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八十六章:来自阮金香的求助
 
  
且说邹君和二女躲在修炼室中清理战利品,而最吸引邹君注意力的便是那几块漆黑的玉简,当神识渗透进去后才发现是五门奇怪的鬼道功法,全都来自上界的“扶桑神教”。不过,在器灵娃娃的严格把关和逐一详解下,邹君才意识到目前对自己最有用的是“尸海滔天术”、“魂尊无量诀”和“通天神法录”,感觉大有收获了。
既然要出去兜风,肯定免不了要带上几个跑腿的小跟班。因此,三人坐在悍马越野车中间座位上有说有笑,有打有闹,根本就没把前、后排的几个“电灯泡”放在眼里,尤其是当邹君油嘴滑舌地说到兴奋处,那两只不老实的“魔爪”总会得寸进尺地到处乱摸,让对方不是羞赧娇嗔就是嬉笑怒骂,他自己反而怡然自得乐在其中。
车子很快便驶进了闹市区,几人找了一个繁华的商圈停车场把车停好之后,邹君便带着二女优哉游哉地到处闲诳起来,一方面是借着琳琅满目的各类商品给二女解闷,另一方面也好趁着满足了器灵娃娃的好奇心再问出点有用的东西来:“敢问前辈,这次意外得到的几门功法中就数那‘通天神法录’品阶最高,而且还是专修精神类的功法,但很可惜只有前面七章而已,至于剩下的四十二章不知要去往何处方可寻到?还有,这前面七章功法中为何仅只记载一门法术——‘惊神刺’而已呢?”
“嘿嘿,小子。你以为神阶下等极品功法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哼,放眼诸天万界,估计也不会有几个修真势力会轻易流传出仙品以上的功法了。”器灵娃娃冷哼道:“别小看了那‘惊神刺’,说不定在关可见时刻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说是一决生死定乾坤也不为过。至于剩下的大部分功法吗?嘿嘿,那确实有点难找咯。”
“哦?怎么个难找法?以前辈能知过去未来之能都算不出来?”————“哼,谁说本大仙算不出来?本大仙只不过是懒得算而已!小子,实话告诉你吧,方才本大仙偷偷掐指一算便知此功法原来是地藏王菩萨的坐骑谛听兽的本命神通之一,于是赶紧撤回法术以免冲撞了那个躲在幽冥鬼蜮且修为远超本大仙的家伙,否则刚才咱俩的说话内容恐怕已经被它知晓,就会有麻烦了。不过,这也是你的造化,若你在修炼此功法时将精神力极限释放并幻想出谛听的模样,便能与之产生心念感应。”
“哦,原来如此。莫非前辈的意思是让晚辈通过心念感应向对方发出求助?”————“不错,若真是你的机缘造化到了,那忠心护主的谛听兽或许会应允。”
“嘿嘿,那就借前辈吉言,希望如此吧。”邹君一边陪着二女逛街到处转悠,一边拎着大包小包沉默不语,若是不明就里的人见了肯定以为邹君是一位很有绅士风度的好男人,殊不知他此时早已神游物外,哪有心思理会这些凡尘俗事?于是,邹君用心神继续发问:“前辈跟随晚辈们逛了半天,觉得有什么收获?喜欢些什么?”
“哼,凡尘女子喜欢的东西岂能入得了仙家法眼?还是赶紧去吃烤串喝胡辣汤吧?”器灵娃娃没好气地埋怨道:“本大仙方才掐指一算,你会有麻烦了,嘿嘿。”
“麻烦?什么麻烦?我乃堂堂筑基真修中的炼气士,敢问世间哪个凡人能把我怎样?”————“哟,看把你小子能的!稍后便知,就当本大仙没说,嘿嘿。”
“好了,先不提那个了。晚辈这次的战利品中也有一些不错的法器,但感觉档次最高的还是那两面小幡,从上面的灵力波动来看似乎已经达到了‘法宝’级别,可是那灵禁数量数来数去都是三十三条,明显的极品‘符宝’而已,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邹君经过这段时间的亲身体验和虚心请教之后,对修真界的了解已远非从前。
“嘿嘿,油嘴滑舌的小子,算你识相,问对人了。”器灵娃娃话音一转地抱怨道:“但你得答应现在马上立刻带本大仙去吃烤串,同时还要喝上三碗逍遥胡辣汤润润喉咙,否则,本大仙可不想理你了,哼。”话音一落后,任凭邹君软磨硬泡,愣是没了反应。邹君无奈只好拎着两大提袋并挂满了一身大包小包朝着二女快速追去。
“哎哟喂,累死我了!”邹君一路从步行街的这头追到那头,放开神识反复扫描之后,才在一家美容院里找到了正在做头发的二女,想必是穿着高跟鞋逛了半天实在累得不行了,这才依依不舍地找了家美容院来稍作休息,却禁不住店长软磨硬泡推销,当场就办了俩贵宾卡还烫了头发顺便做了面膜,结账一算8888,好家伙呀!
