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117、是她不好
 
豪华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里, 摆设肉眼可见的奢华,每个角落都闪耀着金碧辉煌的感觉,落地窗前, 蔡书虞披着睡袍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手里举着一杯红酒, 轻轻摇晃着, 绯色的液体挂在杯壁, 泛出醉人的光泽。

她一边接电话,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着仿佛被她踩在脚底的灯火,这幅画面要是被其他人看到,少不得批判几句纸醉金迷——这正是电话那头的经纪人kevin喋喋不休的重点。

“小蔡姐, 你怎么又住那去了?”

“不行么?我想住在哪就住在哪吧。”

“你知不知道, 你们团吃宵夜被拍了, 六缺一,在她们吃平价烧烤的时候, 你正在入住顶级酒店, 这个事传出去对你形象不好啊。”kevin苦口婆心地劝起来, “你至少低调一点好不好?那辆跑车已经被拍了, 价格都出来了,传得到处都是, 最近反腐倡廉你也是知道的, 这不是给人话柄么?”

“这些是你的工作吧?以前怎么处理的现在就怎么处理咯。”蔡书虞抿了口酒, 露出无所谓的表情, “还有什么事吗?没有我就挂了。”

kevin那边一时没说话,她就挂断了电话,看了眼漆黑的屏幕,忽地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这时, 一只手伸过来,替她揉了揉眉心,软糯的嗓音带着一丝笑意飘入她耳中:“工作结束了,怎么还不开心啊?”

她丢了手机,没去看身后的人,只轻轻“嗯”了一声,接着拿起酒杯想再喝,可还没递到嘴边,手腕就被握住了。

“少喝点,你以前都不喝那么多的。”女人握着她的手将酒杯递到自己面前,低头喝了一口,随后手稍用力,将酒杯从她手里抽出来,放到了一边,然后慢慢从后面环住她的腰,在她颈侧轻轻啄了几口,与此同时,她的手往下压了压,拉开了蔡书虞的睡袍腰带。

这个女人正是前不久去接她的模特,叫程佳宁,身材高挑,长得挺漂亮,是她在八月初看秀时候认

识的,也就是在巡演刚结束那几天。

从社交平台的公开信息上看来,两人几天内就成了至亲好友,不知情的人感慨友谊也快得像龙卷风,知情的人则会露出暧昧的表情。

庄楚唐没能想到,自己随口一句:“下一个更好。”蔡书虞竟然会听进去了,不但真的去找了“下一个”,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势头发展得如胶似漆。

认识这一个多月,程佳宁几乎天天陪在她身边,实在不方便跟着的时候,蔡书虞就自己出钱在拍摄地点附近给她开个房,工作一结束就去找她,还衣服首饰不眨眼地送,哪有朋友这样的。

不过蔡书虞的团队对外咬死了是朋友,除非狗仔躲进床底偷拍,不然也没办法,而蔡书虞每次住的都是警备很严的高级酒店,暂时还没闹出什么动静,kevin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他几年前就开始带蔡书虞,那时候蔡书虞换男朋友像集卡一样他都管不了,现在蔡书虞已算得上是东篱影视的头部艺人,有整个公司保驾护航,硬气得很,他就更没法管了。

再说圈子里爱玩的多了去,要清算,一时半会儿也算不到她头上。

这不,难得七人团聚,她却丢下队友,带着程佳宁住进高级酒店,就算被拍到两人一起进了酒店大门,也可以理直气壮高呼:“友谊天长地久。”

至于友谊怎么个天长地久法,就没人看得到了。

今晚和之前并没什么不同,至少程佳宁是这么以为的,蔡书虞身为情人可以说是挑不出任何毛病,脾气好,很有钱,长得漂亮,还有情趣,会时不时策划一些惊喜,起初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竟能得了她的青睐,但现在,她已经爱上了这个备受宠爱的位置,并且决心要占得更久一些。

“有我在呢,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她轻轻含住蔡书虞的耳朵,正要将手探进睡袍下面,蔡书虞却突然摁住了她的手,转身从她怀里退了出来。

“没心情。”往日总是笑盈盈的脸上此时挂着不耐烦的神色,声音也冷冷的,不含一点温度



“怎么?”程佳宁有些意外,她还是第一次见蔡书虞这样,就像突然变了个人。

蔡书虞皱了皱眉,似乎对她的追问有些不满,却没在说什么,只懒洋洋挥了挥手,然后继续抱着手看起夜景来。

她能从眼前的玻璃上清楚看到程佳宁脸上交替浮现的紧张和尴尬,却一句话也不想说,直到玻璃上的人影慢慢退到远处,再也看不清模样,她才舒展眉心,随后,她注意到自己的睡袍快滑下来了,脸上再度闪过一丝烦躁,重新将腰带系好后,往扶手椅上一坐,另取了支酒杯,倒上酒,一口闷下大半。

