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七章:初步祭炼
 
  
话说邹君在“轮混宝鉴”器灵的大力协助下,已经从肉眼凡胎进化成了“修真者”,虽说体质得到了显著增强并且寿命也得到了大大延长,但这只不过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要想真正做到超凡脱俗?路还长着呢!
“怎么样?别得了好处还卖乖!本大仙可不是你们凡人口中那种只求付出不求回报且自命清高的‘奉献者’,你得听好了!”只见那紫袍小娃儿身影一晃便出现在邹君眼前,双手叉腰,胸膛一挺,老气横秋道。
“呵呵,敢问这位大仙小娃儿,你就不能消停一下吗?我都还没有完全适应现在的状态呢!”邹君见状,忍俊不禁,故作委屈地笑骂道:“本想再好好体验一下这种‘脱胎换骨’带来的超爽感觉,可是你……”
“我什么我?我要你带我出去玩,走遍大千世界,游遍千山万水,哪里有好玩的地方就去哪里玩,把你欠本大仙这几千年的快乐时光统统还来,桀桀。”那紫袍小娃儿似乎童心未泯,竟然首先想到了要去玩。
“哦,就为了这事儿?好说,走吧。”邹君听罢后也是觉得吃惊,不过转念一想也觉得合理,正要转身离开,却忽然发现周围映入眼帘的仍旧是无尽的苍莽和无穷的青光,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还在此空间中呢。
“咯咯,这还差不多。”那紫袍小娃儿欢快的围着邹君打转转,蹦蹦跳跳,来回转悠,一边高喊:“玩儿去咯,去玩儿咯。”一边转过脸来瞅着邹君大叫:“快来呀,快点呀!老大个人儿了,为何还磨磨蹭蹭?”
“哎哟!我的老前辈小祖宗,你可真会消遣人!周围全是这种无边无际的苍莽,在这种荒凉之地有啥好玩的?”邹君见状忍不住大声笑骂道:“还不快点把我弄出去?你不想让我带你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了?”
“嘿嘿,有道理!你倒是提醒了我,那就依你之见呗,玩去咯……”小家伙一高兴便双手乱舞,袖子一挥 ,一道金光闪过之后,周围顿时移步换景,等到邹君再次睁开眼睛适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仍旧站在阳台上一动不动,似乎还保持着当初手举“铜镜”捕捉夕阳最后一缕金光时的情景,只不过与当初不同的是:邹君发现自己不仅神清气爽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而且目力大增可看清方圆里许之内的一切事物。与此同时,邹君还发现自己精神力量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仿佛只要脑海中那个盘膝而坐的“迷你自己”睁只眼,就能通过心念感应将周围方圆百丈之内的一切事情尽收眼底,了如指掌,那种感觉玄之又玄,简直妙就是不可言!
除此之外,当邹君收回了外放的精神力量并用于探查自己的身体内部时,同样发现了自己现在的身体简直就如同正在被X光或CT照射着一样:皮肤、肌肉、血管、筋脉、骨骼、内脏……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是清晰,好像全都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一样,远远超出了现代医学设备的探查结果,精确度高得简直就是骇人听闻,旷古至今从未有过也!与此同时,邹君还发现自己的听力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便刻意去捂住耳朵,也能听清方圆百丈之内的一切声音,比如近处微小昆虫振翅的嗡嗡声、蚂蚁爬行的唰唰声,远处飞鸟翅膀划动空气的噗噗声、街头巷尾麻将桌上的哗哗声,还有房间里夫妻之间的吵闹声……总之,随便就能听个够。
“嗯,好香啊,是什么味道?好像我从来没吃过……诶呀,那是什么呀?气味太恶心了,闻了简直想吐!”当邹君将法力输送到鼻腔部位时,发现周围的世界里竟然充满了五颜六色的各种气体,有香喷喷的美食气味,也有臭烘烘的粪便气味。不过,只要自己集中精力和法力去刻意选择其中之一仔细甄别,就会自然而然的把其他气体都舍弃了。此时正值华灯初上,原本还想点个外卖凑合一下,但现在发现了美食,还不知道店家是否加入了外卖平台,当然不可能直接点餐了,故而只好去现场光顾了。说走就走,邹君确定了那美食香味的来源所在之后,抬脚便走,沿着楼道匆忙往下走,等快下到一楼时才发现原本疼痛难忍的双脚怎么不疼了?
“怎么回事?我的脚底怎么不疼了?”邹君忽然愣住了,正在纳闷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娇嗔道:“快走!快点去吃美食了!磨磨蹭蹭,小心美食被人家吃完咯?”话音一落,只见一块“铜镜”正围着邹君飞转。
“嗯,‘轮回宝鉴’?你不是在我的裤兜里吗?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呢?”邹君见状,感觉万分惊讶,虽说自己知道那“铜镜”不简单,却还是头一次看到它自顾自地跑出来四处乱飞,看那样子简直是灵性十足。
“哼,你也太想看本大仙了!你可知道我的境界?说出来都能吓死你!”那来回飞窜的“铜镜”突然一晃便停在了邹君面前,差点撞到人家额头上,迫使邹君不得不来个急刹车,差点没从最后几阶楼梯上滚下去。
“什么‘境界’不‘境界’的?老子现在肚子饿了要吃饭,没空跟你瞎扯淡!”邹君被轮回宝鉴这么一闹,顿时心情变得有些糟糕起来,忍不住呵斥道:“你不就是一块‘破铜镜’吗?还整天自称什么‘本大仙’长又‘本大仙’短的。再这么胡闹下去,小心老子把你拿去古董市场卖了,哼!”邹君说罢后,猛地一伸手就把悬浮在自己额前的“铜镜”抓住,正要将它塞回裤兜时,突然发现手中‘铜镜’竟然凭空消失了。
“咦,怎么回事?这家伙怎么不见了?这……”邹君见状,顿时慌了神,心想这可是件了不得的宝贝呀,千万不能搞丢了。于是,邹君便赶紧停下来左顾右盼地在原地打转,反复寻找着,可找来找去就是找不着。
“嘿嘿,怕了吧?我已经被你弄丢了,你再也找不着本大仙了,桀桀。”一个突兀的声音再次冒了出来,忽远忽近,就围绕在邹君附近,可无论如何也没法定位。“找不着呀找不着,嘎嘎,太好玩了,桀桀。”
“哎哟,你这家伙到底藏在哪里了?我都找遍附近每一寸地方了也没见你的影子,别闹了,快出来吧,我还得赶时间去吃饭呢!”邹君在楼道口的几步楼上来来回回转了几遍,最后不得不认输:“我服你了!”
