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106、重大发表
 
等车加堵车, 两人到迪士尼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正值一月底,北风阵阵, 刚下车时, 天边还残留了一抹亮色, 等检完票入场, 天色已经黑透了。

可玩的项目都停了, 连城堡上白日里亮闪闪的装饰都沉入了暗色,游客开始往看烟花的地方聚拢,其他地方都见不到几个人,她们手牵手慢悠悠沿着主路一直往下走下去, 只用围巾虚虚遮着脸, 也不担心被认出来。

边走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很快就聊到了即将到来的除夕上,蔡书虞问:“说起来快过年了了, 你要回家吗?”

“不回去了吧, 不过爸爸妈妈会过来一趟。”乔以越说, “可能年后就要忙了吧, 他们也让我多休息。”

“欸,可惜我马上就要进组了, 不然还能和叔叔阿姨问个好。”蔡书虞幽幽叹了一口气, 接着抿嘴一笑, “不过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

乔以越轻轻“嗯”了一声, 随后顺着这个话题问蔡书虞:“那你呢,你是不是除夕要在剧组过了啊?你爸爸妈妈一定很舍不得吧。”

“啊,我……”蔡书虞顿了顿,就摆了摆手, 露出气鼓鼓的表情,“才不会,我妈妈还说少个人能清净点,倒是我舅舅,抱怨了好久,说第一次没一家人一起过年,剧组怎么那么不近人情什么的,要是被导演听到,我看我直接不要去了。”

“那你舅舅很疼你啊。”乔以越笑了笑,她对蔡书虞的舅舅有点印象,决赛时候就是她舅舅去的现场,看起来还很年轻,和周舒礼差不多年纪,打扮很潮,看起来比蔡书虞还像混娱乐圈的。

“对啊,我舅舅和我关系可好啦,小时候,我妈妈工作忙,都是他陪我玩,出国后他还偷偷给我零花钱,结果他太笨啦,一下就被我妈妈发现了,就一起被她教训了,被骂好惨哦,我当下就收拾行李打算去流浪,收拾完却发现没钱买机票,更气了。”

当初发现舅舅给的卡也被冻了,又被妈妈训了一场,蔡书虞不知有多悲愤,心里念叨着“小白

菜啊地里黄”,边抹泪便扬言要和家里决裂,结果还没能出门就灰头土脸打消了这个主意,当时她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狼狈的人,如今提起时,倒是神色轻松,曾经那些激动愤懑都变成了笑谈,她还有功夫调侃那时的自己不识好歹。

听着她时而埋怨时而唏嘘的讲述,乔以越忍不住想象起那时的情景来。

二十多岁的蔡书虞虽然已有了属于成人世界的精明世故,但那张圆圆的脸上还残留了几分稚气,让她有时候看起来仍像个天真无邪的孩童,能让人轻易猜到她十几年前的模样。

她确实长得和以前一般无二,她红了后,曾经在公开平台上出现过的过往都被扒了个底朝天,其中不乏一些十几年前的老照片。

乔以越曾见过一张她小学时候的照片,那时的蔡书虞除了脸更圆润一些外,和现在几乎没什么差别,尤其是那一对梨涡,想认错都难。如今她脑海里的蔡书虞比那张照片上更高一些,脸上的婴儿肥稍微退了些,但还是肉嘟嘟的,粉嫩白皙,像个软糯糯的白团子,脾气却不小,被妈妈训过后,就又吵又闹简直要把屋顶掀翻,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仿佛天底下的人都亏欠了她,偏偏又无计可施,最后只能生一肚子闷气。

毫不怀疑,这就是蔡书虞呢,回想起前不久那团气呼呼的身影,她不禁勾了勾唇角,下一秒脸就被扯住了。

“你是不是在笑话我!”蔡书虞的眉心拧出了一个小疙瘩,鼓起脸,两只手威胁地拍上她脸颊,摆出了兴师问罪的气势。

看着那张与想象中几乎如出一辙的脸,她一瞬有些晃神,脑海中模糊的默片霎时有了声音和清晰的轮廓,她被那副愈发生动的画面逗得笑出了声,随后探出手挠了挠蔡书虞的下巴,像哄小孩一样说道:“乖,不闹了。”

说完,她见蔡书虞忽地愣住,终于回过神,顿时一个激灵,心想:完蛋了。接着想也不想就从蔡书虞手里挣脱出去,护着脸退到几步开外,一脸警惕地盯着蔡书虞,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

来蔡书虞就要大喊一声“乔以越你胆子肥了哇”然后冲上来揉她脸了。

可等了一会儿,蔡书虞却一个字都没说,也没任何激动的表现,只缓缓放下了停在半空的手,动作还僵硬得像卡帧了似的。

“小虞?”乔以越有些奇怪,立马往回走,想看看蔡书虞怎么了,这时,远处传来了爆鸣声和五颜六色的火光,烟花秀开始了,她反射性地顿住脚步,往那看了一眼,等收回眼神,却发现蔡书虞也看向了那个方向。

