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八十三章: 远大理想
 
  
话说邹君一行历经艰难险阻光荣地完成了解救人质任务后,终于开开心心地回到了分舵据点。然而,好巧不巧的是邹君摊上“大事”了,因为他正在被两个女人折腾得够呛。只见阮金玉和玛利亚分别从自己的男人那里索要到了意料之外的礼物后,更是猎奇之心大起,一致要求邹君当场演示给她们看,以证明索取之物的适用性。
“哎哟,我的小妈妈!我的姑奶奶!我说,你俩就不能消停一下?外面早就已经天黑了,再说路灯坏了还没修好,到处伸手不见五指,怎么演示也看不着,何必浪费表情?反正这礼物都已经交给你们了,别人又抢不走,不如明天一早再开始演示吧,好吗?乖乖,听话!”面对二女死缠烂打,邹君无奈之下只好苦苦哀求,可怜!
“哼,又想耍赖,又想偷懒!我说,小哥哥,你越来越不可爱了,咯咯。”阮金玉跟玛利亚相视一笑后,忽然话锋一转,眉目传情道:“我们姐妹俩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就依了你吧,咯咯。就现在,我们姐妹俩不抓阄了,你先要哪个?另一个自动回避。”话音一落,随即一伸手便将玛利亚的纤纤素手轻拿轻放地交给了邹君。
“这……我……怎么说呢?那啥,我突然响起了一件事儿。”邹君受宠若惊,但同时面对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投怀送抱,竟然一时乱了阵脚,为了掩盖自己的尴尬,只好顾左右而言他,随即将之前在西罗马与教皇的一番谈话内容用中英文对照地反复诉说了两遍,待玛利亚听得黯然伤神之时,才忽然祭出自己的“超级大招”。
“我亲爱的玛利亚小妈妈,请不要伤心难过!即便是你以后真的不能再回教会侍奉天主了,作为对你的一生必须负责任的男人,我也有义务并且尽全力帮你找到寻求永生的办法,请你相信我!”邹君见玛利亚因信仰崩塌而黯然伤神时,不禁同样心如刀绞,于是在与阮金玉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便一伸手将玛利亚那柔弱的香肩揽入怀中,一边抚摸着她的脸颊一边亲吻笑道:“西方有句名言:‘当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他就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所以,相信我,办法有两个,想听吗?”
“噢,天哪!你说什么?有办法?而且还是两个?”原本双眼无神的玛利亚像打了鸡血般瞬间睁大双眼,眨也不眨紧盯着邹君的眼睛,忽然微笑道:“我相信!”
“其实,我也是在一次聊天过程中无意之间听了‘玄阴真人’前辈说的一些上界奇闻异事之后,才心中一亮记下来的。”邹君故意撤了一个幌子,因为他目前还不打算把“轮回宝鉴”的事情告诉别人,毕竟太过玄幻,而且还是自己以后很长一段时期内的安身立命之本。于是,邹君接着道:“两个方法,概率不同,各有千秋。”
“小哥哥,快说嘛,什么方法?那么神神秘秘的?”阮金玉倒是听得兴趣盎然,忍不住抢在玛利亚前娇喝道:“先说成功率低的,再说成功率高的,这样更好!”
“呵呵,没问题。那就先说这成功概率较低的吧,嘿嘿。”邹君突然面露狡黠地补充道:“那就是由修为境界不超过金丹期的炼气士男子与普通凡人女子婚配并让不同的凡人女子先后怀孕,其中会有万分之一的概率诞生出具有‘先天灵根’甚至‘灵体’的后代。同时,其母体可借助与胎儿血统融合使自己获得‘后天灵根’。”
“哇——呜!真有那么神奇?那不是说你女儿的妈妈若非死于难产,或许便有万分之一的几率成为拥有‘后天灵根’的修真者?”二女听罢后,面露惊疑之色。
“确实如此!只可惜,欸……”邹君叹息一阵,眼神暗淡地继续道:“若是两名没有灵根的同境界男女‘斗气士’或是‘阴阳师’相结合,其众多后代中能诞生拥有‘先天灵根’的概率不足千分之一,其母体亦然。若是修为境界只有筑基初期的炼气士男子与同一凡人女子连续生育多个后代,其中诞生‘后天灵根’者之概率高达百分之一,其母体亦然。若同样的两名筑基初期修为的男女炼气士结合之后所生后代中诞生‘先天灵根’的概率高达十分之一!当然,想要概率百分之百,太难了!”
“嘻嘻,不怕!只要概率足够高,我们姐妹俩就算豁出性命也要给你生两大堆娃儿,把这间屋子填满,实在不够还有其他房间也能住人呢,咯咯。”阮金玉笑道。
“呵呵,有你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谢谢你,疯婆娘,你真是我的好宝贝!”邹君讪讪一笑,接着又道:“我曾听‘玄阴前辈’还提及炼气士修为境界越高就越难使凡人女子怀孕,因为修为达到真丹期以上的炼气士寿命都在五百年至上千年之间,与凡人生命层次完全不同!不过,让凡人百分之百成为修真者的方法还是有一些的,比如‘玄阴前辈’曾随口说过的吃‘人参果’、‘瑶池蟠桃’、‘琼浆玉露’、‘九转金丹’、‘九转大还丹’等等仙界之物,即便是在临仙界也很难找得到。”
“那么珍稀的东西哪里会有?太离谱了不信也罢!”阮金玉俏脸一板,小嘴一撅地揽过玛利亚柔弱的肩头,冷哼一声道:“说点实在的,最好是切实可行之法。”
“方法倒有一个,说难不难,说易不易,那就是‘玄阴前辈’无意之中最后提到的‘妖族秘法’——‘金丹异象,血脉返祖’。想知道吗?这可神奇得很呢!”