“想要本大仙现身也不是不可能,但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嘿嘿,一切免谈!”那稚嫩的声音更加显得老气横秋地接着道:“待会儿我现身之后,你必须给我身上那五个神兽图案各自滴上一滴精血。”
“你说啥?滴精血?什么意思?”邹君感觉莫名其妙,但冥冥之中似乎潜意识里就屡次想过找机会在“轮回宝鉴”上滴上自己的精血,不过出于好奇,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得先说明理由,否则,我不答应。”
“说就说,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既然你如今已踏上修真之路,告诉你也无妨。”那老气横秋的稚嫩童音接着道:“此乃修士祭炼本命法宝的必要步骤,只可惜你如今修为境界太低,只能先做个记号以备后续。”
“以备后续?什么‘后续’?你个小小娃娃怎么说话尽说半截呢?”邹君不以为然,故意激将道:“赶紧了,快点说,一次性说完,免得再耽误老子的用餐时间,否则,以后再也不带你出来玩了!快说,赶紧!”
“哎哟,你这人怎么这么心急?我这不是在说着嘛。”那个飘忽不定的稚嫩童音接着话题继续道:“等你初步滴血祭炼之后,本大仙就会与你血脉相连,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同时,你我心神相连,如臂使指。”
“就这事?恐怕不止吧?赶紧说,一次性说完!”邹君依然显得有点不耐烦了,便不打算在原地转圈继续找了,就一边迈步前行,一边警告道:“我答应你的要求,但你从今往后不许在我面前遮遮掩掩,明白?”
“没问题!待你激活那些神兽图案之后,我大仙就能通过封印抽取它们的一部分神魂之力来施展它们的本命神通,说不定会在以后的修行路上遇到危险时能保住你的小命,也算是完成了对造物主的一份承诺。”
“原来如此,那是好事,赶紧开始吧。”邹君心中一喜,随机催促道:“这个祭炼过程需要多久?中间需要做些什么准备?要不要回到出租屋里躲起来偷偷进行?我担心在这楼道里祭炼怕被别人看见造成误会。”
“这些倒是不必担心,你只管按照本大仙说的去做就行。”话音一落,一道金光闪过,只见一个巴掌大小的“铜镜”已经稳稳当当地悬浮在了邹君的面前,不停地颤抖着,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从里面挣脱出来一样。只听到那稚嫩的童音焦急地催促道:“快咬破右手中指,用法力将精血包裹起来先滴到背面的‘麒麟’图案上,等到精血完全渗透之后,再反过来逐一滴到正面的四个圣兽图案上!动作要快,我坚持不了多久。”
“背面有‘麒麟’图案?什么时候出现的?我怎么没注意到呢?”邹君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赶紧依言照做:张口咬破右手中指,默默运转之前被强行灌输的神秘功法,接着用法力包裹着一滴豆大的精血准确无误的滴在了“铜镜”背面正中央的“麒麟”图案上。只见一道耀眼黄光突然闪现,仿佛像个半透明的玻璃护罩一样抵御着邹君的那滴精血,妄图阻挡精血的继续渗透。可是,就这此刻,一道紫芒突然在耀眼的黄色护罩上闪现,且伴随而来的是大量氤氲朦胧的仙气仿佛受到某种指令一样在反复冲刷着护罩上的耀眼黄光,使之迅速黯淡下去,仅仅几个呼吸之后便完全消失。就在这时候,邹君的那滴精血仿佛受到指引一般的迅速钻了进去。
“欸,累死我了!做得好,继续干!”一阵急促的呼吸声中夹杂着一个稚嫩的童音,仿佛快要虚脱了一样的继续催促道:“不要开小差,要趁热打铁,赶紧照做,能否成功就看你的了!快快快,快点滴!快呀!”
邹君闻言,不敢怠慢,接着照做,只见依次滴过精血的几个神兽图案上先后突然毫无征兆地冒出了浓郁青光、熊熊火焰、白色剑光和黑色冰水,真是奇哉怪也!不过,在耀眼紫芒和氤氲仙气扫荡之下,瞬间溃灭。
这时候,邹君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正惊诧莫名地盯着那神秘莫测的“铜镜”打量不已,看着上面五颜六色的光芒流转不停,感觉非常好奇,正准备伸出手去触一下下看是什么情况?可是,当邹君的手指刚一触碰到那光芒闪烁的“铜镜”时,它竟然嗖的一声便一溜烟的钻进邹君的手掌之中,并化作一道肉眼可见的五彩光芒急速地穿过邹君的手臂,一闪就来到的邹君的丹田位置,不偏不倚正好占据了原本丹田中那个气旋的位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