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十三章:分身术觉醒
 
  
话说邹君去人才市场面试“亚洲富豪大酒店”的工作岗位成功之后,被寡妇人事经理破立用专车送回了自己的私人别墅,并且还非常大方地邀他常住以便伴随自己左右,这其中的猫腻只有当事人双方心里才清楚。
“呵呵,看来,你儿子也是一个学究式的文化人了,怪不得大学毕业后能够有机会去大洋彼岸的漂亮国考研读博,敢情是专门研究尖端科技,准备学成之后回来报效祖国的吧?”邹君打量着那书房,点头赞道。
“借你吉言,替我儿谢过了,咯咯。”那女经理听得眉开眼笑,眉宇间似乎透露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风骚,只见她盯着邹君高大的背影,满眼透着饥渴的目光道:“这有三间房,你随便选一间,看上就推门进去。”
“哦,是吗?好的,我就选你儿子住的那间吧,毕竟我们是同龄人,彼此之间的生活气息也比较接近。”邹君目光一转,见对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不禁下意识地问道:“我还真不知你儿子住那个房间呢?”
“咯咯,儿子当然亲近妈妈了。就在我住的隔壁房。”女经理秀发一甩,动作娴熟地扭着水蛇腰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正要推门而入,但却又突然顿了一顿地停下来,似笑非笑地转头问道:“我去洗澡了,你呢?”
“我?没出什么汗,晚上睡觉前再洗也不迟。”邹君听罢后,感觉很尴尬,于是不假思索的回应道:“洗澡间在哪里?莫非每个房间里都配有一个专门的洗澡间?”话音一落,邹君顿时感觉自己又在说废话了。
“欸,又是一个不爱干净的臭小子……”女经理见邹君似乎并没有顺着自己的思路回应,遂微笑着摇了摇头,自顾自地进了房间,一边打开智能热水器,一边准备干净衣物,心想等会儿看老娘怎么调教你这憨货。
邹君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并非什么双人大床和组合衣柜之类的传统家具,反倒是充满西洋韵味的架子鼓、麦克风和游戏机占据了房间的主要位置,除了三个角落里分别摆了一张单人床、大吉他和一个与人等高的布衣柜之外,也只有四周墙壁上到处贴满的明星海报了。当然了,这些海报主要以世界著名的足球明星、漂亮国的篮球明星为主,几乎全部都是黑白相间的洋人面孔,偶尔能看到的东方面孔也是半岛与岛国足球明星。
看着这满屋子异域风情的西洋文化气息,邹君不禁皱起了眉头,心想怪不得你儿子出国留学一去不复返,这敢情就是从小被文化洗脑惹的祸!就在邹君放下行李准备好好整理一下思绪时,突然发现房门被推开了,只见女经理身披浴袍满脸媚笑地走了进来,一边扭着腰肢,一边抖着长发,人还没到近前,一股扑鼻的异香已经弥漫了整间屋子,让人问了一下就感觉神清气爽甚至心情极度愉悦,似乎大脑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感。
“怎么了?没见过‘出水芙蓉’?既然看得眼神都发呆了,那接下来就让你好好感受一下成熟女人的魅力,咯咯……”女经理见状差点笑弯了腰,见对方还愣愣的没反应过来,索性一个转身便将浴袍滑落下来……
“卧槽,这是在故意挑逗!”邹君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原本想扭头跑出门外,奈何眼前那扭着水蛇腰的身体韧性十足,硬是将自己的九尺身躯给拽回去啪啪啪,一直啪到双方酣畅淋漓才算结束。
不得不说,这女经理是蓄谋已久而且经验老到,若非邹君已经是“修真者”而非凡人,估计这将近一个小时的啪啪会把自己的半条命都啪没了,即便如此,邹君也是心有余悸:“守寡多年的女人太危险,远离!”
“你这小家伙,倒还真不赖,老娘非常满意!咯咯……”女经理看着趴在床上半死不活的邹君,终于露出了得手之后的笑容,似乎将这守寡九年来的阴霾一扫而空,一边贼笑一边说道:“要不要一起洗个鸳鸯浴?”
