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十五章:乐极生悲
 
  
话说在东方古国某大都市里举办的国际会展正隆重召开,期间各项运转井然有序,各国商品和服务展销也有序进行,尤其是亚洲富豪大酒店作为本都市的主会场更是不负众望的一举完成了上级嘱托的重任。经过半年的磨合之后,邹君不仅完全胜任了“酒店最帅形象岗”的工作,而且在与酒店有业务往来的一些社交圈子里也开始被有心人注意到,因为邹君不仅形象和气质堪比电影明星,而且还能随时猜中客人箱内藏有何物并流利的使用多国语言帮行李生们解围,甚至在引导客人办理入住并帮忙搬运行李的时候都是力大无穷的一个顶仨,因此才会出乎意料的被各路媒体争相报道。其实,他们所不知道的是,邹君在经过半年多日夜加班加点的与女经理啪啪啪之后,修为境界水涨船高,竟然先后突破了“练气五重天”、“练气六重天”和“练气七重天”,并在器灵娃娃大力协助下,成功对应解封了“旁门左道七十二术”之“射覆”、“大力”和“神行”。
在此会展期间开始之初,正好赶上东方古国的传统新春佳节,因此气氛热烈异常,各类成交日益暴涨,相应给会展举办地城市尤其是主办单位——亚洲富豪大酒店带来了丰厚的利润,甚至在同行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于是,公司高层决定:凡是在会展期间做出了突出贡献者都有对应的奖励,即便是底层打工者的月薪涨幅也达到了一成以上,尤其像邹君这样在形象岗和礼宾台出表现出众者,月薪涨幅达到三成足以引起轰动。
半年之后,随着此次国际会展的各个展区之间逐渐落下帷幕,国内外客商在基本达到了各自的商业目的之后,也纷纷选择离开此都市,如此一来,就连亚洲富豪大酒店这样热闹非凡的场所也逐渐回归日常正轨。就在这时,原本还沉浸在形象良好和修为突破双重喜悦之中的邹君,在突然接到家里的一个电话之后,便在再次心情郁闷起来,原来是与他约定好等赚了大钱回家之后就跟他复婚的前妻竟然带着自己的女儿再次嫁人了。
“嘟——嘟——嘟,喂,你好,哪位呀?”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声音,可等了一会儿之后仍旧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后,不禁俏眉一皱地喝问道:“你到底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再不说话就挂电话了!”女人生气地警告道。然而,电话那头却慢悠悠传来一个同样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道:“你什么时候换的手机号码?怎么从来没有向我提及过?哪怕是在微信里留言或是用旧的电话打来时说一声也行。”
“哼,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一走,倒是走得干脆,再过两个月就是离婚三周年的纪念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女人幽怨的诉苦声:“你倒是走得潇洒,那银行的催债电话、讨债公司的威胁电话,亲戚朋友三天两头登门拜访,最重要的是街坊邻居在背后指指点点地说着难听的话……你让我怎么去独自应对?就靠你每月用微信转发过来的三千块钱生活费去应对吗?女儿早就已经满五岁,被我送去幼儿园了,我也得出去找工作!”
“我这不是在一直努力当中吗?再给我点时间,估计最快要不了一年,就能咸鱼翻身上岸了,到时候把外债还清之后,咱俩就去民政局复婚!”邹君还是习惯性地用一家之主的口吻命令道:“听我的,别乱来。”
“听你的?还别乱来?你想让我们母女俩去吃土么?你若是真的有钱了,现在赶紧去银行汇一百万过来,否则就不要再提‘复婚’的事情,以后也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否则,法庭上见!”女声吼完挂断了。
“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对,感觉像是别人欠你很多钱不还一样?”女经理下班后,习惯性地提前去地下车库停车场门口等下班归来的邹君一起驾车回家,然而这次远远看见对方走上前来正想打招呼时,却发现对方脸色很不好,出于好奇才忍不住发问:“问你话呢,怎么不搭理我呢?莫非是嫌弃这次展销会后论功行赏给你的报酬太少?还是……”然而邹君现在心事重重,哪有闲功夫搭理这老女人的盘问,因此让她吃了闭门羹。
邹君现在正处在烦恼当中,一心琢磨着如何尽快弄到百万现金去一次性把一大堆外债摆平,否则就只能真的与前妻说拜拜了,最关键的是自己女儿的抚养权还在前妻手中,自己若不努力争取,连上法庭打官司的勇气都没有。就在邹君心事重重并自顾自的经过女经理身旁时,突然感觉手腕被人用力一拽,不得不停了下来,刚转过身来发现女经理正满脸怨怒地瞪着自己,红唇紧咬,过了好一会儿才冷哼道:“是不是胆儿肥了?”
