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十四章:惊魂高速路
 
  
话说邹君与酒店人事经理已经确定了不寻常的私人关系之后,那八卦新闻瞬间就在酒店员工圈子内引爆,无论是中上层管理人员还是底层打工者,无不是背地里指指点点和评头论足。有人明里暗里讥讽邹君为钱卖身去勾引富婆,也有人说那人事经理老牛吃嫩草且为老不尊,至于谁对谁错?谁也说不清,反正没有威胁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就行,否则就联合自来使绊子。不过,内行知情人士基本知道女经理与阮总之间的私人关系。
其实,他们之间是有那么一些“私人关系”,这说起来就话长了,只不过彼此之间心照不宣而已,因为大概二十年前的一个雨夜,女经理那时与前夫还在跑长途货运,汽车抛锚在一处远离郊区的偏僻加油站附近,正在焦头烂额之际却发现里许外的加油站方向突然发生爆炸,接着火光冲天,似乎有多辆车先后从火海边窜过,然后便是哒哒哒——啵啵啵的射击声,前面三辆小汽车一路狂飙并且偶尔有零星火蛇从中飞窜而出向后面紧追而来的几辆车扑去。与此同时,后面几辆车上则是十几条火舌不停地向前喷吐着雨点般的萤火光弹……这原本是电视剧和电影里才有的情节,却真实呈现在这对中年夫妇的眼前,吓得他们魂飞魄散,躲藏路边。
就在他们刚藏好了身后没多久,突然听到前方发生连续不断的猛烈爆炸声,原来是那跑在最前面的三辆小汽车正在被后面紧追而来的几辆车用肩扛式火箭筒攻击,眼见已经炸毁其中两辆,只剩下最后一辆还在一路狂飙的时候,突然间数里之外的高速路上响起了警车开道的鸣笛声音,估计是有人报警后惊动了最近的派出所或是巡警防暴队。于是,后面几辆车上的人收起了火箭筒,一边加速追赶,一边疯狂扫射,即便是这对中年夫妇们停在道旁的货车也不放过——车栏板上被达成了筛子。紧接着,那原本一直冲在最前面的逃亡车辆仿佛是因为后轮的一个车胎被打爆的缘故,导致小汽车突然一个横摆撞开高速路外侧护栏并一路直冲而下,车头卡在了数十米外的排水沟里动弹不得,轰轰几声后便突然熄火,眼看就算是已经报废了。然而,后面追来的几辆车稍微往路边一停,便跳下十几个人来纷纷扣动扳机朝着斜下方猛烈开火,然后又迅速登车扬长而去。
这时候,这对中年夫妇才战战兢兢地从道旁斜坡下的一处草丛中爬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来到自己的货车旁一看,顿时傻了眼:只见货车靠公路内侧的一面从车头到车位多处都有被子弹打穿的痕迹,即便是车内一箱箱码放好的苹果、油桃、石榴、杏子等水果也有不少散落出来,好在汽车油箱、方向盘和发动机等关键部位没有遭到枪击,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于是,简略查看一下自己损失不大之后,这对中年夫妇便循着前方百米开外被撞开的护栏下小跑而去,很快便赶到了那辆仍陷在排水沟里的小车跟前,打起手电筒四下照来照去,发现坐在司机位置上那人已多处中弹差点被打成了马蜂窝,而后排坐的沙发下面还趟着一人,仍在呼救。
那中年夫妻俩见状赶紧就着手电筒将车窗上的碎玻璃砸掉并拽开了车门,使劲地挪开那两张平放的沙发,将下边受伤的人弄了出来。只见他是一个身着西装且肥头大耳的秃顶中年男人,看着浑身是血,但也只有右侧肩胛骨和左侧膝盖被子弹击中而已,头部和胸腹处并未受到枪击,不过脸颊和手臂等部位倒是受到剧烈碰撞,似有轻微脑震荡。那秃子见有刺眼灯光照射进来,便大声呼喊救命,外地口音浓重,勉强听懂大概意思。于是,这对中年夫妇在初步弄清了对方的身份信息和事发原因以及过程之后,赶紧先后掏出兜里的摩托罗拉和诺基亚手机,一个拨打110报警一个拨打120急救。但由于外面下大雨,故只好挤在车上帮他处理伤口了。
夫妇两人一边打着手电筒检查对方的伤势,一边就着车上急救箱里仅存的消毒酒精、云南白药和医用纱布等手段简单地帮他处理伤口以免伤口感染化脓。没过多久,呼啸而来的几辆防爆警车便到了附近,随着几声怒吼的狗叫,从车上跳下十几名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每人头顶钢盔上都带有一个闪烁着红色光束的小手电筒,在两条警犬带领下沿着道旁翻滚而下的痕迹迅速围了上来,并且举枪大喊道:“不许动,我们是警察!”
