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108、小品
 
“越越啊, 那个,这个是菜菜亲手给你烤的饼干,你快尝尝。”

早上七点出头, 乔以越一边打哈欠, 一边活动着胳膊走出房门, 才迈出一只脚, 就见一个人嗖地窜到了跟前, 端着个托盘,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一排饼干。

乔以越困惑地歪了歪头,然后瞧了一眼庄楚唐身后,只见蔡书虞在几米开外, 正低着头玩弄头发, 她刚换了发色, 发尾是酒红色的,这么被她的手指转着圈拨弄, 倒像是一根小尾巴在甩啊甩的, 乔以越总觉得这副姿态有些眼熟, 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到的, 只能抱着那点疑虑看向盘子里的饼干。

饼干应该是刚出炉的,还热乎乎的, 做成了心形, 上面撒了亮晶晶的霜糖, 中心还涂了一层草莓酱, 一看就甜得过分。

这是在干什么?

她又看了一眼蔡书虞,见她依旧若无其事玩着头发,只能轻轻推开那个快扣到她脸上的托盘,慢吞吞说:“那个, 谢谢啊,不过我这几天不能吃这么甜的。”

昨天去吃了法餐,热量摄入已经严重超标了,接下来几天她都要好好控制饮食,甜点之类一概不会碰的。

话音刚落,庄楚唐就急了:“你怎么能不吃,菜菜亲手烤的呢!”她把“亲手”两个字咬得格外重,如果是文字形式,一定是红色加粗特写。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啊,这个……”乔以越有点糊涂了,蔡书虞虽然会做饭,但自从那个轮流早餐活动结束后,就再也没有下过厨了。毕竟她只是会,手艺也说不上多好,应付完录制后就没必要继续了,工作都忙不过来了,哪还有功夫操心柴米油盐,倒是庄楚唐出于兴趣,会不时鼓捣点蛋糕点心之类,可今天却是蔡书虞烤了饼干,还是这么大清早的,怎么看都透着一丝诡异。

要知道,往日里,没有工作的情况下,蔡书虞不到正午以后是不会离开床的,今天却起那么早,七点烤好饼干,六点出头就要起来了,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这么想着,她不由自

主往西瞄了一眼,又看了看日期时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越越,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啊,菜菜精心准备的。”庄楚唐又开始了,这次着重强调了“精心”两个字。

乔以越看着她满怀期待、眼里几乎要射出光来的模样,又看了看蔡书虞,见她脸上已渐渐浮现出不满,便只能说:“行吧。”说着捏起一块送进嘴里。

果然糖放多了,腻得有些齁人,一块就要抵上平日里一天的糖分了。蔡书虞并不会烘焙,想来是临时学的,配料分量之类没有控制好。

“怎么样,怎么样?”她还没咽下去,庄楚唐就着急地问。

“还行。”乔以越匆匆嚼了几下,一口吞了,然后抿了抿嘴,又说,“不过还是你烤的比较好吃,这个糖有点放太多了。”她猜蔡书虞应该是心血来潮想学烘焙,便老老实实给了意见,心想这样下一次也好调整。

她这话才说完,蔡书虞就冲过来把托盘抢走,嘀咕了一句:“知道了。”然后转身就走了。

“咦?”她又被唬得一愣,再看庄楚唐,只见她捂住脸一副沉痛的表情,不禁愈发觉得奇怪,“你们这是,在干嘛?”

“没什么,没什么。”庄楚唐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就去追蔡书虞了。

乔以越看着两人走远后就开始交头接耳,不明所以地挠了挠下巴,接着觉得嘴里腻得慌,就赶紧跑去找水喝了,然后默默算起得多做几组俯卧撑才能消耗掉刚刚入口的糖分来。

她本以为早上这事只是一时起意,可没想到接下来一连几天,蔡书虞和庄楚唐都奇奇怪怪的。

庄楚唐总摇头叹气盯着她,然后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比如说“越越啊,以后不要恨我”之类的,还老是来找她倾诉感情问题,什么当初怎么和小米交往的啊,什么她是怎么给小米暗示的啊,什么情人节必不可少的心跳策划啊。要不是她说话时候满脸甜蜜,乔以越都要觉得她是不是分手了,才无时无刻不怀念往昔。

而蔡书虞前阵子就已经有些奇怪了,这会儿可以说是

变本加厉,以前她从来不早起的,谁要她早起她能和人拼命,这几天她每天不到七点就起来了,乔以越下楼时她已经张罗好了早饭,吃完后还会陪着一起晨练,每次见了她,乔以越都要去再三确认一下时间,看是不是其实是自己起晚了。

除此之外,蔡书虞还会拉着她一起看恐怖电影,认识那么久,乔以越从没见她看过任何恐怖片,别人看的时候她都躲得远远的,现在竟然自己主动点播,选的还是在吓人程度上能排前几的,结果看的时候自己眼睛都不敢睁,乔以越本来还酝酿好了情绪打算尖叫两声,转头一看蔡书虞那样子,就被逗笑了,可是又不好点破,怕惹恼了她,只能就着阴森的背景音效开始发呆,结束后只觉得浪费了两个小时。