她原本也以为今晚和以前没什么不同,结束演出后,她可以舒舒服服享受一个充满柔情蜜意的夜晚。而这一个月来,她的心情一直很好,工作一帆顺利,签了两个不错的品牌,谈了很久的剧也快要拿下了,还得了一个百依百顺、温柔体贴的女朋友。

其实一开始她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给了程佳宁一点暗示,没想到得来不费吹灰之力。就和她以前交男友一样简单。她对这段关系还挺满意的,程佳宁长得不错,身材也好,嘴还甜,会哄人,时时刻刻都顺着她的脾气,从来不会惹她生气,不管她说什么,都能立刻得到合心意的答复。还是个女人,形影不离也不会惹人起疑。

身边的人虽然能猜个七八分,但是传不到圈子外面,只要没像王若霖一样被拍到清晰的照片,外界就对她们的关系一无所知。而在保密这方面蔡书虞一直很小心,连程佳宁本人都没有她们的亲密照,不用说其他人了,可以说是高枕无忧。

下一个果然更好——在过去一个月里,她不止一次这么感慨。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生活很美好,她的心情也很美好,可这所有的美好,停在了见到乔以越的那一瞬。

巡演结束后,她就删了好友,屏蔽了关键字,把“乔以越”这三个字彻底隔绝在生活外,一个多月刻意不见,一个多月刻意不想,她满心以为自己已经能够摆脱影响了。

过去,

她彻底结束一段感情所花费的时间最长不超过三个月,而在那个人亲口说出“我不喜欢你”这五个字后已经过去三个半月了,她觉得自己可以不在乎了。

喜欢她的人那么多,她随便勾勾手指,都有一堆人前赴后继,她为什么要在乎一个不喜欢她的人?

不光不喜欢她,连朋友都不想当,对她不理不睬,她摔倒了都不来看一眼,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只有那个人,事不关己地站在远处,装装样子都不愿。

蔡书虞觉得自己可以有千百个理由去讨厌乔以越,在见面之前,她甚至都想好了,到时候要怎样毫不留情地奚落对方。

可当她进了化妆室,看到正在低头摆弄腰带的乔以越时,第一反应竟然是觉得她瘦了。

乔以越的身子本就单薄,腰很细,这时看起来,腰似乎又窄了一些,腰带收到最小那节还松松垮垮的,什么都扣不住,得加上别针,才能把衣服下摆固定好。

稍后,等她意识到自己竟在想这个,心里便蓦地冒出一阵恼火,差点想摔门就走,再看乔以越那副与以往没有半点不同的冷淡表情,不禁愈发生气起来。

她想不通,为什么发生过这些后,乔以越还能那么平静,就仿佛她们之间什么都没有过,不管是友情还是别的都不曾存在,而她什么都不是,连空气都算不上一样。

再看乔以越调整好腰带后就和李一涵说起了悄悄话,肩膀紧靠在一起,亲密得很,她脑子里绷到了极致的那根神经就断了,想也不想就打了电话给舅舅,让他把那辆车送过来,又要程佳宁第二天来接自己,还嘱咐她一定要背那个包。

手袋、珠宝,这些她送给程佳宁的贵重礼物,原本这些都可以是乔以越的,她气愤不已地想,她可以每天不重样地给乔以越买礼物,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她,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乔以越却对她说:“我不喜欢你。”

斩钉截铁,不留一点余地。

一想到那句话,她太阳穴那边就像要裂开似的,疼得两眼

发黑,呼吸都不利索。

她觉得自己是被气得,她还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就算是汪泽城,被她发现劈腿后,还一口一个“我对你是真心的”,拼命想要挽回她呢。

于是她千方百计想报复回去,之前几次三番针对不奏效,她就要让乔以越看看,那些本来可以属于她的东西,本来可以属于她的宠爱,现在都给了别人。

可乔以越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上车后,她往外看了一眼,看到乔以越偏过了头,正在和kenzi说话,表情淡淡的,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那辆车,或者说,根本没有分出一点注意给她。

自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个人,演一场独角戏。

所有努力都是徒劳,明白了这一点,她便再也没什么心情了,只觉得看什么都索然无味。泡了澡,喝了酒,都填不上心里巨大的空洞。往日程佳宁那些令她受用不已的情话也都变成了嗡嗡作响的噪音,只让她愈发烦躁,要不是颜乐没有跟过来,她都想让程佳宁先回去了。

为什么会这样啊,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她失神地望着窗外永不熄灭的灯火,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乔以越的样子。

真的瘦了很多吧,是不是累的,又或者心情不好?

她想起自己那些尖酸刻薄的嘲讽,不禁皱起了眉,末了,却摇了摇头。

是她先不要我的,是乔以越先不要我的,她根本就不在乎我,又怎么会因为我影响心情——她抿紧了嘴,眼里闪过一抹执拗。

接着她提起酒杯,仰头,一口喝光了一整杯。

作者有话要说:  少喝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