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沉入月之海[娱乐圈] > 128、花和糖果
 
吴恺元的事倒是不难打听, 其实有些乔以越之前就有所耳闻,只是她没往心里去,所以才什么都没想到。

在选修期间, 吴恺元一开始就在c位候选名单上, 当时各项全能的选手不少, 乔以越、宋思言、谢若安等等都是实力颜值俱佳, 能够胜任所有风格, 而吴恺元能够脱颖而出,不是因为她是最优秀的,而是因为她背后有人捧。

背后捧她的人就是当时kiwi影音娱乐部门的总监韩璐,据说玖圣被kiwi收购, 也是她一手促成的。

韩璐大抵是在吴恺元身上压了宝, 成团后倾全团之力培养吴恺元, 为了替她铺路甚至不惜打压其他队友。

受打压最严重的就是蔡书虞和乔以越,万幸蔡书虞成名在前, 团队也强势, 没被讨到什么便宜, 而乔以越虽然出道前半年处境艰难, 但她抓住了机会,一举翻盘, 后来有翁品言替她张罗打点, 如今发展便也稳定下来。

而眼看距离解散只有半年了, 吴恺元并没有成功将整个团的名气和流量转变成自己的, 《舞台风暴》后的几档节目都没什么水花,专辑成绩也一般,没有任何传唱度。按理说以她现在的人气,找个勉强凑合的剧组、演个主角也不难, 可她刚出道时候,团队就给她打上了一心一意做音乐人的标签,买过不少营销,好几次都还用来讽刺那些转型演员的偶像,现在贸然转型,肯定会有风险。

她没有演戏经验,如果要进组,剧组的各方面条件必然是不如蔡书虞的,可出道名次她是第一,蔡书虞是第二,如果在这方面被压过去,粉丝群体必然动荡。没有作品的偶像能贩卖的只有形象,就靠粉丝撑着,要是粉丝走了,就真的完蛋了。

所以她的团队虽然有心转型,一时间也拿不出一个万全之策。

这节骨眼正是需要韩璐助一臂之力的时候,偏偏韩璐也遇到了麻烦。她老公原本是业内数一数二的投资人,她靠这层关系才当上了kiwi

总监。去年底kiwi内部构架调整,被提拔上来的总监与她平级,还和她不对盘,她在公司的影响力从那时起就大打折扣,而前几个月上头政策收紧,她老公的公司被清算,地位一落千丈,她的话语权就一日不如一日,如今是自身难保,一时半会也顾不上替吴恺元开路了。

韩璐遭了难,吴恺元的前途就岌岌可危起来,这些天她没事就陪韩璐在外应酬,只是成效甚微,心情难免苦闷,所以才会失了往日的冷静,罕见地在乔以越面前流露出了些脾气。

而吴恺元之所以会提那次酒会,是因为她和韩璐就是在那次酒会上认识的。

乔以越还记得那次酒会,当时老板软磨硬缠要她去,但她实在不会喝酒,最后吴恺元替她解了围,说自己酒量好,不会扫兴,老板也心急,就让她去了。不过她并不知道当时老板要和kiwi的高层谈合作,也不知道去年在训练营才见过一面的韩璐当时也在场,更不知道从那之后,韩璐就成了吴恺元的靠山。

娱乐圈的角落藏污纳垢,远不如外表看起来那么光鲜,这些乔以越都清楚,而吴恺元和韩璐之间可能存在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隐晦关系,她虽然是刚从周舒礼那听来的,却也没有太多想法,顶多“哦”一声,然后加一句:“原来是这样啊。”

她对别人的事、或者说对于整个外界一向都很淡漠,去年玖圣险些害得她身败名裂,熬过去后,她虽然不至于宽容大度到对玖圣毫无隔阂,但也说不上多在意,她就是这样,什么都不上心,什么都不以为意,就算一度将她刺得鲜血淋漓的荆棘,扫到一边后,她就不会多看一眼。

有些事,她虽然自己不会做,却也不会觉得做了的人十恶不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娱乐圈靠着别人关系往上爬的数不胜数,她不也是靠着周舒礼那层关系拿到了进组的机会么?只是程度区别罢了。况且这个事本就和她无关,她倒也不会因此就对吴恺元报以异样的目光。

她只是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吴恺元话音里带着些许埋怨。

能认识韩璐,对吴恺元来说明明算是好事吧,她心想,至少从周舒礼的话里来看,韩璐并没有强迫吴恺元,两人合作得一直很愉快,就算现在韩璐落难,导致吴恺元跟着举步维艰从而心生怨恨,也怪不到她头上啊。

到头来,她只能猜吴恺元是心情不好,不小心在她面前撒气了。

确实心情不好的时候自控能力比较差呢,她这么想着,就把注意力放回自己那点燃眉之急上了。

离蔡书虞生日只有一天的时候,她忍不住又联系了颜乐,问她能不能收一下快递,或者提供一个能收货的地址,颜乐还是那套说辞,说这个要问蔡书虞本人。

“乐乐姐,你就在横店吧,我直接寄给你,你再给她也可以的吧?”她怎么都想不明白,明明是助理打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为什么颜乐那边能这么推三阻四。

“唉,我不行的。”颜乐那边依旧一口拒绝,接着,她那边安静了一会儿,再开口时,有些结结巴巴的,似乎有点着急了,“上个月我才弄丢了小蔡姐一双鞋,我可不敢收什么东西了,再丢了我赔不起,而且最近剧组酒店的收纳仓库出了点问题,好像确实不方便收件,乔老师,你就问一下小蔡姐吧,让她跟你说寄哪里呗。”

“那你可不可以帮我问问她啊?”乔以越不死心又问。

“她现在读剧本,我这吵到她,要被骂的。”颜乐支支吾吾说,“马上我还有点事要回公司一趟,后天才能回来呢,啊,不好意思,我要挂电话了,再见。”

乔以越听着嘟嘟的忙音,怀疑地皱了皱眉。她怎么越想越觉得什么不方便收件是蔡书虞的主意呢,打听个地址就两分钟的事,怎么都不至于这点时间都插不上。

况且蔡书虞拍戏的时候都是颜乐陪着过夜的,颜乐突然要回公司,晚上谁陪她?