邹君见状立马一惊,赶紧把脑袋摇得像破浪鼓一样,面露哀求道:“我看还是算了吧,要洗也是我自己来,晚点还得随你一起去公司办理入职手续呢,别整太晚了下班才去,那就坏了规矩要被人家说三道四了。”
“知道了,没那么严重,老娘自有分寸,哼!”女经理俏脸立马板起来,秀眉抖了抖后又笑逐颜开地说道:“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老娘先回房间了,咯咯……”话音一落,竟然就这么挂着空挡穿过厅堂而去。
邹君看得毛骨悚然,心想:“常言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而眼前的情况果然得到了最好的印证,长此以往,对身体不利,看来得想办法尽量躲避她才行。”邹君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起身关门并且还锁了反锁,想必是担心这疯女人会趁着自己在洗手间淋浴的时候突然闯进来就不好了,毕竟自己是来自西部的偏远农村,思想意识还是有些保守,从小到大可都没有养成过这种岛国人才有的不良嗜好。
“嘿嘿,我刚才看见了什么?嗯嗯啊啊……我什么也没看见,桀桀。”就在邹君忙着淋浴时,心头突然响起了一阵很不合时宜的顽皮童声,接着补充道:“那种感觉就像从地面飘上云天,然后慢慢落下,真好玩!”
“别瞎捣乱!大人们的事情,小娃娃懂个屁!”邹君正心情郁闷中,被器灵娃娃这么一激,瞬间就怒了,于是接着道:“那什么修炼速度能不能加快一些?若是能快点突破‘练气四重天’就能放出分身代替了。”
“修炼无岁月,冲关几千年!这事情先得看个人天赋,其次是功法传承,再次是机缘巧合,最后才是默默苦修,懂了吧?嘿嘿。”器灵娃娃仿佛对邹君陷入被动状态后露出的焦急心态了如指掌,但接着又补充道:“不过,就在刚才你们各得其所乐逍遥的时候,本大仙突然莫名其妙的有所领悟,那就是你可以分别通过与众多女人欢乐来刺激自己的神魂并让神魂反过来刺激你的‘阴阳轮回体’,这就能最大限度的激发你的天赋神通——‘阴阳轮回,乾坤开泰,五行运转,大道归一。’简单地说,这就有点类似修真界中常见的‘采阴补阳’之法,不过采的不是女人和精血和神魂,而是她们兴奋的情绪之力,大有助于你加快修炼速度了。”
“什么,真的假的?竟然会有这种事情?那岂不是说:只要我每天多花点时间来跟不同的女人欢乐,那修为境界就会自动水涨船高?”邹君听罢后大感惊讶地补充道:“若是长期如此,会不会给对方造成伤害?”
“大的伤害没有,小的损伤还是难以避免的,毕竟她们都是凡人,经不起烈度太高的折腾,否则时间一长就会显得精神萎靡甚至加快衰老。所以,此法只适合男女修真者之间,并且要有相应的功法和资质才行。”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想多了,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邹君一边用沐浴露涂抹全身,一边用喷头反复浇灌,心里捉摸着要不要把这发现跟对方提前沟通一下,毕竟对方已年过半百,虽风韵犹存,但毕竟老了。
就在邹君刚从浴室中出来脱掉浴巾准备穿衣服的时候,那房门又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并传来了一阵如同黄莺鸣叫般的清悦:“邹老弟,你弄好了没?若是换好衣服了就赶紧开下门,时间快到了,得出发了。”
邹君听得眉头紧皱,只好赶紧将衬衫一披,套上西裤,上前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位身着浅色职业套装的中年美妇,一边抬手捋着自己的长长秀发,一边用吹风机嗡嗡嗡地使劲儿吹着,同时眉眼紧盯着邹君眨也不眨,尤其是当她用勾魂摄魄的目光再次肆无忌惮地浑身上下扫过邹君后,竟然抿着红唇娇笑问道:“看来你似乎对我有成见?莫非老娘把你弄疼了不成?还是说你心里仍惦记着老家那位年轻的以至于你思想放不开?”
“你说什么呢?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有些话还是想坦白地告诉你,以免对你造成不必要的损失。”邹君沉默了一下之后,面露无奈地笑道:“男女欢乐虽好,但过于沉溺有害身体!”
