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四十四章:九字真言VS合体法相
 
  
且说邹君在选举“全权代表”的比斗中一路过关斩将,好不容易才将“剑修”高手黑袍老妇苦十九娘击败,但在面对已经到手的三百五十枚练气丹的成就感时,内心深处仍不满足,总想在所有参赛者身上尽情地薅一把羊毛才觉得过瘾,于是便一而再再而三地故意挑衅剩下的几个“高手”们以迫使其继续就范。然而,剩下那几个修为最高的“老狐狸”始终不为所动,邹君无奈之下只好“捏软柿子”,结果不幸选中俩佛宗大师。
“不会吧?竟然坐着不动也不还手,紧紧靠着一个金光法相发出的护体金光就能破解我的攻击?”邹君看得有些吃惊,心中不禁多了一丝诧异,于是继续掐诀念咒,只见原本被金光扫过之后分崩离析的那些土人们在化作尘土融入大地的一瞬间,继续先后从地下站了起来,接着继续被金光扫中之后又再次土崩瓦解化为尘土。一连经过几次之后,邹君终于得出结论,对方法相的护体金光具有“破法”的功效,须得改变战术才行。
围观众人也是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纷纷叫好,尤其是之前那些先后被邹君击败过的人,更是早已不顾形象地为那俩盘坐在地双手合十的黑袍中年人叫好。然而,事情的进展还没有结束呢,只见邹君大喝一声后,手中法决一变,原本纷纷从地下冒出之后就开始自动发起集团冲锋的土人们立刻向中纷纷靠拢,一阵彼此融合之后很快便化作一个身高百丈的洪荒巨人,就像一栋摩天大楼一般矗立在人们的视野之中,光是四肢都比立交桥的桥墩还要粗大,更何况身躯和脑袋之巨?那简直就像东方明珠电视塔一般让人望而生畏!只见那模样长得跟邹君几乎一模一样的泥土巨人仰天咆哮一声后,便迈开巨大脚步向前踩踏而去,眨眼间到了对方跟前。
“般若龙象功!”“罗汉伏虎拳!”随着两声大吼传出,只见那原本就一直盘膝坐地紧闭双眼且只顾着双手合十诵念佛经的两名黑袍中年人突然猛地张开双目,抬望眼射出四道金色光束纷纷融入罩在身上的金光法相中之后,那金光法相顿时金光大放,身形也陡然拔高,瞬间便从十余丈高的身躯转眼间涨到了近百丈,同时身形一晃之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双头四臂的诡异法相,四条巨大的手臂上纷纷出现猛虎、巨像和天龙的幻影。
“轰隆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百丈高空传来,顿时整个天幕一片昏暗,只见泥土巨人的两条粗大胳膊与对面双头金光法相的其中两条金光巨手正拳拳相撞,撞击之处金光四射,土石翻飞,就像飞机撞上摩天大楼一般场面宏大且波澜壮阔,让人忍不住想起了二十年前发生在大洋彼岸漂亮国的“911恐怖袭击事件”现场录像。然而,就在两个摩天大楼一般的庞然大物被巨力震得各自退让几步勉强站稳后正要再度交手时,令观众们感到诡异的是那双头四臂金身法相突然上身一转,不仅立刻站稳了脚跟快步跟上,而且另外一双巨手接着再次握拳一捣击出,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巨响之后,对面那百丈之高的泥土巨人应声倒地分崩离析。
随着阵阵晚风吹过,原本遮天蔽日的尘土终于落定下来,呈现在眼前的景象让所有观战之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原本还好好的驾校练习场地竟然在中心处出现了一道数十丈宽且百余丈长的巨大深坑,就像一个人造峡谷或是小型水库一般诡异,而其中正有一个浑身泛着黄光的人影在剧烈喘息着,看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显然是累得不行。此人正是邹君,双手还保持着斗法中掐诀念咒的姿态。就在众人看都目瞪口呆,纷纷以为邹君此战必败的时候,那俩黑袍中年人却先后停止了诵念经文,并转过脸来神情严肃地看着邹君,不禁惊疑道:“果然有些实力,竟然能经得住我俩功法融合后的全力一击!不过,你若没别的本事,还是要输的。”
邹君听罢后,缓缓地抬起头来,脸色微白地瞅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的金身法相,忽然呵呵一笑道:“既然阁下都这么说了,若在下还有所保留,那就真对不住观众了,接招!”邹君大吼一声后,开始变幻手中法印。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风、雨、雷、电速速显灵!奉‘葛仙翁’之命敕!”邹君神情严肃,双手飞快结印,又是“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周围的天地元气尽管很稀薄,但邹君话音刚落,方圆数里之内却异象频频:狂风骤起,大雨瓢泼,电闪雷鸣。观众们见状后早已惊得目瞪口呆,差点忘了继续押宝下注了,幸好那赌桌处有人提前施展了一些保护性法术将外界干扰阻挡,否则这惊天豪赌的过程得中断!