有一次,蔡书虞甚至喊她陪自己一起对台词,说快进组了要熟悉一下,选的是男女主人公出生入死后激情表白的那幕,她这部戏是古装剧,台词都文绉绉的,她已经练了一段时间,说起来很流利,却苦了乔以越,看着剧本上大段半白话半文言的台词一个头两个大,断句都不连贯,还有几个生僻字不认识,比如说“江有汜”的“汜”,读到那就卡壳了,被蔡书虞提醒了才知道该怎么发音,磕磕绊绊说完,汗都要出来了。

末了蔡书虞问她什么感想,她想也不想就诚恳地感慨道:“演员都好厉害啊,真的。”

“没有别的了吗?”蔡书虞盯着她追问道。

她看了看蔡书虞,又看了看剧本,吞咽了一下,再度开口:“为什么他们逃过一死后不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而是要在敌人眼皮子底下表白啊,这样不会不太安全么?”她说着想指一下每一幕开头的场景描写,还没指到,剧本就被蔡书虞收了回去。

“这是剧情需要,不要较真。”她只很冷淡地留下这么一句,就不再提剧本的事了。

这样莫名其妙又处处透着古怪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蔡书虞进组前一天,那一天,她忙着收拾行李,没功夫做别的,乔以越也因此得以稍稍喘了一口气



这些天庄楚唐和蔡书虞像商量好了似的,变着法子给她找事情,一个走了另一个又来,她在屋里坐着都不踏实,生怕她们突然冒出来出些让她摸不着头绪的点子。

晚上入睡前,正当她考虑要不要发消息给蔡书虞送点祝福语时,门突然被敲响了,她去开了门,就见蔡书虞立在门口,披着前几天她送的那件斗篷,帽子拉了上来,脸藏在史迪仔的脑袋下,只露出了下半张脸,两颊鼓鼓的,看起来像憋着一口气。

“小虞,怎么啦?”她边说边侧过身子,打算领蔡书虞进来,可还没迈开步子,身上就忽地一重。

蔡书虞整个人扑了上来,双手环住她的肩膀,把大半重量压在她身上,脸埋进她颈窝蹭了蹭,嘴里叽叽咕咕说了一长串,音节像在高温下融化的糖浆,全黏在了一起,乔以越一句话都没听清,只能拍了拍她,问道:“小虞,你在说什么呀?”

不一会儿,略显沉闷的嗓音落入耳中:“没什么,今天我可不可以睡这里啊?”

“可以啊。”乔以越后退了几步,把她带进了屋里,然后用脚尖把门关上,再拖着挂在身上的人往里走去。

这姿势很别扭,但是在训练营里时蔡书虞就喜欢这么搂着她,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这几天我是不是很奇怪啊?”等躺下,关了灯,她又听到蔡书虞这么问,声音有点闷闷不乐的,黑暗中看不清,但是她能够清晰描绘出蔡书虞眉毛拧成八字、嘟着嘴的模样。

你也知道啊,她有些好笑地心想,接着轻轻“嗯”了一声,说:“感觉是有一点,你以前从来不看恐怖片的吧,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啊?”

话音刚落,胳膊就被搂住了,蔡书虞弓起身子,额头抵在她肩头蹭了几下,脚也重重蹬了一下,似乎有一点烦躁,她不禁更好奇了,正想追问,就听到蔡书虞发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嘟囔。

“什么?”她偏了偏头,把耳朵凑过去。

接下来是一阵短暂的沉默,温热的气息打在耳廓,间隔越来越短,好似随着时间推

移而变得急促起来,她意识到这点不同,便转身想看个究竟,只是才转过身子,脸就被推开了。

“没什么啦!就是要进组了,有点紧张!”蔡书虞的声音紧随而至,忽地变得硬邦邦的,像是在赌气。

原来是这样啊,她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接着弯了弯唇角,握住蔡书虞抵着自己脸的那只手,说:“小虞你那么厉害,那么难的台词都能背下来,一定没问题的。”

“真的哦?”蔡书虞的嗓音还是有些不快。

“真的。”她探出另一只手,抚了抚蔡书虞的头顶,“你以前不是演过好几部了么,我看你演得挺好的,这次只要照常发挥就可以了呀,不要紧张。”

“那、那你这几天是不是觉得我很烦啊。”蔡书虞又把头压低了一些,几乎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声音瓮声瓮气的,带着几分绵软,无形中还透出几分委屈,“对不起哦……不过我明天就走了,不会再烦你了。”

“不会啊。”乔以越连忙说,“没觉得你烦呀,最多有点不习惯,还有点担心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哼,说得好听,我都要走了,你都不来和我说个话。”

“我刚刚正想给你发消息呢,你就来了。”乔以越笑了笑,又揉了揉她的脑袋,“感觉你今天比较忙,就想着不要打扰比较好。”

“也没有忙成那样……”蔡书虞嘟囔了一句,“我都在这你还总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等我进了组,你就要把我忘了吧。”

“怎么会呢?”乔以越有点哭笑不得,她总觉得今晚的蔡书虞特别难缠,也不知道在怄什么气,太晚了也没时间细问,只能顺着她的话有求必应。

“那以后每天都要和我联系,我找你,你不许不理我。”

“好的。”

“也要每天都想我。”

“好好好,每天都想你。”

诸如此类的保证不知道说了多少,直到她眼皮子开始打架,蔡书虞总算安静下来,她等了一会儿,都没听到蔡书虞再出声,就放任意识飘远,睡了过去。

半昏半醒中,有什么轻轻拂过了脸颊,没什么力道,热乎乎的,她觉得大概是暖风正好扫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