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九十八章:北进与南返
 
  上集说到邹君将阮金香一家带到洛杉矶大使馆之后,在馆长和其他同行的大力帮助下,在国内高层领导们的关怀下,终于踏上即将北进“枫叶国”的艰难旅程,因为此时的“枫叶国”已不再是二战时援助东方大国抵抗东洋岛国倭寇入侵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的故乡,而是成了丑帝国主义的跟班,是非不分,到处为虎作伥。
使馆专用接驳班车的空间很大,加上大使以及助理和一名参赞在内,算上司机也才刚好十人,可以随意坐还显得空荡荡。汽车缓慢行驶在拥挤的街道让很容易引来人们的目光,因为上面有我们的国旗,再加上旧金山的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大多都还停留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很多地方坑坑洼洼都没有及时返修,所以颠簸来颠簸去,想快也快不了。长此以往,几个大老爷们倒没事,但是却苦了阮金香和俩孩子,不停地晕车哭喊呕吐,若非早就准备了晕车药和垃圾袋,估计人在这班车里无法待了。
就这么半个小时的乘车体验和对周围环境的所见所闻,让邹君感觉旧金山这座城市基础设施的糟糕程度实在是令人震惊,远不如国内一、二线城市,若仔细逐一对比之后发现在某些地甚至连国内的三、四线城市都不如,这是什么原因呢?邹君问了坐在身旁的大使之后,大使笑而不答,显然意有所指。很快,汽车便驶离了旧金山市区,映入眼帘的仿佛是一处处废弃工业区和建筑工地,真让人奇怪。不过,更远的郊区却有不少类似别墅一样的房屋,单家独户守着一处庄园,很有乡村诗情画意。
接下来的时间里,班车沿着海岸线高速公路向着北面狂奔而去,虽说漂亮国的路面老旧失修且很多桥梁也超过了半个世纪仍在使用,但州际之间的高速路上收费站相对较少并且缴费灵活,多用提前购买的过路卡自动感应扣费,也有投放硬币数美刀后收费站会自动变绿灯开闸放行,极少有人工收费除非是特别路段。这就方便了。
一行人坐在车上开始时总能找到不少话题,比如大使就对“修真界”各种见闻都感兴趣,总是乐此不疲地向邹君询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什么是“修真者”?什么是“异能者”?什么是“炼气士”?什么是“炼体士”?什么是“斗气士”?什么是“灵修”?什么是“体修”?什么是“法修”?等等,他要问的问题太多了。
与此同时,那俩小孩晕车后睡着了。原本也苦于晕车头晕难受的阮金香在听到大使和邹君的一问一答后,竟然精神越来越抖擞,索性也加入到了讨论的队伍中来。就这样,邹君非常有耐心地回答着他们所提出的每一个问题,直到大家都说累了,相邀一起小睡一会儿醒来后继续聊,聊到傍晚了就在最近的城镇停留住宿后继续聊。
原本阮金香还担心自己一家被人认出,不过在邹君的陪同之下前往办理入住手续时尝尝略施迷魂之术就轻松搞定,经过短暂的进食、洗漱、休息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赶紧离开,竟顺利到什么事情也没发生,顿时让众人大为安心。就这样,一行人终于顺利抵到达了北部边境接驳之处,比约定的时间还早了半天,只好默默等待着。
期间,也有漂亮国士兵远远地开着巡逻车过来盘查,都是大使和邹君同时出面应付。如果那些大兵们随便检查一下有效证件后立刻放人便罢,若是有人故意纠缠不休就只好用迷魂法术应对之,很快就将其打发走了,真是屡试不爽!就这样,又等了半天时间,终于看到了国界公路关卡对面前来接驳的北方同行后,大使松了口气。
“喂,站住!我说你们是什么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为何会有两边大使馆的车都来接驳?”就在邹君一行人即将通过关卡的时候,突然一个身穿迷彩服的海军陆战队少将从关卡的另一侧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把大杀器枪械,大声叫喊道:“立即给我站住,重新接受检查,否则开枪射杀,让你们谁也活不了!”准备举枪瞄准。
众人见状,大为紧张,担心这次可能会出事了。不过,邹君对此不屑一顾,双手一轮翻飞不定地掐诀念咒后朝着对面正持枪快步而来的海军陆战队少将一指,大喝一声“定!”之后,对方跨出的步伐瞬间凝固,全身动惮不得。这时,邹君摇身一晃就出现在了对方面前,两眼射出两道紫光击中对方那双碧绿眼睛之后,那海军陆战队少将立刻变得眼神呆滞,然后转过身去拔腿狂奔,瞬间不见了踪影。邹君见状,冷哼一声后摇身一晃就瞬间消失,等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北面接驳车前站好了。
这是,边境线两边的接驳人员尤其是大使们那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彼此之间挥手致意后便掉头离去,各自原路返回。就这样,东方古国常驻“枫叶国”的大使又与邹君聊到了一块,内容与之间驻旧金山大使关注的差不多,但邹君丝毫不显烦躁地有问必答,令对方听得心驰神往,大为满意,让剩下的旅行重复着昨天的故事。不过,因“枫叶国”西部边界从南到北直线距离有八千里之遥,更别说中途道路年久失修多有损毁,因此经常得东弯西拐借道而行,竟然足足走了二十多天才到!
