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十一章:亚洲富豪大酒店
 
  
话说邹君早早点了外卖吃过午饭之后便去了最近的人才市场,等物色好了目标对象后便直接上前应聘,虽说有点小波折,但由于邹君对自己的形象重新做了包装,结果还算顺利,接下来要走的只是一个流程而已。
此时,经理办公室内就仅剩下人事经理和邹君两人。一个是作为应聘者竟然能“过五关斩六将”去直面对方的决策者,另一个是招聘方作为高高在上的决策者竟然破天荒地直接放下身段,这事情本身就透着古怪。
“这位经理您好,我是新来的应聘者。这是我的个人简历,请您过目。”出于礼貌,邹君习惯性的将自己的简历双手递交了上去,不过在来之前,邹君将自己在快递公司和外卖行业的工作经历也一起加了进去。
“哦,坐,茶。”那经理并没有站起身来,而是随手伸出便接过了邹君递过来的简历,动作娴熟地翻了几页之后,秀眉紧皱,脸色突变,略显鄙视地问道:“刚才,我见手下员工在微信群里说你眼高手低……?”
“呵呵,您说的不错,他们不只说我‘眼高手低’,还说我‘大言不惭’,并暗示过我有多远滚多远。”邹君倒是不怕对方压价,竟然单刀直入道:“但我还是觉得那些工作的报酬太低了,因为我想要这个数。”
那经理懒洋洋地重新坐回沙发上后,干脆将双腿也缩了回去,整个人就那么侧身躺着,扭了扭腰身,感觉姿势更舒服后,才扭过头把脸转过来瞅了邹君一眼,见他竖起右手食指,不禁噗嗤一笑:“你想要一万?”
“一万太少,我想要十万!”邹君见对方露出嘲讽之意后不以为然地直接要求月薪十万,结果那经理的表情瞬间由嘲笑变成吃惊,立马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目光如刀剑一般紧盯着邹君,逐字问道:“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我的价值和能力!”邹君寸步不让的针锋相对,目不转睛地盯着经理的双眼,心念一动,运转玄功,顿时两束紫光一闪而出正对经理的双眼,原来是故意激起对方的注意好方便自己施展“摄魄”。
那经理果然中招,瞬间眼神呆滞,痴痴傻傻地举头仰视着邹君,眼神迷离,似乎变成了一具木偶可任人操控。不过,邹君对这种上了年纪的“昨日黄花”并不感兴趣,他只想知道更多有关这家酒店的核心资料。
“这家酒店的股东都是些什么人?他们平时的财报状况如何?你有没有办法随时接触到他们?”邹君通过施展“摄魄”法术轻松地将对方的思维完全控制,并且直奔主题地想要从对方口中获取最有价值的资讯。
“公司股东全都是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老总,并且以国内巨富和海外华侨为主,目前共有三十一人。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大佬们各个身价至少上百亿,其中最大股东姓阮,叫阮富翁,是安南华侨,其入股资本占公司股份的56%,比其他所有股东的股份加起来还要多,对酒店运营管理上的大小事务都有最终决定权。阮富翁个人身价356亿。我只是酒店的一个中层管理人员,并且酒店业务也只是阮富翁收入来源的一部分,他的业务还涉及到房地产开发、金融证券、期货交易、互联网平台创新和民办高等教育等方面。我曾听内部消息说他自己投资建学校来培养高端人才供自己使用,不过,那学校在不在国内,而是在大洋对岸漂亮国的旧金山。”
那经理被邹君操控意识,一下子就抖露出一大堆核心资料,不过,最有价值的却是酒店的最大股东“阮富翁”的有关信息,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若是能跟这位大佬搭上关系,那绝对是财源滚滚来。但是,这经理也仅仅只是酒店的中层管理人员而已,若想随时随地接触高层领导确实不容易,看来只能再想想别的办法才能打通前往“阮富翁”家门口的路径了。想到这里,邹君默念咒语,对她解除控制。
“哎哟!我这是怎么了,还没到午睡时间呢,怎么突然感觉脑袋晕乎乎的?”那经理的眼神逐渐退出迷离状态之后,原本茫然的一张脸瞬间变得有些惨白,仿佛大病初愈的样子,整个人的反应都变得有些迟钝了。
“经理,您看了我的简历之后,觉得我适合应聘酒店的什么职位?”邹君若无其事地继续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嘴唇微微弯起一道弧线,仿佛并不担心对方会拒绝招聘自己一般,就等着对方直接答复。
“哦,呃……你以前是做过服务行业,并且在原来的行业做的不错,收入水平却远比我们招聘海报上给出的要高很多。”那经理秀眉一抖,面露难色道:“不过呢,你想要月薪过万,还有些困难,因为你学历……”
“我的学历太低,只是三本毕业?还达不到你们的招聘要求?”邹君闻言,眉头一皱,突然哈哈大笑,随即反问道:“敢问经理您的学历有多高?毕业于国内外哪所知名院校?现在的薪酬标准达到了什么级别?”