“这事儿我知道,你不必在意,因为老娘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所以,你就乖乖的做好你的‘小鲜肉’就行了,若是能让老娘怀孕再生娃娃,老娘必定会爱死你的,咯咯……”
邹君听得一阵无语,干脆啥也不说,扭头就走,抢先出门,一边耷拉着脑袋,一边勒紧腰带,同时将领带往脖子上一挂,不咸不淡道:“既然如此,多说无益,还是办正事要紧!快走吧,晚点就到下班时间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邹君按照协议,上班时间好好站岗,下班回来履行义务,虽说日子过得枯燥乏味,但由于最近酒店员工圈子里传出“最帅保安被人事经理包养”一事却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对此,邹君懒得去理会,反正木已成舟,不如顺其自然,或许还能趁乱捞点好处。果不其然,经过半个多月的连番酣战后,邹君隐约感觉到体内真元愈发彭拜,似乎离突破“练气四重天”不远了。看来,那器灵娃娃说的果然没错,继续。
又过了一个星期的晚上,就在二人忙得不亦乐乎之时,邹君突然感觉腹中丹田处传来一阵类似“蛋壳破碎”的声音后,浑身一阵抽搐,接着经脉扭曲虬结,肌肉开始肿胀外凸,就连表面皮肤也滚烫得一片血红,那样子显得非常痛苦不堪,就连趴在邹君身上癫狂不已的女经理也被着实吓了一跳,赶紧坐直身来正要去掏手机拨打120急救中心之际,却发现身下男人那原本痛苦得扭曲的脸庞突然变得舒展开来,并且伴随而来的是阵阵旋风围绕在自己的身旁,开始如同头顶吊扇一般旋转,很快成了一股不弱的强劲气旋,甚至都能把房间内的宣纸书画吹得满天飞,最后又全都笼络过来围绕在床榻周围。这过程正好对应邹君丹田内气旋的膨胀过程。
“你没事吧?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女经理俯瞰着邹君坚毅的脸庞,见其双眸猛然一睁,显得炯炯有神,不禁满脸惊诧问道:“好奇怪,刚才怎么会在封闭的房间里刮起旋风?还有你刚才的情形差点吓死我了。”
“没事了,刚才是我在机缘巧合下修为突破到了‘练气四重天’,引得周围天地元气灌体才会引发如此现象,倒是吓着你了,对不起!”邹君仰视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女人,随即微笑道:“我又觉醒了一门法术。”
“什么法术?快露出来让我看看?快点嘛……”女经理丝毫没有顾及自己现在的形象,反而想小女孩一样撒娇道:“我知道你是法力无边的‘修真者’,与我们凡人不同,所以才对你们的世界充满了无数的好奇。”
“这门新觉醒的法术叫做‘分身术’,是‘旁门左道七十二术’中一种很实用的厉害法术,呵呵。”邹君一边简单的提及,一边暗中用心念沟通器灵娃娃,开始依葫芦画瓢地默念口诀,突然感觉丹田之内原本已经逐渐沉静下来的清气漩涡再次疯狂旋转起来,并从中激发出一缕缕淡淡青光开始往外快速渗入全身经脉,紧接着全身上下泛起一层淡淡的蒙蒙青光,并且随着二人之间负距离的接触,导致那层蒙蒙青光顺着下身一串而上的瞬间将骑在自己腰间的女经理也一起包裹进去。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二人身旁突然泛起一阵光影,紧接着慢慢凝实后却是两个裸身男女出现在了身旁,且长相、动作、神态和姿势都一模一样。
“啊?这是……真的和我们长得一模一样!”女经理惊呼一声差点跳起来,好在其腰间后臀上被一双大手紧紧按着,才没有导致床铺散架,但仍惊呼不已,好奇地伸手探过去并发现身旁乃是实体之“人”时,更是惊得目瞪口呆。不过,那女经理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身旁被凭空复制出来的两个“人”当中只有身下的邹君保持着和本体一般无二的灵动性,而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女经理”却是眼神呆滞如童木偶。
“怎么回事?那个‘我’怎么不能像那个‘你’一样活灵活现,反而如同充气娃娃,让人感觉怪怪的。这是为什么呢?”女经理既好奇,也满心疑惑,但更多还是在思考着如果自己也会“法术”凭空造人就好了。
“那是因为你是‘凡人’,体内没有‘识海’与‘灵海’,所以不可能引动外界的天地灵气来施展法术所致。”邹君笑着解释道:“不过,有了这‘分身术’后,再配合‘假形’术,做起替身来就万无一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