当然了,这其中原因很多,比如气温逐渐降低,户外人迹罕至,道路由正常的柏油路变成了泥土路最后就干脆没有路了。举目四望到处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原,因为气温骤降导致道路结冰之后汽车经常打滑而不敢开快,所以众人只好穿上厚厚的防寒衣物走出车间出来透透气,准备慢慢习惯这高纬度寒温带的气候,以便接下来继续往西北前进去迎接更寒冷的极地气候。不过,在所有人当中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邹君仍穿着一身“黑龙坛”特有的黑色裙袍,将所有落在其身上的雪花自动弹开。
“姐姐姐……姐夫,你你你……你只穿这么点衣服不冷吗?我都快被冻死了,呜呜呜。”阮金香看着邹君一人悠闲自得地在外面散步,在好奇心地驱使下,她领着家人走了过来,虽然身上穿了厚厚地一层羽绒服并头戴皮帽脚蹬皮靴,但仍被冻得浑身发颤,话都说不利索了。至于小黑、小白和俩小孩也一个个冻得眉毛结冰,两股战战,差点连步子都迈不开了。不过,邹君见状,只是莞尔一笑,随即说道:“我乃修真者中的炼气士,对这种程度的低温没有感觉。你们活动一下筋骨就暖和了。”
现在北半球高纬度地区的白天时间越来越短,只有在旧金山时的一半左右,因此开车没走出多远,转眼之间夜幕降临,若是再往北向西进入阿拉斯加,可能就得面临极夜现象了。包括常驻“枫叶国”大使等使馆人员在内,大家躲在一处山坳后面的岩石洞穴下,围着几根干枯针叶林树枝点燃的篝火,正面色凝重地彼此交流意见。
就这样,又过了五天时间,邹君一行乘坐的常驻“枫叶国”大使馆的接驳车再向西北挺进了六七百里之后,终于姗姗来迟地到达了两国边界处事先约定的接驳地点。此时此地早已进入了极夜的范围,只见前方不远处除两个紧挨在一起的影子在暗淡的月光和北极星映照下勉强可以辨别出是边防哨所之外,就只有更远处接驳车闪烁的灯光稍微显眼了。这时候,邹君让大使一行留在车上不要下来,以免被零下数十度寒冷的夜风冻伤了皮肤,而他自己则掐诀念咒施展“气禁”之术准备笼罩众人。
待“气禁”法术笼罩了阮金香一家人之后,邹君才让司机打开车门,紧挨着纷纷下车,然后再聚拢一起后突然黄光冲天,一闪而逝地钻到了冰层地面之下,转眼之间再次从国界对面远处接驳车车门前的地面上一蹿而出,让司机赶紧打开车门后顺利接驳。一行人接下来继续向西北前行了两千多里,竟然花了整整半个月时间才到达威尔士亲王角。此时,在极夜低温和一路艰苦折磨下,接驳车上众人早已疲惫不堪,除邹君始终保持着精力充沛无所谓之外,其他人恨不得立刻逃离这地狱般的环境!
“马上就要横渡白令海峡前往亚洲了,总领事和诸位同胞不必下车相送,还是尽快原路返回为好,毕竟此地环境太过恶劣,安全第一!他日必然还有相逢之日!”
总领事及随同人员见状也是大为感慨,随即担忧道:“这白令海峡宽达四百余里,现在虽然已被冰封,但两岸都有不少驻军时常巡逻,且漂亮国与罗刹国乃仇敌,怕是一不小心被双方边境巡逻队碰到后会当成敌人间谍对待就麻烦了。”阮金香在一旁听罢后吓得眯眯眼骤然睁大,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但瞅了一眼邹君镇静自若的神情后便又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自从第一次在外公的葬礼上遇到对方开始,她就觉得这位“便宜姐夫”很不简单,随着后来接触愈发频繁,才发现自己远远低估了他!
“总领事不必担心,我自有妙法通过。诸位不必下车相送,为防止意外发生还是尽早返回领事馆为妥。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话音一落,邹君便用“气禁”法术裹住阮金香一家出了车门后,先是用“御风”法术带领众人飞到海峡的冰面上放出神识探查冰层的厚度及方圆三十里内是否存在危险,接着又施展出最近才解封的新法术“履水”之后,才发现与“如履薄冰”感觉相似,只不过不需要抬脚走路即可在法力的超控下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对岸滑行而去,就像在高山上滑雪橇一样感觉超爽!
众人在邹君施法带领下,不仅没有被严寒的风雪冻伤,而且以接近高铁极限的速度向前疾行,四百余里宽的白令海峡竟然仅用一个时辰就轻松跨度而过,并仍旧保持这种高速在冲上对岸的亚洲土地后转头西南方向快速前进,远远地避开了附近的一切危险。邹君发现在冰天雪地中施展此法术竟然消耗不了多少法力,比起施展“土遁”最多只能日行五百里距离,施展“履水”竟能轻轻松松日行千里!因此,对比之后,邹君对此法术大为满意,就是不知道若在江河湖海表面行走时情况会怎么样?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邹君用法术带着阮金香一家沿着太平洋西北海岸线飞速南行,途中还经过了几个罗刹国的小城镇。由于目前罗刹国与东方古国处于半结盟状态,对途径本地的华人游客并不排斥,所以只要不去故意犯忌讳,还是很容易得到罗刹国人们帮助的,并且对方相对比较穷,很乐意接收东方古国的货币,这才让被严寒折腾了两个半月后的邹君一行终于能吃上热气腾腾的土豆炖羊肉并洗上欧陆风情的热水澡了。镇上的红发罗刹小孩听闻有外国人来旅游,便纷纷跑来围观,好奇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