“放肆!你是经理?还是我是经理?再敢出言不逊,小心老娘让你立刻滚蛋!”那经理被邹君言辞打脸之后,瞬间暴跳如雷,也顾不得商务礼仪形象了,指着邹君大声呵斥道:“本经理决定拒绝你的应聘要求!”
“呵呵,是吗?好,很好,非常好!”邹君见状,不仅不怒,反倒心里乐开了花,因为他发现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居然上瘾了,便临时决定露上一手真本事,好叫那有眼不识泰山的凡夫俗子醒醒,于是笑道“你决定了?真的不后悔?我的本事可不只这些?你若是想看我展露才华,那就得先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吓出心脏病来可不要赖上我,那可真是与我无关!”邹君说罢后,心中默念口诀,顿时浑身躁动,体内真气沿着经脉飞快运转一周天之后迅速回流丹田。与此同时,只见一道青光瞬间从丹田中溢出,并在眨眼之间流遍全身,伴随着一阵喀喀喀的骨骼爆鸣声响过,邹君的身体面貌瞬间发生了彻底改变,甚至连身上的服装也跟着相应变化起来。此时,邹君瞅了一眼那经理惊诧莫名的表情后,对她微微一笑,随即立马变身成了门口最早阻挠自己应聘的中年男子并用男子的嗓音重复了他刚才说过的话,紧接着,邹君摇身一晃就变化成了刚才将自己领进来面试的那个小个子女生并用女孩的嗓音说着同样的话语,到了最后,邹君干脆哈哈大笑,摇身一晃后竟然变成眼前的经理自己,并且还用与之雷同的声音和神态重复着刚才一模一样的过程,直接把她惊呆了!
“妖怪!有妖怪!啊……你?!”那经理目瞪口呆地看着邹君刚才那一系列变化,简直惊得神经失常,喊出两句之后便再也没有了下文,只顾着用一双无力的纤手猛拍自己的酥胸,瞪着双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不是什么妖怪,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修真者而已!”话音一落,邹君心中默念咒语瞬间解除了“假形”法术,缓缓地走上前来,盯着对方的眼睛看,并且微笑道:“如果我真是妖怪,那么你们早就被我吃了。”
“是是是,不不不,不是妖怪,是修真者,是修真者……”那经理还趴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语无伦次道:“是妖怪,不是修真者,是妖怪,不是修真者……”也许是心情太过激动,等到她自己发现口不应心时瞬间蒙了,赶紧抬头惊恐地仰视着邹君,支支吾吾道:“对对对不起,我刚才说错了。你是修真者,不是妖怪!”说完之后才感觉胸口一直压着的大石头终于顺着呼吸慢慢往下滑落,于是强颜欢笑道:“你面试通过。”
“面试通过?那么,敢问经理,我的工作岗位是……?得事先说好,我可是要求月薪十万呢!”邹君见状,自然明白自己的目的马上就要达到了,于是趁热打铁道:“莫非经理你能与上面的老总们直接打招呼?”
