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十九章:抓飞贼
 
  
话说邹君从西北山区农村的老家重新搭乘动车组返回东部沿海的发达大都市之后便没有急着去找工作,反正手里还有二百万现金完全足够自己一个孤家寡人开支大半辈子了。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邹君便琢磨着如何才能在修为境界上更进一步?毕竟现在已经修炼到了“辟谷期”,不再需要像凡人那样一日三餐茶水不断,也正好趁此机会安心地打坐练气苦修。然而,转眼之间过了一个月,邹君竟然还没有触及到巅峰的瓶颈。
“哎哟,世界很单纯,复杂的是人呐……”就在邹君心态变得日益焦躁时,脑海中突然传出了器灵娃娃愉快的歌声,接着又胡乱一气地唱道:“等哥有了钱,我夜夜去潇洒呀;等哥有了钱,我抽烟抽中华呀……”
“喂喂喂,快住口!你在胡乱嚷嚷什么呀?搅得我心烦意乱,想接着打坐练气都不行,欸……”邹君识海中的神魂小人见状忍不住大声呵斥道:“你能不能指点一下迷津,好让我尽快突破修为瓶颈?拜托了……”
“嘿嘿,可以,没问题,但你得带我出去转悠,让我好好玩玩,本大仙都快要被你给闷死了!”器灵小人忍不住抱怨道:“这修真一途不能傻傻的仅靠练气打坐,要得主动去寻找机缘,否则一辈子也别想进阶!”
“机缘?什么机缘?神神秘秘的,说来听听呗?”邹君表面上装着不以为然,实际上也想出去走走看看,毕竟在家里宅了一个月,这胡须都快长到三寸长了,头发也乱糟糟的,简直就像是武侠片里的丐帮帮主了。
傍晚时分,邹君终于下定决心出来透透气,于是便穿上一身运动装后便跑出了小区,准备趁着晚霞的余晖来个慢跑运动,表面上看起来是在锻炼身体打发时间,实际上是在观察街道两旁远近各处匆匆过客的一举一动。当然了,这也是器灵娃娃给他的建议:“将你的神识覆盖范围开到最大,尽量一次性把体内法力彻底消耗干净,然后再找地方席地打坐吐纳练气,如此反复多次后便能将体内法力压缩提纯,大有助于修为进阶。”
果不其然,仅仅坚持了一个月,邹君便感觉到了修为瓶颈有点松动了,并且自己的神识覆盖范围也稍有增长,若能长期坚持,再加上运气足够好的话,说不定在年底前就能突破修为瓶颈,于是锻炼起来更卖力了。
某天傍晚,邹君像往常一样地沿着街道一路慢跑着,不知不觉地跑到了郊区附近。此时,道路两旁的行人少了很多,再加上路灯下婆娑树影的遮挡,仿佛又重新回到了自己家乡所在的小县城一般。根据微信地图上的定位提示,邹君已经跑出了近百公里。看着月亮高高升起后一片银辉洒落,听着道旁附近的荷塘里传来密集的蛙鸣声,邹君不禁心旷神怡,干脆就在路边席地而坐,吐纳练气,约么一个小时后,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正当邹君打算起身原路返回时,忽然听到远处响起了一踏板声摩托车踩油门的加速声,接着便听见了有人惊呼:“抓贼呀,抢劫啦!”这声音就在邹君前方百余米外的公交站,呼叫人似乎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婆。
邹君见状,心中一惊,由于秉性释然不禁大怒道:“大胆毛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我面前当街抢夺财物,胆大包天,还不束手就擒?!”话音一落,一跃而起,大步追向踏板摩托车。也许是因为半道杀出个程咬金,让那俩骑摩托车的飞贼不免愣了一下,随即前座之人狂踩油门向前狂飙,后座之人转过脸来大声叫喊道:“不好了,这个人跑得好快,快要追上来了!”这俩毛贼年纪轻轻,估计是走了歪门邪道才敢行飞车抢夺。
然而,那摩托车刚加了一波油门后还没跑出多远就被邹君迎头赶上并堵在了前方。俩飞贼见状,一人大声惊呼道:“不可能呀,世界上怎么有人能比摩托车跑得还快,真是见鬼了!”另一人也慌乱地大叫道:“这位大哥,请别拦住我们的去路,有事好商量,大不了我把这LV包和这根大金链子都给你了,请别挡道!”由此可见,这俩家伙绝不是一时兴起才行飞车抢夺之事,必定是屡屡得手的惯犯要么就是缺钱缺疯了的恶徒。
邹君懒得跟他们啰嗦,只管心中默念口诀,丹田内的气海疯狂旋转,同时运转起了三门法术:“神行”、“大力”和“土行”之后,便一跃而起地双手一伸就向前抓去。与此同时,那俩飞贼就像被老鹰抓住的小鸡一样应声飞离摩托车,紧接就仿佛天降落石一般狠狠地朝着柏油路面摔去。阵阵惊恐的叫喊声此起彼伏,眼见三人就要摔个头破血流脑袋开花之际,突然有刺眼道黄芒从邹君身上泛起并瞬间流过双手包裹住那俩飞贼。
