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五十六章:考验
 
  
话说邹君小队在经过国内航班长途飞行和汽车转运之后,终于来到了终南山脚下的一家“悦来客栈”门口,正好碰到了前来接洽的关键人物——“山中野修”。此人乃“玄阴真人”目前唯一的门下弟子,也是陇西堂主“鹰爪铁布衫”的表哥。于是,一行人在“山中野修”的带领下,急赶慢赶地翻过了两座大山再越过一座山坳之后,终于看到了前方数里之外的一座笔直的高山半腰处有一块数十丈大小的悬崖峭壁延伸出来。
“诸位道友,我们师徒三人的洞府马上就到了,请赶紧加快脚步,争取赶在月上三竿之前爬到那处半山腰突出来的悬崖上。”那山中野”一边催促众人,一边继续道:“太阳已经落山,最多也只有半个时辰了。”
小队众人都知道对方话中的意思,于是纷纷铆足干劲,将体内不多的斗气/法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双腿上,立刻加快了步伐。当然了,对于他们这些修为境界都已达到筑基期的修士来说,用不了半个时辰便到达。
就在众人上气不接下气地堪堪爬上那百余丈高的悬崖峭壁并来到突出半山腰那处数十方丈大小的巨石平台上时,还没来得及举目远眺欣赏一下终南山深处的夜景,却发现与平台相接的山崖处忽然闪现一道扇形的白茫茫光幕,就如同有人用手电筒照射在山崖上一般,紧接着那道扇形光幕的正中央空间一阵波动,竟然并排走出了两道身材矮小的黑袍人影,观其模样鹤发鸡皮,似乎年纪过百的样子,正笑眯眯盯着眼前众人打量着。
“弟子见过两位师尊!”那山中野修见状后赶紧上前拱手一礼,随即开始逐一介绍起来:“这位是我表弟小鹰,这位是来自‘黑龙坛’的全权代表邹道友,这位是……”当那俩黑袍小老头听到“黑龙坛”三个字时,不禁眉头一皱,似乎在心中琢磨着什么,不过很快就一闪而过地呵呵笑道:“欢迎‘黑龙坛’的诸位小友前来我‘终南山鬼修崖’做客。此地高处不胜寒,还请到洞府一叙,聊表敬意。徒弟,上茶,上好茶……”
“此地叫‘终南山鬼修崖’?呵呵,有意思。那就多谢前辈的好意,晚辈多有打扰了。”邹君与鹰爪铁布衫对视一眼后,随即又向身后的队友们点了点头,便跟着对方师徒三人亦步亦趋进了那扇形白色光门之中。
待所有人都跨入光门之后,那光门便闪了几闪就慢慢地暗淡直至消失不见,此时的悬崖峭壁又恢复了原样,根本看不出这里曾经出现过异常诡异的现象。不过,等到邹君他们一跨入光门后,呈现在眼前的便是一个十余丈大小的客厅,中间摆放着一张丈许宽且数丈长的石桌,石桌旁每隔数尺便摆放着一个三尺大小的石凳子,一共摆放了十张石凳,即石桌两边相对各摆四张,桌子两端各摆一张。大厅里正中顶上还镶嵌着一些能够发出莹莹白光的晶石,正好照亮了整个厅堂。至于厅堂四周则有三道巨大的石门相连,估计是三人平日里修炼之所在,除此之外,只剩下光秃秃的岩壁和墙壁上绘满了的图画和符文。此时,热气腾腾的茶水已经呈上。
“诸位小友大驾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寒舍修行清苦,唯有一杯清茶招待各位,却是怠慢了!”那俩白发苍苍的黑袍小老头竟然一唱一和地举起手中拳头大小的石头茶杯,满脸笑眯眯地向着众人轻抿一口,表示欢迎。接下来,主客双方稍微客套一阵后,便进入了话题:“诸位小友,老夫听闻诸位此来,是为了纠集人手前往西方魔幻世界寻求合作,共同对付东洋岛国修真界盟主路边大色鬼,以求解救早些时日被绑架人质?”
“二位前辈明鉴,晚辈正有此意,不知二位前辈有何指教?”邹君听罢后,随即呵呵一笑道:“常言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晚辈正是听闻两位前辈与那东洋岛国修真界盟主路边大色鬼有仇,故特来拜访!”
“哦?呵呵。看来小友对老夫的情况倒是了解得挺详细的。不过,老夫对小友的了解可就不够详细咯,呵呵。”两位白发黑袍小老头再扫视众人后,呵呵笑道:“在谈正事之前,老夫想考验一下小友能耐如何?”
“噢,是吗?不知两位前辈打算如何考验晚辈?”————“这考验嘛,嘿嘿,说难也挺难,说易也容易,就是你们凡人世界里所谓的‘从实力和地位出发’。因此,小友得与我这徒弟比试一番,赢了再谈。”
“呵呵,没想到二位前辈还有如此雅兴,那晚辈就斗胆与前辈赌上一把,不知前辈们意下如何?”————“噢,老夫没听错吧?都几百年了,终于听到有人敢跟老夫打赌了,真是太有趣儿了!你要赌什么?”
