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123、她急了
 
等蔡书虞和乔以越慢悠悠走过了那个池子, 回到主持人身边,游戏环节就落下了帷幕。

她们先是落后在了起跑线上,继而因为那点小意外耽搁了一会儿, 最后还放慢了速度, 结果不言而喻, 在四组里垫底, 和前一名差距还挺大的。

看到结果后, 蔡书虞都不敢抬眼去看乔以越,乔以越也没有和她说什么,游戏既然已经结束,分组也就到此为止了, 两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个在主持人右侧, 一个在主持人左侧,隔了好几个人, 彼此连对方的一片衣角都看不到。

之后是一段类似于合家欢的过场, 主持人分别和每个成员聊了几句, 录制就结束了。

离开时, 蔡书虞走在人群最后,刻意放慢了脚步, 远远看着乔以越的背影离她越来越远, 虽然明知这只是在拖延, 她总要去和乔以越谈一谈那件事的, 她需要道歉,忏悔,或者别的什么。

从前她还能强词夺理地认定是乔以越对不起她,站在道德制高点, 肆无忌惮地去针对、伤害,以挽回自以为是的尊严和体面,可昨日的荒唐被打醒后,她同时也从几个月的自欺欺人中清醒过来。她只不过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罢了,没人欠了她,她没有道理对乔以越发泄怒意,不管是昨天,还是前几个月,她做错了,理应道歉并且承担后果,从此以后,不管乔以越怎么对待她,冷落、厌恶或是彻底分道扬镳没有一点瓜葛,她都只能接受。

道理她都懂,可她始终无法鼓起勇气,只想着走慢一点,再慢一点,把时间拖长一点,那审判就能晚一点来临。

她坐最后一辆车回了酒店,一进大门,就见乔以越迎面走来,她下意识想躲,却见乔以越身边的助理提着行李箱,像是要离开的样子。乔以越看到她,没和她打招呼,直接绕过她去了前台,两个助理则朝她点了点头,随后急忙赶过去了,三个人办理完退房手续就走出了酒店,外面,车已经在等了。

她翻了一下行程表

,发现明天乔以越有杂志拍摄,想来是为了赶时间,才提前走了。

这么一来,她们短时间内就没什么机会见面了,也就意味着暂时可以不谈那个话题了,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是短暂的放松后,她脸上忽地涌现出难过的情绪。

乔以越现在连看都不想看她一眼了,而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接下来,七个人又回归到了各自的工作中,限定团为期两年,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大半,团队活动不可避免地越来越少,现在七个人的行程大多和原生公司挂钩,相互没什么关联,乔以越会和庄楚唐来自同个公司,偶尔有一些双人资源,其他人就很少能碰面了。

继北京那场综艺录制后,蔡书虞陆陆续续拍了点杂志广告,之后就窝进了家里,开始研读剧本,准备进组。和乔以越的关系降到冰点后,她看宿舍都觉得面目可憎,索性搬回了家。

这是她成团以来的第二个电视剧资源,这次的制作班底比前一个好许多,阵容也豪华了数倍,据说很可能卫星播放,而她依旧是主角。在事业方面,自打一炮走红之后,她就展现出了高歌猛进的势头,若是新拍的两部剧反响良好,那这个团解散后,她很快就能摘掉偶像标签,成功转型,走向更宽大的舞台,这也是团队给她的规划。

偶像转型尤其困难,而她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到目前为止这条路一直走得稳稳当当,不出意外的话,等她手上这部剧杀青,她在娱乐圈的排位又能往前窜一窜。按理说,日子如此顺风顺水,她理应心情愉快才是。

可她偏偏一点都愉快不起来,整日盯着剧本,真正看进去的却没几个字,别说揣摩细节意境了,就连大体剧情都零零碎碎记不连贯,相反,她倒是对手机更感兴趣,不时抓起来看一眼,倒也没看别的,就反反复复点开群成员里乔以越的头像,看看界面上会不会出现“发消息”几个字,她回家后就给乔以越发送了好友申请,可乔以越迟迟没通过,每次她点开,都只能看到“添加

到通讯录”几个字,冰冰冷冷的,似在嘲笑她。

十一月初,她去了公司一趟,回来路上淋了点雨,又赶上降温,她体质本就不算很好,外加一直有点郁郁寡欢,就一下病倒了,烧得还挺厉害。

庄楚唐正好在上海有活动,得了她生病的消息,一结束就赶去看她,到的时候家庭医生正在给蔡书虞换吊瓶,颜乐也在,正急得团团转,见庄楚唐来了,就像看到了救星,说蔡书虞一整天都又哭又闹的,一会儿要出去,一会儿又要把人连同医生都赶走,刚刚还发脾气,想拔输液管,颜乐好说歹说才劝住,现在睡着了,终于消停了一点。

“小庄老师,这可怎么办啊?”

