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107、助纣为虐
 
“嗯?哦……啊?哇!”庄楚唐发出一串抑扬顿挫的音节, 淋漓尽致地演绎出了此时的情绪转变,先是愣怔,再是惊愕, 随后定格在满满的兴奋上。

一扫此前被训斥的萎靡, 两眼冒光, 精神抖擞, 比刚刚听到那声“订婚”还兴致高昂。

她笑逐颜开地一把搂住蔡书虞, 捏尖了嗓子调侃道:“是哪个小帅哥,又让我们蔡小姐果然动了凡心啊?说起来前阵子小米还说你一心要当独立女性,和蒋佳睿分手都大半年了,还守着空窗洁身自好, 上次那谁、反正长挺帅的那谁想认识你, 你理都没理。我说才不可能, 我们小蔡只是暂时工作忙,顾不上注意那些莺莺燕燕, 看吧, 还是我了解你。”她乐不可支地说了一堆, 紧接着又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合作还是朋友介绍还是街上偶遇啊?那人我认识吗?你说要追是什么意思啊?直接约出来不就行了么, 你以前不都这样。”

蔡书虞还一句话没说呢,她就噼里啪啦问了一堆, 末了还要催蔡书虞:“菜宝, 你怎么不说话呀?”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蔡书虞把她的胳膊推开, 狠狠瞪了她一眼, “怎么在你嘴里我听起来就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

“你不是本来就……”庄楚唐张口就来,只是话没说完就收到蔡书虞警告的眼神,便立马改口,“嗨呀, 就当我胡说八道,所以是谁啊,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家伙前世修来的福分,让我们小蔡姐百忙中都惦记着。”

“你怎么那么八卦啊,其他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上心。”蔡书虞皱了皱眉,面上露出几分踟蹰之色,沉默了一会儿后,却避而不答她的问题,反倒开始挑三拣四。

“怎么会呢,我这不是关心你吗?”庄楚唐没看出她的犹豫,只当她是在卖关子,忙讨好地拉住她的手,晃了晃,“小蔡姐姐,你就告诉我嘛,我也好帮你把把关。”

这话都说一半了,不上不下的,急得她心痒难耐,况且蔡书虞以前男朋友基本没断过,

空窗期从不超过三个月,最快那次白天分手晚上宣布新恋情。可是和蒋佳睿分手后,都过去八个月了,她还是孑然一身,换以前,都能谈完又分手了。

蔡书虞怕黑,晚上没法一个人待着,朋友不可能随时陪着,助理也有自己的生活,找个男友可以说各方面都便利至极,所以哪怕她没多走心,遇到有人主动献殷勤,也不介意相处试试,这大半年来也有人试图勾搭她,光庄楚唐知道的就有两个,可她理都不理。一副把偶像素养刻进心窝里的样子,可庄楚唐了解她,知道她不是那种守规矩的人,她单身,就是因为想单身罢了,这时听闻她又看上了什么人,甚至还要倒追,自然起劲得不得了。

要知道,蔡书虞以前主动出击,一般只要约对方出来玩几次,谈话时候暗示一下,就水到渠成了,哪里用得上“追”这种说法。

难道是那种生人勿进的冰山系?或者是心里住着别人的忧郁系?她自顾遐想起来。

这时,蔡书虞干巴巴挤出几个字:“你认识的。”

“我认识啊,那感情好,就不用介绍了。”庄楚唐当即拿出手机,点开好友圈,开始在里面物色起帅哥来。

第一个就是林瑜,乔以越比赛那天他们加了好友,他刚更新了几张照片,在录音棚里,应该是刚结束工作,手里拿着耳机,神情轻松,看起来洒脱又帅气。

啊,林老师真不错,庄楚唐飞快地点了个赞,忽地想到上次和林瑜见面时,蔡书虞话都没说几句,安静得有些反常,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心想:蔡书虞看上的该不会就是他吧?不会吧?

就在她觉得大事不妙、暗暗抽了一口冷气时,蔡书虞又念了几个字:“是乔以越。”比前一句还要干巴巴,像是很费力才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似的。

“啊?越越也认识啊?这不是……”庄楚唐心里想着别的,下意识按自己的理解方式接了下去,可话到一半,她突然反应过来,整个人都顿住,张开的嘴老半天都没合拢,脸上白一阵青一阵,眼睛越睁越大,最后最后,

哑着嗓子,像是刚从一场梦里醒过来,还不确定置身何处般小心翼翼问道,“什么?”紧接着,轻声呢喃就变成了尖叫:“什么?你说什么?谁?乔以越?你喜欢——”

蔡书虞一把捂住她的嘴:“嘘,你小声点,你要嚷嚷到整个小区都听到吗?”