“晚辈要赌的是:若是晚辈胜了令高足,那二位前辈及令高足不仅要加入我‘东方修真界’阵营去全程营救人质,而且还要将两位前辈主修功法‘噬魂不灭功’和‘吞魂御鬼功’传给晚辈,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好!果然够霸气!小子,你真是太对老夫胃口了!既然如此,那老夫就跟你赌了:若是你赢了便罢,若是你输了,嘿嘿,那就把你这具身体交给老夫夺舍重生吧,老夫听说你身具‘天灵根’,乃千年难遇啊!”
“队长不可!队长,千万不可冒此风险呀……”众人听罢后,顿时惊慌失措,而心性不坚者早已惊得面无人色,因为他们都知道所谓的“夺舍重生”就是修为高者以境界压制修为低者的同时,用自己的神魂去强行吞噬对方的神魂并占有对方的一切:包括身体、记忆、情感、功法、潜质、气运……直到对方彻底消失在此方天地间,也就不可能重入轮回转世投胎了。这在修真界里是严格禁止的,除非是绝世天才或宗派高层受到无可挽回的伤害,在征求多方意见并获同意后,其内部利益集团间互相妥协之下才会允许光明正大的“夺舍重生”。同时,修为境界差距越大“夺舍”就更容易成功,反之容易失败,且失败者的一切记忆将被对方占有。
“放心,我邹君既然能当你们的队长,自然是对自己有几分信心!记住,以后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不要堕了我们‘黑龙坛’的威风!”邹君见众人皆是一副哭丧的脸时,不禁哈哈大笑道:“前辈,请选场地!”
“哈哈,好!好小子,老夫这就遂了你的心意,走起!”话音一落,顿时一阵掐诀念咒,只见众人脚下突然冒出股股黑烟,瞬间将众人一裹之后便化作一阵阴风一串而出地穿透山崖石壁,飞快地往山下一闪而去。“嘭”的一声大响,就在众人惊慌失措地还没反应过来时,便发现自己已经两脚着地了。与此同时,待夜风吹散了周围浓郁的黑色的雾气之后,众人这才发现自己竟又重新回到了高山脚下不远处一片乱葬岗般山坳旁。
“好了,小家伙们,此处空旷无垠,正是比斗之理想所在地!各自准备好,开始比斗!桀桀。”两位白发黑袍老者阴恻恻地扫视众人后,突然扭过头来对着自己的徒弟道:“把为师平时教你的本事全都使出来!”
“弟子遵命,绝不辜负两位师尊重托!邹道友,得罪了,请!”那黑袍道稽的山中野修一甩拂尘,大喝一声:“噬魂鬼藤!”只见原本长不过四尺的浮尘竟然迎风便涨,瞬间化为铺天盖地的黑色藤蔓向着邹君笼罩而去,并且所有黑色藤蔓上都长有重重叠叠的红色叶子,在清冷月光下散发出渗人的血光,让观战众人看得毛骨悚然。此外,那无数长满红叶的黑色鬼藤在扑向猎物的同时前端纷纷化成巨蟒吐芯獠牙阔口,直扑而去。
邹君见状,眉头一皱,心中开始运转玄功,就在无数鬼藤呼啸而至的瞬间,浑身上下泛起一阵黄芒后便消失不见,等到再次出现时却呈现品字形紧紧围绕在山中野修身旁,六条胳膊抡起拳头猛然捣来,嘭嘭大响声夹着惨叫,只见山中野修身体一僵,仰起头颅开始狂喷献血,应是受了重伤!然而,就在黑龙坛一方看得激动不已时,却听那两个白发黑袍老者桀桀怪笑道:“小家伙们,不要高兴得太早,好戏还在后头呢!桀桀。”
果然,只见山中野修被邹君三个分身的六个势大力沉的拳头击碎了肩甲和肋骨后,虽然发出一阵惨绝人寰的哀嚎,但狂喷几口老血之后并没立马断气,反而艰难无比地扭过头来对着邹君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接着就听到“嘭”的一声大响,原本重伤的山中野修竟将身体自爆起来,而巨大气浪直接将邹君三具分身掀飞十余丈外,待堪堪站稳脚步时,便发现对方身体爆裂之处的大股黑烟中突然冒出一个十余丈高的黄泉厉鬼。那厉鬼悬浮半空,浑身上下黑气缭绕,房屋大小的巨型骷髅头上镶嵌着两个隧道一般的黑眼窟窿,内中摇曳着两团人头大小的幽绿鬼火,在夜空中晃荡出摄人心魄的诡异幽芒,两排深深白牙发出嘎嘣响的上下咬合声。
“啊——吼!”一声惨绝人寰的声波迅速以黄泉厉鬼为中心向着周围荡漾开来,顿时掀起一阵强烈的阴风,将地面的砂石尘土刮去了厚厚一层,即便是距离百丈开外的黑龙坛众人也感觉心神摇曳,神魂不稳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