“呵——呼”那经理一边忙着喘息,一边苦笑道:“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只不过是下个月会有一场大型 国际展销会在本市举行,并且经过公司高层的努力争取之后,那会展的主会场便确定在本酒店的会展大厅,到时候各方大咖云集,官方也会有人到场。所以,自此期间很需要一些‘高技能人才’,尤其是同声翻译、安保精英和私人保镖最是抢手,虽然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别的本事,但最起码也能给大佬们做个‘替身’。”
“做替身?难道会场没有武警维持秩序?难道在这东方古国搞个会展也怕恐怖袭击?”邹君听罢后,眉头紧皱,心中暗想:“虽说给人做替身也能挣不少钱,但毕竟自己只有一条命,万一……等等,‘分身术’。”
“怎么样?敢不敢赌一把大的?”经理一直紧盯着邹君的面部表情,看了一阵阴晴不定之后想到自己若是能给大佬们推荐一位非常厉害的“能人异士”,自己的身价和地位立马跟着水涨船高,离飞黄腾达不远了。
“赌,为什么不赌?有钱不赚王八蛋!这次赢定了,哈哈……”邹君一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系后,不禁豪气干云天,笑过之后立马打眼瞅了瞅沙发上的“半老徐娘”,似乎感觉对方不知何时突然变得温柔可爱又善解人意了,于是不经允许直接上前几步,一屁股就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紧挨着她,微微一笑道:“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若真能如愿地傍上大佬,以后绝不会亏待你,不过,在此之前,你得给我安排一份工作。”
起初,那经理还面带恐惧想要避让,可是一听到对方的话语之后便犹犹豫豫地又重新坐了回来,故作腼腆地尴尬道:“刚才,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以后真的不会亏待我?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呜呜……”哽咽起来。
“咦,怎么了?怎么哭起来了?不就是一句承诺,何至于把你感动得哭起来?”邹君感觉莫名其妙,随即伸手试探性地触碰了一下对方,看看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因为受到自己刺激后情绪大起大落快疯了?
谁知那经理竟然非常娴熟地双手一伸就把邹君探出的手掌抓住并拽了过来往自己的脸上贴去,仿佛是想让对方给她搽拭眼泪,与此同时,她还顺势靠向了邹君的手肘,并大有投怀送抱之嫌,莺声燕语,不知所云。
“嗯,人家知道了。只要你不辜负我,我马上给你安排好差事。”原本小鸟依人的经理突然抬起脸来,用一副欲擒故纵的口吻道:“这次招聘职位有保安、司机、前台、行李生和外联,工资都不算太高,不如……”
“不如什么?还有什么更适合我的工作?”邹君听的云里雾里,感觉对方似乎有所隐瞒,于是提醒道:“怎么?有话直说,别婆婆妈妈。我又不是刚出社会的愣头青,做什么工作划不划算自有判断,但说无妨。”
“要说这些应聘岗位里面最适合你的没有,月薪过万的恐怕只有‘外联’,但是外联需要跟各个旅行社和打交道,应酬太多,压力太大,不是一般人能胜任。所以,我担心你不一定能坚持下来,不如,不如……”
“不如什么?有话快说,别遮遮掩掩地故作神秘!我乃修真者,会法术,我怕谁?”邹君此刻还沉侵在自己方才以惊人之举瞬间降服对方的快乐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靠在肩头的老女人早已经将素手摸进了怀中。
“不如,不如,不如就让你做我的小鲜肉,让我‘枯木逢春’再走一遭,咯咯。”那经理见邹君脸色大变,心知必须得下猛药,否则病情反弹就压不住了,于是赶紧补充道:“我决定把三套房产继承权留给你。”
“不是吧?我的乖乖,真的还是假的?这是在做梦吗?难道我真的傍上了富婆?”邹君自言自语低下头来,紧盯着怀中女人的双眼,见她泪眼汪汪,欲言又止,不禁感慨道:“你的想法是好,可我已有家室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