邹君见状,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先是假装哭丧着脸,接着嘻嘻哈哈坦诚认错:“绝对没有!对不起,刚才精神有点恍惚,竟然没有注意到你已经在这等了我那么久,实在抱歉……”说罢顺势将她揽入怀中。
“哼,下不为例!知错能改才是乖孩子,快回家吧,老娘还有事情要办呢,桀桀。”女经理扭着腰肢,一边随手拽着邹君的胳膊,一边掏出汽车遥控器摁了两下发出预警响声后,便转过脸来媚笑道:“上车吧。”
“孤男寡女,能有何事?还不是啪啪啪,却说得那么隐晦,好像怕被别人听见一样,殊不知这就是欲盖弥彰!”邹君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心中冷笑又腹诽不已,便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上,闭目养神,啥也不说。
晚上的事情结束后,趁着欢乐的劲儿还没散去,邹君便试探性地将白天里跟自己前妻通电话的内容简单地向女经理提了一下,想看看她的反应如何?没想到,这老女人竟然满是同情并试图说服自己去努力兑现承诺,这就让邹君觉得匪夷所思了,于是忍不住问道:“你真的认为我前妻说的话没有别的目的?还是你已经做好决定要借钱给我?那可是一百万现金啊,并且还要在两个月内转入她的银行账户,否则她就要去改嫁!”
“我明白你的意思,也理解你的心情!”女经理一改平时老不正经的魅惑眼神,反倒是秀眉紧蹙一脸严肃道:“只可惜你不是女人,也不了解女人,尤其是不了解一个拖儿带女的寡妇无依无靠时的痛苦和绝望!”
“哦,看来是我理解有误。不过,这一百万现金可不太好办呀……”邹君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地旁敲侧击道:“莫非,你这里能一次性凑出一百万?还是说要去办理一个什么房产抵押贷款?但是贷款利息不低呀!”
“我想的没有那么复杂,直接将一套房卖了套现不就结了?那两套郊区的房产都是在碧桂园上买的,虽然位置不错,但是住不过来,与其放空不如趁着现在一线城市房价节节攀升赶紧套现能多赚点钱还不好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如此一来倒也解决的现金周转不灵的问题。”邹君点头赞同道:“不过,你现在把那房子卖了,不怕你儿子知道后生你的气吗?再说了,我现在的情况,值得你为我大费周章吗?”邹君问道。
“你没见过我儿子,当然不了解我儿子的性格。自从当年惊魂高速路的事情发生后,我那刚上小学的儿子就不太愿意我们跑长途货运了,再加上过了几年前夫也出事之后,刚上初中的儿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心中只想着‘做大事’、‘挣大钱’和‘出人头地’,因此才会越来越不听我的话……”女经理一边追述,一边感慨道:“等儿子上了高中之后,客厅里那个小书房就突然之间冒了出来,直到他高中毕业考上大学……”
“那后来呢?是不是你儿子受到什么刺激之后才会选择出国留学?难道他就真的不在乎家里的老娘和这三套房产?”邹君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清其中的细节,或许当以后突然发生什么事情时也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你说的没错,因为我儿子大学毕业后原本打算在国内发展,但是国内劳动力市场供大于求并导致社会竞争日益激烈,数以千万计的年轻人要么内卷,要么躺平,要想实现自己学有所成的愿望和价值几乎不可能。”女经理说到这里后,满脸无奈地自嘲道:“当我儿子接到大洋彼岸哈佛大学硕博连读的录取通知书后,我才发现儿子的目标原来是漂亮国的硅谷和那张绿卡。后来所发生的一切也完全证实了我的猜测,欸……”
“那么,你的意思是他已经改国籍不会回来了?”邹君将信将疑地补充道:“但他毕竟是你的亲生儿子,身上留着你和你前夫的血脉啊!难道他就为了所谓‘科学无国界’的理想,将自己的祖国和亲人也放弃?”