只听到一声如同重物掉落沙坑般的闷响过后,三人便陷入地面消失不见,整个过程眨眼之间完成,直到那踏板摩托车在失去人工控制摔倒后又滑行了数十米才停了下来。也许是油管断裂抑或油箱爆开,正在马路中间飞速滑行的踏板摩托车在刺耳的摩擦声中突然燃起了大火,接着就发生了猛烈爆炸,差点将路面炸出大坑,光是破碎的零部件就四处飞溅出百余米之遥,差点造成交通拥堵。这一幕让远处不明真相的一些路人吓得赶紧驻足观看,附近经过的车辆也只好向着道旁尽量避让,直到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才有交警骑着警用摩托车赶赴现场拍照,但环顾四周后却没有发现那被大火燃尽的摩托车周围有躺倒的受伤者,只好掏出对讲机呼叫了。
离踏板摩托车爆炸地点约么二百米外的公交站旁路边还躺倒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娘,也就是被飞贼抢了金项链的受害者。老人家就住在公交站附近的一个高档楼盘小区,晚饭过后习惯和家人们一起出来散步到附近的一处滨河公园跳跳广场舞什么的,原本都是晚上九点左右收工回家,但今天因为莫名其妙地担心家里那卧病在床的老伴儿了会出什么事儿就赶在八点钟之前一个人散步往回赶,结果就在附近被贼人盯上遭了抢劫。
“哎呀,坏了!我好像看到前方远处的摩托车倒在地上起火了,还发生了剧烈爆炸,那声响像是在打雷,会不会造成人员伤亡?欸……”原本摔倒在地的老大娘还在上气不接下气地艰难大吼着“抓贼”,结果话音一落就愣在了当场,因为她原本朦胧的老花眼却清楚地看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眼前一道耀眼的黄光闪过,三个大活人就这么直挺挺的凭空出现在了眼前,仿佛就像是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充满了诡异。
“嘭”的一声响,邹君随手将那两个飞贼扔到地上,然后面色狰狞地冷声呵斥道:“你们别想着逃跑,否则后果自负!”然后又转过身去将倒地不起的老大娘扶起来,满是关切地问道:“这位大娘,您没事吧?”
“哎哟,没啥大事儿,就是两个膝盖、两个手掌、两个胳膊肘和脖颈上疼得厉害,因为刚才走路时被贼人突然从身后窜出拽着脖子上的链子摔倒了而已。”老大娘一边警惕地盯着那俩趴在地上颤抖不已的飞贼,一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的邹君,见这年轻人不像是坏人,于是便笑问道:“小伙子,你能否帮我打个电话告诉家里人,就说老婆子我在小区门口附近的公交站出事了,叫他们赶紧过来。”接着又说出一个手机号码。
邹君点头答应,便掏出手机迅速拨打了那个手机号码:“你好,请问是某某某老大娘的家人吗?”——“是我,哪位?有什么事?”——“老大娘在你家小区门口附近的公交站台这儿出大事了,请尽快过来一下。”话音一落,邹君便挂了电话,接着转过脸来对老人家说:“我刚才已经拨通了您家人的电话,是个女的接,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了。不过,我看您老人家也伤得不轻,还是给您打个救护车吧,顺便报警抓贼。”
接下来,邹君又用手机分别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和120急救中心电话,正准备将手机放回兜里的时候,却听到轰轰——轰轰的摩托车响声,原来是那出勤交警骑着摩托车并打着警示灯朝着他们这边开了过来。那交警速度极快,眨眼便到了跟前,打量了一眼邹君几人后,面露古怪的问道:“你们好,我是执勤交警,想问一下你们刚才有没有看见那边那辆摩托车出事的经过?知道多少就说多少,最好是具体描述一下整个过程?”
“警察同志,是这么一回事。”邹君见老大娘被那警车上的彩光灯晃得眼花缭乱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便抢着解释道:“我晚间跑步锻炼经过这恰好看见飞车抢劫就上前制止。这位老大娘是受害人,这俩是飞贼。”
“是的,警察同志,这位年轻小伙子说的没错。”老大娘终于反应过来了,于是赶紧忍着伤痛上前补充道:“老婆子我家就住在附近的空中花园小区,跳完广场舞正准备回家,却没想到被贼人从身后拽走了项链,还把老婆子我拽翻在地,疼得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哎哟,疼死我了!”就在老人家话音刚落的时候,远处百米开外突然亮起了电瓶车灯,接着便有一个中年女人尖声大叫道:“妈,您在这?您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