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四十八章:性格张扬的阮二小姐
 
  
话说“黑龙坛”在下界各分舵、分堂之间的“全权代表选拔赛”已经落下帷幕,最终获得“全权代表”资格的便是邹君。其实,这也是从实力和地位出发的一种表现,其他参赛之人亲眼所见,不得不服。因此,按照之前的“秘密协议”,邹君在比赛之前从黑袍舵主高大尚那里拿到十颗练气丹作赌资,此时应该将自己所赢来的三百五十枚练气丹分出一半交个对方才不算违约,但那高大舵主慧眼识人,坚决只收下二十颗练气丹便要强行了事,同时还语气坚定地要把自己的两个徒弟(阮金玉和小婴儿)一起交给邹君照顾,自己也好在半年后等上界巡察使到来时完成交接任务返回上界宗门。这些都是高大舵主提前打过招呼的,邹君也只好同意。
当然了,这场别开生面的“选拔大赛”终究是要通过录像、录音和玉简等多种方式备案的,目的就是择机交给上界宗门存档,以备随时查验下界各分舵、分堂的运转情况和资源配置,其中最主要的便是发现“可造之材”并按照其“天赋异禀”等级程度决定是否破例提前召回上界宗门,因为千年前就有过类似邹君的情况发生:凡是‘地灵根’者可减半在下界的镇守期限,凡是‘天灵根’及以上资质者可随时申请接回上界宗门。
原本来参赛的各地舵主、堂主们,不屑于参加赌博的还好,只是输了面子而已,但也毕竟只是少数几人罢了。然而,可惜的是那些外地来的好赌之人,几乎各个都输得倾家荡产,甚至将自己几十年积蓄全都输个精光不算,竟然还欠下了一屁股赌债。好在黑袍舵主高大尚是一个八面玲珑的“老狐狸”,知道在人际关系交往中: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来得更划算!于是,等到赛后次日一大早众人齐聚议事大厅时,他便当场宣布放弃本轮借贷的所有债权,并只求诸位答应自己一旦能有机会回到上界宗门继续修炼,就决不能忘了今日“同僚之情”,并将所有债务人的名字一一核对后当场一笔勾销,果然赢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会议继续进行。
“接下来,有请此次选拔赛的冠军得主——邹君道友发表演说!”黑袍舵主高大尚眼看自己目的都已达到后,便笑呵呵的一推二五六,将自己的接班人邹君请上主角位置,而自己退居邹君身后,似乎有意避开。
“诸位同僚,大家好!我是本分舵‘二把手’邹君。经过这三日激烈角逐之后,我们‘黑龙坛’在下界的‘全权代表’选拔赛已经落下帷幕。在下不才,夺得第一,幸不辱命,暂时添为‘全权代表’。”邹君满脸笑意地扫视众人,然后接着朗声道:“本着‘报效宗门,协助官府’之处事原则,我决定从‘实力和地位出发’,以我为队长来组建一个联络小组,专门负责联络其他上界修真势力安排在下界的守护人,同时再组成一个更大的‘东方修真界代表团’去访问‘西方魔幻界’,争取与之结盟并共同向东洋岛国修真界施压,不仅要求其尽快放人,还必须就绑架人质事件赔礼道歉。不知在座诸位,意下如何?”邹君扫视众人,朗声问道。
“邹君道友言之有理,在下以为此计可行!”话音一落,一个黑袍老者最先从座位上站起来,拱手抱拳环环一礼道:“此事虽小,但涉及我东方古国官府与修真界威严,况且被绑架人质皆为西方人,不得不办!”
“嗯,说得好/是的呀!此事一定要严办!”众人听罢后,不禁七嘴八舌,各抒己见,交头接耳,暗自揣摩。然而,等邹君把从舵主高大尚处得来的情报公之于众后,众人皆面色大变,纷纷闭口不谈,有意回避。
“诸位同僚,切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黑袍舵主高大尚见众人神情有变,遂与邹君相视一笑,接着补充道:“据可靠情报:东洋岛国修真界历来以主修邪魔外道为主,早年为了获取足够多尸体和魂魄用于修炼邪术而不惜与西方异类勾结并挑起过世界大战。近年来,那以路边大色鬼为盟主的东洋岛国修真界不仅暗中培植了‘奥姆真理教’等有辱西方‘一神教’英明的邪教组织,甚至还暗中勾结‘伏地魔’为非作歹来妨碍西方‘一神教’对‘魔幻世界’的掌控,企图打乱西方众多‘魔法学校’的教学进程。虽说这本与我东方修真界无关,但此次公然在我等同僚眼皮底下绑架人质出逃,便是赤裸裸挑衅!必须要给与敌人严厉惩罚!”
“有道理!说得对!支持队长!”众人听罢后,开始来了兴趣,不过明眼人都知道想要趟这浑水去趁机摸鱼,没有几把刷子是绝对不行的,于是纷纷询问道:“敢问邹君队长,你手下的那些队员都招募好了吗?”