“你猜对了,其实这都是我的错,不能全怪儿子。”女经理叹了口气,接着又道:“是我对他从小就管教不严,以为他在失去父亲后会慢慢懂事,没想到他那么容易被西方文化洗脑,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欸……”
听到这里,邹君也是一阵无语,干脆也不再多问,只是习惯性地将怀中大龄美妇抱得更紧,深怕对方会再次受到伤害。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邹君如愿以偿地从女经理那里拿到了壹佰万现金,并且先后与家里年迈的父母都通了电话,也私下里求证过自家的兄弟姐妹并得到确认情况属实后,才在微信视频电话里与前妻商定银行转账的事情。既然对方不像是恶意诈骗,现在的身份已经证实没有问题,那就转呗,早做了结也好。
然而,等到邹君去银行刚办完转账手续还没走出营业大厅,兜里的手机彩铃竟然响了起来,便习惯性地接通了,原来是前妻笑嘻嘻地慰问:“我说,那啥,壹佰万已经入账,应该够女儿从上小学到大学毕业的学费了,咯咯。不过,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离开你比较符合当前的形势,因为我能感觉到你这一百万得来不容易,所以不想以后再被各种无端骚扰影响私人生活和女儿的成长。不过,等我改嫁后,女儿仍可以随你姓。”
“啥,你在玩我?你知道这样做会有啥后果吗?”邹君听得火冒三丈,不禁爆了粗口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跟别人合伙来行骗自己的前夫!难道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既然你做初一,那我就做十五!”
“哎哟,好像道理全在你那边儿一样!我好怕怕哟,咯咯。”电话那头接着又传来了前妻挑衅的声音:“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就已经跟一名来自省城的资深律师办理了结婚登记,并且这些套路都是他告诉我的,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家高级律师事务所的执行总监,手下团队上百人,最擅长调解民事纠纷和打官司了。怎么,你心里不服,那就来对簿公堂呗!在当今法制社会里,你如果不善于利用法律维权,那也只能做别人的韭菜!行了,不跟你胡扯了,反正木已成舟,你就认栽得了,别想太多,否则对你没好处!再说了,在咱俩恋爱结婚那几年里,我可是对你百般依恋唯命是从,结果除了被你夜夜折腾搞大肚子生了娃,那我还得到过啥?”
“草泥马,欺人太甚,我恨不得想杀了你!”邹君被激得怒火喷发,根本顾不上周围排队等着办理银行业务的路人,一声大吼地随手用力一砸,啪的一声将手机摔得粉碎,顿时引起一阵轰动,使周围之人纷纷侧目,甚至两名银行保安人员赶紧走上前来左右按住邹君的肩膀,严肃地关切道:“这位兄弟,你没事吧?好好来办理一下银行业务,怎么转身就把自己的手机摔得稀巴烂,就算你真的很有钱,也不至于这般糟蹋呀?”
“不好意思,我一时鲁莽,脾气上来了就不受控制……”邹君在一时精神恍惚之后勉强反应过来,不禁哭丧着脸道:“我刚才转错了壹佰万到别人账户上去了,现在还能追回来吗?那些都是借来的钱,怎么办?”
“兄弟,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那可是壹佰万啊!”两名保安听罢后,不禁大呼小叫起来,周围来办业务的人也听得纷纷侧目,七嘴八舌地说道:“赶紧拿着单据去找刚才帮你办理转账业务的服务员把那笔业务撤回来……不不不,找大堂经理与对方收款方银行协商之后看看能不能帮你把钱退还……不不不,赶紧拨打110报警让经侦科帮你立案……不不不,这样太慢了干脆拨打收款方银行客服电话让其先将收款方账户冻结……”
“算了,不就一百万嘛,我邹君输得起,就当买个教训!”邹君看着周围乱作一团的众人正忙着给自己出谋划策,不禁心中一暖,微微笑道:“没事了,就当做是给我那前妻的精神补偿和供孩子读书的费用吧。”
话音一落,邹君哈哈大笑着昂首迈步踏出银行的业务大厅,将一大帮热心肠的人留在身后,让其面面相觑地腹诽自己是“怪人”。不过,对于此事,邹君也不想隐瞒,决定等晚上欢乐结束后再告知女经理知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