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122、比赛第一
 
首先是默契度测试环节, 主持人提问,同组选手需要在五秒内说出答案,如果答案一致就可以得一分, 一共十题, 最后所得的总分便是这组的默契度值, 用以决定下面游戏环节的出发次序, 简而言之, 如果在这个环节得分越高,最后赢得游戏的概率就越大。

说是测试,其实问题都没什么难度,都是一些诸如“喜欢甜豆花还是咸豆花”之类的简单选择题, 重点在于娱乐效果, 艺人自己有想法可以玩一下梗, 没有的话就老老实实回答,就算没得分问题也不大, 毕竟只是一期综艺节目, 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竞技, 后面的游戏输了也无所谓, 只要整体内容足够有趣就可以了,所以大家表现得都很轻松, 提问间隙还会嘻嘻哈哈打闹一阵。

唯独蔡书虞和乔以越那组与全场活泼的气氛格格不入, 反而显得庄重而肃穆。

其他几组两个人都紧紧挨在一起, 李一涵甚至直接把kenzi搂进了怀里, 一派亲密无间的景象,唯独蔡书虞和乔以越之间隔了半臂距离,两人身边都挺得笔直,倒像即将开始的不是什么轻松的小游戏, 而是学术答辩似的。

“哎呀,轻松一点,都是很简单的问题,热热场,没拿分我也不会吃了你们。”主持人自然不可能知道她们两那点纠葛,娱乐圈那么多大明星,恩怨情仇数不胜数,没有密切往来过的,谁会去注意两个离大红大紫还有一大段距离的小辈,更不可能知道前一天的惊心动魄,就算听说,估计也只会当成荒诞不经的传言。看她们都紧绷着脸,只当她们是紧张,还笑着打趣道,“小蔡,靠近一点呀,让你们的灵犀碰撞一下,擦出一点火花。”

主持人之前和蔡书虞合作过一次,待她更熟悉一些,所以有什么话下意识先对她说。

“好的,老师。”蔡书虞乖巧地应了一声,随后慢吞吞往乔以越那边动了动,挪了大概两公分就停住了,整体而言和没动没什么区别,动作还格外小心翼翼,仿佛乔以越身上长了一排无形

的刺,正闪着寒芒对准她,她若是再靠近些,要被刺得血流如注。

“哟,看来你们很有信心啊,是不是隔空都能读取对方的心思啊?”主持人隐隐看出了点猫腻,但她经验老道,眼下那么多台摄像机对着,她哪可能挑明了去问,便打了个圆场。

蔡书虞连忙借坡下驴:“没错,我们胜券在握的。”

“好,那就开始了,拭目以待你们的默契哦。”主持人抽出一张提问卡,语速飞快地问,“蓝色还是红色?”她话音刚落,蔡书虞和乔以越就同时开口。

“蓝色。”

“红色。”

两人以斩钉截铁的架势丢出了不同的答案,气氛一瞬有些凝固,不过五秒时间才过一半,于是两人立刻再次作答。

“红色!”

“蓝色。”

两人不约而同换了另一个选项,于是完美地错过了,时间到,第一题,失败。

接下来是第二题:“麻辣锅底还是番茄锅底。”

“番茄!”蔡书虞几乎是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而与此同时,乔以越不冷不热地丢出两个字:“麻辣。”

蔡书虞欲哭无泪了,眼见还有时间,连忙改口:“麻辣,麻辣!”谁知乔以越也改口道:“番茄……”

“时间到。”主持人看起来在憋笑,“很可惜,第二题,失败。”

第三题是:“鸭舌帽还是渔夫帽。”

这次两人依旧开口就选了不同答案,之后却没有像前两次那样立刻改口,相反,两人都闭了嘴,把机会让给了对方,可谁都不改口,自然无法统一口径,于是,又是一次失败。

第四题,两人索性不说话了,像都在等待对方先开口,自己好跟上,然后,这宝贵的五秒就在沉默中耗尽了。

所谓事不过三,如果说前三次还能勉强说是巧合,这次就真的叫人捧腹了,场下霎时爆发出一阵笑声,其他几个队友也笑作一团,kenzi笑得倒在李一涵怀里,说话都不连贯了:“这就、是心……心有灵犀吧。”