这么一想,乔以越便意识到自己被糊弄了,急忙又打电话过去,结果颜乐那边关机了。这下

她能确定了,这一定是蔡书虞的主意,从几天前起就是。

难道是小虞不想要礼物么?她顿时有些不是滋味,本想安慰自己说:“这样也好。”可不管怎么自我安慰,一想到蔡书虞连她的礼物都不要,她心里就忍不住窜出一股夹带着酸涩的凉意。

可她转念一想,蔡书虞如果真不要,直接让颜乐回绝了就是,kenzi就是这样,她也没来得及在蔡书虞进组前给出礼物,蔡书虞嫌麻烦,就让她直接别送了,说大不了回头请个客补回来。而颜乐虽然一直推三阻四,却始终没让她别送了,只再三让她找蔡书虞要地址。

她这人很迟钝,却也没迟钝到无可救药,一来二去一盘算,便明白过来,蔡书虞这是想要她去联系自己呢。

不过她还不能肯定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于是就去问了庄楚唐。庄楚唐的回答十分干脆,意图也一目了然:“你问菜小鸡去啊,我又不是她妈,怎么知道去哪寄给她,再说她妈也不知道啊,群里那么大个活人你兜圈子给我打电话干嘛?”

还真的是这样啊……她无奈地心想,同时又开始头疼。她真的不知道该和蔡书虞说什么,和在发生了那么多事后主动联系蔡书虞相比,她都觉得那些大部头书不算什么难事了。

好麻烦啊,要不算了,她忍不住在心里这么嘀咕,可转瞬又想:买都买了。

终于,在房里绕了十几二十个圈后,她还是屈服了,或者说,是对耳环的价格屈服了。她其实不是十分喜欢这对耳环,只是觉得适合蔡书虞而已,送不出去就浪费了,她这辈子都没浪费过这么贵重的东西。

于是在价码牌的支持下,她一鼓作气拿出手机发出了好友申请,不到一分钟就通过了,接着那边跳出来一行字:有什么事吗?

“你明明知道!” 她盯着那行看似漫不经心的字脱口道,手却老老实实开始打字:明天就是你生日了,礼物我怎么给你啊?

蔡书虞很明显对什么都一

清二楚,她就懒得藏着掖着了。

发过去没多久,蔡书虞就发来了一段语音,她点开一听,很容易在她话里捕捉到了笑意,蔡书虞看起来很努力才能忍住不笑,话说得都有些不连贯:“你直接送去我家好啦,我让阿姨给你开门,啊,阿姨是我妈妈那的保姆,会定期过来给我打扫,你还记得我家在哪的吧?”

她撇了撇嘴,固执地继续打字:记得的。

接下来蔡书虞继续发语音,她则还是发文字,一来一回把时间和联系方式交代清楚了,随后两人互相道了晚安就没再说话了。

时间不早了,她却没什么睡意,蔡书虞只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就把她的平静搅得支离破碎,她翻来覆去好一会热都没能睡着,就索性玩了一会儿手机,然后卡着零点在平台上给蔡书虞发了生日祝福,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私聊再说一句,但犹豫了一会儿,看着时间已经是零点十几了,就想着蔡书虞在剧组,说不定早就睡了,于是就作罢了。

第二天,她在约好的时间去了蔡书虞小区,蔡书虞已经和物业打过招呼,保安直接把她领去了蔡书虞家门口,还帮她按了门铃,没一会儿门就开了,保姆从里面出来,请乔以越进门,自己却没跟进去,而是叮嘱她离开时记得关门,然后自己和保安一起走了。

这是不是有点过于没防备了,留我一个外人在这里,乔以越目送他们走进电梯,忍不住这么心想,随后又想:倒也像是小虞的作风。

她原本打算把礼物交给保姆的,只是还没来得及拿出来,保姆就撇下她走了,她只能亲自送进屋里去,于是她对着空空荡荡的玄关说了句:“打扰了。”就走了进去。

玄关有鞋柜,她想把盒子放在鞋柜上就离开,可才进去,她就被地上的花瓣吸引了注意。

不是一片两片偶尔掉落的,而是成百上千,铺了一地,从玄关一直铺到了客厅。

红白两色的玫瑰花瓣交织在一起,盛大而艳丽。

她隐隐

明白这是想要引她进去,没人会毫无缘由在家里撒这么多花瓣,她心里觉得应该立刻就走,可还是被好奇牵引着,一步一步往里面走去。

尽头是一张矮桌,摆在客厅正中央,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应该是特地搬过来的,桌上躺着一束手捧花,还有一小块蛋糕,蛋糕下面压着一张卡片。

她拿起卡片看了看,发现上面写着几个字:恭喜进组,我们一起加油!

那几个字很漂亮,她认出是蔡书虞亲手写的,上面的墨迹已经有点暗了,看起来已经写了有一阵子了,她心想:是不是得知她要进组的消息后,蔡书虞就准备了这些,然后故意引她过来。

看着那几个字,她仿佛听到了蔡书虞的声音,像糖果一样甜,似带着魔力,一下抚平了她连日来的浮躁。

“我们一起加油。”她念着这几个字,唇角便不受控制地扬起,接着她又想:如果不来的话,就看不到了。

这个念头冒出的同时,她心底就涌现出几分庆幸:还好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天保姆就回来又打扫了一次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