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六十三章:摄魂唢呐
 
  
且说邹君在器灵娃娃那里了解到了炼制“法器”的一些关键因素和如何分类之后,便激动不已地解封了“旁门左道七十二术”之“吐炎”,于是在器灵娃娃的言传身教下,很快便掌握了口喷火焰的基本操作。不过,这种程度的火焰威能远未达到“丹火”级别,自然也就无法用来炼制法宝,因此最多也只能用来炼制顶阶法器了。
“怎么回事,小徒弟。你这是……?”原本还在对面不远处席地而坐一前一后双掌前伸忙着给大徒弟运功疗伤的俩黑袍白发小老头此刻感觉到邹君的怪异情况后,皆暂停了下来并眉头紧皱道:“真是奇了怪哉!你前几天刚到这里时明明还是凝液初期修为,这转眼之间就突破到了凝液中期,竟然还会喷火?不像是鬼道神通吧?”
“启禀师尊,弟子原本乃一介散修,凡人中的穷光蛋,幸好梦中得见‘葛仙翁’所传‘九字真言咒术’,于是才在不知不觉中步入了修真一途,如今在师尊的终南山鬼修崖处得到了莫大机缘,学到了多门上界顶尖的鬼道功法,再加上弟子身具‘天灵根’资质,很多时候不仅无师自通,而且修炼起来畅通无阻,所以就这样了。”
“噢?原来如此,倒是为师大惊小怪了!”玄阴真人惊讶道:“既然你能无师自通,那这俩铜鼎也一并归你了,自己琢磨去吧,要是真能炼制出法器、丹药来,那宗门以后就全靠你了。嘿嘿,小徒弟,加把劲,为师看好你,自个玩儿去吧!”俩黑袍白发小老头话音一落,继续闭上眼睛一前一后将双手搭向大徒弟继续运功疗伤。
邹君心中一乐,便将双手搭在两个巨大的铜鼎上,缓缓闭上眼睛,心中一边默念“通灵炼宝诀”,一边疯狂运转功法,将一股股法力源源不断地注入俩铜鼎之中,过了一个时辰后,就在邹君法力快要见底准备服用练气丹补充真气时,忽然听到两旁的铜鼎中同时传来嗡嗡之声,随即青、黄两道光芒一闪而逝,竟出现在了丹田中。
“怎么回事?为何这么快就炼化成功了?”————“嘿嘿,小子。本大仙传给你的‘通灵炼宝诀’不错吧?此乃上界秘法,对于下界灵器以下宝物不需滴血即可炼化,嘿嘿。既然已经掌握了‘吐炎’法术又炼化了炼器炉,那就出去试试看呗。不过,想要炼制出顶阶灵器,那还得看你在灵禁上造诣深不深了,走吧,嘿嘿。”
“灵禁造诣?什么意思?”————“灵禁造诣嘛……嘿嘿,之前已经提到过一些了。不过,灵禁都是要以‘三’的倍数出现才会发挥作用,就比如在炼制法器时,若灵禁数量达不到三条就只能是符器,需要用对应的符箓来催发才能发挥出法器的作用。若是灵禁数量刚好达到三条以上不超过十五条,便是法器级别的要求。”
“哦?法器必须至少有三条灵禁?那十五条……?”————“三到五条灵禁者为下品法器,六到八条灵禁者为中品法器,九至十二条灵禁者为上品法器,十二至十四条灵禁者为极品法器或称作‘顶阶法器’。此外,同一灵器中的同类或相关灵禁被定为一组,即最多三十条组合的灵禁可作为此法器升级为‘法宝’的前提条件。此外,若材料合格且炼制手法正常,奈何描绘或刻画灵禁的数量不能达到天罡数,就只能算作‘符宝’,并且崔发到极致时威力无限接近法宝,但使用次数有限定。”
