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二十五章:应邀赴宴
 
  
话说那天下午三点,邹君应约赴会,等赶到亚洲富豪大酒店的预定包厢里时早已人满为患。在大家彼此做了介绍之后,邹君不幸又撞到了“同行”,并且还是有矛盾是那种,于是终于免不了发生一番争斗了……
“喂喂喂,什么你你我我的?原来你们认识?”那热心肠的阿姨看到这一幕后,感觉莫名其妙,来回扫视二人一眼,不禁问道:“大外甥,你认识他?”那阿姨见对方无应答又问:“小伙子,你认识我大外甥?”“不好意思,可能我认错人了。”邹君见对方紧紧地拽着自己的手,非但没有放松之意,反而力道越来越大,不禁眉头紧皱道:“那人是个身穿黑衣戴着面具的超高个女人,比你外甥女还高出一个头并且气势逼人!”
“哦,既然大家误会一场,那就握手言和呗。”这时,围坐在二老身旁的那几位中老年人也由看热闹换成了提建议。阮金玉扫视众人一眼,见长辈都如此说了,她神情冷漠的脸上终于挤出一丝笑意:“对不起。”
“没事,真看不出来,你身材单薄,力气却大得出奇,差点让我吃了大亏!”邹君也借坡下驴,心中默念咒语,摇身一晃变回了原来的身形和样貌。接下来,便是大家聚会的因由:一起为老人家康复表示祝福。
“今天是老妈/奶奶/外婆/康复出院的日子,我们做晚辈的衷心祝愿二老身体健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原本还在看热闹的一大家人,在老人家的几个子女/女婿/儿媳的带领下,纷纷向二老三鞠躬和吟诵祝福。当然了,两位老人也适当地表示客气地回应道:“都是自家人,不必搞得这么见外,该干啥干啥,吃喝玩乐,应有尽有,按照菜单上菜!”话音一落,几个酒店服务员便鱼贯而入端茶倒水开始拼桌上菜准备开席。
这富贵人家的团聚就是不一样,先不说饭前茶点果品尽有,席间便是满汉全席淮扬大菜,饭后还有孩子们的相声表演,那简直就是过年联欢一般,就差放鞭炮了。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这团聚只吃饭不喝酒,即便是葡萄酒和碳酸饮料也没看见一丝一毫,饭后那服务员们也只拎着几壶淡淡的香茶分别给众人斟上便了。此时,宴席结束,就在众人以为该散人的时候,老太太咳嗽一声道:“这次团聚实属不易,我老太婆有意事先还嘱咐过三妹子将出事那晚救我一命的小伙子也邀请过来凑个热闹表示感谢,想必大家心中也能猜到了个七七八八,那便是因为我老太婆早就跟大妹子打过招呼了。大妹子,大外孙,你们母女俩有何想法不妨当面说出。”
“是,老妈子说的没错,这次宴会的尾声就是让弟弟妹妹们提个参考意见,看看我家大丫头与这小伙子是否般配?大家但说无妨,嘿嘿……”一个大龄美妇模样的富婆率先出声并扫视众人后,紧盯着邹君微笑道。
“妈——哼!你又在取笑我了,女儿不嫁!”那高瘦女人刚才还一阵凶巴巴又盛气凌人的样子,刚一听到大龄美妇的话语后,瞬间态度大变,似乎成了一只撒欢的小猫:“女儿不嫁,女儿要陪伴在爸妈身边……”
“胡闹!你今年都已经29了,再不嫁就没人敢要了!”大龄美妇呵斥声一落,周围顿时响起了阵阵唏嘘声:“是呀,大外甥/大侄女/大表姐/老大姐……该嫁人了,你看人家二侄女/二姐/二妞/二表姐……今年才25就已经独当一面,不仅管理着漂亮国旧金山的华人学校,而且连二娃儿都上幼儿园了……”这时候,老太太和老太爷见状后相视点头道:“大外孙,别再倔强了,你爷爷奶奶在世时就一直期盼着长孙女早点成家,盼到纷纷驾鹤西去也没个踪影,今儿好不容易才逮住了一个好机会,我老太婆和你外公可不会再像你爷爷奶奶那般好被你这么糊弄了!俗话说得好:‘择日不如撞日。’我看你俩倒也般配,不如就在这儿拜了高堂得嘞。”
“哎——哟——喂,外婆!您老就别瞎参合了,我正烦着呢。”高瘦女子扫了众人一眼,似乎不以为意地冷哼道:“我想娶我也不是不行,起码要达到我的最低要求才行:一是有房有车有存款,二是独生子女公务员,三是父母要有养老金,四是不能老是催我生娃儿,五是……”高瘦女子忙着如数家珍,众人听得眉头紧皱,最后还是老太太怒喝一声道:“别胡闹!我说大外甥呀,算上这次聚会,你都已经相亲29次了吧?看你把自己能的,好像啥都入不了你的法眼一样?再这么折腾下去,转眼就三十出头,这天下还有哪个男人敢娶你?俗话说得好:‘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癞蛤蟆。’别再挑剔了,看合适就登记生娃,啥也别说了!”