庄楚唐也很想笑,如果是往常,她一定会是笑得

最大声那个,但是悉知前因后果的她实在不敢太放肆,憋得脸都扭曲了。

当事人就不太笑得出来了,乔以越皱了皱眉,脸上闪过一丝不知是懊恼还是恼火的神色,蔡书虞则礼貌而僵硬地勾起了唇角,同时扭了一下肩膀,看起来似乎努力想把身子缩小一点,犹如乔以越身上那些无形的刺正在延长,她原本坐的位置已经不够安全了。

后面六题差不多是一样的情况,不是同时抢答再同时改口,就是同时收声,最绝的是,她们每次第一选择都是不同的。其他人就算没有事先说好,闭着眼瞎选也总能凑对几个,她们倒好,像是两条无论何时相加都为零的函数,极为精准地错开了峰谷。

连主持人都忍不住问:“不好意思打断一下,请问你们是事先约好的吗?”

“没有。”乔以越言简意赅说。

“啊哈哈,怎么会呢。”蔡书虞则发出一阵故作轻松的笑,只是往日蜜糖般甜蜜的嗓音这时候听起来干巴巴的,若是多注意些,就会发现她不知何时又挪回了最初的位置。

倒是乔以越,自始至终脸色都很平静,像尊大佛似的镇在那,动都不动。

最后她们组得了零分,宣布结果时又是全场轰笑。

场中休息时候,庄楚唐去找蔡书虞,蔡书虞一见她就缓缓捂住脸,接着往她身上一靠:“婷婷,怎么办啊?”听起来都快哭了,“她最讨厌输游戏了,她会不会以为我故意的啊?我不是故意的啊。”

乔以越的胜负欲很强,不管是什么游戏都竭尽全力想赢,蔡书虞还记得去年她们的团体综艺里,有次游戏环节,她和乔以越分到了一组,只顾抢镜头却不好好玩游戏,结束后她看乔以越脸色不大好,就去问了,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乔以越一开口,哭腔都出来了,她这才知道乔以越原来那么看重胜负。从那之后,但凡是和乔以越合作的游戏环节她就不敢那么过火了,除了存心那次。

这回倒好,她明明是想好好配合的,每次都选乔以越可能会选的,哪知道

结果会离谱成这样,考试闭着眼全选同一个都能蒙对几题呢,而她们竟然十题一分没得,她还有前科在,难保乔以越不会觉得她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不慌,这个回头我和越越说哈。”庄楚唐安抚了她半天,末了却将信将疑来了一句:“不过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不是!”蔡书虞要崩溃了。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游戏环节,同组两人需要穿过障碍,去取回道具,行动期间两人的一只脚会被绑到一起,两人全程都需要在一起,取回道具后节目组会检查绑脚的布条,如果布条松了,就会被视作挑战失败。四组依次进行挑战,最后花费时间最少的那组,就能得到游戏奖励。

节目组设置的障碍都没什么难度,但是道具所在的位置不一样,有些容易获取,有些难一些,出发顺序是上一环节的得分决定的,这意味着,在默契测试中得分越高,获取道具的难度就越低,因为先出发的可以优先选择容易获取的道具,越往后,难度就越大,最后那组,只剩犄角旮旯的道具可选了。

前三组有惊无险完成挑战后,就轮到了蔡书虞和乔以越,蔡书虞脸都要绿了,团里几个人里,她是最不擅长运动那个,单人越过那些障碍不难,可脚和另一个人绑一起就是另一回事了,尤其是那个“另一个人”还是乔以越,现在她还摸不准乔以越心里怎么想的,但是从脸色来看,心情多半算不上美妙。

——换做是谁心情都不可能美妙。

昨天被打了一巴掌后,蔡书虞先是懵了大半天,好不容易缓过神,就陷入了懊悔和罪恶感中无法自拔,肠子都要悔青了。

她那时彻底失去了理智,她一向都是要什么有什么,从没栽过那么大的跟头,被乔以越的冷淡气昏了头,就吻了上去,只想着要把她变成自己的,而在那短暂的几分钟里,她其实都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直到乔以越摔门离开后才反应过来,之后连自己都不太敢相信,要不是脸上还火辣辣的,她说不定会觉得那只是自己的