“什么?‘符宝’的使用次数有限定?那为什么法器和法宝的使用次数没有限定呢?”————“符宝是法宝的半成品,每次消耗都是透支,用完就作废了,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况且符宝的威能一旦全部激发后,便几乎相当于法宝的攻击效果,在关键时刻还能左右战局,所以颇具价值!灵禁数量在十五至二十条之间者为下品符宝,灵禁数量在二十一至二十六条之间者为中品符宝,灵禁数量在二十七到三十二条之间者为上品符宝,灵禁数量在三十三到三十五条之间者为极品符宝。”
“卧槽,这也太奢侈了吧?既然如此,还不如炼制极品法器来得划算。我说,那啥,咱们就到外面去开始炼制呗。”邹君听罢后,眉头皱了皱,忍不住催促起来。
“好吧,等到你修为境界达到‘真丹’之后,再给你说如何炼制‘法宝’的事情,不过你得提前做好准备,必须收集各种珍稀材料和与法宝相得益彰的灵禁,越多越好,因为从法宝开始往后的灵禁都按‘组’来添加,一组灵禁就已经三十条,中品法宝至少含有两组灵禁,上品法宝含三组灵禁,极品法宝含有四组灵禁,嘿嘿。”
“什么?需要那么多灵禁?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三个方法:到了上界之后,一是与人交换互通有无,而是找炼器大师花天价灵石购买,三是自己领悟了三千大道和一元法则中基本演化规律后便可自己无中生有地创造灵禁。因此,你得依靠‘贯通’术发挥作用,并且从灵器开始是七十二条灵禁恰合‘地煞数’。”
“咦?从灵器开始?为什么不从冥器、古宝和冥宝开始?”————“因为冥器、古宝和冥宝都是法宝放太久自动吸收灵气太多或是遭受幽冥鬼侵蚀气所致,但其本身的灵禁数量不变,因此威力也并没有出现跨越等级飞跃提升,只是某些方面的威能比普通法宝更强横而已。如果法器没有地煞数灵禁,就无法封印强大魂魄。”
“哦,呵呵,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炼器之道还有这么多讲究啊?那就开始呗,晚辈正想试试这‘摄魂唢呐’的威力如何呢?”邹君与师父告辞一声后便打开石门来到客厅,正好看见所有人都在,于是呵呵一笑道:“诸位还习惯吧?若是感觉烦闷,不妨到外面山崖平台上透透气?我正好也想出去感受一下荒山野岭。”
“队长大人,几天不见,怎么感觉你的气息有强大不少呢?是不是……?嘿嘿。”陇西堂主鹰爪铁布衫似乎猜到了什么,忽然闭口不提,只是扫视众人偷偷笑着。
“其实嘛,也没啥事,就是在玄阴前辈的指点下略有所悟,修为有了一点小小的提升。这不,一连蜗居整整五天,感觉闷得慌,趁着还有些时间,出去兜兜风。”
话音一落,邹君便笑呵呵地跟众人打过招呼后,就接过灵符注入法力,往身前不远处的石壁上一扔,只见白光一闪,一道巨大的扇形光门凭空出现,直通外面。邹君扭过头来对众人笑了笑后便昂首阔步而出,随即单手一招,一张白光萌萌的小巧灵符又回到了手掌中,便发现身后石壁上的扇形光门逐渐变得模糊不清,最后消失。
此时正好傍晚时分,万丈红霞染遍天际,当最后一缕金色阳光射入眼帘时,邹君不禁想起最后一天做夜班外卖小哥的无奈,同时又对自己在瞌睡中将电瓶车骑到路边臭水坑里的情形忍俊不禁,若非如此,哪来的“轮回宝鉴”?又如何续写自己现在的精彩人生?想到这里,邹君洒然一笑,快步来到巨大平台的中央处盘膝而坐,随手一挥,只见眼前青光一闪,一座与人等高的巨大青铜鼎便嗡嗡响的矗立在自己的眼前。此时,邹君挥手打开鼎盖,按照器灵娃娃的提醒,先喷出一口烈焰入鼎热身。
