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84章:“尸海滔天术”与“魂尊无量诀”
 
  
话说邹君一行圆满完成营救人质的任务后,终于顺利地安全归来,并当众做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会议报告。报告结束后,邹君与二女团聚却被要求索要礼物,好在有备而来不至于太被动。不过,二女兴奋之余却不顾天色已晚想要展示礼物的“特殊性”,在邹君好说歹说的劝解下才拖到次日天明,一番演示后,二女果然大为满意。
邹君见二女兴高采烈地围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时不禁大为感慨,同时也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成就感,于是双手一伸便揽住二女的水蛇腰肢,黄光一闪回到议事大厅。
“呵呵,邹道友这么早起来了?昨晚睡得可好?”黑袍舵主高大尚端坐高位,正准备召集手下人开早会,忽然发现大厅之中黄芒一闪,便是邹君三人从地面底冒了出来,于是眉头一抖,忍不住笑问道:“不知邹道友急匆匆赶来议事大厅,可是有事要与在下商谈?若是不急,还请三位先入座,待早会结束后再谈也不迟,抱歉。”
“无妨,诸位请继续。”邹君三人入座之后,打眼一瞧,大厅之中除了各城区领队及其下属之外再无外人,想必是小队的其他成员以及“玄阴真人”师徒俩仍旧忙着修炼罢了。其实,早会内容也很简单,就是把前一日的工作进度汇报一下以便查漏补缺,顺便打听一下各合作伙伴的动向以及与修真界有关的事情,很快便结束了。
待手下们散去后,黑袍舵主高大尚才似笑非笑地转过脸来问道:“你小子如今不抓紧时间去享受齐人之福,反而跑到这里来参和什么?你就不懂没事偷着乐吗?”
“舵主开玩笑了。属下虽然有些私事要办,但也不能误了公事,所以这每日早会还是要准时参加的,呵呵。”邹君一边双手揽着二女的腰肢,一边饶有兴趣地问道:“最近官府那边可还有什么棘手之事需要我们‘黑龙坛’帮忙出面解决的?若是没有,那属下便回房间歇息去了,嘿嘿……哦,差点忘了,等‘玄阴前辈’师徒俩出关了就麻烦舵主告知属下一声,属下还有些问题想请教‘玄阴前辈’!如此而已,就拜托舵主了!”话音一落,邹君便揽住二女的腰肢,黄芒一闪就再次消失不见。
“欸,人啊,还是年轻好,玩起来也有资本!遥想当年……”黑袍舵主高大尚见状后不禁摇头叹息道:“人比人气死人,若老夫能有他一半资质,也不至于……”
回到房间后,邹君迫不及待地让二女做好心理准备,说是要给对方一个巨大的“惊喜”,至于是什么方面的,邹君却故意卖关子,就是想让对方去猜。当然了,二女猜了半天也猜不着,恼羞成怒之下便威胁要开始轮流折磨邹君,于是邹君心惊胆战之下只好全都招供:那所谓的巨大“惊喜”原来是缴获的路边大色鬼的全部家当。
当邹君将那些战利品从衣兜里逐一掏出来时,二女便突然幻想起了之前在凯旋归来直播大会上小队成员们互相补充着描述过的战争情形,对东洋岛国修真界来说是决定生死存亡之战,因此不可谓不惨烈至极啊!好在邹君事先得到了器灵娃娃提醒并及时转告玄阴真人和教皇,真正做到了料敌于先,否则就很可能会是己方战败了。
“哇——呜——哈,好特别的服装和头饰啊!”玛利亚也许从前未见过东洋岛国修真界阴阳师们的服侍和头上戴的帽冠,所以在看到邹君拿出来之后大为稀奇。不过,最让人吃惊的却是一个布满特殊符文的类似布袋的小皮囊,细数之下竟有十四条古怪符文,这让对灵禁感知敏锐的邹君一眼就看出此物竟然是一件极品法器。
于是,在二女投来好奇目光地注视下,邹君会心一笑地咬破指尖滴血上去运转法力祭炼起来。只见手中清光乍起,像是道道水波般地包裹住了那个古怪的小皮囊,不停地对其表面的诡异灵纹刷来刷去,使那些灵纹在一波波青光荡漾下不断地泛起黑光,同时还有股股血腥之气从中溢出,让人闻着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脑海中竟产生了想要疯狂杀戮的念头。也许是由于那些灵禁的特殊性,也可能是因为此法器的品级远高于当礼物送给二女的那两件法器,因此折腾了近半个小时之后才终于被炼化。
“这是什么宝贝?莫非是另一件更好的法器?”阮金玉看得两眼放光,随即瞄了一眼玛利亚笑道:“玛利亚小妈妈妹妹,在想些什么呢?可不许独吞哦,咯咯。”
