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地任我行之一 > 第101章:别墅变教堂
 
  话说邹君“奉命”远渡重洋,从大洋彼岸丑帝国主义的魔爪下将阮金香一家解救出来并顺利带回到了“黑龙坛”在下界常驻东部沿海大都市的据点之后,便被舵主高大尚打发回家陪媳妇去了。这时,舵主高大尚见阮金香执意想拜入自己门下,于是便带她去见了自己从未谋面的“二师姐”女家乐。见面后,阮金香被彻底搞蒙了。
“噢?真的假的?敢问舵主,您是怎么知道我姐夫拥有‘天灵根’的?”阮金香在归国途中已经从与邹君的闲聊中得知对方其实并非所谓的“天灵根”拥有者,而是远在其上的“阴阳轮回体”,只是不想太引人注目而招来麻烦,故对外只承认自己具有“天灵根”而已。因此,这样一来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邹君会修炼那么快了。
“那是当然了!你想想看,在这灵气如此匮乏的地球上,还有谁能修炼如此之快?”舵主高大尚脸色一肃接着道:“此乃其一,其二便是即使在灵气充盈的上界,普通凡人中能诞生出‘灵根’拥有者的几率也不到万分之一,试想在灵气如此匮乏的下界这机会低到什么程度?百万分之一还是乐观的,甚至千万分之一都不到!”
“哦,咯咯,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要不要唤醒师姐来说说话呢?”阮金香故作茅塞顿开道:“二师姐就这么一直睡下去,会不会感觉饥渴?而影响身体发育?”
“不会。这样才是对她体质发展的最好帮助,若贸然处于灵气极度匮乏的环境中,她就会因难受而惊醒,到时恐怕生气起来不仅嚎哭不止,还会毁坏周围物件。”
“那么严重?看来二师姐也是个惹不起的小祖宗啊!”————“不错。你人也见了,那就先暂时离开吧。我得把你们安顿好,等明日一早就带你们去入籍。”
与此同时,邹君已经回到了自己原来与女经理常驻的小区,可是当他走近自己的别墅时,却被眼前情况惊呆了,因为展现在自己眼前的独栋别墅不知何时变成了一座屋顶立有巨型十字架的“教堂”!此时,教堂里传出了阵阵吟诵圣经故事的赞歌,想必应该是玛利亚在做晚课。想到这里,邹君的脸上显现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怪异表情来,于是上前轻轻一推,门打开了,定眼一瞧,发现玛利亚重新穿起了修女长袍并裹着头巾正跪在地上对着一具纯银打造的耶稣受难神像祷告,似没有注意到邹君。
“玛利亚!我亲爱的玛利亚小妈妈,你这是在干什么?”————“噢,天哪!上帝保佑,哈利路亚!”玛利亚听到邹君的呼喊后,惊喜交加地立即扭过身来,精致的脸庞上满是震惊之色却掩盖不住秀丽的五官,于是像弹簧一样一跳而起飞奔而至,狠狠地撞进了邹君的怀中,泪水如莲泣不成声,许久之后才哽咽道:“噢,我亲爱的飞利浦小爸爸,你当初离开时说要不了多久就能回来,可我足足等了你一个月都没见你回来。于是,我不停地向上帝祷告,保佑你平安归来,可是,呜呜……”
“对不起,我亲爱的玛利亚,让你挂心了!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嘿嘿。”话音一落,便满脸奸笑地将玛利亚拦腰横抱,正准备转身进自己的房间里干坏事时,突然听到“嘭”的一声——那房门自动打开了,里面竟然走出了一名裹着头巾的陌生西洋美女,高鼻深目,窈窕多姿,即便是宽大的修女袍服也掩不住那魔鬼的身材轮廓。就在邹君看得目瞪口呆不明所以时,另一间房门也“嘭”的一声跟着打开了,竟然又是一个裹着头巾的西洋美女,同样的天使面孔,正用怪异眼神在打量邹君。
“噢,天哪!请上帝原谅,哈利路亚!飞利浦请你赶快把我放下来!”玛利亚见状顿时尴尬起来,于是催促道:“在我主面前必须端庄,更不能起贪念思淫邪!”
邹君到底是个明白人,于是赶紧照做,小心翼翼地将玛利亚放到地面来,并分别对那俩陌生修女报以微笑道:“你们好,欢迎来到我家做客,我是这屋主人……”
“停停停!很抱歉,先生,您已经不是这里的主人了,这里已经归我们教会接管,而您若是想继续呆在这里常住就得皈依我教,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并且……”
“并且怎么样?说吧!”邹君郁闷道。————“并且不能淫辱玛利亚,否则,不仅玛利亚会被永远开除教籍不得再信仰我教,而且您也必将受到上帝惩罚!”
邹君听罢后,顿时如遭雷击,感觉自己眨眼之间成了天底下最大的“牺牲品”,简直比窦娥还冤啊!于是,邹君脸色一肃,忍不住向玛利亚问道:“我亲爱的玛丽亚小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好端端的一个家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了教堂了呢?还有,你现在的模样是证明自己已经不再爱我了吗?难道我对你的爱也有错吗?”