“噢,好像很神秘的样子,快说来听听呗。”二女好奇心大起。————“这么说吧,真丹又分为下品三窍青铜内丹、中品六窍白银内丹、上品九窍黄金内丹,以及九窍以上的‘超级大丹’。得‘超级大丹’者修至巅峰可碎丹成婴立地成神,即进入‘元神’境界。所以,‘金丹异象’就是指炼气士不仅要修为境界达到真丹期,而且最好还是一次就凝结成九窍以上的‘超级大丹’才能做到‘金丹异象’实质化。此时,将真丹吐出植入凡人丹田后,以法力激发‘金丹异象’并引动周围空间海量天地元气强行灌体,通过对凡躯反复洗筋伐髓后,不仅能使之立刻获得相应的‘后天灵根’或同样的‘先天灵体’,甚至还能直接使之通法性达到筑基期修为!”
“什么?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好!真是太好了!小哥哥,你太棒了,果然是我们姐妹俩的‘潜力股’!”阮金玉不由得兴奋直叫,狠狠地搂住了玛利亚狂笑。笑罢之后,阮金玉俏脸一红,螓首低垂地羞赧道:“我先出去回避一下,等你们完事后再叫我进来吧……玛利亚小妈妈妹妹,加油哦,争取怀上个‘灵根’!咯咯。”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成了小别胜新婚的欢喜,虽说期间干活次术多了会觉得累,但为了所谓的“远大理想”也要努力坚持下去,直到双方精疲力竭为止,为了恢复体力和精力,忍不住沉沉睡去……这么长时间的等待早就憋坏了阮金玉,一直念念叨叨在门口走廊上来回踱步,就差没去踹门了。就在阮金玉等得快发疯的时候,“咿呀——嘭!”的一声门响,修炼室的门打开了,邹君满脸倦意地将羞赧的玛利亚送出门外后,对直奔而来的阮金玉勾勾手指道:“贼婆娘急啥?没人跟你抢!”
接下来的时间里双方又接连大战了多次回合,直到邹君精疲力竭苦苦哀求甚至跪地求饶了那事才告一段落,结果当然是阮金玉大获全胜并把邹君折腾得服服帖帖。不过,最多的还是彼此倾心交谈以备后路,于是邹君道:“三个月后上界巡察使到来若能把我的情况反映给宗门,说不定我能提前去上界深造,离金丹大道更进一步。若能在十年内结成‘超级大丹’,我就立即向宗门申请一个‘巡察使’的差事并下凡来将你和玛利亚还有我们的孩子一起接回上界宗门,如此便能永享幸福生活了。”
“嗯,小哥哥,你要说话算数!”阮金玉幸福地偎依在邹君怀里,螓首一抬地羞赧道:“把玛利亚小妈妈妹妹也叫进来吧,一起商量一下最好,你说呢?咯咯。”
三人同床共枕一觉到天明。邹君刚一睁开眼睛醒来就被二女急匆匆地拽走直奔驻地门口的老旧驾校练习场而去,显然是对昨晚收到的“礼物”性能念念不忘。邹君拗不过二女,只好逐一演示给他们看:先拿起阮金玉手中的镀金手镯,一边滴血祭炼一边灌注法力,约莫一刻钟之后,待所有的灵禁都被激活了,经过神识一扫才发现此法器乃是一种以‘禁锢’为主再加‘吸纳’为辅的法器,也就是说在斗法过程中不仅能将对方法器禁锢住,而且还能瞬间将其吸入自己有限分空间中临时封印起来!
二女见邹君在滴血后就握着镀金手镯不动,只顾着闭上眼睛念念有词,不禁大为好奇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看你折腾了这么久都没有动静?”
邹君闻言猛一睁眼,呵呵一笑道:“你们看好了,这镀金手镯可不简单啊,不仅能禁锢法器,而且还能将其封印。”话音一落,便将送给玛利亚的‘玉簪’取出,灌注法力后往空中一抛,那‘玉簪’迎风便涨成一把两尺多长的法杖金光闪闪的飞来飞去,甚至比天上的飞鸟还要灵动,让二女看得惊声尖叫,大呼过瘾。然而,不等二女继续欢呼,邹君便将手中的金镯子往天上一扔,一道金光闪过后同样迎风便涨成了一个房间大小的“黑洞”,正对着远处飞来飞去的法杖发出了猛烈的金光照射。
然而,无论那法杖飞向何处,那“黑洞”里所发出的金光总能紧随其后,直到法杖被金光笼罩后如同长虹吸水一般快速倒退回“黑洞”中为止,那悬空“黑洞”才一闪而逝地重新回到了邹君的手上,并在邹君打入一道法诀后便金光一闪地吐出来一把金色“玉簪”,重新交给玛利亚。这神奇的一幕把二女惊呆了,立刻欣喜若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