庄楚唐哪里有什么办法,她也没照顾过人,只从蔡书虞舅舅那听说过蔡书虞病了后会特别麻烦,但到底是怎么个麻烦法,她这还是第一次见识,但来都来了,她也不好丢下一句“我不知道”就走,只能说:“那我在这陪陪她吧,等她醒了,再喊你。”

蔡书虞睡得很不安稳,挂完水没多久就醒了,睁开眼见床边是庄楚唐,当即瘪了瘪嘴,眼泪刷地掉了下来。

“婷婷,我好难受啊。”她边哭边说。

“没事没事,明天就好了。”庄楚唐当她是生病难受,正想去找颜乐,却又听到她抽泣着说,“你说她是不是再也不想见我了……”

什么想见不想见的?庄楚唐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蔡书虞说的是说乔以越,顿时叹了一口气。

上次她虽然惦记着要蔡书虞去赔礼道歉,但是乔以越先走了,最后只能不了了之,而这阵子她开始忙着面试剧组,有些忙,蔡书虞也没怎么和她提起,她就忘到了脑后,还以为蔡书虞已经解决这茬了,这时见蔡书虞嘴里不住念叨乔以越,不免有些惊讶,心想:这不但没解决,还更严重了。

惊讶之后,就是唏嘘感慨。

她还从没见过蔡书虞对一个人上心成这样,当初和汪泽城分手后,蔡书虞虽然看起来也悲愤欲绝了一阵,但她陪

蔡书虞的时候,听到的大多是对劈腿的愤怒和控诉,总让她觉得蔡书虞最在意的不是被汪泽城辜负,而是丢了脸面,比起难过伤心,倒是愤怒懊悔更多一些。

可是现在,她说她很难过,说她很想见乔以越,没有透露出丝毫半点怒和怨,只有满满的伤心。

庄楚唐家境富裕,生活顺遂,感情也很美满,小米踏实上进还对她体贴入微,多年来她都活得自在惬意,很难对心碎、悲伤一类情绪感同身受,可此时看着蔡书虞哭得一副凄惨不已的模样,她的心也不禁跟着抽痛起来。

蔡书虞看着娇滴滴的,但骨子里很要强,很少哭,从小到大,大多数时候都是她哭,蔡书虞在边上逗她开心,可因为乔以越,这都是蔡书虞第二次在她面前哭了,也不知道没人的地方是不是还偷偷哭过。她越想就越觉得心里揪得紧,接着突然想:那我就把越越叫过来。

她素来是行动派,从不瞻前顾后,也不考虑后果,有了主意,就立刻开始打电话,先打给了乔以越,等了一会儿,没人接,就去找乔以越的助理,得知她今天在宿舍,便马不停蹄挨个给队友打电话,问还有谁在宿舍,李一涵正好在,于是她就说有急事,让李一涵去喊乔以越。

总共花了十五分钟,乔以越的电话就过来了,语气懒洋洋的:“小庄,什么事啊?”

庄楚唐开门见山就说:“菜宝生病了,在家没人照顾,你来一下呗。”她心里着急,便懒得兜圈子,开口还不自觉用上了命令的口吻。

乔以越那边顿时没了声音,过了好一会儿庄楚唐才听到她慢吞吞说:“不是有颜乐么,喊我干嘛。”她声音低了点,语气里那股惯有的淡漠霎时浓了一层。

“颜乐不在,她家里有事。”庄楚唐想也不想就这么说,要是等在外头的颜乐听到了她的话,怕是又要不知所措了。

“保姆也没有么?她家肯定有保姆吧,再说你不是也在。”乔以越看起来打定了主意,往日里脸皮薄得什么无理要求都不好意思回绝,这时候找借口倒

是溜。

“没保姆,她一年不住几天要什么保姆,我马上有事要走了。”

那边又安静下来,久到庄楚唐都要以为乔以越挂电话了,轻缓的嗓音却再度传入她耳中,说得很慢,似压着千斤重的犹豫:“那她女朋友可以去吧……”

听她这么费尽心思地推三阻四,庄楚唐有点生气了:“乔以越你还有没有良心啊,照顾一下也不会少块肉吧,菜宝以前对你那么好,为了袒护你,还骂我,你难不成都忘了啊?”

噼里啪啦数落了一通,气倒是解了,但紧接着她就觉得背后一凉,心想:前阵子菜宝是做的太过火了,我再这么说,越越她直接挂电话怎么办。于是她不等乔以越开口,就连忙道起歉来:“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急了,越越你别生气啊。”

赔了一会儿不是,见乔以越那边没有挂电话的意思,她便想事情还有挽回余地,又急急忙忙说道:“哎呀哪来什么女朋友,那次那个小模特偷拍你,菜宝当天就把人赶走了,再说也不是什么人菜宝都会带回家的,她这方面奇奇怪怪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有次把她男朋友带了过去,她还冲我发了脾气。”

“那我也不太方便去吧,万一她也生气。”

她巴不得你来呢,庄楚唐心想,但是她怕说了这话乔以越就跑了,只能忍住,转而找别的说辞:“没事没事,她发脾气也冲着我。再说真的没人了,你也知道菜宝她晚上没法一个人待着,知道这个事的人不多,她不想传出去的,我也没法找别的人啊。”

乔以越又不说话了,她等了一会儿,看了看时间,又加重语气说:“我一会儿就要走了,推不了。唉,算了,你要真不来也没办法,菜宝这么大人了,熬一晚上估计也不碍事,要不我让颜乐明天办完事早点过来吧。”

话说到这个地步,她已经有点死心了,她都使出浑身解数了,乔以越都不松口,那她也没办法,总不能带着保镖去抢人,这又不是小说里,到时候人没抢到,警察先找上门了。

她在心里暗骂

了一句乔以越真的没良心,正要挂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随后她就听到乔以越说:“地址发来。”

作者有话要说:  庄小姐:菜宝虽然犯了点小错,可是她在哭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