“哎哟,你们来得好快哟!我们才刚拨打完报警电话,你们就赶到事故现场了,这分神速真的没得说!”女经理夫妇赶紧将手电筒放到一边并将受伤的秃子扶到车门前,满脸焦急道:“警察同志,我们都是受害者!我们夫妇俩跑长途货运经过这里时车子抛锚了,这时候刚好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加油站发生剧烈爆,然后便是多辆小汽车一冲而过并彼此追逐着发生枪战。这位受伤的先生就是当事人之一,具体事情问他好了……”
女经理夫妇二人互相补充着说完之后就识趣地退到一旁默不作声了。接下来便是由这些警察的两个领队们在出示了“警官证”之后便对那秃顶男子事无巨细的盘查起来,同时打开时录像和录音设备收集现场证据。很快得知他是安南华侨,叫阮富翁,携带巨资回国准备搞一个什么大型的开发项目,后来在竞标过程中由于资金雄厚且技术先进,因此在一列的竞标中独占鳌头,严重挫败了多家商业对手的正面竞争。后来工程进展到一半的时候,便频频遭到恶意举报甚至报复打压,结果矛盾激化后就变成这样了。随着盘问继续进行,还听说是怀疑有黑白两道的一些大佬也暗中参与了进来。不过,领队们却相视一眼之后便道:“需要你们配合!”
没过多久,又有几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狂飙而来。车上下来十几名身穿荧光雨衣的警察在拿着刑侦相机四处拍照并开始处理现场,同时几名医护人员冒雨上前将秃顶男子抬上了救护车。不过,在刚出车门的一刹那,秃顶男子趁机向这对夫妇手中赛过来一沓钞票和一张名片,并微笑着感激道:“我阮富翁虽然和你们无亲无故也不懂你们姓甚名谁,但你们能救我一命就是我的恩人,以后有需要帮助时请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
就这样,这对中年夫妇和那个秃顶男子同时被后来的派出所人员用警车开道带走了,至于那些防爆武警们则在与派出所民警交代一番后便继续上路追赶凶犯……此事本来是经理夫妇与阮大股东之间的隐秘,但因之后的几年里受到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而引发众多股市崩盘,其中就有这对夫妻贷款买来的几支股票并在她丈夫出事后,经理母子便失去了经济支柱,只好以“远房亲戚”的名义再次联系上阮富翁寻求庇护,直到今日。
这些事情都是女经理不愿意在众人面前提及的,但邹君作为“修真者”耳聪目明自然远非那些普通人所能比,再加上自己早晚履行义务时总会趁着欢乐至极时旁敲侧击,所以便能获知了这些不可告人的所谓隐秘。
“既然你们之间的关系这么杠杠‘铁’,为何不让我尽快去给他当替身?”邹君搂着怀中大龄美妇,忍不住在她胸前捏了一把,随即坏笑道:“莫非是怕我步了你前夫的后尘?放心,我是修真者,啥都不用怕。”
“哼,说得轻巧,人死不能复生,更何况你这么英俊潇洒又善解人意,教我如何放心早早就把你送出去?”女经理满脸幽怨地抬起脸来亲吻了一下邹君的下巴,接着埋怨道:“除非你让我先把娃生了再说别的!”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真的打算再生一个娃娃?可是你的年纪……”邹君话还没说完,便被怀中大龄美妇伸出一只纤手轻轻拍在脸上,拍了左边拍右边,另一只纤手却不知何时重新挂在了邹君脖子上,媚眼狂笑。
“好吧,既然你那么执着,那我就把阮大股东的一些私人秘密告诉你,让你提前有个准备,但你得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如果你不能把老娘的肚子搞大,就别想着离开老娘的手掌心,桀桀……”女经理奸笑后补充道:“阮大老板有两颗掌上明珠,老大今年二十八,比你高大孔武有力,眉清目秀一表人才,目前在刑警队当‘警长’。老二今年二十三,刚大学毕业就前往大洋彼岸漂亮国的旧金山上大学,而且上的还是她老爹一手筹建的‘全球华人精英学校’。当然了,这老二明面上是出国镀金,实际上是去那边物色人才,所以身边暂时不缺能人异士。不过,常言道:‘自由美利坚,枪击每一天’。说不定你去了之后反而会更有用武之地!”