“呜……”庄楚唐一口气堵住,脸都憋红了,挣扎着掰开蔡书虞的手后,半晌终于从嗓子里卡出一句话,“那林老师怎么办?”

话一出口她就自己捂住了嘴,可已经来不及了。

蔡书虞危险地眯了眯眼,声音骤然冷了十几度:“你说什么?和林瑜有什么关系吗?乔以越和他怎么了?”

“不不不,没有、没有。”庄楚唐疯狂摆手,“和越越没关系,我、我我就是……”她吞咽了一下,接着低下头,不敢和蔡书虞有半点视线接触,嘴里发出比蚊子还轻的含糊嗓音:“我就觉得他们蛮合适的……”

“嗯?”蔡书虞的声音又压低了几分,脸色也是。

“以前!那是以前!”庄楚唐连忙举手发誓,“我以后再也不看了。”

原来她私下里在偷偷看乔以越和林瑜的双人资讯,当初林瑜抱乔以越下车那三张照片传得到处都是,后来两人又被扒出是多年旧识,虽然有过澄清,并且双方从此撇清了关系,明面上再无往来,但还是有不少人觉得他们很般配,毕竟两人在一起,光外形就赢了大半。庄楚唐和林瑜加上好友后,去搜了搜他的资料,无意翻出了他和乔以越的适配度分析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她这人静不下来,不找点乐子简直度日如年,这些天没什么新鲜事,她就去补了补乔以越那场音乐剧的幕后花絮,还异想天开在心里给他们补了个破镜重圆的故事,整天偷着乐。

这些对她而言不过是消遣,并不会认真看待,只是这会儿前脚看到林瑜的照片,擅自猜测蔡书虞是不是要横刀夺爱,后脚却听到蔡书虞宣布乔以越的名字,不同的思绪稀里糊涂串到了一起,一不小心就脱口而出这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蔡书虞查

了查她的手机,弄清她都在看些什么东西后,眼睛里都快喷出火了。

“庄曼婷!”她抓起抱枕毫不留情招呼在庄楚唐身上,“你、你平时都在看什么啊!就不能看点好的!”

就在庄楚唐觉得自己今天要难逃一死时,救星出现了。

咚咚咚,房门被敲了几下,随后是乔以越惯有的温吞嗓音:“是我,小虞。”

声音响起的下一秒,蔡书虞就飞快地丢下抱枕,理了理头发,整了整衣服,清了清嗓子,然后勾起一抹暖人又不失含蓄的微笑,动作轻柔地开了门:“哎呀,是小越啊,什么事呀?”

听到她声音里难以言喻的矫揉造作,庄楚唐忍不住抖了抖。

“哦,这个给你。”乔以越将一包东西递给她,“上次我去迪士尼给大家带了礼物,这个是你的,后来太忙我都忘了,刚刚找衣服的时候看到才想起来。”

蔡书虞打开一看,是件史迪仔斗篷,带帽子,可以兜着脑袋。她“哇”了一声,如果说刚刚的微笑是装的,眼下的惊喜就真的是有感而发了。

“我觉得挺可爱,蛮适合你的,就买了。”乔以越笑了笑,然后就挥了挥手告别,回自己屋子了。

蔡书虞靠在房门口,目送她离开,直到听到一声轻微的关门声,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屋内。

庄楚唐见她回来,当即架起胳膊严阵以待,蔡书虞却只带着几分鄙夷扫了她一眼,就从她面前经过,去沙发另一头坐下了,庄楚唐当即松了一口气,揉了揉肉肩膀,伸了个懒腰,接着思路就转回了刚刚的主题上。

她看向蔡书虞,见她紧紧捧着那件斗篷,像捧着什么宝贝一样,脸上又露出几分迷茫:“菜菜啊,你刚说的,不会是认真的吧?”之前一阵闹腾,她都没顾得上去细想这件事,这时安静下来,就越想越不对劲,怎么都觉得这不像真的,“你说你喜欢乔以越?越越?就是几分钟前送你史迪仔斗篷的乔以越?不是同名同姓?是那个女的乔——”



是她!”蔡书虞忍无可忍地打断她,“有那么难接受吗?和汪泽城分手后,你安慰我的时候不也说天涯何处无芳草,男人不行就找女人么?”