“这位先生,您这是……?”美容院里原本都是女生们在忙活,可突然之间闯进了一个手拎提袋喘着粗气且浑身挂满名牌时装和LV包包的男人时,所有女生都惊呆了,不仅忘了手里的工作或继续闲聊,而且还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邹君眨也不眨,仿佛遇到了大土豪或“冤大头”,但也不至于把这么多奢侈品当白菜一样摆上全身呀?
“找过来了?不错嘛,咯咯。”阮金玉和玛利亚彼此睁开美眸扫了一眼后便继续闭上,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继续享受这难得的惬意,任由邹君这么土豪般地站着,让人看得别扭,自己也感到别扭。于是,邹君扫了一眼众女后,突然嘿嘿笑道:“时间差不多了,想必你俩也饿了吧?咱们不如去吃点东西填填肚子,也不虚此行了。”
“等会儿,这面膜刚敷上去都还没干呢,急什么急呀?你也累了来歇会儿呗。”阮金玉完全不管邹君窘迫,只是转过脸去对着玛利亚道:“玛利亚,你饿不饿?”
“噢,天哪!谢谢你还记得我。我都快要饿晕了,这里能点外卖吗?”————“咯咯,快点吧,想吃啥就点啥,跟那个男人说,让他给你点。”阮金玉笑道。
邹君虽然听得一阵无语,但能为美女献殷勤向来都是自己一贯的作风,更何况自己还等着对方给生一堆孩子呢。于是,邹君便找个地方将手里拎着的两大提袋和身上挂满了的服饰包包一搁,随手掏出手机打开外卖平台开始点餐。当然了,让美容院一众女生们感觉诧异的是,眼前的仨土豪男女竟然会点烤串和胡辣汤这种路摊货。
半个小时后,小黄人与小绿人先后拜访了该美容院,刚才所点的几份外卖也都陆续送到,有玛利亚最喜欢吃的榴莲披萨和鸡腿三明治,也有阮金玉经常吃的大份麻辣烫,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器灵娃娃一直惦记着的西域烤串和逍遥胡辣汤。三人面对周围偷来的诧异目光不管不顾,只是一顿敞开了胸怀的山吃海喝,那感觉甭提有多惬意了。然而,就在三人打着饱嗝东扯西拉的时候,阮金玉的手机突然响了,打开一看竟显示是漂亮国来电,于是俏脸寒霜道:“这小妹子怎么会主动给我来电?”
“老姐,在吗?呜呜,快救救小妹我吧,呜呜,我不想活了……呜呜。”电话那头竟传来了阮金香撕心裂肺的哭泣声:“我的宝贝,那俩保镖,失踪了!呜呜。”
“小妹子,别哭了,怎么回事?”阮金玉一听阮金香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就心烦意乱,忍不住喝止道:“别哭了!有话快说!你不说清楚,我怎么能帮得到你?”
就这样,电话那头的阮金香终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一五一十断断续续地哽咽说道:“老姐,你还记得上次提到的‘改回国籍’的事情吧?我们回到漂亮国之后,也去旧金山领事馆咨询过此事了,大使说若非对国家做出了重大贡献,否则一切免谈!当时,我就想将老爷子花半辈子积蓄一手创建的学校捐献给国家,但大使说远水解不了近渴,需要大量现成的高端科技人才,叫我们帮忙去物色并不惜花费重金聘请到‘世界华人精英学校’来作终身教授并择机返国。”
“咦?能给国家输送高端科技人才不是好事么?”————“老姐你不懂,有两位著名华裔科学家于回国的头一天晚上在学校公寓楼里‘被自杀’了,呜呜。”
“什么?‘被自杀’?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当时,我也感到震惊,但报警后法医到场尸检完毕得出结论是‘突然精神失常选择自杀’。”
“还有这种事?那和你的两个保镖失踪有什么关联?”————“因为我感觉疑点重重,才命令他俩暗中调查,没想到半个月前某晚雷雨大作后突然失踪了。”
“晚上雷雨大作后失踪?没留下什么线索?”————“几天后收到了蜘蛛人发来一条短信就三个字母UFO,而金刚那边一直没有恢复,报案至今没有消息。”
“UFO不明飞行物?小妹子,你不会说有外星人绑架了你的保镖们吧?”————“这都是真的!老姐求求你帮帮忙,让姐夫过来调查一下顺便解救他们吧。”
“哼,真是天方夜谭!不过,你姐夫就在我身边,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跟他说吧。至于这个忙帮与不帮,全由他自己说了算,我懒得理你,哼!”阮金玉俏脸寒霜地将手机塞到邹君怀中,怒气冲冲地自言自语道:“疯了,疯了。好端端的怎会有传说中的外星人绑架事件发生?而且还发生在那臭不要脸的阮金香身上,气死我了!”
众人听得莫名其妙,尤其是正在忙活着的美容师和美发师们都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忍不住转过脸来盯着阮金玉三人,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般太不真实了。不过,邹君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于是一伸手就接过阮金玉塞过来的手机,忐忑不安地疑惑道:“是她小妹子么?我是你姐夫邹君。你说那啥?慢慢说,说仔细点。”
“姐夫!救命!呜呜……你小妹子的命真苦啊!呜呜……”————“不就是调查取证和解救人质吗?你姐夫我最在行了。先别哭,慢慢说,说的越详细越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