“哇——呜,咯咯。”玛利亚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秀眉微微一抖,随即惊喜道:“天哪,上帝保佑,好多东西!”话音还没落,哗啦一声响,整个房间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瓶瓶罐罐,有几扎剪纸,有花草、树枝,有药材、香料,有玉简、灵石,有法器、符箓,甚至还有几具浑身漆黑身材高大的怪异尸体,尸臭和煞气熏天!这些怪异尸体便是路边大色鬼用上界扶桑神教的秘法炼制的“本命煞尸”,就是把与自己敌对的“阴阳师”杀死后用“血炼道”抽魂炼魄再用分魂夺舍制成。如此一来,这些“本命煞尸”不仅完全听命于施术者,而且还会保持阴阳家生前的记忆并能召唤“式神”作战,若放在地底深处吸收足够多阴气后能进化成“铁尸”。
“哎呀,有鬼啊!”阮金玉一看到那几具怪异尸体纷纷睁眼露出獠牙时,便惊叫一声地直奔邹君怀里钻去,仿佛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早已经没有了盛气凌人的贼婆娘架势,差点把还没弄明白咋回事的玛利亚给撞倒。不过,好在邹君及时一挥衣袖稳住二女后便立即挥手向那怪异“皮囊”打出几道法诀后,只见那“皮囊”上青光一闪地喷出一股黑气将那几具怪异尸体一卷就没了踪影。直到此时,邹君才一边轻拍阮金玉的背心,一边揽住玛利亚的香肩,呵呵笑道:“哪里有鬼?我怎么没有看见?”
“刚才,就是那儿?黑不溜秋躺了一地,两眼血红,獠牙毕露……”阮金玉把头深深地埋进邹君怀中,一边浑身颤抖断断续续地说着,一边伸出一根纤葱玉指,指着门口方向惊恐道:“那……那鬼太吓人了!妈呀,我不敢看!呜呜……”无论邹君如何哄她,就是不肯抬头,直到玛利亚打趣道:“刁蛮姐姐,你真胆小,咯咯。”
“嗯,什么?玛利亚小妈妈妹妹竟然不怕鬼?”阮金玉自言自语一声后,便突然抬起头来对着邹君的眼睛看了看,然后才扭过头去扫了一眼果然不见那些怪异尸体了,就连原本弥漫在房间中的尸臭和血煞之气似乎也荡然无存,若非用神识仔细探查过,甚至发现不了其中的蛛丝马迹。直到此时,阮金玉才相信或许自己看花眼了。
“鬼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呢?”邹君笑了笑,接着道:“不要想太多了,咱们一起来清点一下战利品吧,看看这东洋岛国修真界的盟主都收藏了什么好东西?”
其实,邹君自己也是两眼一抹黑,很多东西根本见所未见且闻所未闻,因此为了在二女面前假装成“专业人士”,不得不以心神沟通器灵娃娃,让这个不知活了多少年又见多识广的老怪物来给自己把关,也好物尽其用。于是,邹君便一样一样将那些类似的东西纷纷归类整理之后,再用神识探测或是法力渗透,忙了半天才结束。
根据从器灵娃娃那里得到的鉴定结果来看,对邹君来说最有用的就是一些罕见的解毒丹药、一小堆玉简、百余块下品灵石和两面黑红色小旗幡。经过大仙鉴定,那些瓶瓶罐罐装着气味和颜色古怪的粉末、液体、黑雾和一些毒药,主要是用来炼制所谓“式神”的辅助材料,尤其是那黑雾可以溶解在黑狗血中调制成一种能封印魂魄和厉鬼的法墨。那一小堆玉简中搜集了东洋岛国修真界几大阴阳师家族最核心的炼制“式神”之法,此外有五枚漆黑色的古怪玉简引起了邹君的注意,因为很不一般。
当邹君逐一将神识渗透进这五枚漆黑玉简后,才先后得知了里面居然记载了五门来自上界扶桑神教的鬼道功法,分别是“金鼎神道功”、“魂尊无量诀”、“尸海滔天术”、“六级修罗诀”和“通天神法录”。“金鼎神道功”主要是通过“采阴补阳”这种邪术来将年轻女人尤其是女性修真者的精血和神魂分批次逐渐强行吸走,让对方在遭受无间地狱般折磨的痛苦、绝望和怨恨中死去,并将其最后一缕残魂封印在体内后置入“神道金鼎”中用血煞阴火来煅烧七七四十九日使之变成煞尸怨鬼。
“魂尊无量诀”就是通过一面特殊的“招魂幡”将这些被修炼“金鼎神道功”的邪修将其魂魄封印在幡中,并悄悄送到世界各地发生大战的战场附近收集生魂的一门法诀,能使鬼修们在没有天地灵气的地方依靠将收集来的无数魂魄交由怨鬼吞噬后再化作阴魂鬼气吐出来供应鬼修长时间修炼各种鬼道功法,与聚灵法阵功能相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