接下来,邹君便继续按照器灵娃娃提示的流程,先用法力裹住那几块阴鼓法宝碎片放入炼器炉中猛烈煅烧,约莫一个时辰后,直至其表面出现扭曲变形,才在双手掐诀施法操作下用法力幻化成一双大手不断地把它揉搓,挤压,拉扯,折叠,抽丝,左后扭成麻花状的唢呐。此时,再通法力幻化出一个托盘把这唢呐搁到角落备用。
这时候,邹君便将那根尺许长漆黑如墨的噬魂兽尾椎骨拿了出来,也用法力幻化出一只大手将其放进炼丹炉中慢慢煅烧,目的是将其中吞噬魂魄后留下的怨念和戾气清除干净,只留下阴气和兽骨即可。于是,半个时辰很快过去,待那原本漆黑如墨的兽骨逐渐褪去黑色化成透明的琉璃状时,邹君发现原本神秘的兽骨上竟然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金色纹路。正在邹君看得好奇时,心头却响起了器灵娃娃的急促声音:“那金色网状纹路便是噬魂兽本命神通灵禁,赶紧滴血浸润,分一缕神魂去夺舍。”
邹君虽然将信将疑,但双手毫不含糊,一边用法力挤出一滴精血飘飘乎一闪而逝地滴在那遍布金色纹路的琉璃兽骨上,一边掐诀念咒地分裂出一缕神魂也紧随而至地一闪而逝没入那节奇怪的兽骨当中。突然之间,邹君只感觉精神一晃,发现自己的一缕神魂竟然来到了一个无边无际的琉璃世界,到处空旷无垠,只有缕缕金光闪过天际,似乎在追梦一般。邹君定眼一瞧,才发现那些金光竟然是金丝编织而成的昆虫、蝙蝠、飞鸟、怪兽和一些人影。那些金光影子也发现了邹君,便纷纷扑了过来。
邹君原本看得入迷,就在漫天金影快要及身的瞬间,脑海中突然响起了器灵娃娃的声音:“赶快将这些噬魂兽骨中的残念吞噬,否则就不能彻底炼化其尾椎骨!”
邹君清醒过来后,赶紧掐诀念咒,瞬间运转“噬魂不灭功”和“吞魂御鬼功”。果然,那些金影在及身分瞬间纷纷如百川入海般没入邹君体内不见,在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中,整个天空也变得越来越透明。与此同时,原本在熊熊烈火灼烧下布满金色纹路的琉璃兽骨也被血色彻底染红,化成了血色纹路的灰色琉璃兽骨,戾气全无。
接下来,邹君再用法力幻化成一只大手将那块绚丽的幻海蜃石也投入炼器炉中开始煅烧,没过多久便发现晶石开始融化。于是在器灵娃娃的催促下,邹君赶紧将化成液态的晶石等分成两部分,一半均匀地涂抹在事先锻造好好的唢呐表面,另一半均匀涂抹在浅灰色琉璃兽骨上,最后是用精神力在两者表面刻画灵禁,鬼惑道为主。
邹君经过一阵搜肠刮肚之后,将目前自己掌握的所有鬼道神通里的神魂攻击法术逐一剥离出来,一数之下只有十二条灵禁,便按照提示以“结印”的方式将这些法术分别封印到了唢呐和兽骨表面的对应灵禁里。等到封印完成之后,邹君早已法力枯竭且气喘吁吁,于是赶紧吞服练气丹,并将那皆兽骨像拧螺丝一样植入了唢呐中。
“只剩最后一步了,赶紧滴血祭炼,然后用‘通灵炼宝诀’将你身上所有的法力灌入其中,在烈火煅烧到二者彻底融合之后便算成功!”器灵娃娃的声音提醒着。
邹君依言照做,果然在猛烈煅烧了半个时辰后,唢呐与兽骨彻底融为一体后,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嘀嘀声时,邹君便立刻停下了施法过程,挥手将炉盖打开,张口吸收了炼器炉中的熊熊火焰之后,里面只剩下静静悬浮着的一个尺许长的金色唢呐,内里裹着一根淡灰色骨质长笛,两者间被一层晶莹绚丽的黏液粘合,里面布满灵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