把事情爆出去。

蔡书虞和她都是明星,即便是情急之举,到了别人嘴里,指不定就变了意思,总要多留个心眼。

等翁品言骂骂咧咧挂了电话,她又去买了杯热奶茶才去找蔡书虞,一过去,见蔡书虞把外套丢在一边抱着膝盖在椅子上团成一团,不禁有些担心,拍了拍蔡书虞的肩膀,轻声问道:“小虞,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先喝点热的?”她说着就把奶茶递过去。

蔡书虞却不接,脸埋在臂弯里,抬都不抬一下,只扭了一下身子,躲开她的手,仿佛打定主意要将自闭进行到底。在她动作的间隙,乔以越匆匆瞥见了她的表情,见她皱着眉,嘟着嘴,一张脸拉得老长,看起来倒像是在和自己怄气,便稍稍放下了点心。

没在害怕就好,她苦笑了一下,随后将奶茶放到一边,替蔡书虞披上外套,故作轻松笑了笑,说:“所以我才让你别来嘛,这不……”

她本意是随

便找点话说,缓解一下气氛,谁知话还没说完,蔡书虞就蹭地抬起头,暴躁地冲她嚷嚷起来:“可我就是想和你一起玩啊!不可以吗!那么不情愿,你一开始就不要理我就好了!”以往浸透了蜜的甜腻嗓音此时变成了丢进火堆里的干柴,劈啪作响还溅起一堆火星,她的脸也红红的,不知道是闷得还是气得。

吼完后她就身子一转,拿背对着乔以越,再次把脸埋进臂弯,一声不响变回了起初那块顽固的石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乔以越只觉得自己何其无辜,再看蔡书虞一副气鼓鼓的模样,都快成河豚了,便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与此同时,心中一直紧绷的那根弦却悄然放松了,前几日蔡书虞在她面前总是有点别扭,两人间好似无端多了层纱,她看不透,又甩不开。这时蔡书虞胡乱发了一通脾气,倒又是乔以越所熟悉的样子了。

“小虞,小虞,我没那个意思,别生气?”她去拍了拍蔡书虞,蔡书虞却不理她,还要她走开,她却愈发靠近了一点,然后小心翼翼覆上蔡书虞的手背,逗弄似的轻轻点了点,同时问道,“接下来还有时间,那我们去别的地方玩?”

蔡书虞看起来正想一巴掌把她的手扇开,听到她的话,动作顿时止住,随后终于抬起头,只是眼里载满了怀疑:“真的?那她们怎么办?”

“她们还要一阵子才出来吧,我和一涵说一声好了,时间还早,干等着也挺无聊的。”乔以越说着就拿出手机给李一涵发短信,一边敲字一边问,“小虞想去哪?”

“问我哦?”蔡书虞眉头依旧锁成八字,盯着乔以越看了一会儿,就说:“那我想去迪士尼。”声音硬邦邦的,不像是在提议,倒像是在故意和人作对。

这个建议确实有些无理取闹,这会儿都快三点了,从她们这去迪士尼乐园至少要一个半小时,等到了,天都黑了,进去看个城堡的影子就可以回来了,最多远远看一眼烟花——她们现在都是明星,自然不好往人堆里扎。

乔以越却

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只说:“那我看看还有没有票。”发现还有票,就利索地订了两张,然后就拉起蔡书虞,说:“走吧。”

这次,蔡书虞没像前几次那样甩开她的手,而是任由她牵着走出去,然后在等车时候,突然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咦?怎么啦?”乔以越看她突然一改前一刻的沉闷,整个人都变得轻松快活起来,甚至还晃着身子哼起了歌,不禁又好奇起来。

“不告诉你~”蔡书虞拖长了调子卖关子,“不过你可以猜,猜到了我就告诉你。”

“都猜到了那还要你告诉什么啊。”乔以越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也跟着笑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