邹君见状,面露尴尬,原本自己只是一时好奇心起便应邀来参加聚会算是跟老大娘一家结个善缘,没成想碰到了现场逼婚的闹剧,这下惨了,帮了这个帮不了那个,不禁心中哀叹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如何?小伙子!你觉得我老太婆说的话在不在理?”就在邹君走神的一瞬间,那老大娘的声音已萦绕耳旁:“只要你肯点个头,只要你敢拽着大外甥的手上前给父母长辈们逐一行个礼,这门亲事就算定下了。”
“老大娘,我……这……没经过您外甥女的同意就强行拉拉扯扯,恐怕不好吧?况且,圣人有云:‘男女大防,授受不亲。’所以,请赎晚辈不能从命!”邹君虽然有心打破僵局,但因刚才吃了一次亏,也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趟下这浑水。于是,邹君一想到这里,便把心一横,朗声说道:“多谢大家关心,实不相瞒,我七年前已经结过婚了,并且在西北山区农村老家还留有一女,但女儿跟前妻过,我目前孤家寡人一个。”
“哟,小伙子,看你年纪轻,竟是个离过婚的男人?不错,有担待!”老大娘听罢后,不仅不怒,反而呵呵笑道:“你甭担心,我外孙女家有钱,不缺你那点房产、存款,缺的就是一个能够持家又体贴的男人!”
“是呀,小伙子,你就决定了吧,跟我家大丫头/大侄女/老大姐/大表姐……处对象绝不吃亏,好好想想不后悔,嘿嘿……”众人听罢后,顿时七嘴八舌地劝说起来,甚至还示意小孩们一拥而上地硬是把相对而立的两个人的手又重新拽过来搭在了一起。就这样,邹君忐忑不安地抬头瞅了一眼对方,见那高瘦女人面色变得缓和后才顺势慢慢握住了对方的纤纤细手,于是尴尬一笑:“我是没什么意见了,不过阮大小姐就吃亏了。”
“哼,我吃不吃亏不用你管,但既然你再次自找麻烦,那就由不得你了!”话音一落,那高瘦女子阮金玉被握住的纤纤细手仿佛灵蛇一般快速的自动盘绕起来,顺着邹君的胳膊缠绕而上,眨眼之间便勒住了邹君的脖子,随着力道的增加,竟把邹君勒得满脸通红并喘不过气来,仿佛只要对方愿意,随时可以勒断脖子取首级。这就是阮金玉常用杀手锏之一的钩端螺旋体,一种很奇怪的炼体功法,在近身搏击中刚柔并济无往不利。
邹君见势不妙,强忍着胳膊、手臂和脖颈处传来的剧痛,赶紧默念口诀,瞬间启动了“大力”、“分身”和“摄魄”三门法术,不仅瞬间解除了被对方勒断脖子的危机,且在身旁还凭空出现另一个自己。同时,分身双目一瞪射出两束紫光,一闪即逝后没入了对面高瘦女子阮金玉的冰冷双眸中,使对方身形一滞,愣在了原地,双眼开始变得迷茫起来。其实,邹君也不想当着众人的面教训对方,但对方实在欺人太甚,只好反击。
“哼,不错,还算有些本事,但想靠偷袭赢我,却是万万不能!”就在邹君用“分身”和“摄魄”法术制住对方并双手用力掰开缠绕在自己脖颈上的怪手时,还没来得及踹对方一脚,却见对方原本迷茫的双眼慢慢清醒过来,于是赶紧心念一动,启用“隐身”和“神行”瞬间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直到此时,邹君才眉头紧皱地凝视对方后再环视一眼众人,见众人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时,不禁哈哈大笑道:“不错,真过瘾!”
“我说,小伙子、大外孙,你们俩这是演的哪出戏呀?我老太婆咋看不明白呢?”老太太与老太爷相视一眼之后,再瞅了瞅众人,见大家也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不禁又道:“那处对象的事儿……”
“好了,外婆不必担忧,我已经想好,对象就是他了,咯咯。”高瘦女子阮金玉突然变脸比翻书还快,原本杀气腾腾的样子转眼间变得楚楚动人,若是不明就里的人见了后还以为对方得了神经病呢。只见那阮金玉一边扭着腰肢慢慢走到邹君身前,一边伸手拽住邹君的胳膊,笑眯眯地瞅了又瞅,甜甜的说道:“刚才人家是有意在试探你的,若不如此便是辱没我阮金玉‘祸害小哥哥专业户’的威名了,咯咯。快来拜堂成亲吧。”
“真的吗?你没骗外公、外婆?那敢情好!呵呵。”二老与一众长辈们见状后脸上的阴霾神色终于消散转晴了,于是在大人们的授意下,孩子们蹦跳着扯起嗓门大声喊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共入洞房,嘎嘎……”这都是小家伙们在瞎凑热闹搞出来的恶作剧,不过既然阮金玉和邹君双方自愿确定了男女关系,那么这场宴会就到尾声了,于是在美妇富婆老大姐授意下,酒店服务员们鱼贯而入,开始收拾残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