“不——不是的!我亲爱的飞利浦小爸爸,你永远都是我的挚爱!”玛利亚伤心的哭了,哭得撕心裂肺,哭得两眼发黑,哭得身体摇晃,眼看就要倒下之际,一只铿锵有力的大手伸了过来,将玛利亚紧紧地揽在怀中,一边抚摸着她的螓首,一边亲吻着她那淌满泪水的脸庞。此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再次袭上玛利亚的心头,是那么地令她熟悉,就好像当初自己被坏人强行掳走时那个敢于冒着生命危险去英雄救美的东方男人又再次出现了。于是,玛利亚渐渐地停止了抽泣,开始解释。
“我亲爱的飞利浦小爸爸,虽然你是我的挚爱,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其实都应该怪你!”————“都怪我?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呢?我亲爱的天使玛利亚?”
“因为你一去不复返,害得我思念过度,担惊受怕,整日里只能向我主祷告:愿上帝低保佑我的男人平安归来,哈利路亚!然而,上帝却在梦中警告我说:修女玛利亚,既然你从孩童时起就已经把自己的贞洁奉献给了你信仰的神主,那么你就不应该再将它献给任何男人,否则就是犯了戒条,要被开除教籍,且永远不得再信仰我教,除非你能舍弃你现在自认为舒适的生活,重新开始每日祷告从不间断,你才能在自己的灵魂深处找到自己的归属,死后你的灵魂才会飞升天堂而不是坠入地狱!”
“然后你就想到了这个办法?”————“是的。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刁蛮姐姐’,她又告知了舵主前辈,然后舵主前辈就打电话到宗教事务管理局,然后那边派人过来核查之后就在我的见证下,将你的别墅改变成教堂了。这样一来,即使你以后再也回不来了也不用挂心我,因为我可以用自己的一生来为你祷告赎罪!”
“噢,我可怜的孩子!你这样做也有你的道理,但你认为我们会有罪吗?”邹君感觉自己上当甚至被愚弄了,似有一只看不见的无情大手正将自己握住任意揉捏。
“谁说没罪?你引诱修女玛利亚并夺去了她的贞操,这就是重罪!在上帝的眼中,你是在明目张胆地跟圣灵抢女人,你敢说你没有罪过?”两名陌生修女搭腔道。
“这……我……欸……啥也别说了,我承认自己有罪!不过,玛利亚是无辜的,不能让她继续受到惩罚!”邹君两眼乱转,突然嘿嘿一笑道:“既然话不投机半句多,那就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你们上帝不爱我没有关系,只要我的玛利亚还爱我就行了。我亲爱的玛利亚小妈妈,咱们离开这里,还俗之后天大地大任你逍遥!”
邹君话音一落,还没等玛利亚反应过来,就对着那俩陌生修女道:“那谁?我说,从今往后,玛利亚彻底还俗,不必整天待在这里为我祷告了,我也没有心情去与你们继续理会。既然你们代表的是教会势力,那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人我带走了,房子让给你们,请继续祷告,后会无期!”话音一落,一道黄光泛起,将邹君和玛利亚裹住后一闪而入地钻入教堂大厅的地板中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两名陌生修女惊恐不安地大喊大叫,过了好一阵后才反应过来,赶紧跪在耶稣圣像前不停祷告。
十几分钟后,等到邹君二人再次钻出地面时,他俩已经来到了“黑龙坛”据点的议事大厅中。只见黑袍舵主高大尚端坐高位,看着从地板砖下突然冒出的邹君和玛利亚,不禁眉头一皱地惊讶道:“咦?邹道友?你们这是……常言道:‘小别胜新婚’你们不在家里关起门来亲亲我我,怎么跑到这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呵呵。”
邹君见周围没外人,便将玛利亚拦腰横抱,边走边抱怨:“三个月没回家,等回家一看——卧槽,别墅变教堂!再加上莫名其妙地冒出两名陌生修女躲在一旁监视着,你说我能怎么办?总不能当着那耶稣圣像的面凉拌吧?所以干脆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眼不见则心不烦!不说了,我得办正事去了,有空再跟你唠嗑!”
黑袍舵主高大尚见状不禁哈哈大笑道:“哈,邹道友呀邹道友,没想到你英明一世竟糊涂一时?何不趁机再施点迷魂法术将那俩娇媚可人的修女一起给破瓜了?到时候不就谁也不用担心谁会偷偷地监视谁了?你真是一根筋通到便门——太耿直了!若是换做老夫当年有此机会啊,嘿,保准那俩洋妞修女一个也逃不掉,嘿嘿。”
“哼,你说的倒是轻巧,有没有考虑过跟圣灵抢女人的后果?说出来都能吓死你!就那谁?血祖分身,你知道吧?妥妥的真丹修为,实力远在你我之上!就在上次东洋岛国大战中,被那群‘一神教’的教徒们吟诵咒语唤出的神主分身仅一个眼神就给活活瞪死了,而且还灰飞烟灭!你说,咱们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躲呗。”
黑袍舵主高大尚听罢后脸色骤变,原本还充满玩笑的话瞬间变得凝重起来,然后挥了挥手道:“你说得对,没必要为了蝇头小利而葬送自己的性命,休息去吧。”
“告辞,明早见!”邹君头也不回道。————“那谁?你得把握好时间,晚上我徒弟金玉也定会去找你的,别整得自己明早起不了床耽误了正事?年轻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