“呵呵,实不相瞒,在下正打算在诸位当中择优录取,这录取条件嘛,嘿嘿。”邹君笑而不说,只是在扫视众人后,将目光有意无意地停留在了“鹰爪铁布衫”、黑袍老妇苦十九娘、黑袍中年师兄弟俩、黑袍魁梧大师和京城舵主等实力相对比较突出的几人身上,于是呵呵一笑道:“作为队长兼宗门全权代表,在下愿以每人十颗练气丹作为报酬且其余费用全包,不知诸位意下如何?有愿意跟我组队的同僚请站到大厅中央来。”
邹君话音一落,那“鹰爪铁布衫”和黑袍中年师兄弟俩毫不犹豫地跨步而出并来到了大厅中央站定,满脸傲然地扫视周围众人,但在与邹君对视的一瞬间,皆彼此点头致意。其他人等还在看热闹,心中暗自盘算。
“敢问邹君道友,能否现在将报酬提前交付?”一个冰冷的霸气嗓音不合时宜响了起来,原来是那黑袍冷艳老妇苦十九娘。只见她单手握剑,嗓音冰冷地说道:“在下以为此去危险定然不少,保持实力最重要!”
“是呀是呀!有备无患!大家说呢?”众人听罢后,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最后一声佛号响起:“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以为苦施主所言不差,亦正好解了贫僧燃眉之急。不知邹施主……?”
“此事好说。既然如此,那就一言为定!不过,从实力和地位出发,在下也不担心诸位会拿了好处不办事,嘿嘿。”邹君话音一落,嘴角一勾,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从身上迸发出来,既便与“斗皇”相比也绝不逊色,顿时让在场众人心中一惊,眉头紧皱,再也没有临阵脱逃和偷奸耍滑的打算了。于是,邹君哈哈一笑,转身从黑袍舵主高大尚手中接过纸笔,朗声说道:“如今已有五位同僚愿意组队,还有谁也愿意的请出列?”
邹君默然等了几分钟之后,见在无人回应,正打算将那登记好的名录交回到黑袍舵主高大尚手上时,一个稍微忐忑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若是诸位不嫌弃在下实力低位,在下倒想走上一遭,替诸位打打下手,跑跑龙套,不知诸位意下如何?”话音一落,一个黑袍老者两眼乱转扫视周围,见众人皆投来不屑一顾的眼神时,不禁快步而出,拱手一礼道:“在下岭南堂主梁广,见过队长和诸位同僚。”原来是最早附和邹君那位。
“噢,原来是梁道友,甚好!不过……”等邹君看清了黑袍老者面容时,才发现是自己前天晚上发出“擂台邀请赛”第一个上前挑战并被自己三下五除二就打发掉的那人,不禁眉头皱了起来,犹豫着要不要拒绝。
“邹队长是顾虑在下实力低微,会给诸位同僚拖后腿吧?”黑袍老者察言观色道:“在下虽技不如人,但老夫久居岭南与西方客商多有接触,故而对西方世界比价了解,同时精通多门西洋外语,定能帮上大忙!”
“哦,是吗?既然如此,那就算你加一个吧,呵呵。”邹君大笔一挥,便将对方的名字和职位记录后,便转手交给了身旁的黑袍舵主高大尚,接着朗声宣布道:“本小队成员有:陇西堂主‘鹰爪铁布衫’、辽东堂主‘苦十九娘’、漠北堂主‘大和尚’大师、中原地区禹州和冀州两位堂主前少林寺师兄弟俩、岭南堂主梁广和在下这个临时队长。现在请诸位队员上前领取各自奖励,其他同僚各有十万大洋相赠当做返程差旅费。”
话音一落,大厅之中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无不对邹君的慷慨感到佩服。散会之后,邹君吩咐队员们先在本舵休息两日养精蓄锐,三日后再一同出发办事。然而,公事刚安排妥当,私事却接踪而来,恰好在那天晚上,阮金玉接到家里电话说外公突然血冲脑离世,须得赶紧回去办丧事。于是,阮金玉和邹君便连夜赶回了之前她三姨妈提到过的“空中花园”小区,并在一座大别墅前看到了临时摆好的灵堂和她外婆。
按照传统殡丧礼仪——死者为大,邹君也得跟着阮金玉一起腰缠白布披麻戴孝,同时还要跪倒在棺材头焚香哭丧以示哀悼。哭丧一阵后,众人突然听到一阵嘻呵笑声,原来是一家几口大大小小涌了进来,只见一个二十五六身材高挑的眯眯眼年轻美妇左右手分别牵着一个黑、白两色混血娃儿,身后还跟着两个牛高马大的外国西装猛男一起说着英语,边走边笑:“外婆、舅舅、舅妈、姨娘、妈妈……你们节哀顺变,愿我主保佑外公的在天之灵早日安息得享永生,阿门!”话音一落,便让身后一黑一白两名外国西装猛男将早已准备好的两束百合花递到外公的棺材头,并牵着黑、白二娃一起鞠躬敬礼,然后从身上摸出十字架和圣经开始吟诵。
“嗯,这是什么情况?”邹君见状后,眉头一皱,但在阮金玉的提醒下才得知原来那身材高挑的眯眯眼正是她的妹妹阮金香,之前一直留在大洋彼岸管理她父亲阮富翁亲手创办的“世界华人精英学校”。不过,由于此女性格开朗又热情奔放,在长驻留漂亮国期间不仅先后与当地华人富豪传出过不少绯闻,而且后来口味越来越重地瞄准了西洋猛男,说是要找几个有“特异功能”的贴身保镖,于是才有了这一黑一白两个混血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