幻觉。

家境使然,她骨子里始终带着点纨绔,这个她自己也清楚,但是以往她只会花点小心思,用甜言蜜语和糖衣炮弹布置下温柔的陷阱,让看中的人自己送上门,强取豪夺从来不是她的作风,相反,她很讨厌这样,她终归是个高傲的人,不会允许自己如此失态。

却没想到那点所谓的高傲在乔以越面前不堪一击,她甚至隐隐觉得理所当然。等反应过来后,她便又是后悔又是害怕,说到底,她之前那些针对顶多是耍小性子,这回是真的做了混账事,乔以越就是这辈子都不原谅她也没什么不可以。

一想到这个可能,她就慌得六神无主,往日伶俐的脑子就像被填进了水泥,一点主意都没有,要不是有庄楚唐陪着,她都想连夜订机票逃走了,好不容易冷静了一点,心里想着总该要和乔以越道歉,但见了面,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怕乔以越会彻底将她视作陌路人,于是想都不想就逃了,本想躲着点,好歹等节目结束了,好好想一想再做打算。

结果屋漏偏逢连夜雨,和乔以越分到了一组,自打分组结果出来,她就如坐针毡,需要很努力去平稳情绪,才能忍住当着那么多镜头落荒而逃的冲动。

偏偏乔以越除了脸色冷了一些外,就看不出别的情绪了,于是在害怕之余,她有忍不住觉得沮丧,本就在深渊底下的心又往下沉了沉。

其他几组的人在脚被绑到一起后,立刻搭住了彼此的肩膀,好维持稳定,蔡书虞和乔以越却依旧各自垂着手,镜头不扫到下面,根本看不出她们的脚已经绑上了。

万幸两人个子差不多,没互相搀扶着,一时倒也没出什么问题,蔡书虞一反常态地显出了十足的干劲,以往综艺里遇到需要消耗体力的环节,她都是口号喊得震天响,脚却挪都不挪一步的,这次倒是意外地积极。

几个队友纷纷露出意外的神情,只有庄楚唐心里明白,蔡书虞这是在讨好乔以越,起初她不免提心吊胆,但看到后来,却又忍不住觉得有趣。

以前那两人一起行动,蔡书虞都是发号施令那个,而乔以越往往任劳任怨地任她差遣,这会儿倒是反了过来,像是人格互换似的,乔以越冷着脸指使蔡书虞往这往那,蔡书虞一声不吭,什么都照办,在她妈妈面前都没这么听话过。

她在这边偷着乐,蔡书虞心里却在叫苦不迭,乔以越动作很快,她有点跟不上,好几次都差点滑倒,但是她又不敢说,生怕被乔以越觉得没事找事,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下去。

好不容易快到终点了,前面是一座水池,水池上搭着木板,走过去就能结束了,眼看这场折磨快要到头,她不禁松了口气,急急忙忙跟着乔以越踏上去,谁知那木板只是搭在边沿,并没有固定,两人一上去就晃了起来。乔以越下盘稳,很轻松就继续往前了,可她就不行了,心里本就在慌,脚下再一晃,步子顿时停了一下,而乔以越那只脚已经往前迈了,她被一拽,整个节奏都打乱了,再一急,身子便失了平衡,“哎呀”一声就往池子里栽去。

她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虽然一早就知道水池不深,就算掉进去顶多打湿衣服,可临到这时候,被失重感笼罩,害怕是不可避免的,整张脸吓得都没了血色,而电光火石之间,背后忽地一紧,随后,她就惊魂未定地发现自己站回了那木板桥上。

原来是乔以越一把抓住她的背带,她身子刚一歪,就把她提了回来,为了防止游戏中摔上,她们身上戴了护具和安全带,乔以越抓着的就是那个。

这么晃了一个来回,她冷汗都出来了,腿也软绵绵使不上力气,缓了好阵子才回过神,接着便抬眼,对乔以越轻轻说了声:“谢谢。”

乔以越垂着眼,“嗯”了一声,等她能动弹了,就继续往前,这次她放慢了速度,让蔡书虞能跟上,抓着对方背带的手始终没松开。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二位,适配度为0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