就在邹君听得面露喜色时,心头却突然响起了一阵熟悉的童音:“哼,别高兴得太早,因为修真者与凡人之间结合孕育后代的成功率远远低于凡人与凡人之间的自然结合,甚至连后者的万分之一概率都不会有。”
“你说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邹君听到器灵娃娃的突然提醒后,心中大为震惊,甚至连脸色都一变再变,忍不住问道:“难道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来增加二者结合的成功率?还是你知道有但不想告知?”
“嘿嘿,告知你也无妨,本大仙何时骗过你?哼!”器灵娃娃接着道:“虽说修真者也是来自凡人,但由于在‘启灵’的过程中被海量的天地元气灌体之后便产生了洗筋伐髓的后果,一般情况下不仅开启了‘气海’和‘灵海’,特殊情况下甚至还能在心脏部位开辟出‘血海’,这就好比修真者是由凡人进化出来的新物种,故彼此之间必然会产生明显的生殖隔离,尤其是修真者的修为境界越高所导致的生殖隔离天堑越大。”
邹君听得一阵无语,满脸黑线,正想再问些什么时,怀中的大龄美妇却敏锐地觉察到了情况不对,于是秀眉微蹙道:“你怎么了?脸色怎么突然变得那么难看?莫非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说你嫌弃老娘……?”
“没有的事,只不过是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个严重问题,不得不事先跟你说清楚后果才行……”邹君不忍心欺瞒对方,于是便将器灵娃娃的原话转述过来,想让对方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也不至于希望落空变得发疯。
“咯咯咯,原来就为了这件事?不用担心,老娘早就有所预感,所以决定不只是早晚两次啪啪,中午休息期间到我办公室里继续,特意专门给你准备了一打的六味地黄丸和印度神油,你就放心地卖力耕耘得了。”
邹君低头瞅了一眼怀中大龄美妇那早有预谋的奸笑之后,心中顿时变得无语起来,于是便道:“既然如此,多说无益,你看着办就行了。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你的身体能否扛得住?毕竟你自己也需要进补啊!”
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切照旧,转眼就到了下月初,那所谓的国际展销会也如期在本市举行,同时将主会场选在了亚洲富豪大酒店。邹君一大早便随人事经理一起到了酒店打卡签到,之后便往酒店大门口形象岗上一站,就开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只见酒店门口乃至四周到处彩带飞扬,中间还突然冒出了一个巨大的气球拱门,当然了,拱门之下铺上了又宽又长的红地毯,两边放上一排排花篮。与此同时,各支迎宾乐队在各家单位代表和酒店司仪引领下,整齐跨步而出并敲锣打鼓地在酒店门口广场上来回转圈,一边吹着超大型的肩扛式喇叭,一边用隆重的礼乐仪式欢迎来自国内外的各方嘉宾。此时,广场附近豪车拥堵,人头攒动,会展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