“我、我那时候是安慰你……”庄楚唐嘟囔道。

那时候蔡书虞状态很差,还开口闭口就是“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或者“这辈子都不要恋爱了”,她那时候为了安慰蔡书虞,当然是什么瞎话鬼话都手到拈来。

“怎么,女的不行吗,都21世纪了,你瞧不起同性恋啊?”蔡书虞口气冲了起来。

“当然不是。”庄楚唐连忙摇头,这种事圈子里多得是,她自己虽然没经历过,也不至于大惊小怪,小米乐队就有一个呢,她还和人一起喝过酒,“就是……就是……”

她皱了皱眉头,想了老半天才想出该怎么描述自己的想法:“那是乔以越啊,是越越啊,这不太好吧?”

“乔以越哪里不好了?”

“不,不是!我不是说越越不好。”庄楚唐抓了抓头发,“越越是朋友啊,就是,就是,万一以后分手了,那该多尴尬啊,那还是一个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

“你就那么笃定我们一定会分手?”蔡书虞看起来又要生气了。

“蔡小姐,要我提醒你最长一段感情维持了多久吗?七个月。”庄楚唐比了一个七,接着又翻了翻日历,“而我们距离解散,还有一年零四个月,也就是十六个月,那可比你两段最长感情还要多两个月,换做你,你觉得呢?”

“那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定,你不能现在就下结论的。”蔡书虞立刻说。

“好吧,那还有个问题,我觉得越越不喜欢女孩子啊,你这去追了,不也是自己不痛快。”

如果蔡书虞喜欢的是随便什么别的女生,庄楚唐觉得自己大概不会这么大反应,最多惊呼蔡小姐真的转了性子,然后就可以开开心心和蔡书虞聊该怎么追求了。

可偏偏是乔以越,虽说出道前几个月庄楚唐和乔以越很不对盘,但现在她是真心把乔以越当朋友的,不想她为难。蔡书虞的脾气

她最清楚,一旦喜欢什么人就热情满满恨不得立刻得到,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腻味,以往的男朋友除了汪泽城无一例外,而汪泽城算是初恋,是例外,可就算是被汪泽城背叛还闹得颜面全无,蔡书虞的低沉也只持续了三个月,三个月后就和刚认识的一个模特去泰国旅游了,回来时候春风得意,一点都看不出情伤的痕迹。

蔡书虞这时候说要追乔以越,多半是真心的,可心血来潮的真心也是真心,谁知道会不会过阵子就变了,庄楚唐觉得身为乔以越的朋友,应该及时把她从火坑里捞出来。

再说乔以越也不见得就会喜欢蔡书虞,万一追不到,那依蔡书虞的性子,一定会闹得腥风血雨,最好的办法就是现在就让她收手。

她想了又想,腹稿打了一堆,正想从各个方面逐一分析利害,劝蔡书虞打消这个主意,可想好的大道理还没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她就看到蔡书虞吸了吸鼻子,眼圈已然泛起了红。

“可我真的喜欢她啊,就算她不喜欢我,我也要试试的,而且,而且,为什么她就不可以喜欢我啊?”她似乎真的快哭了,声音里含着浓浓的委屈,“我觉得她对我很好啊,说不定我就是她喜欢的类型呢,我也没那么不好吧。”

庄楚唐张了张嘴,又闭上,末了抓了抓头发,发出一声焦躁又无可奈何的叹息。

“好好好,追!”她揉了揉蔡书虞的头发,“我们菜宝魅力无边,只要勾勾手指其他人就乖乖上钩了,乔以越能有什么能耐,你一定手到擒来。”

虽然乔以越是朋友,但蔡书虞是一起长大的至亲死党,如果只能选一个,她必然会选择蔡书虞,而且她都好久没见蔡书虞为感情露出那么难过的表情了,想来这次的真心要比以往都更真一点,说不定真的能维持久一点,至少坚持到团解散。

“真的吗?”听了她的话,蔡书虞将信将疑地小声问。

在心里默默对乔以越说了声抱歉,庄楚唐一拍胸口:“当然,包在我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  庄小

姐,想帮忙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真的没必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