“哈哈,来吧!‘佛降金身渡心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让在场众人看看是你的道家‘九字真言咒’厉害,还是我佛门金刚炼体功法厉害,哈哈。‘般若龙象功’!‘罗汉伏虎拳’!”二人继续双手合十。
随着那俩黑袍中年人继续背靠背的双手合十,闭目念经之后,那笼罩在其身上的百丈金刚法相全身金光大放,无数的梵文、万字符号、天龙、巨像和白虎虚影萦绕四周旋转不停,仿佛早已准备就绪,只等着给来犯之敌迎头痛击!然而,随着刚才邹君急速变幻手印和不断地掐诀念咒之后,阵阵狂风化作道道龙卷,瓢泼大雨化作漫天利剑,阵阵雷声化作河东狮吼,霹雳闪电化作根根长矛,全都劈头盖脸地向着地面上那个身高百丈的双面金身法相猛攻而去!而与此同时,那双头四手的怒目金刚法相也握紧拳头四面出击,与飓风、水剑和雷矛电蛇正面硬刚,天地色变,所有观战者皆瞠目结舌,仿佛置身于星球大战中,那种场面震撼到难以想象!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空中的激烈争斗仍然在继续进行着,而那身高百丈的双头怒目金刚金身法相仍旧悍不畏死地正面硬抗风雨雷电的密集攻击,只不过罩在法相中的黑袍中年师兄弟俩早已气喘如牛地挥汗如雨且面色苍白,因为想要维持这种高强度的施法,就必然会极大地消耗体内的法力和真元,再加上他们并非灵根出众,所以只能靠不停的服食身上早已备好的练气丹来吸取灵气补充体内真元再转化为法力继续对抗了。就这样,半个时辰很快过去了,在双方激烈斗法的影响下,驾校练习场早已面目全非,随着风雨雷电一波一波的继续猛烈攻击,那巨大的金身法相变得越来越透明且身形快速缩小,直到几分钟后传来二人不甘认输的请求。
直到此时,邹君才从齐腰深的大水塘中一跃而起,面色苍白的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因为他发现这“结印”法术配上“葛仙翁真言咒”所产生的效果竟然远超自己的想象,恐怕能越阶挑战了。
“哼,道友果然是身具‘天灵根’的‘千年一遇’之奇才,竟以一敌二还能将我师兄弟二人硬生生耗成这样,我师兄弟二人不得不服!”那俩黑袍中年人收了神通法术后气纯嘘嘘地互相搀扶着,面色苍白地恨恨道:“不过,你还想要练气丹?晚了!因为在刚才斗法和互相消耗过程中都被我们吞服炼化掉了,实在不好意思。依你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大不了我师兄弟二人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你想何时来取都随你便!”
“噢,是吗?那就有点尴尬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练气丹是最重要的修炼资源,远非什么‘人情’来得重要,嘿嘿。”邹君盯着对面二人打量了一会儿,嘴角一勾,不禁又道:“既然二位道友已经把话挑明,那在下也不是不讲理之人。这样吧,若是这次的‘全权代表选拔赛’最终让我胜出,那么就请二位道友随我一起走一趟,其联络其他势力一起共同完成解救人质任务,如何?”邹君话音一落,目光如炬地扫视周围众人。
“没问题,我师兄弟二人承情了,定然全力以赴,绝不有辱使命!”黑袍中年俩拱手抱拳,躬身一礼后转身回到围观群众当中。经此一战后,剩下的还没有与邹君交过手的也就只有那六位修为境界最高的“斗王”存在了。不过,这六个老家伙刚才都亲眼目睹了邹君以“斗师三段”的境界打败两名联手对敌的“斗灵九段”佛宗体修,并且还是以纯粹深厚的法力压服了对方,由此可见若非“斗皇”降临,自己这“斗王”必输!
邹君见状后,似笑非笑地扫视众人,随即朗声问道:“在场各位,还有谁不服在下的请立刻下场来单挑,一战定输赢!我给诸位一息时间考虑,若是没有了,那比赛就到此为止!我明日将直接进入决赛,散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