那双平日总充斥着诸多情绪的眼睛被绚烂的火光照亮,安静而专注,好似入了迷。

那么喜欢么?乔以越再次看向那烟火,却觉得不如上次的好看,大概是离得远了,没了音乐和城堡灯效的配合,便失了光彩照人的感觉,变得单调起来。

“要不,我们去近一些的地方看?”她提议道。

蔡书虞却摇了摇头,接着低下头,将大半张脸都藏进围巾里,然后沿着之前的路继续往下走,乔以越连忙跟上去,但走之前还是多问了一句:“真的不去吗?感觉你还蛮喜欢的。”

“我喜欢你就会陪我去吗?”蔡书虞反问道,声音很低,被围巾掩着,轻飘飘的,像四下飘散的柳絮。

“可以啊。”乔以越点了点头,口气很是理所当然,回头望了一眼,“所以要去吗,但是最多也只能稍微靠近一些,不能去人太多的地方。”

她们来得太晚,又是临时起意,弄不到vip席位,只能在外围看,那里人太多,万一被认出了,多半会是一场混乱,必须和人群保持距离才行。

“不用啦,又不是以后都来不了。”蔡书虞瞥了一眼乔以越,又低下头,看着踩在脚下的影子,忽地加快步伐往前冲了几步,拉开乔以越一个身位,接着有些吞吞吐吐地说,“不过你能陪我过来玩,我很高兴哦。唔,下次你想去别的地方玩,我也可以陪你。”

“密室逃脱也可以。”不等乔以越回答,她又语速飞快地补了一句,“但是不要那么黑的!我解谜还是挺

厉害的!”

“好啊。”乔以越笑了笑,“下次不要跑那么远就好啦。”说着她上前一步挽住蔡书虞的胳膊,轻轻靠在她身上,与她步调一致。

原本稍显凌乱的两道脚步声变成了一道,地上得两团影子也融到了一起,远远看去,仿佛只有一个人似的。

走了一会儿,乔以越察觉到蔡书虞的手滑了下来,轻轻搭上了她掌心,虽然一直藏在袖子里,那只手依旧散发着凉意。

好冷啊,她心想,随后不由分说地握住蔡书虞的手,揉捏了几下,然后和自己的手一起放进了大衣口袋里。

两人在园里走了一圈就离开了,作为回报,蔡书虞请乔以越吃了晚饭,两人去了一家法餐厅,餐厅就在江边,夜景很好,蔡书虞用上了她妈妈的卡,才临时订到了位置。吃饭时,不远处有一桌正在求婚,男人把鲜花和戒指藏在了餐盘里,女人打开盖子后,立刻捂住嘴,激动得热泪盈眶,她拖着腮津津有味看了好一会儿。

乔以越却浑然不觉,回去路上蔡书虞提及,她只茫然地眨了眨眼,最后含糊地嘟囔了一声“是哦”,等蔡书虞问她觉得如何,她却说:“鹅肝很好吃。”

“我问你觉得这个求婚怎么样啦!”蔡书虞抓住她围巾两端用力一扯,看起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还、还好吧……”她一边小心翼翼把围巾抓回自己手里,一边试图回忆起一星半点,可还是毫无印象,她本来就没有观察别人的习惯,何况餐点都很精致,她光顾着开眼界了,更没功夫去注意别人了。

很显然,她这说了等于没说的回答没法让蔡书虞满意,好在那时候已经到家了,客厅里几个人正在打牌,庄楚唐耳尖地听到了“求婚”两个字,顿时眼冒精光,把蔡书虞堵住了,要她好好交代,乔以越趁机逃了。

“什么求婚啊,谁和你求婚了吗?”庄楚唐一向嘴巴不把门,别的偶像都对这类话题讳莫如深,开玩笑都很少提,就怕被人听去了歪曲事实,她倒好,什么都不怕,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吃了

好几次亏都不见改,“还是和越越啊?我怎么一点都不奇怪呢,我们越越,桃花,一等一的旺。”她说着还竖起了拇指。

以前蔡书虞听她满嘴跑火车,大多时候会跟着起哄,偶尔当耳旁风,这次,她却忽地沉下脸,一字一顿对她说:“你现在是偶像,说话前注意一些,想一想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语气生硬,字里行间像夹着刀子,说完就推开她,回房去了。

“欸?菜菜?等等我。”庄楚唐被她唬得一愣,紧接着想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赶紧追了上去。

一直以来,乔以越的追求者都很多,她生得漂亮,性子又软,还没有过硬的背景,三样加在一起就特别容易给人“自己能行”的错觉,成团后,不时有人明里暗里打听她,还有找团里其他人要她联系方式的,庄楚唐以前没少拿这事开玩笑,蔡书虞从来没说什么,这次却突然要她注意分寸,怎么看都是心情不好的样子。

“菜菜,怎么啦。”进屋后,她看蔡书虞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脸上阴晴不定,不禁有些担心,“出什么事了吗?不是啊,刚回来时候还好好的。”

就在她嘀嘀咕咕尝试理清头绪时,蔡书虞忽然深吸一口气,露出有些严肃的表情,她认识这表情,通常蔡书虞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时,都是这个样子。

上一次,是告诉她自己决定要出道,而这一次——

“婷婷。我喜欢上了一个人,我打算追她。”

作者有话要说:  在此之前奉劝蔡小姐一句,庄小姐的建议只配进垃圾桶,可千万想清楚了(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